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大结局 > 南方有乔木电视剧

南方有乔木第11集剧情介绍

  南乔父女相见不欢而散 温笛擅自投产新品掉高

  南宏笛生日这天,南乔和常剑雄路过宠物店,看到欧阳琦象往年一样在店门口挂出了暂停营业的牌子,呆呆地坐在那里,象在等南思回来,带她一起给父亲过生日。

  南乔准备拿着无人机回家,常剑雄觉得因为它父女俩已经三年没见面,劝南乔不要逞强,南乔则更希望常剑雄能够勇敢地陪自己回家而不是一味规劝。

  南勤先到家,她在门口告诉父亲南乔马上就到,请父亲给妹妹个台阶下,南父则生硬地说家里的大门不止给南乔留着,也给南勤的丈夫留着。南勤尴尬地解释丈夫太忙,没能过来,南父称自己和亲家是至交,他的儿子不会出问题,南勤不满父亲总将上辈人的感情强加于自己。南宏笛远远看到南乔走过来,故意转身进了门。

  时樾陪郝杰上街买摩托车,郝杰称摩托车是追女利器,他要认真地利用它把欧阳琦追到手。不一会,欧阳琦就在宠物店收到了郝杰快递过来的新手机,她一打开上面就自动播放郝杰录好的视频影像,她关机也不能停止播放,欧阳琦正不堪其扰,却看到郝杰已到店门口,郝杰邀请她骑自己的新摩托车兜风,欧阳琦稍作犹豫上了车带着郝杰呼啸而去。路上,郝杰将手空环在欧阳琦胸前不敢造次,但欧阳琦在等红灯时一个急刹车郝杰没有防备前臂环住了她,欧阳琦气得用头盔将他一通痛打。

  南乔回家来到哥哥的房间,告诉常剑雄这里从小就是自己向往的地方,忽然她在窗口看到常伯父来访,常剑雄急忙出去阻拦,固执的常父坚持要与儿子比试一番谁输谁走,二人拿起扫把笤帚正在比划时,南宏笛出来迎常父进门,常剑雄只好作罢。南勤悄悄告诉他,常伯父是自己父亲请过来的,目的就是为了缓解尴尬,想和南乔好好吃顿饭。

  常父和南宏笛正在聊天,郑昊拿着玩具手枪让常伯父陪他玩,南宏笛看到南乔进来,也慌忙加入了玩手枪的阵营,南乔只好出去和姐姐聊天,她注意到了姐夫在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都没有出现,郑勤称他们之间的矛盾虽是些芝麻绿豆大的小事,但长年累积便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清醒梦境酒吧,时樾和郄浩看到郝杰约会回来衣衫破烂狼狈不堪,暗笑他的迂,郝杰却理直气壮地说他接近欧阳琦是没有条件的,不象时樾接近南乔是为了报复常剑雄,时樾告诉他们南乔就是没有当初的事情,也会成为现在的她。

  南父生日宴开席前,郑昊兴致勃勃地打开小姨拿回来的无人机玩了起来,被南宏笛一通喝斥。席间,南宏笛嘲笑南乔的无人机就是成功了也只是洒洒农药当个玩具而已,南乔反驳无人机技术正在迅猛发展,未来完全可以替代飞行员,还可能出现载人的无人机。父亲笑她痴人说梦,认为即使研制出来了,也没人敢坐她的飞机当她的小白鼠,他斥责南乔哥哥已经为了无人机出事了,她做这些就不怕南家再出事。南乔气愤父亲竟从一开始就对自己没信心。南宏笛将女儿叫到南思房间,语重心长地告诉她,南思是最优秀的飞行员,他为了保护群众,放弃了跳伞求生的机会,成为了携机牺牲的烈士,自他三年前去世,自己便见不得飞机,见不得别人和儿子散步,他认为飞行的灵魂是飞行员,飞行员面对危险所做出的反应是无人机做不到的,南乔解释她研制无人机就是为了让象哥哥一样的飞行员不白白牺牲,南父却认为南思救火是烈士,但如果南乔因做无人机牺牲那就是个笑话,南乔生气父亲不理解自己的理想,摔门而出。

  时樾在家里反复看着那次和南乔躺在草地聊天的录像,那温馨的场面让他感到温柔和宁静,但一转念他脑子便又浮现出了安宁的面容,安宁曾告诉他,谁夺走了属于他们的东西,都要百倍千倍地让他偿还,曾经是她的,以后就会一直是她的。时樾想起这些话不寒而粟。

