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大结局 > 南方有乔木电视剧

南方有乔木第9集剧情介绍

  时樾入股即刻飞行 解决产品技术瓶颈

  南乔很快将三个部门的数据都统计了出来,即刻飞行公司全体人员通宵加班查找问题,从数据上看业绩最好的华北区现在却是严重的滞销区,南乔得出结论产品滞销不是销售问题,是客户不喜欢他们的无人机。虽然产品的软硬件都是完美无瑕的,但不是每一个买无人机的人都是科技狂人,所以不能拿他们对无人机的痴迷和热爱来衡量消费者。

  通宵达旦加班了一夜,清晨,老秦上洗手间时,意外发现疲惫的南乔竟然坐在男卫生间的马桶上睡着了。老秦只好向温迪和小安求救,二人赶到后,叫了半天南乔都没反应,温笛急中生智用无人机的蜂鸣声才将她唤醒。

  南乔为了突破产品技术瓶颈,特来请教天才联盟俱乐部的会长,会长告诉她一堆没有灵魂的废铜烂铁是卖不出去的,他们生产的高智能无人机如果不能给普通人的生活带来便捷,就如同茶壶里煮包子,倒不出来是不行的,会长的话让南乔茅塞顿开,她瞬间明白了即刻飞行应该抛弃操作手柄,研发出一款手机APP来操控无人机才更贴合用户需求。

  南乔走后,躲在一旁的时樾才肯出来,原来这道技术难道的破解都是时樾的功劳,会长只是帮他转达。会长不解时樾为何尽力帮助南乔却又要做幕后英雄,时樾笑而不答。

  南乔从俱乐部回来后虽然确定了问题的解决方案,但又苦于找不到既熟悉即刻飞行所有数据,又是电脑编程高手的人。其实这一点时樾早已替她想好了。他知道南乔去了宠物店,便安排郝杰前往。

  郝杰在家精心打扮一番,便来到宠物店找他的心上人欧阳琦,自上次见面后,他一直对欧阳琦念念不忘。奈何欧阳琦对他却毫无兴趣,见他故意纠缠,便借口出门购物吃饭,岂料郝杰这个科技天才早通过数控系统查到路面的交通和客流情况,他告之欧阳琦不宜出门,而且精确算出欧阳琦马上会有一份快递送达,南乔惊讶地看到郝杰的手机简直就是中控数据台,马上眼睛发光让他和自己合作,郝杰却告诉她时樾是自己的经纪人,让南乔和他谈。

  南乔找到时樾,称自己需要赦杰的帮助,让时樾开个价格,时樾称郝杰是微软的传奇,更是自己的无价之宝,嘲笑南乔不懂谈判技巧,要求她向自己撒娇就让郝杰做她的技术支持,南乔勉为其难地跟着智能电脑学了句撒娇的话,才勉强过了关,郝杰正式成为即刻飞行员工。

  次日上班,南乔向即刻飞行团队通知,手机APP的研发由郝杰带队,要求大家全力配合。这时时樾也来到了公司,他称人已经给了南乔,她应该用实际行动向自己表示感谢,南乔还未回应,常剑雄便抢着说他可以技术入股。于是二人到会议室进行谈判,他们落座后虎视眈眈地盯着对方,引来众人围观,南乔进来把二人轰了出去,组织核心团队人员开会。

  南乔打开笔记本告诉大家,昨晚有一个新的想法,等她抬头看时,会议室却只剩下了她一人,原来大家又被门外的时樾和常剑雄吸引了过去,南乔索性给二人一个篮球让到活动室决战,命令其他人随自己回去开会。

  时樾和常剑雄来到活动室打篮球,他们又忆起了七年前在军校打球的场景,时樾仍不给常剑雄道歉的机会。

  离开即刻飞行路上,郝杰询问时樾自己成功潜伏后下步是不是该釜底抽薪了,时樾称他要对付的不是南乔,而是常剑雄。表面上看常剑雄是光明正大引他技术入股,实际上他是硬生生把自己和南乔的即刻飞行变成了和他的较量。

