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大结局 > 远大前程电视剧

远大前程第1集剧情介绍

  洪三闯上海误惹黑帮 严华强出头身遭不测

  二十世纪初期的中国,军阀割据,列强横行,其中,尤以被称为“东方巴黎”的上海最具代表,各方势力汇聚在这冒险家的乐园,群雄逐鹿,各显其能,在这风云变幻乱世中,一幕幕正与邪殊死较量,善恶的此消彼长,在不断上演。

  故事就是在这样的一个背景下发生的。其时,在上海滩呼风唤雨最有名的便是著名夜总会新世界白相的老板沈青山和潮州会馆的霍天洪及他的兄弟张万霖,沈青山控制的是英租界的地盘,而霍、张二人则控制着法租界,二人与师爷夏俊林一起,被称为“三大亨”。

  霍天洪与沈青山之间向来你争我夺暗中较量,最近因为利益冲突撕破了脸,他们之间的对立从暗处走到了明面上。这天晚上,张万霖带着一众保镖到新世界白相喝酒跳舞,沈青山的手下觉得十分意外,沈青山则深藏不露地对着张万霖微笑举杯。

  潇洒一回之后,张万霖乘车回家,走到半路的时候,突然发现前面被一辆横在路中间的汽车拦住了路,一个司机模样的人趴在那辆车的引擎盖上在鼓捣着什么,张万霖不耐烦地让保镖下去查看,那保镖刚下车,张万霖忽然直觉有些不对劲,于是便让那保镖又坐回了自己身边。

  张万霖的另外一个手下上前查看的时候,得知那人是在修车,他正在发愣间,后面突然上来一辆黄包车,当其赶上张万霖的汽车后,黄包车夫突然拿出一把枪,朝着张万霖的汽车疯狂扫射,与此同时,前面假装修车的人也动了手,张万霖这边瞬间就死了好几个人,张万霖反应敏捷,连忙还击,对方也不恋战,趁乱逃离了。

  在沈青山的地盘上被当街截杀,凶手自然不做第二人想。张万霖狼狈不堪地回到了潮州会馆,他气恼万分地扬言要找沈青山报仇,师爷夏俊林劝他查清楚事情真相再说,张万霖却一口咬定,就是沈青山所为,他叮嘱师爷,赶紧将手头上棘手的事情处理妥当,夏俊林点头应下。

  当夜,夏俊林便叫来了手下管事的人,命他加紧寻找根浅面生的人来替自己办事,管事人称,目前已经寻到了几个,只差最后一人,承诺次日晚上之前,一定将最后一个人找到。

  洪三元,原籍苏州,是个油嘴滑舌的小混混,他没什么正经本事,但胜在脑子灵活,再加上他的三寸不烂之舌,让他在那个险恶的社会环境下一次次化险为夷。听说上海滩灯红酒绿,洪三元便带着老红葵花和情同兄弟的好友齐林辗转来到了上海,一是要寻找他们在上海做工的的好朋友严华,二来也想要闯出一番远大前程。

  初到上海人生地不熟,洪三元和齐林没有打听到严华的下落,手头的钱又眼看用尽,洪三元只好重操旧业,拉着齐林到一家赌场去赌钱,他靠着自己神不知鬼不觉的出老千手段,赢了不少的钱。然而他却不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都没逃得过师爷夏俊林手下的眼睛。

  当晚,洪三元馆子里要了酒菜,并叫了姑娘作陪,他正在向齐林口沫横飞地讲述自己准备在上海闯出一番天地的远大抱负,门外忽然闯进一伙黑衣人,不由分说就控制住了两人。洪三元脑瓜灵活,见事不好。便寻机跳窗逃走了。哪知等他刚一落地,就发现四周站了十数个黑衣人,这下他也没了办法,只得乖乖跟着人家走了。

  洪三元被带到了一间地下密室,而齐林此时已经浑身鲜血淋淋地被吊在这里了。洪三元还没搞清楚状况,夏俊林便负手走了进来,他故意吓唬洪三元,称他出老千,按规矩非死即残,洪三元连忙鼓动三寸不烂之舌连声求饶,夏俊林趁势提出,想要活命就要加入永鑫公司,听凭自己驱使,洪三元顺水推舟,表示自己此来上海就是为了要加入永鑫。

