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大结局 > 南方有乔木电视剧

南方有乔木第5集剧情介绍

  预告

  常建雄偷偷潜进时樾的办公室,拿走了办公桌上当年他为了换回被时俊青抢走的T恤而送给他的瑞士军刀。时樾回来后一眼便发现有人进来过,郄浩却大呼不可能,整个清醒梦境的摄像头都没有捕捉到任何一点可疑信息,怎么会有人偷偷进来过?但是时樾却知道,有两个人是可以躲开摄像头神不知鬼不觉进来的,一个是自己,另一个就是常建雄。

  常建雄回去后火急火燎地质问温笛,为什么没人告诉自己,清醒梦境的老板就是时樾,还说时樾是冲自己来的,南乔签下和时樾的合作协议会让公司陷入困境。温笛莫名其妙,以为常建雄有被害妄想症,常建雄无法解释,不禁心忧如焚。

  为了不让即刻飞行陷入更大的陷阱,常建雄想办法弄来了钱,在最后还款日一次性还清了时樾的借款,这让时樾本来打算借此再用连环套来算计南乔,最终拿到她公司的股份计划落了空,这是时隔数年后,他和常建雄的又一次暗中博弈,可是他却输了,时樾为此十分郁闷,又拖着郄浩去打拳,将他当做出气对象狠狠地虐了一番。

南方有乔木第6集剧情介绍

  野外模拟反恐精英对战宿敌见面 暗怀愧疚与担忧常建雄忧心忡忡

  很快郄浩就给时樾找好了房子,时樾毫不拖泥带水地立刻搬了过去。第二天清晨,南乔在小区里晨跑的时候,时樾牵着自家的三只大狼狗出来溜,他暗中吩咐三只狗去和南乔打个招呼,哪知南乔被这三只庞然大物吓得魂不附体,当即大展拳脚,将其中一只狗狗揍得浑身都是伤。误会解除后,南乔带着时樾和他的狗去了欧阳琦的宠物医院,欧阳琦仔细检查过后,发现狗腿并没有断,不由好笑地打趣了南乔一番,即刻飞行的众人知道后也是好笑不已。

  为了庆祝即刻飞行的新品研发成功,常建雄组织了一次真人版野外反恐精英对抗赛的娱乐活动,邀请了公司所有的员工一起参加,并贴心地给大家都买了意外险,南乔也给时樾送了一张票,当做对他投资的感谢。

  到了这天,一众人在野外对抗场地汇合,时樾和常建雄正式碰面,常建雄楞了一下,装作不认识地首先向时樾伸出了手,半晌之后,时樾才与他轻轻一握,随即放开,大家仿佛都看到了两人之间犹如实质的敌对火花。在自由组队的时候,常建雄首先选了红色袖标,即刻飞行的所有人也都跟着他选了红方,最后只剩下时樾孤零零的一个人。南乔觉得他有些孤单,犹豫了一下便换下了手里的红袖标,选择了跟时樾一队,时樾笑着将代表攻方的红旗交给了她。

  即刻飞行的小葵见状,便也拉着几个同事换下了袖标,加入了蓝方阵营,老秦见了大骂小葵等人是叛徒,小葵悄悄告诉他说,自己这是要做卧底,在关键时刻反水,老秦不禁哑然失笑,南乔却觉得他们这样对时樾有些不公平。常建雄见南乔选择了和时樾一队,还一张口就替他说话,不禁心中有些发酸,却没有说什么。

  到了正式对战的时候,常建雄给大家分别派了任务,让他们到山下去堵截蓝方攻山,由自己和老秦在山顶守着;而时樾却没有任何的战术给大家,只是让他们全力进攻,见人就开枪。经过一番激烈的搏杀,双方都“伤亡惨重”,红方只剩下了常建雄和老秦,蓝方只剩下了时樾和南乔。

  现在是最后的冲锋时刻了,时樾和南乔商量好,由她从山崖背面的峭壁悄悄攀上去,自己则从正面进攻,两人通过对讲机联系,调整好时间,同时对常建雄进行前后夹击。南乔闻言明白,时樾这是要赌常建雄不会对自己下手,时樾闻言笑着默认了,他蹲下身为南乔系上了松掉的鞋带,两人分头行动。

  南乔艰难地在峭壁间攀爬着,时樾则通过对讲机配合着她的节奏。时樾到达山顶的时候,常建雄第一时间便直觉感到了他的尽量压抑的气场,他故意扬声唤老秦和自己换防,老秦应声而起的时候,被躲在暗处的时樾一枪击中,淘汰出局,老秦沮丧不已。

  这时,即刻飞行的所有员工除了南乔外,全都被淘汰,众人聚在一处埋怨常建雄的战术有问题,小葵则看出,常建雄之所以这么安排,就是为了要和时樾最后单挑。

  此刻的南乔也已经费力地爬上了峭壁,就在她越上山顶要和时樾联合进击的时候,原本背对着她的常建雄却像是背后长了眼睛一样,突然调转枪口,一发子弹打到了南乔脚下的地上,南乔吓了一跳。这个场景让时樾瞬间回到了服役蓝天利刃的日子,他不期然地想起了当初训练时,常建雄不顾危险,挺身相救的往事,眼前的一幕与当初何其相似,他不由得大喝了一声:小心!就在南乔一愣神的功夫,常建雄果断开枪,击中了南乔,她也被淘汰出局了。

  此时红蓝两方的老大直面相见,两人先后解下了身上的防弹衣,丢开了手中的武器,短兵相接,展开了近身肉搏。

  这个模拟场是常建雄和时樾在蓝天利刃的时候经常来的地方,熟悉的场景让两人都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当年。一边进行着激烈搏杀,常建雄一边质问时樾为什么要费尽心力地接近南乔,时樾却没有正面回答他,两人最后因为时间的原因并没有分出胜负。下山时,常建雄邀请南乔坐自己的车回家,却被南乔婉拒了,回去的路上,时樾又和常建雄比赛了一把弯道超车,场面之惊险令平时宠辱不惊的南乔禁不住把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

  自从知道了时樾的真实身份后,往日的一幕幕不可遏制地一遍遍出现在常建雄的脑子里,如今的他 ,除了愧疚之外,更多了一份怕失去心上人的担心,因此每日忧心忡忡,却又无计可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