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大结局 > 阳光下的法庭电视剧

阳光下的法庭第9集剧情介绍

  宁佳怡接到清水河污染的举报电话,她叫上小李一同前往采访,被主任半路截住让她去采访工商联的会议,宁佳怡拗不过主任只得采取迂回战术,嚷嚷着头晕,主任虽然心中有疑惑,但也只得将采访任务交由他人负责,宁佳怡转身就悄悄打电话给刘建业让他开着出租来接自己。

  随着员额制法官遴选细则公布,广大干警议论纷纷,民庭法官陈骏对斯薇说这是个机会,他准备迎战,斯薇觉得自己机会渺茫,这么多法官还得缩减编制,哪轮得到自己一个助理审判员?陈骏认为机会很好,因为有的法官当了领导整天开会,有的法官年纪大了,名义上是法官,但一年到头也判不了几个案子,还倚老卖老。他的一通话被老法官葛卫东听到耳内觉得这就是在嘲讽自己呢,憋不住站起来情绪激动地将陈骏一通数落。

  陈骏事后冷静下来觉得这事还得怪自己说话欠考虑,也没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他告诉斯薇其实葛老师的脾气挺温和的,自己刚进法院的时候葛老师不厌其烦地教了自己很多东西,想着自己应该改天请葛老师喝个茶、道个歉。

  纪检组长蔡新盛向白雪梅汇报,穆国柱的事情调查清楚了,确实是王大利在胁迫穆国柱;对执行局史泽峰和孟铎的举报也进行了调查核实,证明两人是清白的,举报不成立。白雪梅在表扬孟铎警惕性高的同时也认为这给法院干警敲响了警钟,干警队伍的廉政建设需要靠制度制约。

  天都黑了,鹿鸣一直没有下班坐在办公室准备第二天调解会的资料,工作完成,鹿鸣揉着酸痛的眼睛抬头看到桌上放着的自己和佳怡的合影,心中百般滋味。同一时间宁致远在家中也在专心地准备环保案调解会的资料,佳怡为父亲泡上一杯茶,叮嘱他早点休息,宁致远关心地问女儿最近心情一直低落是不是因为鹿鸣,宁佳怡矢口否认,她让父亲专门工作,明天一定要打败鹿鸣那小子。

  白雪梅的儿子杨博源难得回家,一家人其乐融融地吃了顿晚餐,博源说他这次回来想多走几个地方,了解一下东方省在环境污染和保护方面的现状与趋势,还想再了解一下海洋生态环境方面的问题。白雪梅建议儿子可以多向佳怡请教,她是记者对很多基层的情况非常了解,没想到儿子一听到佳怡的名字就十分的不自然,白雪梅一改在外院长的强干作风秒变居委会大妈,开始追问儿子到底有没有女朋友?

  白雪梅亲自主持环保修复案的调解会,鹿鸣提出的最低赔偿金额为两亿元,大大超出韩志成的心理底线五百万,环保联合会张秘书长嘲讽韩志成这是在打发要饭的,韩志成情绪十分激动,他质问环保联合会纳税了吗?创造就业机会了吗?白雪梅无奈宣布调解失败,合议庭择日开庭,为了将审理过程透明化,打消相关群众心中疑虑,白雪梅决定再开庭时进行庭审直播。 

阳光下的法庭第10集剧情介绍

  宁佳怡来到鹿鸣常去的拳击馆找他,她不解男友为什么会喜欢拳击这么激烈的运动,鹿鸣说他觉得只有在激烈的对抗之后身体才会真正地放松。佳怡却觉得鹿鸣在打拳时完全是在发泄,她知道鹿鸣心里藏着一个秘密,一个很大的秘密,压得他喘不过气来,所以他才需要发泄。她知道鹿鸣的本名不叫鹿鸣,他的父亲也不是刘建业,还有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鹿鸣一定要跟她分手?这一切她一定要弄明白。鹿鸣被逼无奈,告诉佳怡,他的本名叫张天明,在他十岁那年他的父亲张大年犯了强奸杀人罪被判二十年,母亲也因此一病不起,半年之后就去世了,是业叔和文姨收留了自己,供自己上了大学,在他眼中业叔和文姨就是自己的父母。这就是他心中的秘密,因为不想承受别人的嘲笑,所以他把名字也改了。宁佳怡没想到自己一直想了解的真相如此不堪,她向鹿鸣道歉,但她认为这不应该成为他们分手的理由,她也不会看不起他的,她认为爱情是两个人的事,与家庭无关。鹿鸣却不这么认为,因为宁致远就是当年亲手将他父亲送进监狱的公诉人,他永远忘不了宁致远在法庭上义正辞严的样子。鹿鸣告诉佳怡他们只能分手,即便他今天有勇气面对她说出这一切,但他没有勇气和她在一起,他相信宁致远也不会接受自己。

  原自强向白雪梅汇报,栾坤的拘留期就快到了,他们也没能发现他有什么其他隐匿的资产,只能按时放人了。债权人则不停地催,怪他们执行不力。孟铎无奈执行原局命令释放栾坤,他发誓自己一定会继续查的,原自强告诉他们只要查到栾坤的隐匿资产他一定帮大家请功。

  得知庭审直播的消息,韩志成坚决反对,他让宁致远再做做白雪梅的工作,这件事最好悄没声了结了。

  王主任叮嘱鹿鸣这次庭审是直播一定要注意自己在法庭上的言行举止,尤其要注意对待对方律师宁致远的态度,并让鹿鸣催司法鉴定中心尽快检测他们送检的样品,如果超过庭审时间再出结果法庭是不会采信的,这样他们想赢官司就很不乐观了。

  白雪梅告诉江睿她想通过信息化的升级将省高院打造成公开透明的阳光法院,信息中心有困难尽管提出来,江睿欣然领命。

  宁致远向白雪梅转达了韩志成不同意庭审直播的意见,但白雪梅觉得法院的做法符合相关的规定,也不存在暴露当事人的商业机密一说,所以对方请求不能成立。

  宁佳怡向父亲了解十七年前张大年的奸杀案,俩人由此又聊起了鹿鸣,宁佳怡问父亲难道不觉得鹿鸣是个很优秀的人吗?宁致远却认为从为人处事上来看鹿鸣离优秀还有距离。

  杨博源接宁佳怡去郊外考察,宁佳怡带他去见自己的“线人”王主任,王主任告诉他们一件奇怪的事,在凤凰山开养猪场的老姚全家都得了怪病,最后不得已把养猪场给关了,如今村里都在流传那儿“闹鬼”呢。

  韩志成仗着和省长李文祥的交情前往省委求助,李文祥随后找到白雪梅说情,白雪梅心生疑窦,推说需要回去开会研究听听各方面的意见,并不当场答应省长的要求。

阳光下的法庭相关剧情介绍
喜欢《阳光下的法庭》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