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大结局 > 温暖的弦电视剧

温暖的弦第23集剧情介绍

  温柔告诉占南弦分手真相 一心表白占南弦被拒

  一心将父亲送到医院,父亲为白天去找温暖算账的事向她道歉,一心叮嘱父亲不要再插手温暖的事,免得引起占南弦的不满,父亲追问一心温暖和占南弦的关系,一心只说温暖现在是浅宇的员工。

  迟总监向占南弦请示重新甄选总裁特助,占南弦却说没有这个必要。

  管惕把自己以丁小岱为原型研究出来的机器人女友小岱一号展示给丁小岱看,此时丁小岱才恍如大悟,原来一直以来管惕只是把她当成研究对象,是她自己自作多情了,丁小岱失望地离开了。

  温暖梦里都忘不了占南弦,她梦里喊着占南弦不要离开她,温柔听到了自责不已。她决定约见占南弦,把事实告诉他。

  温柔首先向占南弦道歉,这让占南弦一头雾水,这时温柔才娓娓道来,告诉他当年温暖和他分手都是因为她。原来当年温柔也喜欢上了占南弦,她憋在心里很久才鼓起勇气向占南弦表白,但当场就被占南弦拒绝了,但是这一幕还是被温暖看见了,温暖为了姐妹感情而放弃了爱情。

  虽然得知了真相,占南弦对温暖轻易放弃他们感情的行为还是无法理解,温柔拜托占南弦不要在温暖面前提起过去的事,尤其不要提起她们父亲去世的事,占南弦却告诉她当年的事痛苦的不只是她们姐妹。

  占南弦脑海里一直回味着温柔的话,消息来的太突然,他一时无法全盘接受。这时一心突然来电,想约他来家里见面。

  一心精心准备了丰盛的午餐招待占南弦,酒过三巡后一心向占南弦表白,占南弦拒绝了一心的求爱,一心痛苦地问是不是因为温暖,所以他才无法接受她。占南弦告诉她温暖一直就在他心里,一心如梦初醒,这么多年他们假扮情侣,终究要到了梦醒时分的时刻。

  一心摸着手上自己买的戒指陷入痛苦的回忆中,她用了七年的时间还是无法取代温暖在占南弦心中的位置,这枚戒指时刻提醒着她她不过是在自欺欺人。这时助理突然给她送来参加活动准备的衣服,助理看到桌上丰盛的午餐,以为她的突然到来打扰一心和占南弦的浪漫午餐。一心却告诉她占南弦已经先走了,助理见她的情绪不佳,便安慰她最近的绯闻反而让她的人气越来越高。一心问助理,温暖和占南弦的情侣关系被曝光是不是公司一手运作的,助理如实相告,原来是她把一心的事告诉公司,然后公司出面调查温暖,把这些绯闻公之于众,目的就是把大众的视线转移到温暖身上。一心却说这样做只会让占南弦更加关心温暖,她警告助理以后不要再插手她感情上的事。

  占南弦的母亲打电话问一心温暖和占南弦的事,她相信了网上的传闻,对温暖颇有微词,她决定回上海,原本感到绝望的一心一下子有了同盟军。

  一心去温暖家找她,她质问温暖既然当初放弃占南弦就不该再回来,温暖却说所有人都有资格指责她,唯独她没有资格。温暖提醒一心当年她和占南弦分手时原本犹豫不决,而作为好朋友的一心不但不劝阻她,反而对他们的分手推波助澜,故意在占南弦面前装委屈,说温暖欺负她,加深温暖和占南弦之间的误会。一心对当年的事毫无愧疚之心,她认为是温暖主动放弃占南弦,和她没有关系,她故意告诉温暖她和占南弦就要结婚了,希望温暖不要影响他们的关系,温暖嘲笑她不自信。

  朱临路的手下查到当年从阿尔法公司辞职的王教授和浅宇有接触。朱临路让他们尽快查出王教授和浅宇暗中交易的记录。温柔得知朱临路在调查王教授的事,她担心如果占南弦和王教授之间有不正当的交易,到时对簿公堂,会把温暖牵扯进来,朱临路却认为应该尽早让温暖认清占南弦的真面目。

  浅宇这边高访向占南弦汇报他和管惕接洽王教授的事,并开玩笑地说如果他们签下王教授希望占南弦给他们记大功,占南弦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他们。

  高访和管惕离开占南弦办公室时,发现丁小岱心不在焉,管惕非常不过意,他想安慰丁小岱,但丁小岱却躲着他。

  温柔明天要去香港出差,但原本陪同她一起去的同事生病住院了,留睿主动请缨要陪她一起去香港,温柔提醒他明天的香港之行对他来说是一次考核,如果通过了他可以转正,相反他就得卷铺盖走人。

  温暖看到丁小岱总是魂不守舍的样子,根本无心工作,于是她让丁小岱先下班,她帮她完成剩下的工作。

  温暖回到家时得知温柔明天要去香港出差,于是就帮她收拾行李。温暖告诉温柔过几天她就要从浅宇辞职了,到时候她就有时间多陪陪姐姐。温柔却告诉她她把她当年分手的实情告诉占南弦了,希望她慎重考虑辞职的事。温暖却说占南弦现在心里已经没有她了,温柔不想让温暖再揪心这件事,赶快转移话题,告诉她她已经约了朱临路来家里吃饭。

