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热播剧 > 南方有乔木电视剧

南方有乔木第25集剧情介绍

  安宁抢先与微智合作 时樾发布会替安宁出头

  时樾与南乔漫步海边,他好奇南乔从什么时候喜欢上了飞行器,南乔称自己小时候特别调皮,有一次爸爸把她关在阁楼里,她在里面找到了一部对她影响深远的电影,那里面飞行器的声音她觉得特别好听,那时就梦想着以后让飞行器改变人类的生活。时樾承诺以后会陪南乔一起疯,只要这个手环不摘掉,一直疯到他们七八十岁,。

  温笛紧锣密鼓地安排签约发布会的事,南乔和时樾却始终联系不上,她心急如焚,告诉公司员工谁能联系上他们双倍奖励。

  时樾将南乔安全送回了即刻飞行,她立即组织核心人员开会。众人正兴高采烈地商讨虚拟现实眼罩的前景,主控小盟桌突然宣读了刚收到微智公司发来的邮件,通知他们放弃与即刻飞行的合作,这个消息是所有人始料未及的。紧接着,微智单方面删除了之前与即刻飞行合作的技术数据,南乔情急中安排入侵对方系统下载了原始数据。

  常剑雄特意回家向父亲打听安宁,父亲称安宁早年间认识了一个大哥,后来出事到美国去了,常剑雄打听到的情况 是安宁是一个上流社会的贵妇,产业遍布海内外,常爱国提醒儿子让南乔多注意这家公司的动向。

  时樾和郝杰在宠物店说起安排郄浩去搞砸谈判却一直没有他的消息,郝杰安慰他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这时安宁的秘书过来请时樾参加飞翼的开业酒会,并拒绝郝杰同行。郝杰心知不妙,立即跑到清醒梦境找郄浩,郄浩告诉了他事情经过,起先将自己关起来,现在用时樾换回了他。

  南乔得知微智放弃与即刻飞行合作后,当日即与飞翼公司合作并且邀请媒体直播签约仪式,她立即赶赴现场。常剑雄安排温笛等人查清楚飞翼的背景,紧随其后。

  安宁在签约现场做为飞翼的代言人向媒体隆重介绍了虚拟现实眼罩,而这款产品的应用定位和技术数据与即刻飞行的如出一辙,时樾也被强行带到了发布会现场,他在人群中看到了匆匆赶到的南乔,正欲寻找机会解释时,主席台上的安宁让媒体向时樾提问,时樾瞬间被新闻人包围。这时,安宁的前夫赵宇清突然闯了进来,他指责安宁害得自己抛妻弃子,借助他的资源进入上流社会后又把自己一脚踢开,他大骂安宁忘恩负义,气愤地将她打倒在地,引发了现场一阵躁乱,时樾冲进人群在众目睽睽之下抱起安宁扬长而去,南乔吃惊地看着这一幕心痛欲裂。她哭着要追出去,被常剑雄阻止。

  即刻飞行公司,小安痛哭流涕称自己认错了时樾,大家都一致认为他是个骗财骗色的商业间谍。常剑雄告诉温笛,南乔这次在情感上受到的打击比商业上更严重,但时樾答应过自己不会伤害南乔,现在他宁愿选择相信时樾。

  南乔回去后将自己关在办公室,蜷缩在沙发上回忆着与时樾相知相恋的所有场景,她不相信时樾会是欺骗自己感情的商业间谍,但今天众目睽睽之下他温柔抱起安宁的一幕,又让她无从解释,想到这些,南乔心如刀割。

  时樾送安宁回家,一路上,二人沉默不语,约好晚上在高空酒廊见。

  时樾来到清醒梦镜,嘱咐郄浩要在酒吧的装修上下点功夫,无论何时都要重视客人的消费体验,他让郄浩去给自己拿瓶好酒,并告诉郝杰郄浩对酒吧的感情比他们二个人都深。郝杰知道时樾心里难受,自责没能拦住安宁,时樾称是自己太傻,忘了安宁这个人不会这么容易相信他,还以为这么多年自己对她而言是特别的那一个。现在生意场上的事他什么都不想管了,只想做回自己的时俊青。他随后到保险柜里拿走了所有的资产文书。

南方有乔木第26集剧情介绍

  安宁制造车祸险撞南乔 时樾为保护南乔忍痛分手

  安宁如期赴约高空酒廊,她为以前对时樾的不信任向他道歉,称自己在他面前从来没有理智可言,当今天时樾抱着她离开酒店的时候她才真正看清楚时樾还是那个愿意为她拼了命的时樾。时樾却说如今他能给安宁的只有自己的命,安宁眼含热泪认为他今天给的是心。时樾称以前的自己舍不得安宁给他的一切,今天的他要学会放下。他把经营的庄园、渡假村、酒吧股权转让协议以及车全部归还给了安宁。安宁提醒时樾要想清楚,还了这些资产,他就是一个一文不值的穷光蛋,而这些东西是时樾用七年青春换来的,时樾认为七年的时间还一笔债很值。安宁提醒他南乔是高高在上的公主,她追求的生活是时樾一个穷光蛋玩不起的,时樾决绝地道声后会无期转身离去。安宁自语她的心时樾没有还给她。