  夏俊林是何等样人?他能够坐上师爷这把交椅,说明他本身已是老谋深算,洪三元那点阳奉阴违的小伎俩又怎么能瞒得过他的眼睛,他依言放洪三元回去跟自己的老娘交代一声,并狠狠捅了齐林一刀,威胁洪三元,假如次日中午他不到潮州会馆报道,齐林必死无疑。

  洪三元逃也似的回到旅店,急急忙忙收拾了东西,招呼老娘红葵花赶快逃命。红葵花虽然是歌女出身,但却是个仗义的女子,她问明了情况后,大骂了洪三元一通,教导他为人处世要信义当先,他这一逃将会连累齐林性命不保,况且这样遇到点困难就逃避,将来也不会成什么大事。

  洪三元其实也不想丢下齐林,他只是不想祸及自己的老娘,如今被老娘一番责骂,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打算去闯一闯这个龙潭虎穴,无论如何都要救出自己的兄弟。红葵花嘴上说得硬气,其实心里也有些担心,便将自己行走江湖几十年的三件保命的玩意送与了儿子,第一包是名为看不见的强力辣椒粉,第二包是名为起不来的强力泻药,第三包是一包名为睡不醒的强力蒙汗药。

  第二天,洪三元带着老娘给的三包宝贝去了潮州会馆,他和一群人在聆听了霍天洪的训话后,被安排在了一处房间里,洪三元与其中一个叫做吴山的人十分聊得来。几个人被好吃好喝地招待了两天,虽说吃喝不愁,还发新衣裳穿,可是房门却被锁得死死的,外面还有十多个人把守,就像是看守犯人一般,这让他们不免开始心中打鼓。

  到了第二天夜里,夏俊林便将众人叫了出来,给他们分派了任务,让他们八个人分作两组,分抬两个棺材送到码头去,洪三元想要打听棺材里装的是什么东西,夏俊林警告他,不该问的不要多问,洪三元慑于他锐利的眼神,不敢再多言。

  一行八人抬着棺材走到一片小树林里时,忽然听到前面传来破空之声,抬头望去,见一黑一白两条鬼影踏空而来,他们脸上都带着面具,身手极其了得,只几招就将乱做一团的人砍翻在地,吴山机灵,躺在地上装死躲过一劫,洪三元则藏进了棺材中。

  那两个鬼影巡视一番后,打开了洪三元藏身的棺材,吓得三魂没了两魄的洪三元在危机之中撒出了老娘给的救命药粉,黑白两道鬼影中招,踉跄后退。洪三元想要逃走时,被黑影打到,按在地上死死扣住了喉咙,白影也想上前帮忙,在地上装死的吴山跳起来奋力将其推开,结果却因为太过用力,两人一同跌落了山崖。洪三元在挣扎中摸到了一块石头,用它狠狠地砸了黑影的脑袋,将他砸晕了过去,自己则拖起棺材里的两麻袋货物,慌忙择路而逃了。

  第二天,法租界巡捕房接到了报案,巡长沈达带着人赶到了小树林,勘察一番后,发现死的都是潮州会馆的人,他正要进一步正要进一步仔细查验时,英租界的吴警长带人赶来了,他以此地是英租界的地盘为由,赶走了沈达。

  沈达无奈,只得回潮州会馆向霍天洪复命,他将在现场捡到的一枚写着“远大”的赌场筹码交给了霍天洪。这筹码上刻的原是沈青山赌场里的标记,众人理所当然地推断,一定是沈青山的人干的,张万霖冲动地想要去找沈青山讨个公道,沈达却觉得如果是沈青山的人杀人越货,不应该将表明身份的筹码带在身边,只怕是有心人想要借此挑起英法租界的事端,因此连忙婉言劝阻。

  正在这时,门突然开了,洪三元踉踉跄跄拖着两个大麻袋走了进来,在场的人全都惊呆了,洪三元不慌不忙地来到霍天洪面前,将麻袋放在了地上,绘声绘色地将头天晚上发生的事说了一遍,只是隐去了吴山为救他和白影双双跌落悬崖的事,而将杀死两条鬼影的功劳全都揽在了自己头上。洪三元的话虚浮夸张,听得霍天洪等人直翻白眼,强忍着让人狠揍他一顿的冲动,耐着性子听完了他的讲述。

