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大结局 > 独孤天下电视剧

独孤天下第11集剧情介绍

  夏歌背信弃义栽赃伽罗 曼陀阴差阳错失身李昞

  被冤枉的伽罗心生不快,一人在湖边发呆,而杨坚看到后拿来糖人前来安慰,并告诉伽罗如若今天的事情发生在般若身上,她一定会以进为退让李家父子为难,伽罗似懂非懂。

  夜逐渐深了,回门宴也即将结束。独孤信在般若离开前嘱咐她不要再插手朝堂之事了,可是般若却没有听从独孤信的话,她势必要让宇文毓登上皇位。这边,李澄满身酒气的回到房间,奶娘看准时机叫来曼陀,准备让她献身,曼陀心中犹豫,可是在奶娘的撺掇下,曼陀还是就范了。事实上,奶娘已经在李澄的房间内点燃了迷香,并将秋词迷晕在了马厩,也打发好了夏歌,明日东窗事发后,夏歌就会将矛头对准伽罗,让大家以为是伽罗不想嫁人才会设计陷害曼陀的。原来夏歌与自己的表哥有了私情并有了孽障,这才叛主。

  不久后,曼陀来到李澄的房间宽衣解带,却发现床上躺着的是李昞,于是曼陀张皇的离开并将此事告诉奶娘。奶娘得知后也惊慌起来,此时曼陀才发现自己的衣物还在李昞的房间内,奶娘大惊,屋内的迷香还在燃烧,再加上曼陀的衣物,若是曼陀不回去,她的人生便彻底无法翻身,但若回去便能成为陇西公的正房夫人,所以她必须回房与陇西公行鱼水之欢,可是曼陀哪里愿意,奶娘见状威胁曼陀,若她不去自己就会将她的丑事公之于众,曼陀进退两难,无奈之下只能就范。

  第二天,李昞醒来却发现曼陀衣衫不整的在自己的房间内哭泣,他大惊,而曼陀则依照计划惊慌的跑了出去,让府内的下人都看到这事。接着,曼陀支走醒来的秋词,并将奶娘早就准备好的白领拿出来准备上吊,此时独孤信赶了过来阻止了她的自杀。而奶娘适时出现,假意凄惨的告诉独孤信,昨夜秋词意外失踪而她们被人砸晕,并谎称都是伽罗所为,因为只要曼陀失身于李昞,她就可以不用嫁给李澄了。

  不久后,李昞也匆匆赶来并将房间内的迷香交给独孤信,而奶娘又接着说出昨日砸晕自己的人是夏歌,于是独孤信赶紧叫来夏歌盘问,而夏歌一口咬定都是伽罗的指使。此时杨坚和李澄也闻声而来,曼陀见状更是假意凄惨的栽赃伽罗,并冤枉伽罗是因为与宇文邕有私情被自己撞破,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伽罗百口莫辩,更让伽罗无法辩驳的是,她的房中还有夏歌早就放好的抄写迷香配料的亲笔信。一时间所有的矛头都对准了伽罗,为了证明清白,伽罗拿发簪以死明志,独孤信大惊赶紧制止,可簪子还是狠狠地刺在了伽罗的身上,事实上,独孤信并不相信心性纯良的伽罗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没多久,般若也闻声而来准备查清此事,她将夏歌一顿拷打,并以她父母的性命作为威胁。夏歌这才说出实情。而这边,奶娘与曼陀还在沾沾自喜,幻想着做郡国夫人的美梦。却没料到春诗的突然都来,原来般若为独孤府的名声这才派春诗前来,并让奶娘做替罪羊。而被春诗戳破的曼陀为保全自己将奶娘推了出去,奶娘别无他法,离开前她希望曼陀可以替自己照顾家人。接着,奶娘被带回正厅审问,她将所有的事情都说成是太师为了挑拨而故意指使,事实上此举是为了让李昞感受到宇文护的威胁,从而与独孤家死死绑在一起,这样曼陀就会顺理成章的嫁进去,说完后奶娘就自杀了。

