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热播剧 > 南方有乔木电视剧

南方有乔木第3集剧情介绍

  常建雄想尽办法帮意中人暗出头 安姐察觉危机欲调回时樾遭婉拒

  南乔从温笛口中得知常建雄得知了侯跃和姬鸣临阵撤资的事,约了两人到清醒梦境来见面,便知道常建雄一定不会善罢甘休,她担心常建雄气愤之下做出什么过火的行为,于是匆匆赶来清醒梦境,想要阻止常建雄。她照例进不了酒吧的旋转玻璃门,便又来到了地下车库,想要从电梯上去。到了酒吧的地下车库,南乔远远地听到了泰哥正在合手下商量着栽赃时樾,她偷偷摸到近前,藏在一辆车子后面细细窥探,结果在听到了他们的全盘计划准备悄悄离开时,不小心绊到了隔离带,倒在了地上。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在监控中看到了这一幕的时樾出现在了她面前,将她一把捞起,并将她拥在怀中,低声告诫她配合自己,两人间暧昧的气息让南乔不禁心跳如鼓,但眼下的情形,也不容她拒绝,只得忐忑地任由时樾抱着自己,装作亲热的样子。

  泰哥听到了这边的动静,带人赶了过来,见是时樾和一个女子在“亲热”,便出口揶揄了他一番,时樾瞅准时机,悄悄告诉南乔逃命,他自己则转身对付众人。泰哥他们是有备而来,手里都拎着家伙,时樾纵然身手不凡,一时却也落了下风。就在一个打手的棒球棍就要落在他背上时,不放心就这么离开,躲在一旁观战的南乔冲出来替他挡开了这一击,自己则被伤到了胳膊。这下时樾怒了,他施展出全部的本领,将身上的杀气全都释放了出来,三下五除二便制服了那几个打手。

  之后,时樾拉起南乔便飞奔了出去,时樾开着自己的车带着南乔准备送她去医院,南乔却拒绝了,这点小伤对她来说只是小菜一碟,无需劳师动众进医院,她心里记挂着常建雄,想让时樾送自己回清醒梦境。时樾哪里会不知道南乔的小心思,他语调酸溜溜地告诉南乔,前两天灌她酒的那两人已经被她的一位男性朋友灌成了急性胰腺炎,现在已经住进了医院。南乔闻言连忙询问常建雄的情况,得知他安然无恙,这才松了一口气。南乔言语间对常建雄的关切让时樾更加不爽,便出言嘲讽他是一条会咬人的忠犬,南乔闻言十分无语。时樾不禁调侃,每次遇到南乔准没好事,本来这次好好的一次请君入瓮计划又被她给搞砸了,他看了南乔的胳膊一眼,见也没多么严重,便也不再坚持送她去医院,而是依南乔之言,将她送回了公司。

  回到了即刻飞行,时樾在南乔的指点下,找出了她的医药箱,细心地替她包扎了伤处。时樾知道,如果自己就这样离开,南乔一定又会在公司彻夜加班,于是便硬拉着南乔离开公司,送她回家。路上,时樾向南乔提出,要给即刻飞行投资五千万,作为回报,他要拿公司百分之四十的股份。南乔一口拒绝,她不会稀释自己原始创业集团的股份,那些从开始就跟着自己打拼的弟兄们所受的苦她都看在眼里,她不会允许他们的利益受损害。时樾并不灰心,到了南乔家楼下停住车后,他再次郑重地告诉南乔,自己是真心要投资即刻飞行,支持无人机事业,并不是一时兴趣,玩儿投资游戏。可南乔此刻还在气头上,一句话也不回他,径直下车离开了。

  常建雄暗恋时樾已久,却不敢向她表白,只能默默守护。他一时气愤替南乔报了仇,可是接下来却又犯了愁,即刻飞行四千万的亏空可不是个小数,他没有能力帮南乔堵上,再三思考后,他决定去找南父,请他出手帮助南乔。常建雄也知道这父女俩之间的隔阂,因此不敢明着劝,只是一连几天都到南家所住的军区大院里陪着常父晨练,南父对常建雄十分欣赏,嘱咐他一定不要放松体能锻炼和对体质的监测,还要定期来向自己汇报,常建雄一口答应。他趁着南父高兴,试着对他说,周然配不上南乔,劝他多关心一下南乔。南父一听这话就黑了脸,他不是不爱自己这个女儿,只是不愿意她这样痴迷她的无人机事业,说到底他还是心疼女儿,不想她将自己搞得这么累。常建雄见劝不了这位顽固的老爷子,也不敢再多说,只能蔫儿蔫儿地离开了。