  从洪三元的话里,霍天洪认为杀手是沈青山手下的黑白无常,沈达却敏锐地捕捉到了洪三元话里的一个重要信息:那两个杀手曾说过,要留一个活口,他更加觉得此事蹊跷,杀手此举的目的无非有二:一是有所盘问,二是要嫁祸他人。于是他再次苦劝霍和张万霖,且容自己仔细调查后再做定夺,两人也觉得有理,便默许了他。

  小树林里发生的事也很快传到了沈青山耳中,潮州会馆的人接二连三在自己地盘上出事,虽然不是他做的,但他却知道,自己如今有嘴也说不清了,只怕霍天洪已经跟自己结下了死仇。

  此时,被洪三元苦苦寻找的严华正在码头做工,因为前几天的一场塌方事故,几个工友受了重伤,还有一个工友死于非命,可是老板沈青山却不管不问,严华便带着工友们停工抗议,要求沈青山拿出一百块大洋来赔偿死伤的工友。沈青山手下的管事史双龄带人赶来,将众人责骂威胁了一番,众人吓得战战兢兢,不敢多言。

  严华挺身出来据理力争,众人也都挺直了腰板,纷纷大声抗议,见现场群情激奋,严华史双龄迫于无奈,便将一袋子大洋扔在了地上,严华不惧威胁,上前捡起了钱袋,交给了身边的工友杜大叔。

  之后,杜大叔带着严华到自己常去的药铺梁掌柜那里,给受伤的工友抓药。梁掌柜是个善心人,他知道这些码头工人生活不易,在他们抓药看病时常常分文不取。梁掌柜和严华从工友们口中各自听说了对方的大名,今日一见如故,当即便引为知己,结成忘年之交。

  严华和杜大叔抓完药去看望了受重伤的工友后,在街边的小饭馆吃饭,可是还没等到上菜,两人就被假扮伙计的几个杀手抽刀乱砍了一通。杜大叔为了掩护严华,被杀手当场杀死,严华奋力抵抗,最后还是因为寡不敌众。身中数刀,被扔进了河中。好在严华命大,最终还是捡了一条命,他用尽最后力气,爬到了梁掌柜的药铺敲开了门。梁掌柜一见是严华,连忙将他服进了屋里,好生调养了两天,严华这才脱离了生命危险。

远大前程第2集剧情介绍

  洪三元接手赌坊遭遇砸场子 “黑无常”现身发誓替弟报血仇

  为防霍天洪报复自己,沈青山带着一件自己好不容易搜集来的北宋钧窑瓷器来贿赂英租界的总领事霍顿,请求他为自己做主,霍顿虽然爱财,却也知道沈青山和霍天洪为了抢夺上海地区的烟土控制权,正争得不亦乐乎,这件事往大了说,可能会影响到英法两国的邦交,他自然不会为了区区小事就令英法两国难做,因此只是笑里藏刀地告诉沈青山,要是霍天洪做得过了头,自己会狠狠打回去,但要是他做得过了头,自己也保不了他,沈青山闻言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不禁心中暗骂霍顿是只老狐狸。

  霍天洪给了沈达三天时间,让他去调查小树林遇袭之事,另外为了奖励洪三元,问他有何要求,洪三元拿捏了一番之后,提出想要一间赌场,霍天洪笑着答应了。之后,师爷便将敦信路上的一家四海赌坊赏给了他,并让他稍后去领齐林回去,洪三元大喜过望。

  洪三元出了潮州会馆,正在兴冲冲地拿着四海赌坊的钥匙往回走,却被沈达暗中出手控制住了。从洪三元三脚猫的身手上,沈达判断出,绝不可能像洪三元所说的那样,他毫不费力就轻飘飘解决了黑白两条鬼影,他逼问洪三元当晚的真实情形,洪三元见瞒不过,只得说了实话,称主要是自家独门暗器的功劳,沈达闻言不禁暗笑,他在勘察现场时已经在棺盖上发现了一些可疑粉末,稍微品尝了一下便知道,那不过是些掺了硫磺的辣椒面。洪三元被他说穿了秘密,不禁有些讪讪,沈达也不为意,问明了杀手确实是一黑一白两人,觉得此事不简单,便让洪三元自己小心,有事可以到巡捕房来找自己。