  事情总算告一段落,为了得到独孤家的支持,妻子早亡的李昞决定以正妻之位迎娶曼陀。见到这样的场面,杨坚心中愤懑,即使曼陀已经是残花败柳他也愿意求娶,可是独孤信却不同意,如今曼陀必须嫁入李家。而李澄的心中也很难过,他欣赏伽罗,可如今却变成了这幅模样。为了赶紧将此事遮掩过去,两家决定三日后就完婚。

独孤天下第12集剧情介绍

  阿护整日消沉 曼陀寒酸出嫁

  心气不顺的杨坚一直在房间内喝着闷酒,小时候自己曾和曼陀有过一面之缘,从那时自己便对她有了情意,想着长大后自己一定会求娶她,可如今却成了这幅模样。

  这边,般若来照顾受伤的伽罗,并告诉她曼陀要嫁入李家的事情,可是为了不让伽罗伤心,她隐瞒了曼陀的狠心,只说这些都是奶娘的指使。安抚好伽罗后,般若前来和独孤信谈论起今早的事情,独孤信想不到曼陀竟会如此阴毒。而在般若看来,曼陀自小便会耍小聪明,博得男人的欢心,所以她嫁过去之后也会将李昞迷的团团转,过上富贵的生活。

  这边,曼陀在佛祖面前祈求杨坚可以一世平安,而杨坚看到这一幕却更加心疼起了曼陀,他并不知道这一切都是曼陀故意在自己面前的表演,为的就是让他永远不忘记自己。可令曼陀没想到的是杨坚竟想带着自己私奔并让她拒绝不得。接着,两人准备连夜离开,可是曼陀心里却很慌乱,她马上就要成为郡国夫人了,绝不能因为杨坚而将唾手可得的位置丢弃,于是她赶紧下车,并以不想伤害独孤家的声誉为由拒绝了杨坚的好意。杨坚见状更加心疼起了曼陀,她如此善解人意却要遭人话柄可怜至此,于是他向天发誓自己一定会等曼陀恢复单身,与她双宿双飞。可杨坚不会知道,曼陀并不在乎与自己的白头之约,而是想要疯狂的报复伽罗和般若。

  接着,失魂落魄的杨坚来找宇文护质问他对曼陀所做之事,可宇文护懒得解释,杨坚见状更加确信这事与他有关,于是准备杀掉宇文护,却没料到宇文邕及时赶来制止了这一切,并警告杨坚不要再插手独孤府的家事,让独孤府沦为京城的笑柄,杨坚听闻只能负气离开。原来伽罗早就猜测到杨坚会做出冲动的事情,所以连夜送信给宇文邕让他制止杨坚。

  第二天,为了避免尴尬,伽罗决议去济慈院小住,而宇文邕早就在般若的告知下在此等候,因为般若明白,伽罗现在需要的是朋友的陪伴。接着两人聊起那天的事情,事实上伽罗明白自己被冤枉的事情并非奶娘一人所为,可是为了独孤家的名誉和姐妹的情分,她不会再追究。

  这边,般若对于奶娘死前的话半信半疑,因为宇文护的确是个疯癫之人,不久后哥舒偷偷前来找般若求助,因为这段时间内宇文护整天沉迷酒色,不务正业,正因如此他才会希望般若能去看看宇文护,可不料般若却十分决绝。另一边,曼陀和李昞正在闲逛,事实上,对于这个美貌年轻的新夫人李昞很是满意,再加上曼陀向来会勾搭男人的伎俩,李昞更会是对她喜欢的紧。

  这天,抑制不住相思之情的般若偷偷来到宇文护喝花酒的地方,看到浑浑噩噩,沉迷歌舞一直念着自己名字的宇文护,般若心如刀绞。随即般若走上前去,劝慰宇文护重新振作,可是对宇文护而言,没了般若自己要这霸业又有何用,如今他们两人注定渐行渐远,而自己只能成天对着与般若有几分相似的舞女还缓解相思之苦。

  京城内伽罗与宇文邕合谋陷害曼陀的谣言被传的人尽皆知,事实上这都是曼陀的授意,临行前她也不要让伽罗不好过。不久后,曼陀即将出嫁,可独孤信却没有表现出对她的不舍,反而警告她今后不要再多生事端。与此同时也没有宴请宾客,甚至没有送亲。对此曼陀心中的恨意更甚,可独孤信却没有搭理她,在他看来自己已经对这个女儿仁至义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