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大结局 > 独孤天下电视剧

独孤天下第15集剧情介绍

  伽罗收获新丫鬟 般若顶撞独孤信

  般若将伽罗的病情告诉了独孤信,独孤信听闻很是自责,伽罗天天与自己守在一起,可是自己却没察觉到伽罗的不对劲。接着,不能久留的般若启程回府,却不料半路被哥舒拦下。与宇文护见面后,般若便向他表示了那日对伽罗出手相助的谢意。接着,两人谈论起朝堂上的事情,事实上宇文护已经查到般若最近与赵贵交往甚密,并猜测出般若表面上利用赵贵对付自己,实则是想要借刀杀人的用意。对此,般若并不否认,而宇文护也不会阻拦,因为他愿意助般若成为皇后,而在那之后自己便会取代宇文毓和般若共享天下。不久后,般若回到王府,却发觉宇文毓一直在不顾形象的寻找自己,这让般若的心中很是感动,她承认宇文毓是个好丈夫,可是自己注定只能负他。

  这边,如玉轩的前任主人,北齐的贵人陆贞前来拜访独孤信,事实上她与伽罗和独孤信在洛州时曾有过数面之缘。此次前来,是因为听闻了伽罗最近病痛缠身,是故才想来看望伽罗。看到陆贞的到来,伽罗心中很是欢喜。为了彻底治好伽罗的抑郁之症,陆贞将伽罗带来了瓷窑,让她亲在参观瓷器的制作过程,并让她实践其中,却不料伽罗在拉胚的过程中将泥土渐到了一个女子的衣服上,伽罗连声道歉。

  接着,陆贞以自己原先的经历劝说伽罗,并告诉她人生有如制瓷,千万磨难后才会拥有华彩的瓶身,而在这期间最重要的是不失去自己的独特,这番话让伽罗顿时通透起来,于是向陆贞道别准备离开。却不料被一个姑娘拦住索要钱财,而这姑娘就是刚才伽罗不小心将泥土溅到衣服上的女子,为了息事宁人,伽罗将身上价值不菲的香囊递给了这位姑娘以做赔罪。事实上这名姑娘名叫曲冬,曾在源州是大户人家,家中还有一名幼妹,只是后来败落了,才会沦落至此,可是她并不怨天尤人,反而相信自己一定会重振门风。

  回到府邸后,伽罗欢喜的向父亲说起今早的经历,而此时,小冬上门拜访,事实上她此次前来是为了还那香囊里多余的钱财,而这样的行为让伽罗心生敬佩,于是提议让她做自己的贴身丫鬟。小冬听闻很是高兴,可是她却言明自己只是做工绝不为奴,伽罗听闻欣然应允,并让春叶来教导小冬一段时日。看到自家女儿欣喜的模样,独孤信也赶到很高兴,况且小冬从进门便目不斜视,说话又条理分明,还顾及自家幼妹,这一切都让独孤信很是满意。因为小冬的缘故,伽罗的心情和身体都逐渐好了起来,于是春叶准备回到王府。

  不多时日后,独孤信终于上朝。而这边,伽罗则带着小冬来到济慈院参观,可不料小冬却对这里不太满意,事实上在小冬看来,今年曾经大旱,现下入冬,物价飞涨,说不定会有流民前来抢夺济慈院孤儿老小的粮食。为了解决这事,伽罗将附近的山民都带到济慈院后面砍竹编筐,让他们自力更生,与此同时希望他们可以轮流巡守济慈院,如此来保障济慈院的安全。独孤信听闻很是支持,可是朝堂上的事情却让他心中烦闷。

  在他未上朝的这几日,圣上将他的权柄全部交给赵贵,而好大喜功的赵贵因此洋洋得意与宇文护开始作对,而这无疑会让朝堂上的平衡局面被打破,让大周不得安生。令独孤信不解的是,赵贵从前并不媚上,所以这从中一定有人挑拨,为了弄清事情的原委,独孤信决定派暗卫调查此事。

  与此同时,般若再次前来拜访赵贵希望他出兵勤王,可此次赵贵却犹疑起来,事实上,他一直不明白般若究竟是代表独孤府还是王府,而他又究竟是在帮谁。此时,宇文毓出面解围,并表示整个王府都会支持赵贵起兵勤王,有了宇文毓的承诺,赵贵的心终于坚定起来。而不久后,查清事情原委的独孤信前来质问般若,希望她停止现在要做的事情,不要让大周陷入战争,可不料般若却无比坚决,誓要独孤天下,让宇文毓称帝,独孤信怒火中烧,于是决定与般若断绝关系。

  不久后,独孤信回到府邸,并询问伽罗若自己告发般若意图谋反的事情,她是否会支持自己,不料伽罗脱口而出要保护阿姐。这样的反应让独孤信明白,伽罗对此早就知情,而这也令他更加恼怒。于是伽罗赶紧解释,在她看来阿姐的做法虽然大逆不道,可是相较宇文觉的暴政,宇文毓一定会更加善待百姓。独孤信又何尝不知道这些,可是他独孤家的百年忠义又该如何自处。