  为了查清事实真相,沈达独自一人再次赶到了小树林,他用一根麻绳绑在腰间,从有落崖痕迹的地方纵身跃了下去,结果真的在下面找到了吴山和白衣鬼影的尸体。但是奇怪的是,揭开那个白衣人脸上的面具后,沈达发现那根本就不是被称作黑白无常的常氏兄弟,而是同样名列上海滩鼎鼎大名的十三太保之中的龙虎豹秦氏兄弟的老三——秦豹!自从秦氏兄弟的老大秦龙犯下了兴义行十七口灭门案后,便下落不明了,从那时起,秦虎和秦豹兄弟俩便秤不离砣,因此沈达推断,那个逃走的黑衣人,一定是秦氏兄弟的老二秦虎无疑。

  之后,洪三元接了齐林回到自己容身的旅店。红葵花得知他真的加入了永鑫,不禁有些担心,洪三元得意地告诉老娘,自己在开香堂的时候用的是洪三的名字,而不是本名洪三元,因此那些赌咒恶誓不会落在自己身上,红葵花闻言这才放了心。

  洪三元将四海赌坊的黄金钥匙拿给老娘和齐林看,二人喜不自胜,第二天一大早,三人便精心收拾了一番,满怀希望地向着敦信路出发了。经过一番打听,洪三元好不容易才在一条曲折的小巷子里找到了破烂不堪、大门紧闭的四海赌坊,他一看便泄了气,知道自己被师爷给耍了,便想要转头回去,却被红葵花给拦住了。她上当先上前叫开了门,开门的是一个自称“拐爷”的瘸老头,洪三元看过了赌坊里面的烂摊子后,雄心大起,当即决定将赌场收拾一番,改名为“英雄赌场”,举办上海第一届赌王大赛,以积攒名气,广招财气,齐林等三人闻言却不太看好,纷纷摇头。

  洪三元有的是办法,他软磨硬泡,将老娘的贴身玉佩讨来当了一笔钱,用这些钱雇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记者,带他到了永鑫公司,在大门口恰好见到了霍天洪和张万霖,便称自己有要事禀告,跑过去站在了两人中间,那小记者趁机拍下了一张照片,随后以“三大亨举办上海首届赌王大赛”为标题,在报纸上发了一篇新闻报道,这个消息很快就在上海滩掀起了滔天巨浪。张万霖见自己被这个小瘪三摆了一道,不禁大怒,霍天洪则不以为意,他认为若是洪三能将那家破赌场盘活了,也算是奇功一件。

  齐林被师爷剁掉了一根小手指,他为此耿耿于怀,甚至晚上做梦都被当时的惊险一幕惊醒,洪三元安慰齐林,他日自己一定帮他报了这仇,他又向拐爷打听黑背无常的来路和详细情况,拐爷所说的也只是大家都知道的一些明面上的事,可是详细情形却不肯透露,还让他不要多打听。

  洪三元在潮州会馆当众的一番吹嘘,被沈青山安插的眼线汇报了回去,沈青山和史双龄研究过后便明白,这是有人冒充黑白无常,想要挑起英法两租界的争端,好坐收鱼翁之利。沈青山决定赶紧给自己找一条后路,史双龄则提议先从那个武功高强横空出世的“洪三”身上打开突破口。

  英雄赌坊正式开业这天,也就是毒王大赛举办的日子。一大早,洪三元便和老娘红葵花、齐林及拐爷一起在门口迎客,门前人头攒动,场面十分热闹。洪三元靠着耍心机使手段,再加上他出老千的本事,最终战胜了根据规矩晋级到决赛的选手。正当齐林要宣布洪三元就是首届赌王大赛的赌王时,门外突然走进来一行人,打断了他的话。

