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热播剧 > 独孤天下电视剧

独孤天下第17集剧情介绍

  伽罗被捕受酷刑 般若求助宇文护

  伽罗与杜校尉被赵贵押送上朝,进行公审,在济慈院内兵器粮草皆充足的证据面前,独孤信一时无法反驳,再加上伽罗的确与朝廷将士发生冲突,赵贵的指证便更显得滴水不漏。于是伽罗便被押回天牢候审,而独孤信为了避嫌也只能回府禁闭不再上朝干预此事。与此同时,般若也听闻了这事,她不禁慌乱起来,于是赶紧回到独孤府。

  被押到天牢后,伽罗细细回想了整件事情,并发现这都是赵贵的计谋,他的目的就是想陷害阿爹谋反的假象,让阿爹永无出头之路。不久后,小冬买通牢头借给伽罗送饭传递消息,而为了保住独孤一家,伽罗告诉小冬,让阿爹置身事外,并准备将带兵前往东山的理由推脱为狩猎。再听闻伽罗的传话后,独孤信的心中泛起酸楚,伽罗是替他受过,为了救出伽罗,他愿意辞官离京以保她的性命,可是般若却坚决反对,若当真如此,不仅无法就出伽罗,还会害了所有族亲,所以他只能置身事外。与此同时,济慈院的一众老小都在京中游行想要替伽罗伸冤。

  天牢内,赵贵威逼伽罗承认谋反的罪名,可伽罗宁死不从,于是便被一顿拷打。而宫廷内,皇后在般若的请求下前来劝说宇文觉放掉伽罗,可是宇文觉却因为般若与宇文护的私情,反而对独孤一家的怀疑更深,在他看来他们早有勾结,那日的宫廷宴会不过是刻意安排的一场戏,为的就是让他疏远赵贵,然后谋反。可是皇后却不似皇帝般糊涂,她明白这一定是赵贵的主意,可无奈皇帝根本不谈她的劝说,反而下令继续严审伽罗。

  天牢内,伽罗被处以更多的极刑,而伽罗因为无法忍受,于是撞壁想要一了百了。与此同时,般若硬闯天牢,却看到伽罗满身鲜血,她明白这一定是赵贵滥用私行,于是她赶紧觐见皇后与皇帝,在大雪纷飞的宫门外,长跪以祈求原谅,可他们均闭门不见。不久后,听闻此事的独孤信也进宫求见皇帝,却不料也被拒绝。此时,于心不忍的皇后前来安慰两人,并派出女医前往天牢为伽罗疗伤,如此虽然不能让伽罗被赦免,但起码能让伽罗保住性命。

  不久后,宇文毓前来带般若回府,可不料向来冷静的般若此时却无比癫狂,她决不能让自己的亲妹妹死在天牢,于是她恳请宇文毓现在就出兵勤王,可不料却被他拒绝,为了安慰般若,宇文毓允诺明日便会请求赵贵高抬贵手。般若听闻心如死灰,伽罗如何能等到明天,仔细思索下,般若谎称回独孤府安慰阿爹大发了宇文毓,接着便秘密的来到了太师府寻求刚回京的宇文护的帮助。

  随即,般若便来到了太师府,她请求宇文护出兵攻打皇宫,可宇文护告诉他,自己如今的大量兵马都在攻打齐国,京中兵力微弱,若是强攻可以勤王却无法守住皇位,反而可能会身首异处。听到宇文护的话,般若心中更加痛楚,她爱伽罗如生命,可如今却无能为力。为了让宇文护出兵相助,般若宽衣解带献出自己,这样我见犹怜的般若让宇文护无法拒绝,一番缠绵后,宇文终于下定决心决议出兵。

独孤天下第18集剧情介绍

  宇文邕削发为僧 般若怀孕心忧愁

  宇文护召集所有兵马准备出兵勤王,哥舒听闻则更对般若心生怨恨,因为这无疑会让宇文护身陷绝境,可是身为宇文护的亲卫,哥舒只能服从。此时仆人传来消息,宇文邕带已经连夜进京,准备替伽罗顶罪。般若听闻大惊,因为她明白以宇文觉残暴的性格,一定会直接处决宇文邕,如此一来,他与伽罗均难逃一死。于是她恳请宇文护将其拦在宫外,直至明日百官公审,宇文护允诺。