温暖的弦第24集剧情介绍

  温暖遭一心粉丝围攻 丁小岱挥泪别管惕

  朱临路到温暖家吃饭,温柔和温暖姐妹俩亲自下厨做饭,朱临路看到温暖让温柔试菜,他吵着也要尝试,温柔故意把一只辣椒塞在他嘴巴里。

  公司需要一份材料,温柔在厨房腾不开手,就让朱临路去她房间拿优盘,朱临路在她房间里看到浅宇和王教授私下签订的合同,于是就偷拍下来了。当朱临路回到厨房时又若无其事地和她们姐妹俩说笑,但他心里一直在猜测,不知温暖对王教授的事受否知情。

  温暖在公司整理文件时,发现了浅宇和王教授签订的合同,她第一反映就是占南弦欺骗了她。这时管惕问丁小岱找和王教授签订的合同,原来昨天管惕向丁小岱解释时不小心把自己的合同混在丁小岱的资料里,结果到了被帮丁小岱完成工作的温暖手里。温暖拿着合同问管惕为什么私下和王教授签订合同,管惕立马推脱让她去找占南弦。

  温暖质问占南弦,王教授离开阿尔法后是不是一直和浅宇合作,所以当初他故意提高竞标价格让朱临路中标,但私下又挖走核心人员王教授。占南弦见温暖一直关心着朱临路,忍不住吃醋,他并没有向温暖解释实情的原委,任由温暖误会,并说既然温暖要辞职了,就没有必要过问公司的事。温暖生气地准备离开,占南弦却把她带到他们上学时的校园。

  温暖和占南弦在校园里重温了当年的美好时光,可是如今物是人非,一切都回不到从前了。温暖问占南弦为什么要带她来这里,占南弦却说如果她能做过问心无愧地离开,他绝不拦她。

  管惕再次向丁小岱道歉,并一再地解释他接触丁小岱是为了研究机器人女友,并不是欺骗她的感情,丁小岱自卑地说她明白管惕的想法,毕竟她是个非常普通的女孩,根本配不上管惕这样的人,管惕急忙向她解释自己并不是这个意思,丁小岱却急忙跑开了。

  高访告诉占南弦他和温暖的事被曝光都是一心的经济公司操作的,并提醒他他和一心的绯闻会让温暖产生误会。这时一心打来电话,告诉他她父亲的病情加重了,希望他能来医院。

  占南弦赶到医院时,一心父亲已经被送进了手术室,占南弦安慰一心,他已经找了国内顶尖的专家来给他父亲治疗。

  朱临路约温暖见面,他问温暖王教授是不是和浅宇合作了。温暖听到他这么问很震惊,她告诉朱临路以她的身份不方便透露这件事,朱临路问她有没有参与到这件事中,温暖告诉他她并不知情,朱临路这才放心了。这时丁小岱突然来电话告诉温暖她准备去金碧辉煌找管惕,温暖急忙要去找丁小岱,她临走前对朱临路说,王教授的事也许占南弦另有隐情,朱临路感到很失落,温暖自始自终还是相信占南弦。

  管惕向高访诉苦,自从上次和丁小岱把事情解释后,他的心情并没有变轻松。高访帮他分析,他以丁小岱为原型研究机器人女友,说明他心里女友的标准就是丁小岱这样的,也许他心里早就喜欢上了丁小岱,并劝他和丁小岱说清楚。

  温暖来到金碧辉煌找丁小岱,却遇到了潘维宁,潘维宁想挖温暖去他公司,温暖拒绝了他。

  占南弦问一心网上攻击温暖的帖子是不是和她有关,一心感到很委屈,当初她怀疑温暖把她的身世泄露了出去,占南弦想都没想就相信温暖是无辜的,而现在轮到她,他都没给她解释的机会就直接怀疑她。

  温暖被一心的粉丝们围攻,他们指责温暖陷害一心,高访看到了急忙打电话给占南弦。占南弦和一心赶到现场,一心安抚粉丝们的情绪,占南弦忙把温暖从包围中解救出来,带她离开。

  潘维宁见占南弦和温暖先离开了,就主动过来送一心回家。

  喝的醉醺醺的丁小岱来找管惕,管惕担心她,于是就送她回去,一路上管惕不停地请求丁小岱原谅他,丁小岱说原谅他可以,不过今天要听她的安排,管惕同意了。

  在丁小岱的要求,管惕陪丁小岱逛了街、看了电影,最后去吃甜品,丁小岱对管惕说以后如果不喜欢一个女孩子,就不要和她接触,管惕再次愧疚地向她道歉,丁小岱表示她想做的事情都已经做了,从此两清了,她原谅他了,说完丁小岱伤心地离开了。

  潘维宁提醒一心,她的所作所为,只会让占南先离她越来越远,并说他们是如此的相似,为了所爱的人不顾一切,一心冷酷地说,她希望他放弃她,就像之前一样对她视而不见。潘维宁却放下身段,再次向一心表示,他曾试着放弃她,但他就是做不到。一心被他诚恳的态度打动了,不再对他冷冰冰,并邀请他去她家里喝酒。

  潘维宁借着酒劲向一心表白,希望一心能给他一个等待她的机会,一心告诉他他会后悔的,为了一段得不到回应的感情而后悔。潘维宁却坚持既然一心可以等待占南弦七年的时间,他同样也能等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