  刚离开军区大院,常建雄就被几个黑衣人拦住了,常建雄以为是周然的人来找茬,这时,路边的一辆车窗摇了下来,司机笑着跟常建雄打招呼,常建雄见是自家公司的老许,这才知道是父亲召要见自己。

  原来,常建雄自打从部队回来后,还没去见过自己的父亲,老常总想念自己的儿子,得知他每天往南家跑,更是酸溜溜心里不是滋味,便派人去请了儿子过来。他想要将公司交给常建雄打理,可是常建雄却没有兴趣,老常总早就知道儿子对南乔的心思,称这是为了让他和南乔多一点话题沟通,常建雄则说,南乔是白手起家,自己也要学她,从基层做起。老常总听了也不生气,便召进助理来,当面给常建雄安排了一个司机的工作,常建雄顽皮地应了下来。

  南乔决定提前发布新品,公司上上下下为此忙作一团。就在这当口,南乔的大姐南勤带着儿子来到了公司,还带来了南父的亲笔信。南乔打开一看不禁忍俊不禁,与其说这是信,不如说是父亲的两则寄语。上面写着:南乔谨记,一、婚姻大事不可儿戏,迷途当直返;二、家庭为重,事业次之,悬崖需勒马。最后还有一条注释:常建雄值得重点培养!姐妹俩不禁相视而笑,南乔算是看出来了,在父亲眼里,女儿们最大的价值就是嫁人,她对此很不理解,南勤劝慰她:其实全天下的父亲在这件事上都是一样的心情。

  这时,南勤的儿子带着南乔桌上的无人机在外面玩得正起劲,忽然发现无人机失控了,惊得他大叫起来,公司里的众人全都跑出去观看,南勤也跑了出去,南乔却十分冷静,趁着没人,给父亲回了一封信。

  经过几次的接触,时樾越发地觉得南乔不简单,他决定了要给即刻飞行投资,于是吩咐郄浩给即刻飞行搞点小破坏,让他们的财务状况出一点意外,自己好趁机行事。郄浩对此最是在行,当即便明白,时樾的意思是抢走他们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压低他们的市值,使自己的利益最大化。

  郄浩一边领命一边抱怨时樾,自从南乔出现后,自己在他心中的位置直线下降,时樾连鸟都不鸟他,径直上楼去洗澡。浴室氤氲的水汽中,时樾光洁的后背上赫然有一道狰狞的伤疤,那是安姐留给他的。当初,时樾为生活所迫,在打地下黑拳的时候被安姐发现了,安姐不忍见他被痛打,便出言将他救了出来,让他做自己的司机。她状似无意地询问时樾的过往和真名,时樾却说自己不想再提,安姐也不勉强,却拿出一把匕首,猛然刺进了时樾的左肩,用这种近似残酷的方式,在他身上留下了这个印记,她要时樾永远记得当初的那段历史,永远效忠自己。

  郄浩追着时樾到了浴室,将自己暗中调查来的南乔的情况说给他听,时樾却毫不领情,称自己并没有让他去查南乔,只要盯进常建雄就好。虽然只是轻飘飘的几句话,郄浩却愣是从中听出了一丝冷意。

  时樾在地下停车场抱着南乔的暧昧一幕被人拍了下来,送到了安姐面前,安姐看了,心中有些吃味,想起当初那个大男孩跟自己说,要陪着自己离开,远走他乡,远避纷扰,她不禁感觉到了一丝危机,一丝即将失去重要东西的危机。安姐这么多年来稳居黑道大姐大,怎么能放任这种事情发生?她当即通知了手下的泰哥,招了时樾和郄浩召开电话会议,吩咐时樾从清醒梦境撤回来帮自己重新打理新公司。时樾以自己正准备帮清醒梦境开分店为由婉拒了安姐,安姐闻言十分震惊,她没有想到,一向忠诚听话的时樾竟敢公然违逆自己,她不悦地警告了时樾一番。泰哥也想落井下石,借此在安姐面前给时樾上点眼药,却挨了一顿训斥。