  第二天,宇文邕在朝堂上负荆请罪,并告诉圣上,济慈院的兵马是自己为防山贼而召集起来的,而这些人多为老弱之人,兵器陈旧无法谋逆。听到这一番话后,宇文毓与宇文护都出言相帮,而百官见状也迅速的出言相衬,而这样的压迫却让宇文觉更加癫狂起来,并准备以谋反的罪名处死宇文邕。听即此百官大惊,均跪下求情,却不料宇文觉不知悔改,反而责怪百官。独孤信听闻心如死灰,当众脱下官帽以辞官相逼宇文觉收回成命,而一众官员也效而仿之。

  在这样巨大的压力下,宇文觉只能下令赦免伽罗,但与此同时罚宇文邕革去爵位,发配至兴龙寺出家为僧,独孤信罚俸三月,闭门思过。不久后,重伤昏迷的伽罗就被独孤信带出天牢,而宇文邕也出家为僧,而向来不合的宇文护与宇文毓均前来看望,临走前宇文护告诉宇文邕不要就此消沉,反而应该养精蓄锐,绝地反击,报今日之仇。一连几天,重伤的伽罗也没能醒来,而般若一直在旁边守候,宇文毓见状心疼不已,可是如今的般若却无法再坦然的接受宇文毓的爱意,因为她已然背叛了他。

  几天后,伽罗终于醒来,可是独孤信却有意隐瞒了宇文邕的事情,可聪慧的伽罗还是从中察觉出不对,并从小冬处得知阿爹,阿姐和宇文邕为自己所做的一切。而这让伽罗的内心十分难受,于是便在小冬的帮忙下偷偷来到了兴龙寺看望宇文邕。在看到一身素衣已经剃度的宇文邕后,伽罗的心中备受煎熬,并想要带宇文邕离开这里。却不料被主持阻拦,并被告诫今后不准再相见,因为圣上曾下旨,宇文邕若见外人一次便一日不可进食,说完便将宇文邕拉走。望着宇文邕离去的背影,伽罗发誓一定要让宇文觉付出代价。不久后,伽罗便回到了独孤府,并向阿姐承诺自己今后一定会成熟和坚定起来,让那些伤害自己的人付出代价,般若听闻很是欣慰,却不料突然昏迷了过去。

  这边,曼陀与李昞还在前往陇西的路上,一路上两人浓情蜜意。而此时,李昞也收到了独孤家在京城的近况,并了解到独孤信与太师站在统一战线,而这让李昞越发的高兴,可是他却对曼陀有意隐瞒。另一边,伽罗身体恢复如初,并与小冬决定前去洛南开采金矿做生意,可是碍于她大病初愈,小冬便自告奋勇,提议让自己原先开采过金矿的的邻居邓三叔先去查探行情。

  而这段时间般若一直往返于独孤府与王府间,与此同时宇文护一直提出想与她想见,可是都被般若断然拒绝。而般若的决绝在宇文护的预料间,可是那日般若我见犹怜的模样却让宇文护难以忘怀,他多么希望有朝一日般若也能这般对自己。与此同时北周与北齐的战事僵持不下,即将停战。

  事实上,般若这些时日的避而不见都是因为对宇文毓的内疚感和对宇文护的放不下,正因如此,向来杀伐决断的她也变得犹犹豫豫了起来,可是在春诗的安慰下,般若很快恢复了理智,她明白自己不该为这些琐事而烦忧,她要的是独孤天下。与此同时,见般若不得的宇文护叫来伽罗,并拿出那日般若遗留下的衣带,以此让伽罗代为传话。无奈的伽罗只能将此事告诉般若,不料般若听闻却气血攻心,昏迷了过去,经诊断后,般若得知自己已经怀孕两个月,仔细思索后,般若察觉这孩子很可能是宇文护的。而毫不知情的伽罗在春诗的哄骗下决定暂时替阿姐隐瞒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