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大结局 > 独孤天下电视剧

独孤天下第13集剧情介绍

  曼陀回门惹病父亲 伽罗阿邕身陷流言

  曼陀的出嫁让杨坚无力阻止,他如今能做的也只有以兄长之姿送她出嫁,对杨坚心怀愧疚的独孤信默许。接着,杨坚便送曼陀走出了独孤府,望着曼陀远去的背影,杨坚痛彻心扉,他发誓一定会守着那个诺言等曼陀归来。不久后,曼陀便与李昞入了洞房,一时间尽是浓情蜜意的味道。这边,还在济慈院养伤的伽罗得知了自己的伤药都是宇文邕亲自采摘,可见他对自己的情意并非是假,那么他又为何要欺骗自己呢?

  曼陀出嫁后,独孤信虽然对她心有不满,可是还是时刻担心着她在李家的状况,在得知曼陀被封为郡公夫人后,独孤信这才终于放下心来。与此同时,京中都在传言,伽罗悔婚李澄是独孤信的一手安排,他希望撮合宇文邕与伽罗,因为圣上命中无子,故可以兄及帝位,独孤信听闻后大惊,于是赶紧派人彻查流言的来源。

  紧接着,独孤信进宫向圣上解释此事,因为要继续仰仗独孤信的权利,所以宇文觉表现出了一副大度的模样,可是他却希望独孤信劝说宇文护同意驻国赵贵担任大宗伯一职,独孤信明白,圣上的做法是想分权,不仅是宇文护还包括自己,这都说明圣上并非对流言毫不在意反而十分信服,而自己只能应允。

  事实上,独孤信的猜测都是准确的,在他离去后,宇文觉便在刚刚赶来的皇后面前癫狂起来,他认为独孤信和宇文护一般,都是两面三刀的小人。可皇后却清楚的明白,独孤家满门忠烈,绝不会做出背主之事,这一定是有人从中作梗,可宇文觉却听不进去只言片语反倒责怪皇后一直无所出,才会使自己的皇位岌岌可危。为了解决此事,皇后建议过继皇室宗亲,宇文觉大喜,并打算再收入一些后妃,让那些乱臣贼子彻底断了念想。接着,为了舒缓心中的气闷,宇文觉决定加倍折磨宇文邕。

  这边,回到家的独孤信还在为刚才的事情烦忧,在他看来,赵贵好大喜功并不适合朝政,皇上这样的做法无疑会使朝政动乱。此时,下人来报,京中的流言均出自曼陀的丫鬟秋词的手笔,独孤信大怒,赶紧将秋词叫来问话。

  几天后,曼陀三朝回门,可独孤信却没有如同般若回门那天在门口等着曼陀,这让她心里的怨气更深。不久后,独孤信姗姗来迟,并让独孤顺将李昞支走,想独自与曼陀谈话。面对独孤信的质问,曼陀矢口否认,并将一切的罪责都推到了秋词的身上,可独孤信显然不相信,曼陀见状知道辩解不得,于是直接撕破脸皮,她告诉独孤信,自己就是为了报复伽罗与般若才会传出这流言,独孤信听闻心口郁结竟昏迷了过去。惊慌的曼陀见状为了推脱责任赶紧将书房的茶杯摔碎,伪造出独孤信自己昏迷的假象,然后想借着自己因为担心父亲的安危而心悸的理由逃回鸿宾馆,虽然李昞对此毫不怀疑,可是回门的日子不允许轻易离开,于是回绝了曼陀的提议。

  与此同时,杨坚一直在酒楼浑噩度日,还被众人嘲笑丢了媳妇,甚至对他拳打脚踢,而这一幕被刚从济慈院回来的伽罗看到,于是出手帮杨坚解围,却不料杨坚并不领情,反倒认为自己现在的惨状都是伽罗一手所致,伽罗只能负气离开。

  不久后,伽罗与得知父亲生病的般若都回到独孤府,不多时独孤信便清醒过来,可是为了不再让其他人执着于这件事,独孤信并未说明自己昏迷的原因,一旁的曼陀这才放下心来,可是般若却察觉出了其中的不对,直觉告诉她这事与曼陀有关。而心虚的曼陀再次祈求李昞赶紧带自己回到鸿宾馆,可却被般若以宇文毓还要前来赴宴的理由拦下。

  接着,般若来到曼陀的房间与她单独谈话,一步步拆穿了她所有的谎言,并警告她回到陇西安分度日,否则自己一定会让她生不如死。曼陀听闻后更加仓皇起来,她明白般若的话绝不是玩笑,她如今可以依靠的只有李昞一人了。回门宴后,宇文毓与般若送走了陇西公夫妇,可令般若奇怪的是,宇文毓似乎并不想知道自己为何将他匆匆叫来独孤府,事实上,宇文毓并非好不好奇,可是他信任般若,愿意为她做所有的事情,让她彻底爱上自己。宇文毓的话并非没有打动般若,可是她的心中却已经容不下别人了。

