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热播剧 > 南方有乔木电视剧

南方有乔木第17集剧情介绍

  时樾曾经舍命救安宁 如今陷入两难抉择

  南乔压抑着对时樾的思念,坚持不和他联系。

  另一边的温笛建议常剑雄乘虚而入,这个周末把南乔约到家里,亲自下厨制造气氛,然后趁机表白一举拿下,她热心地给常剑雄拿来了一堆道具,常剑雄却觉得这样的方式处处透着处心积虑,让他感觉胜之不武,温笛告诉他爱情里没有公平竞争,况且他不会欺负小乔,也不会背叛公司。

  时樾此时在海边忆起了几年前那惊险的一幕,那次安宁前夫已经走了,他陪安宁到仓库与黑道人谈判,说好30分钟后安宁不出来他就进去。对方是安宁前夫的女儿和一些跟随大哥多年的元老,他们逼安宁交出大哥保险箱的钥匙和公司所有的股份,安宁告诉他们自己本可以跟着大哥避走他乡,但她选择留下来替他看守家业。那帮人威胁她如果三日后大哥还不到任,他们会启动罢免程序,这时30分钟还未到,时樾却提前冒险闯进仓库把安宁接了出来。

  时樾吹着海风,又回忆起了与南乔醉酒相识、车库牵手、入股公司、山洞避险等一幕幕温情的场景,他告诉阿布,自己配不上南乔,开始是不怀好意地接近她,最后却对她动了真心,不知道现在是应该掉头就走还是将错就错继续前进。阿布称他每次出海即使知道前方有暴风雨,也不会回头,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到达自己想去的地方,他鼓励时樾只要看着灯塔前进就永远有希望。

  南乔来家里探望请病假的常剑雄,尽管温笛已经对常剑雄多方指导,但他面对南乔,仍然支支吾吾开不了口,温笛急得在对面给他打哑语,被聪明的南乔一眼看穿,温笛彻底暴露。

  温笛时刻不忘自己军师的使命,告诉南乔她和时樾根本不在一个水平线上,总是被时樾牵着鼻子走,不如选择常剑雄简单直接。南乔让她把这些恋爱招数用在自己身上,温笛失落地称她喜欢的男人不喜欢自己。南乔漫不经心地翻看着常剑雄的像册,无意发现了一张他和时俊青的合影,常剑雄解释他们当时约好一起驻守边防的,后来对方出了意外没有去成。这时南乔突然听到时樾的手环报警了,她丢下二人立即跑到宠物店向郝杰打听时樾的行踪,郝杰无意中泄露出了时樾在海上,立即与他取得了联系,得知时樾报了平安,南乔才放心。

  孩子气的郝杰给欧阳琦买了一屋子的鲜花,还送了她一个镶满钻的拳击手套,让她可以随时打自己出气,他告诉南乔时樾回来了,成功支走了她,给自己留下了与欧阳琦单独相处的空间。

  郑昊找不到时樾,赖在南乔办公室里不走,南乔一遍遍盯着手环和微信,却等不到时樾的任何信息,她一度以为手机坏了,神经质地让温笛给自己打电话,又觉得是公司信号不好。会议上,南乔表示如果即刻飞行要研发虚幻现实眼镜,美国的微智公司是目前最好的合作伙伴,她安排温笛先与其接触。

  时樾回到了清醒梦镜,郝杰建议他直接向南乔表白。

南方有乔木第18集剧情介绍

  时樾醉酒表白 安宁高调回国

  温笛晚上把南乔约到健身房,称在这里能够快速帮她找到匹配对象,但南乔对此毫无兴趣,温笛得出结论南乔是个不会因为荷尔蒙而冲动的人。她好奇地和南乔谈起夜跑那晚和时樾的情形,认为对南乔而言,周然是冰山,时樾是火焰,二人一个太冷一个太热,她建议南乔还是应该找个象常剑雄一样温度适宜的男人,南乔笑骂温笛定是得了常剑雄的好处拼命帮他说话。

  南乔回家看到时樾喝得烂醉等在门口,她生气时樾消失这几日不与自己联络,现在却又突然出现。进门后时樾一身酒气向南乔表白,称自己的心里全是南乔,南乔的心里也只能装着他,他醉熏熏地将南乔推至墙角,冲动地欲强吻与她发生关系,南乔温柔地提醒时樾喝醉了,将他安置到沙发上休息。看着倒头昏睡的时樾,南乔又回忆起了与他相处的点点滴滴,她奇怪自己怎会不可救药地爱上这样一个谜一样的男人。

  次日清晨,南乔做好了早餐,告诉时樾他夜跑的视频火了,温笛想请他当代言人,二人正边吃边聊,常剑雄来访,时樾迅速将头发弄乱,故意打着哈欠开了门,惹得常剑雄醋意大起,质问他是昨晚没走还是今天刚来,时樾不置可否称要与他公平竞争。二人落座后唇枪舌战相互攻击,南乔不堪其扰,只好先行离开。

  南乔到公司后召集大家会议,看到时樾早早来到会议室,她讽刺时樾消失几天没有音讯现在突然前来开会是想宣示主权还是慰问同事,同时批评常剑雄和他一起消失出现,把即刻飞行当成了二人的主战场。温笛提醒南乔的发言针对性太明显。南乔这才转入会议主题,与众人商议虚拟现实眼罩的配色问题,老秦揶谕以前这种小事南乔从不插手,现在和夜跑相关的所有事她都亲力亲为,时樾称南乔是即刻飞行的灵魂,大小事她都有权插手,他提议四款眼罩全部投产同时发售,常剑雄也表态颜色的多样性可以配合产品迅速占领市场。最后大家举手投票表决,全票通过,连小盟桌也支持这项决议。

  下班路上,时樾带南乔回家,笑他是不是后悔昨晚借着醉意给自己的承诺,时樾称他要把昨晚的话全收回来,再认真给南乔说遍真心话,他准备把南乔带到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让她认识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二人正沉浸在甜蜜的爱恋中,突然后面有辆车故意别了他们,时樾气愤地叫器着让车主下车,却没想到车窗摇下后竟是安宁坐在里面,南乔不内情建议时樾报警处理,时樾安排南乔先回去,自己上了安宁的车。二人坐在车里,不约而同想起了多年前的往事。

  那次安宁前夫大哥冒险从美国回来收尾国内的事情,在他避走的这些日子,金老板因迟迟未收到货,催了他好几次,已有了危胁的成份,另一边他的女儿和亲哥哥一起谋划着夺他的公司,所以他这次回来一是把货物给金老板送去。二是把财产过户到安宁名下。他安排安宁把茶叶给董事长夫人送过去,安宁心知交易的货就放在茶叶里,给时樾要了车钥匙后独自驾车前往。时樾不放心,悄悄尾随其后。

  半路上,时樾截住安宁,检查茶叶时发现车上有定时炸弹,他拉着安宁迅速逃离。大哥得到消息后,为绝后患,指使手下人让车毁人亡。他自我安慰这样做是万不得己,

  安宁在逃离中被炸伤住院。她伤痕累累地躺在医院里,知道自己已不是当初那个不谙世事的安宁了,她相信了时樾是对的,决心不再受大哥的摆布。后来大哥乔装到医院看望安宁,他痛哭流涕请求安宁原谅,并要求她这次务必要帮助自己,安宁知道此次送货就是大哥怕有什么闪失让她替自己去顶罪,大哥安慰她与其二人同归与尽不如让他在外面还有希望,他甚至想好了安宁被抓后的善后,承诺会在她从小长大的福利院以安宁的名义去捐款。安宁则只想让大哥告诉自己车子上动的手脚是不是他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