  时樾此时心中五味杂陈,当初他身处人生逆境走投无路之时,是安姐拉了他一把,于自己来说,安姐是大恩人,这些年来,他一直兢兢业业地在安姐鞍前马后效劳,从未说过半个不字,但是这次的事,关系到自己那段惨痛黑历史的真相能否揭开,他不想放弃,因此很是郁闷。

  之后,时樾来到拳击馆打拳发泄心中的郁卒,对手被他爆发的勇猛打得毫无还手之力,终场之时,时樾也累得没了力气,他趴在护栏上大口喘着气,想着当年自己舍生忘死在一众黑道打手的围困下解救安姐平安离开的往事,他知道,安姐对自己是信任和依赖的,这其中还夹杂了一份难以言说的情感,在她和南乔之间,时樾竟然有些难以取舍......

 

南方有乔木第4集剧情介绍

  南乔新品试飞失败不得已与时樾合作 常建雄想要帮忙无奈心有余而力不足

  经过几天紧张的筹备,终于到了新品发布会这天,一大早,南乔就和公司的同事们将辛苦研发出来的飞行器搬到了顶楼试飞。一开始十分顺利,但是最后飞行器落地的时候,却失去平衡,狠狠地摔了下来,大家顿时大惊失色。南乔跑过去捡起飞行器,立刻接上数据线对它进行了分析,最后得出是导航数据的测算出了问题。大家知道南乔心中难过,更知道她为此背负的压力,想要劝说她调整后再次进行试飞,南乔却直言承认,数据出了问题,是自己太赶时间了,说完头也不回地抱起飞行器回了办公室,留下了一干同事面面相觑。

  这次的试飞失败,让南乔大受打击,她坐在办公室发了半天的呆,脑子里乱哄哄的,不知如何是好。温笛走过来半是激励半是劝慰道,很多公司都通过猎头向即刻飞行的员工抛来了橄榄枝,如果她再不振作,自己就要和大家一起离开公司。

  常建雄知道了南乔的困境,他心急如焚,便匆匆赶去常氏集团,想要求父亲相助,不想在进电梯时却发现自己的电梯卡失效了,保安拒绝了让他进入大楼。这点小事还难不倒特种兵出身的常建雄,他从旁边门里的安全通道一口气爬上了28楼,然后随着写字楼里的员工混进了电梯,如愿进入了常氏集团。常建雄本以为万事大吉了,哪知却被前台接待告知,没有预约他不能见董事长,以他司机的身份没有权限面见董事长,常建雄闻言十分无奈,他想要硬闯,却被保镖拦了下来,只得给父亲打电话求助。

  电话响了好几通,老常总这才接了起来,他笑着对常建雄说,是他自己要求要从底层做起的,把他拉进黑名单是为了让他加速成长,常建雄这下没辙了,只得垂头丧气地离开了。

  俗话说知子莫若父,老常总对自己这个儿子太了解了,他知道常建雄这次一定是为了南乔的事来求自己的,但他早就接到了南乔父亲的关照,不许伸手帮助南乔,因此只能出此下策了。常建雄离开后,老常总打电话将此事告知了自己的老朋友,南父一听大喜,连连称赞老常总做得好,他就是要让南乔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然后回来乖乖做一个寻常女子,结婚成家,相夫教子。

  在郄浩的暗中运作下,供应商、保险、股票等各方面纷纷向即刻飞行施压,温笛被搞得焦头烂额。眼看公司的资金已经维持不下去了,南乔还在意志消沉地独自舔舐伤口,温笛便故作收拾东西要散伙,这才让南乔有了点反应。温笛告诉南乔,只要她不放弃,公司的人谁都不会离开,并称要再次去找余丰资本,跪也要把钱跪回来,南乔闻言拦住了她,公司的现状和温笛的这番话让她认清了现实,不得不作出了取舍,她决定去找时樾谈判。