  温笛不理解常剑雄为何要让时樾入股,常剑雄称时樾一直不肯罢休,所以索性和他面对面较量,而大股东还是自己,温笛提醒他最好手上有在关键时候能治住时樾的王牌。这让常剑雄想起几天前泰哥曾约见他,称他与时樾相识七年,知道他所有的过去,如果做为常氏少公子的自己能和他合作,整垮时樾就是分分钟的事,而泰哥与时樾的恩怨则是缘于安宁,他以为大哥走了后该轮到他了,没想到时樾挡了他的道。但常剑雄义正言辞地拒绝了他,称不想玩火自焚。

  另一边的时樾也在担心常剑雄手上的王牌会伤错了人。郄浩向他汇报,常剑雄并没有与泰哥合作,时樾提醒他不要掉以轻心,继续关注其行踪。

 

南方有乔木第10集剧情介绍

  新产品研发成功试飞 欧阳琦陷旧情不能自拔

  温笛心急如焚地给常剑雄打电话,告之他今天是公司的内部测评会,而他已经迟到15分钟了。

  时樾接南乔上班,南乔告诉他自己从小和常剑雄一起长大,他就象小警卫员一样,会对自己身边出现的所有男人产生敌意,但她不想让即刻飞行成为时樾和常剑雄之间争斗的工具,时樾心里明白,他们争斗的不是即刻飞行,而是南乔。

  开完会后,温笛和常剑雄来到天台聊天,她鼓励常剑雄应该大胆向南乔表白,常剑雄却担心如果南乔不喜欢自己这会成为她的负担,不应把表白当成感情里的试探。他请教温笛自己和时樾是什么样的人,温笛称一个是循规蹈矩的好学生,一个是桀敖不羁的差生,所有人都清楚他们是情敌,常剑雄否认这种说法,称他入股即刻飞行,只是不想它被任何人任何事破坏,他和时樾只是商人关系,只有商人才可以不择手段。他告诉温笛自己该去找她说的王牌了。临走时,温笛好奇地问他什么时候喜欢上南乔的,常剑雄说小时候南乔被南伯父关在小黑屋里,他叠了纸飞机飞进去南乔就笑了,他希望余生都能听到她的笑。

  南乔和时樾来到草地上试飞新产品,南乔明白了客户需要的是体验飞行的快感,是一架随心而动不被操作系统束缚的无人机。她告诉时樾,一直以来她都想把自己研发的无人机送给父亲,但有些事情越努力越背道而驰,时樾告诉她家人之间最重要的是陪伴,他心疼南乔这三年都是一个人扛过来的。二人躺在草地上,惬意地看着天空中自由飞翔的无人机,时樾称人生中最重要的时刻便是那一晚在地下车库拉着南乔的手在跑,他的话温暖了南乔的心。时樾说试过了草地飞行后,以后还要和南乔一起让无人机在沙丘、树木上试飞。二人来到陈师傅的小餐馆吃饭,时樾让南乔给那架无人机起个名字,南乔让陈师傅把“强盗”二个字刻在了上面。

  温笛自作主张将没上市的测试机发给了美国公司,并且和对方签订了意向协议,老秦担心这样会有风险,温笛则叮嘱他不要告诉南乔,一切后果由自己承担。

  晚上,时樾来到清醒梦境,郄浩见他心情大好,猜测是因为常剑雄没和泰哥合作,时樾却告诉他造成这种结果的原因有二个,第一是常剑雄手上已经有能够威胁他们的证据,第二就是他对泰哥手上的资料没兴趣,他安排郄浩继续查常剑雄的底牌。

  郝杰一大早就来到宠物店找欧阳琦,看到她在忙着给宠物洗澡,便自顾拿了毛巾悄悄站在身后,他幻想着能用手巾帮欧阳琦擦头发,竟不觉痴笑了起来,欧阳琦看他笑得古怪,夺他手中毛巾时不小心把手机掉在到了水里,郝杰大喜,急忙捡起手机称自己能帮她恢复里面所有的数据和信息,没想到欧阳琦大怒一把夺过手机把他轰了出去。

  原来这天是南父的生日,南乔和常剑雄不放心欧阳琦,便跟着她来到了电玩室,欧阳琦在游戏里疯狂发泄完自己的情绪后告诉南乔她要去给伯父买生日蛋糕,南乔不忍她如此苦着自己,劝欧阳琦说哥哥南思已经走了三年了,欧阳琦已经不是他的未婚妻,不用再为南家做任何事情了,欧阳琦听后伤心离去,她回到宠物店失声痛哭,不由想起了三年前南思在世时,他们一起玩电玩的情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