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大结局 > 温暖的弦电视剧

温暖的弦第19集剧情介绍

  一心生父突然现身 温暖负气提出辞职

  温暖在健身房疯狂地跑步,她想借助运动来麻痹自己。温暖健身结束后,正准备离开,正巧遇到一心,一心故意在温暖面前炫耀自己和占南弦的感情。这时突然冒出个中年男子,一心见到他脸色就变了,她假装告诉温暖这是她的粉丝,说完就急冲冲地离开了。中年男子急忙追上一心,一心质问他为什么要来找她,原来这名中年男子是一心的生父,在一心小时候,一心的父亲沉迷于酒精和赌博,从来没尽过父亲的责任,一心对他充满了恨意,她拿出一些钱想把他打发掉,一心父亲急着向她解释来找她的目的,两人在推拉中一心摔倒在地,手臂受伤了。温暖回来拿东西时发现一心的手受伤了,于是就将她送到医院。

  占南弦急忙赶到医院来看一心,温暖见到占南弦有点尴尬,这时朱临路打电话给她准备来医院接她。温暖和朱临路在占南弦面前故作态度亲密。

  朱临路把温暖送回家,温暖谢谢他陪她演戏,朱临路却说他并不是演戏,并跟她说他父母想请她去他家吃饭。

  占南弦告诉一心,他会派人去查跟踪的陌生男子的消息,一心不想让占南弦知道自己有这样的父亲,她急忙劝阻占南弦不要再调查。

  温暖画画时看着占南弦曾送给她的印章,想到了占南弦在医院对一心关切的一幕,不禁心如刀割。

  占南弦替一心谢谢温暖,这让温暖感到两人的疏远,她把印章还给占南弦。占南弦更是情绪激动地指责她为了朱临路打抱不平,并放下狠话,本来他看在她的面子上会给代中留几个客户,现在看来完全没必要了,他要把代中所有的客户都抢过来。占南弦话说的很绝,温暖还是狠下来坚持辞职。

  占南弦看着温暖退回来的印章,回忆起当年他曾让人在印章上刻下了“温暖的弦”四个大字,并这枚有着特别含义的印章送给了温暖。

  高访提醒占南弦,他最近和一心走的太近,绯闻闹得沸沸扬扬,温暖会产生误会,占南弦却说温暖根本不在乎他。

  丁小岱向管惕吐槽,温暖要辞职了,她的工作量越来越大,她担心自己应付不来,更担心以后重新换一个新的特助,无法和睦相处,管惕安慰她他会站在她身边帮助她的,这句话让丁小岱觉得很暖心。

  朱临路参加了研发部的会议,他向大家保证,公司一定会支持他们的工作,郭如谦向他汇报他们正在商量怎样缩短研发周期,朱临路赞同他们的做法,并允诺会给与资金支持。朱令鸿却在一旁泼冷水,说这样的话研发部的工作量就会加大,员工需要加班加点。朱临路当众宣布,公司每半年为员工和家属组织旅游犒赏大家,在场的人一致叫好,朱令鸿却对朱临路收买人心的举动表示强烈的不满。

  朱临路邀请温暖去他家吃饭,温暖推脱不掉,便答应了他。

  留睿向温柔汇报工作时,发现她的手机铃声和自己的一样,他觉得这个巧合太有缘分了,温柔却以为他故意用和自己一样的铃声。

温暖的弦第20集剧情介绍

  朱临路一片痴情终被负 丁小岱错把友情当爱情

  朱临路看到留睿在给温柔献殷情,他忍不住调侃温柔,温柔急忙解释两人之间没有关系,朱临路却劝她敢于面对自己的感情。温柔取笑他自己对温暖的感情都没搞定,还有闲心管她的事,朱临路洋洋得意地告诉她今晚他约了温暖去他家吃饭。

  朱临路带着温暖来到他家,朱临路的母亲非常热情地出来迎接她。饭桌上温暖首先感谢朱临路的父母当年帮助她去英国留学,朱临路的父母都很喜欢温暖,他们相处得很融洽,温暖不禁羡慕朱临路有这么一个幸福的家庭。

  管惕帮丁小岱问占南弦是不是真的放温暖离开浅宇,占南弦却问他是不是喜欢丁小岱,管惕急忙解释他和丁小岱只是朋友关系。高访劝他如果对丁小岱没有意思就不要和她走得太近。管惕在感情方面一点经验都没有,他不知道自己的行动会让丁小岱有所误会,高访建议如果不喜欢丁小岱就不要给她希望。

  朱临路的母亲向温暖展示了朱临路的珍藏,温暖发现朱临路珍藏的东西几乎都和她有关,朱临路母亲告诉她这么多年朱临路除了工作就是关注着她的一举一动,根本就不是外界所传的花花公子。朱临路母亲希望温暖能够和朱临路在一起,温暖却不知该怎么拒绝她,这时朱临路突然来给她解围,温暖很客气地表示感谢,这让朱临路感到很失望。

  朱临路送温暖回家,温暖让他转达自己对他父母地谢意,朱临路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他父母早就把她当成儿媳妇,温暖意识到朱临路对自己的真心,她觉得她不能再给朱临路虚假的希望了,她正想开口时,温柔突然回来了,朱临路顺势告辞。

  温柔希望温暖接受朱临路,温暖却告诉她她和朱临路不可能,并告诉她她已经从浅宇辞职了,温柔问她辞职是不是为了浅宇抢代中客户的事,温暖没有承认。

  占南弦让人暗中保护一心,并尽快调查清楚跟踪她的中年男子的身份。

  经过高访的提醒后,管惕见到丁小岱就匆匆忙忙地逃开了,这让丁小岱感到很纳闷。

  一心的父亲到浅宇公司来找温暖,他想让温暖给一心带话。原来当年一心父亲找一心要钱时曾经见过温暖一面,温暖担心他来找一心又是要钱,拒绝替他带话。

  潘维宁来到片场,一心助理和他打招呼时,他却很冷谈地装作不认识,这让助理觉得很奇怪。一心父亲混在粉丝群里,这让一心很担忧,她怕她的身世被占南弦知道。

  管替开始躲着丁小岱,丁小岱委屈地问他为什么总是躲着她,管惕向她解释他只是把她当成朋友,担心丁小岱误会他的意思。

  一心父亲拿着自己的化验单再次来找温暖,原来他得了癌症晚期,他想求得一心对他的原谅,温暖答应替他带话,但不保证一心同意见他。

  温暖打电话告诉一心,她父亲得了癌症,想见见她,一心忘不了父亲给她和母亲带来的伤害,拒绝见他。可是当她看着他们一家三口的照片时,想到父亲得了绝症,不禁又心软了。

  占南弦的手下打听到跟踪一心的中年男子其实是她的父亲,而且查出一心的真实身世根本不是外界所知的父母移民国外。占南弦叮嘱手下替一心保守秘密,手下却又告诉他最近一心父亲和温暖的接触比较频繁。

喜欢《温暖的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