  时樾离开高空酒廊后发信息约南乔宠物店见。与此同时常剑雄给时樾打电话骂他不守信用伤害南乔,时樾告诉他马上会和南乔解释一切,常剑雄请他把自己当年犯下的错留给他亲自向南乔解释。

  南乔在赶往宠物店途中过马路时遇到一辆摩托车加足油门向她冲去,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匆匆赶到的时樾一把推开南乔抱着她向路边避让,才侥幸躲过了一场车祸,南乔头撞到了路边道沿,她看了一眼时樾很快昏迷了过去。

  时樾将南乔送到医院,他气愤地打电话质问安宁居然找人撞南乔,她大可直接拿自己的命,安宁称自己不会要时樾的命,因为他还有东西没还给自己,时樾生气挂机。

  医生检查后告诉时樾南乔没有外伤,只是有轻微脑震荡,需要留院观察一天。常剑雄过来探望,南乔隐约想起车祸前好像是时樾把自己推开的,她立即想起身去见时樾,被常剑雄阻拦,常建雄提醒她这明显不是一起普通的交通事故,等南乔休息好了自己会陪她一起找时樾讨回公道。时樾悄悄躲在病房外看着南乔,始终没有进去。

  南乔出院后坚持自己处理情感问题不让常剑雄陪同,她在路上碰到欧阳琦,她正要把时樾寄养在她宠物店的狗给他送过去,但在狗身上发现了几个子弹壳,南乔拆开子弹壳后,发现里面竟都藏着纸条,那是时樾对她的表白。他写道自从遇见了南乔,他才相信一见钟情,只希望南乔看见他一切的不堪后,还想和他在一起,他们决定不了人生,但可以选择与谁携手同生。南乔看后瞬间明白了时樾的心意,立即赶往清醒梦镜找他。

  郝杰提醒时樾,安宁已经出手了,如果他再靠近南乔,等于向安宁宣战,无论谁输谁赢,最后受到伤害的都是南乔。只有南乔离开时樾,她才能安全。时樾也明白现在只有让南乔离开他、恨他,南乔才是最安全的,他称自己配不上南乔,转身离去。这时南乔来到酒吧找时樾,郝杰劝她有些事情不用搞得太明白,南乔不能接受这样的说辞,坚持去找时樾问清楚。

  南乔赶到时,时樾蜷缩在房间桌子下,南乔称他看到时樾写的漂流瓶了,就算时樾说这是他圈套的一环,她也当真了,南乔复述了子弹壳里时樾写下的话语,称不管遇到时樾是她的幸运还是灾难,她都相信时樾也相信自己,就算看到了时樾所有的不堪,她还是愿意和他在一起,桌子下的时樾听到这些话泪流满面。南乔称时樾想分手也应该面对面地给自己说。时樾抹了把眼泪狠心地说他们的交易结束了,这时常剑雄赶到,告诉南乔他们本来就是为钱而聚,为利而散。时樾也擦干眼泪从桌子下走了出来,他决绝地让南乔走,称他接近南乔就是为了报复常剑雄,当年是常剑雄偷了他的论文才成就了南乔的即刻飞行,而那篇论文是他从蓝天利刃偷自己的,害得他被开除,被所有人唾弃。南乔不相信这一切,她称时樾说过没摘掉手环就说明没放弃,时樾立即摘下了手环狠狠地扔在了南乔身上,称是南乔拿了自己的论文成了全球的焦点,所以他每次看到南乔和常剑雄在一起,就是对他的折磨,时樾忍着内心巨大的痛苦叫器着让南乔走,南乔哭着默默捡起了地上的手环,失魂落魄地离开了清醒梦镜。

  时樾悄悄尾随南乔到了即刻飞行楼下,常剑雄发现了他的行踪,时樾称自己是来验收报复的成果,常剑雄恳请他给自己说句真话,否则他要去告诉安宁时樾接近她的真正原因,常剑雄称时樾当初帮过警察一定是好人。时樾咆哮着称常剑雄没有资格说他和安宁的事,当时全世界把他踩在脚下的时候,只有安宁拉了他一把,他不断挑衅着要和常剑雄开打,常剑雄忍无可忍与,终于应战与时樾对打,他称自己之前是个懦夫,帮了南乔害了时樾,现在依然是个懦夫,让时樾这样伤害南乔,常剑雄声称从此以后他和时樾就是陌生人,会陪他斗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