  暗中监视南乔的郄浩见她出了公司,便知道她是撑不住了,便打电话告诉了时樾,时樾闻言勾唇一笑。很快,南乔便赶到清醒梦境,找到了时樾。她提出以高利率来向时樾借资五千万,却不肯给他公司股份,时樾知道她这是只想要钱,却不想和自己这个人有什么瓜葛,他笑问南乔,她没车没房,公司也没有不动产,拿什么来做抵押,之后又半开玩笑地说,其实可以拿她自己作抵押,南乔此时已经走投无路了,除了损害员工的利益,其它任何的条件她都敢答应,当即便同意了,打算即刻回公司让人拟合同。时樾拦住了南乔,在一张白纸上盖上了自己的印鉴交给了她,提出若是她到期还不了借款,就要按市值向自己开放股权。南乔接过盖了章的空白合同,对时樾的信任不禁有些感动,时樾趁机又提出一个附加条件,让南乔给自己一次约会的机会,南乔略一沉吟便答应了下来,如今她是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

  时樾终于如愿以偿和南乔绑到了一起,他觉得自己越来越接近真相了,想起过往种种,他不禁有一丝隐隐的兴奋。当年,他加入了特种部队,在名为“蓝天利刃”的军校受训,那时一场诡异的意外,导致他借阅的有关无人机飞行方面的绝密文件丢失,他因此被蓝天利刃开除,永不录用。

  这件事是时樾心中永远的痛,他一直怀疑是常建雄从中做的手脚,心心念念要找出文件丢失的真相,而那天在送南乔回家时,他意外地从南乔的笔记本上看到了一些那份绝密文件上的内容,比如室内悬停技术,比如超视距飞行等等,这才让他下决心要接近南乔。

  之后,时樾将自己包裹地严严实实,偷偷摸摸地进了南乔的家,再次翻阅了她的笔记。虽然南乔家的大门上有密码,但这丝毫难不倒特种兵出身的时樾,他出入南家如入无人之境。

  常建雄在约了南乔去玩儿室内攀岩时,得知了清醒梦境的老板投资了即刻飞行,联想起南乔最近经历的波折,他直觉这其中一定有猫腻,正想要劝南乔多长个心眼,保安跑来告诉他,他的车在地下车库被撞了,让他过去看一下,常建雄值得跟着保安去了车库。查看过后发现只是一些轻微的小剐蹭,常建雄没有放在心里,也并没有按照事主留下的话在原地等他,而是打发了保安,准备离开。就在他刚刚转身没走两步的时候,突然听到一阵刺耳的刹车声和一声巨响,回头一看,发现是郄浩驾车狠狠将自己的车给撞了。郄浩装模作样地下车查看了一番,给常建雄说了好多赔礼的话,又磨磨蹭蹭地翻找了一通保险单,给保险公司打了电话,等他这一通折腾完了,常建雄再次回到攀岩厅时,南乔已经准备要回去了。

  原来,这都是时樾定的调虎离山之计,让郄浩想办法拖住常建雄,他则与南乔独自相处。时樾装作不期而遇的样子,和南乔来了一场攀岩比赛,两人玩儿得都很尽兴。之后,时樾假称有事先走了一步,等到常建雄回来时,南乔也突然来了灵感,匆匆赶回工作室去了,只留下了常建雄孤零零的一个人。常建雄隐隐觉得不对劲,发觉似乎自己被清醒梦境的老板给耍了,而这正是时樾要的效果,他就是要让常建雄心生疑虑却又无处诉说,暗暗生气却无处发泄。

  常建雄确实心生怀疑,他一眼就看出郄浩不是那种会用计谋的人,以为南乔是被人骗了,掉进了一个巨大的陷阱,于是便在当晚便以自己的手机掉在了酒吧为由,闯进了打烊的清醒梦境,想要会一会那个居心叵测的幕后之人。当服务生无意间说出自己的老板姓时后,常建雄瞬间便想起了自己那个曾经的战友——时俊青。

  那时,常建雄与时俊青同在蓝天利刃,他们是两人都是出类拔萃的人物,就像是三国里面的周瑜和诸葛亮,彼此合作却又暗中互相较劲。

  常建雄的体能条件比时俊青好一些,而时俊青的脑筋则比常建雄转得快一些,两人在明争暗斗中各有胜负,势均力敌。生活中,时俊青也常常调笑捉弄有些刻板的常建雄,那次两人带领各自的小组参加了分组对抗赛后,不喜欢枯燥无味地向上级做汇报的时俊青想方设法讨到了一份翻译绝密文件的差事,躲过了这一劫,而将这份职责全都推给了常建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