  南乔回到公司,发现温笛组织大家正在开会,原来是美国公司发来了视频反馈,称他们的新品无人机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掉高问题,南乔质问没有她的签字谁同意投产了,温笛迁强地解释市场机会稍纵即失,南乔强调即刻飞行的核心是完美的技术,温笛这样做破坏了他们之间的分工和默契,她提醒温笛技术层面的问题她来解决,市场层面的问题才是她应该考虑处理的。

南方有乔木第12集剧情介绍

  南乔寻找无人机遭遇暴雨 南父替女儿出气痛打周然

  南乔开会宣布,立刻停掉所有生产线的生产,温笛不同意这个决策被她强势驳回。常剑雄也责怪南乔不要把在老爷子那受的气发泄到公司,南乔并不与他们争论,只安排人查询美国试飞新品无人机时的天气状况和硬件问题。大家散了后,时樾边玩手机边嘲笑南乔和常剑雄,不如趁现在即刻飞行还有好的估值,尽快把公司卖了,大家好各奔前程。常剑雄气愤他的兴灾乐祸,安排南乔负责产品测试和修复,其它的事由他们来做,即刻飞行全体人员不仅能够同甘,还可以共苦,时樾冷笑自己创业怎么没人帮忙,常剑雄怒怼他如果要出让股权,他愿意以双倍价格来买,时樾不与他理论,扬长而去。

  下午,时樾给南乔拿来了美国试飞产品时所有的黑匣子数据,南乔如获至宝,立即开始着手查找掉高原因,时樾默默陪在她身边。南乔苦熬通宵后得出的结论是,掉高不是机器问题。时樾建议做实地试验,二人外出试飞。

  常剑雄得知南乔外出测试,生气马上有雨她也不看天气预报,他打了南乔的电话,却被时樾摁了拒接。

  南乔试飞的无人机在天空出现云层后失去了信号,时樾看到天空乌云密布,建议下次再测试,南乔认为黑匣子数据独一无二,坚持上山寻找,这时雨越下越大了,山陡路滑,二人冒着大雨走了一段后,南乔在一个山头上终于找到了无人机,但雨太大他们下不了山,只好在一个山洞里避雨。

  常剑雄此时也带人来到了山下,他见南乔不在车里,便冲动地想上山寻找,同事们好容易才把他拦住。

  南乔捡无人机时不小心扭了脚,时樾在山洞里温柔地帮她按揉缓解疼痛。天渐渐黑了下来,时樾忽然发现手机找不到了,一向冷静的他突然惊慌失措,幸得南乔冷静立即打开手电筒照亮。二人又拢起了一堆火取暖,聪明的南乔猜出了时樾是怕黑,时樾也坦言他每晚都是看着床头灯睡的,南乔建议他以后可以先主动闭上眼睛选择黑暗,慢慢就会克服恐惧了。

  第二天,雨过天晴,常剑雄等人正欲进山搜寻时,南乔和时樾平安返回了。

  温笛准备到美国处理公司问题,她打电话叮嘱时樾南乔因小时候的一次意外事故患有神经性失语症,如果她不想说话请时樾一定不要逼她说,时樾这才知道南乔其实和自己一样怕黑,但她昨夜在山洞却什么都没说,他多想南乔这样做是为了自己。

  南乔一大早就接到了姐姐的电话,称父亲在派出所里,她和欧阳琦立即赶到,原来是父亲在老战友聚会上听到周然说了南乔坏话,他一时气愤不过就把周然打了,这时他们看到夏菁搀着鼻青脸肿的周然走了出来,南父警告周然以后会见他一次打一次。

  南勤送父亲回家,南乔和欧阳琦到派出所办手续,办案民警称当事人选择了撤诉和解,二人看了监控录像后,都为南宏笛的好身手窃喜,南乔打电话告诉姐姐父亲的腰扭得不轻,南勤正好要去修车,让南乔过来照顾爸爸。

  南宏笛来到宠物店,称赞欧阳琦自己开个小店,既轻闲又体面,欧阳琦趁机说南乔也有自己的梦想,而且有实现梦想的勇气,她昨夜试飞无人机时遇到暴雨和泥石流,被困在山洞里一整晚,南父听后斥责南乔如果因为无人机遇到了危险就是个笑话,她这样做就是让全家人为她提心吊胆,而且要带着她的兄弟们为她陪葬,出了事既对不起自己,更对不起她哥哥南思。欧阳琦见父女二人又吵了起来,赶紧拿出了像册让南父看,她称那是南思和自己旅行时拍的照片,但他们只旅行到一半南思接到任务就走了,剩下的照片是她独自走完全程后期制作的,南伯父心疼欧阳琦对爱情的执着,劝她南思回不来了,以后她的人生还要自己好好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