  几天后,曼陀与李昞准备回到陇西,临行前,只有伽罗赶来送行,并递给曼陀一盒金银细软,除此外还将阿爹的惦念传递给她,望她好自珍重。曼陀的心里有些许的感动,但更多的还是怨恨,她发誓一定要风光的回到这里,夺回一切。

独孤天下第14集剧情介绍

  杨坚阿邕双双离京 伽罗抑郁病痛缠身

  宇文觉借宇文邕办事不力的借口让他长跪于殿外,皇后看到后让人拿软垫给宇文邕,并希望他不要对圣上心生怨气,可宇文邕却断然拒绝了皇后的好意。而这次,为了不让般若误会自己想扶植宇文邕与她作对,宇文护也并未出手相助。

  入夜后,罚跪一天的宇文邕终于回到王府,可是好不容易养好的身子又被拖垮。可是他却并不恼怒,事实上,最近宁都王府在般若的运转下逐渐拉拢了不少民心,有夺权之像,再加上宇文护对般若的情意,宁都王一定会走上权力巅峰取代宇文觉。而他今日对皇后赐软垫的拒绝都是为了让文武百官看到,皇帝对兄弟都是这般残忍,何况是百姓,如此便可以让宇文觉逐渐失去大臣之心。而宇文邕这样的转变都是因为伽罗,因为这谣言自己与伽罗绝无可能,所以他要让宇文觉付出皇位的惨痛代价。而此时宫中传来消息,让刚回府的宇文邕进宫伴驾,宇文邕的心中冷笑,宇文觉折磨人的手法倒是层出不穷。

  这天,杨坚前来看望独孤信,并向他辞行,准备回到蒲阪。独孤信听闻并没有挽留,因为他明白杨坚因为曼陀已经伤透了心,所以他只望杨坚多加珍重。接着,杨坚向伽罗为那日的鲁莽行径道歉,并告诉她自己即将离开京城,伽罗假装大度含笑道别,可是她的心里却有一丝不易察觉的苦闷。

  接着,独孤信叫来伽罗并告诉她,外面的流言让圣上心怀芥蒂,所以宇文邕这些日子才会被圣上折磨。为了独孤府,她必须与宇文邕保持距离。伽罗如今并非三岁稚童,她明白不能因为一己之私而让独孤府陷入两难的境地,于是允诺。

  皇宫内,因为宇文毓抗旨不进宫伴驾的事情让宇文觉心中很是郁结,于是便令宇文邕充当牛马,这一旨意让一众官员出言阻拦,皇后也出言相劝,可是宇文觉却执意如此,并得意的抽打宇文邕的后背,期间体力不支的宇文邕倒在了地上,可宇文觉却丝毫没有悔改之意,百官看到无不心寒。

  不久后,伽罗就听闻宇文邕受伤的消息,于是瞒着独孤信赶紧跑来辅成王府看望他,并问起宇文邕是否真心爱慕自己,宇文邕点头轻允,伽罗了然并告诉宇文邕,如今圣上因为流言而猜忌他们,所以为了保全他和独孤府,他应该远离皇城,听到这宇文邕的心突然跌落谷底,他之所以留下这都是为了守护伽罗,可如今自己反倒让她深陷囹圄,可是为了不让伽罗难过,宇文邕第二天便启程去往了同州。

  接下来的日子里,为了替独孤信调理身体,伽罗对药理逐渐精通起来。这日,伽罗来到周府赴宴,可不料宴席中间有位郑三姑娘,借独孤府的荒唐婚事来贬低独孤一门,气愤的伽罗想要出言解释,可那咄咄逼人的女子却生生让伽罗无法辩驳。此时,宇文护出面解围,将那女子赶去了寺庙久居,并警告余下的人不要再污蔑独孤家的女子。

  不久后,伽罗便从宴席回到独孤府,可是为了不让父亲难过,她并没有将今日的事情告诉父亲。伽罗告诉自己一定要坚强,如今的独孤府只剩下自己与父亲了,所以无论如何她都一定要挑起这个重担,可却不料这样的担子将她压的透不过气。于是般若从王府派给伽罗的丫鬟春叶赶紧将此事通报给了般若,除此之外她还将那日太师的解围一并告知,于是般若赶紧启程回到独孤府。

  事实上,让伽罗迟迟无法释怀的事情有很多,李澄与杨坚的责怪,曼陀与奶娘的暗害,还有夏歌的背叛与宇文邕的离去再加上京中的谣言,这些都让她心中苦闷,她明明没有做过任何伤天害理的事情,可如今却要承受这样多的苦恼,这让她的心情十分郁结。般若看到很是心疼,只能一直劝慰伽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