独孤天下第16集剧情介绍

  宇文护夺丞相兵权 赵贵设宴欲杀太师

  思来想去后,独孤信进宫劝诫圣上不要倚重空有蛮力的赵贵,与宇文护发生正面冲突,可圣上只是有所动摇便匆忙将独孤信赶走。而这番话被一直躲在殿内的赵贵听到,可好大喜功的赵贵不但没有认识到自己的愚蠢,反而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而继续劝说宇文觉刺杀太师。可此时的宇文觉却因为刚才独孤信的一番话而犹豫起来,并准备和皇后商议后再做决定。看到这样怯懦的君主,赵贵气不打一处来,只能再从长计议。

  独孤府内,伽罗察觉了阿爹这几日的心不在焉,而不知情的小冬也通过邸报一眼看破这是因为赵贵与般若的合谋而致,伽罗对此很是惊讶,也更加倚重聪明伶俐的小冬。为了让阿姐与阿爹不因为兵变而两败俱伤,伽罗和小冬决定派独孤信的旧部杜校尉来到济慈院训练乡勇,以此保护宁都王府与独孤府的家眷。而为了不让独孤信再为家中的事情烦忧,伽罗隐瞒了此事。

  然而这乱世还在继续,齐国君主高湛病逝,幼太子继位,由陆贞监国。朝堂之上,宇文护建议趁北齐动乱出征收服,但独孤信却认为齐周世代交好,不应背信弃义挑起战火,可在扩充疆土的巨大诱惑下,宇文觉欣然应允了宇文护的建议。却不料宇文护借机以自己的府兵不足对抗北齐大将沈嘉彦为由,抢夺了独孤信手中的兵权,一时间朝堂风起云涌。在赵贵看来,宇文觉的欲望让宇文护的羽翼更加庞大,所以为了保住皇位,他建议宇文觉在宇文护起兵出征前将其铲除,永绝后患,毫无主见的宇文觉应允,并为宇文护设下鸿门宴。

  这天,宇文护准备下朝,却遇见行色匆匆地般若,可般若却似乎毫不在意今晚将赴宴的宇文护的安危,反而冷漠的离开。可这一幕被宇文毓撞见,虽然般若礼让有加,可是宇文护的纠缠却依然让他心生妒忌,在他看来,宇文护一日不死,般若便一日不可能爱上自己,为了确保今晚行刺的万无一失,宇文毓将苗疆毒液交给赵贵,命他涂在箭头上,让宇文护插翅难逃。不久后,宇文护回到府邸,却发现春诗在此等候,事实上,般若的心里还是很担心宇文护的安危,所以才派春诗送来先帝赐给独孤信的软猬甲,宇文护慢慢摩挲眼前的衣袍,眼中满是温情。

  与此同时,独孤信也得知了今晚赵贵将要行刺宇文护的消息,这让他愁眉深锁,在他看来今晚危险的不是宇文护反而是宇文觉。为了阻止这一切,他准备带兵进宫保护圣上,为了防止生变,在离开前,独孤信嘱咐伽罗照顾好自己,并让她前往细柳营投奔独孤顺。可伽罗并没有离去,反而是和小冬一同将早先安排好的乡勇召集了起来想要保护两府家眷。

  不多时,宴会如约开始,就当赵贵准备的舞女准备行刺宇文护时,独孤信却闯了进来。接着,独孤信提议舞剑以此屏退了一众舞女,除此外,他让宇文护替自己击鼓配乐想要暂时安抚他的杀心。舞剑之时,独孤信一直念着曹操的“短歌行”,想以史为鉴让两人化干戈为玉帛,而宇文护怎么可能轻易妥协,此时哥舒来报,太师府已经被独孤信的府兵包围,而这只能让宇文护拂袖而去。

  对于独孤信的打断,宇文觉深感不解,在他看来今晚就是刺杀宇文护的良机,此时下人来报,宇文觉才得知,今晚宇文护的周围有几百暗卫,若不是独孤信相助,自己差点就落入万劫不复的境地。与此同时,般若也得知了皇宫内发生的一切,这让她有些失落,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父亲竟然愚忠到这地步。

  而不久后,刺杀行动被打断的赵贵打听到般若在出嫁前与宇文护私交甚密的消息,这让他不禁愤恨起来,在他看来自己今晚的窘境都是独孤信与宇文护一同密谋而至,而他绝不可能忍气吞声,再查到伽罗在济慈院有几百乡勇后,赵贵心生一计。

  这日,伽罗收到独孤顺被绑架的密信,心急的她来不及仔细思索便让杜校尉召集济慈院一众人马,赶往东山文殊庙营救,却不料在途中惨遭包围,于是她赶紧带领余下乡勇一起逃离,却不料闯进哥舒带领的军营并打斗起来。而此时,赵贵带领军官前来,以伽罗召集私兵,围攻朝廷将士的罪名将其带走。一旁的哥舒见状,赶紧派人通知了远在前线打仗的宇文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