  来的这行人自称是上海大名鼎鼎的“一股党”,为首的被称作林中豹一爷,他手下有探云手阿星,铁将军铁鼓,玉鹦鹉皮六,妙手回春初予仙几人。这位“一爷”非要和洪三元再比一局,洪三元本不想和他赌,但迫于现场众人的压力,也只得同意了,一爷拿出一袋大洋扔在了桌上,洪三元筹码不够,一爷便提出倘若他输了,便以桌子的四角来赔偿,洪三元不知有诈,一口答应。

  双方约定用玩色子的方式一局定输赢,结果洪三元输给了一爷,一爷提出要他用赌坊里仅有的四张桌子的四个方位角来赔偿,言下之意就是要他整个的赌坊。洪三元一听不干了,他搬出了自己背后的三大亨,想要吓唬一下一爷,哪知对方根本不放在心上,反而让手下出手震慑了所有的人。

  就在洪三元被逼着让出赌坊束手无策之时,装作赌徒在这里输了不少钱的后坐在一边看热闹的史双龄不慌不忙走过来打起了圆场,他提议就算是要收赌场,也要容人收拾一下,一爷闻言不好再强逼,只好留下次日中午再来的话,大摇大摆地离开了。

  洪三元头疼不已,他跑到潮州会馆,添油加醋地跟师爷汇报了一番,鼓动三寸不烂之舌想要激他出手帮自己撑场子。师爷哪里会不明白他心里那点小九九,刚开始还耐心地听着,顺着洪三元的话头往下说,到了最后见真章的时候,他却突然翻脸,威胁洪三元说,赌场是交在了他手上,假如出了什么意外,就要拿他试问,洪三元自讨了一番没趣,只得灰溜溜地回到了英雄赌坊。他向拐爷打探今天这些人的路数,见多识广的拐爷告诉他:史双龄是故意输钱给他想要示好,而这个赌坊本来就处于英法日三租界的交界处,是个三不管的地方,八股党和永鑫公司还常常在这附近发生殴斗,因此给了一爷也不失为一个丢掉烫手山芋的好方法,可是师爷的话让洪三元心有余悸,他怎么敢让赌坊出现一点闪失?思索了良久,他突然被缺了一个角的赌桌勾起了灵感,想起了一个绝妙的主意......

  沈达归来向霍天洪复命,将自己查到的疑点和推测告诉了他,分析此事是有人假借黑白无常之名来故意陷害沈青山,目的就是挑起英法租界的事端,好从中获利。沈达分析地头头是道,奈何霍天洪却认为没有证据他只是主观臆断,因此非但不采纳他的意见,反而将他调去训练新兵,不许他再查截土案。沈达闻言不死心,却又无可奈何,只得转身离去。

  沈达哪里知道,其实这件事本身就是霍天洪策划实施的,为的就是借此打击沈青山,他见沈达冥顽不灵,非要一查到底,是十分生气,却又不能明说,只能将他调离。沈达走后,霍天洪吩咐师爷,要么将重伤的秦虎藏好,要么将他做掉,免得将来露了馅找麻烦。

  第二天中午,当一爷带着手下一行人来到赌坊后,却发现赌坊里的四张桌子全都变成了圆桌,这样一来,他想要以一桌四角的文字游戏侵夺赌坊的打算成了泡影,不禁大怒,让手下人下手硬夺。赌坊里的客人见势不妙,顿作鸟兽散,洪三元和齐林被人从桌子底下揪了出来,一爷正要出手教训两人,沈达及时出现,解了两人的危急。

  铁将军铁鼓没有将沈达放在眼中,上前抡拳就打,结果却被沈达三下五除二就给收拾了,初予仙得知面前这位就是十三太保之一的教头沈达,气焰顿时便软了下来,他说服一爷给沈达一个面子,暂时放过洪三元,一爷也知道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便就坡下驴,带人离开了。

  沈达提醒洪三元,让他小心秦虎来上门复仇,洪三元大惊之下说出人并不是自己所杀,他将事情一五一十告诉了沈达。然而为时已晚,当日洪三元当众表明是自己杀了那个白衣鬼影,如今躲在永鑫公司的秦虎已经将他当做了杀弟仇人,发誓一定要报此仇。

  当夜,洪三元和齐林正在赌坊里百无聊赖地说着最近发生的倒霉事时,忽然屋中灯火俱灭,房门大开,从外面走进了几个手持凶器的黑影,两人吓得魂不附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