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大结局 > 温暖的弦电视剧

温暖的弦第25剧情介绍

  一心父女多年心结终解开 温暖南弦重温旧梦

  潘维宁问一心为什么不能在心里滕出一点位置给他,一心却告诉潘维宁她爱占南弦已经成了一种习惯,潘维宁表态他可以像她等占南弦一样等她,潘维宁的话让一心很感动,她终于投入了潘维宁的怀抱。

  占南弦把温暖带到洛阳路的别墅,温暖本能地拒绝进去,她想离开,可是占南弦告诉她这里根本就叫不到车。温暖别无选择,只得进了别墅,这套别墅完全是按照温暖七年前的规划装修的,所以温暖看到别墅里的一切顿时有种似曾相识感。

  占南弦痛苦地质问温暖当初就因为温柔对他有意,连一句解释也不说而离开了他,温暖只能不停地向他道歉,当年她认为她的离开是解决问题的最佳方法,占南弦让温暖留在别墅里过夜,好好理理他们之间的关系。

  温柔在香港的酒店把她订的两间客房换成一个大套房,温柔打电话给前台,让他们重新安排房间,可是前台却说已经客满了,无法安排。温柔生气地想换酒店,留睿却劝她既来之则安之,并主动提出睡客厅。温柔一路风尘仆仆已经很累了,她也不想折腾了,于是便同意留睿的安排。

  温柔想早点休息,留睿却建议去看香港的夜景,温柔警告留睿她明天还有大量的工作要做,现在最需要的就是休息。

  第二天一心醒来时,潘维宁已经离开了,一心对昨晚发生的事很后悔。

  温暖早上醒来后,保姆根据占南弦的指示给她准备了暖胃的粥,并带温暖参观了别墅。别墅里的点点滴滴都是占南弦亲自准备的,温暖看到这曾经是他们梦想的家,现在被占南弦变成了事实,她非常感动,告诉保姆她要出去一下。

  高访见占南弦脸色不太好,便关心地问他,占南弦告诉他他昨晚把温暖带到了洛阳道的别墅,高访替他开心,终于可以让温暖知道他为她所做的一切。占南弦却说温暖对别墅的一切根本不在意,他感到很痛心,高访劝他趁着温暖还在别墅把所有的话都说清楚,两人这么多年的隔阂该解除了。

  管惕找丁小岱拿资料,丁小岱对他态度冷淡,管惕主动约她晚上去吃饭,丁小岱却说她已经有约了。

  朱临路让人去调查浅宇和王教授接触的事,但因为浅宇做的滴水不漏,朱临路这边根本没有找到实质的证据。

  温暖匆匆赶回家拿她的画夹,正准备离开去找占南弦,这时朱临路突然造访,朱临路看到温暖画夹里夹的全是占南弦的画像,他忍不住醋意横生。他问温暖准备去哪里,温暖告诉他她想去找占南弦,朱临路劝她离开占南弦,并说他愿意放弃国内的一切带她回英国,温暖却绝情地说她做不到,这七年来她根本无法忘记占南弦,朱临路只能伤心地离开了。

  朱临路离开温暖家后,他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让温暖见到占南弦的真面目,朱临路给手下发去两张照片,让他根据照片去查浅宇和王教授私下接触的证据。

  医生告诉一心,她父亲的癌细胞暂时遏制住了,一心得知这个消息很开心,她到病房来看望父亲。一心父亲告诉她他昨天回他们的老房子了,那边已经拆迁了,一心劝他安心治病,不要随意走动。一心父亲对一心能够原谅他并还这么关心他,已经感到很安慰了。一心告诉父亲,她最近总是想起小时候的事情,父女俩多年的隔阂终于解除了。

温暖的弦第26集剧情介绍

  七年等待终不负 温暖南弦续前缘

  一心父亲把自己多年的积蓄拿给一心,虽然这点钱对一心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但这是作为他这个做父亲的一点心意。一心安慰父亲安心治病,能和她重温失去多年的父女情,并说她和占南弦会生活幸福的。

  潘维宁到医院来看一心父亲,一心非常冷淡地告诉潘维宁,她心里只有占南弦,希望他不要再来打扰她,潘维宁非常生气,他暗暗发誓,他一定会让一心明白谁才是真正爱她的人。

  占南弦回到洛阳路别墅时,保姆告诉他温暖已经离开了,占南弦倍感失落,这时温暖突然回来了,占南弦紧紧抱住她,生怕她再离开。

  占南弦看了温暖给他画的画像,温暖告诉他这些年每当她想起他时,就会画下他的画像。占南弦告诉温暖,她在英国时曾给他打过电话,还有她刚回上海时也曾给他打过一次电话,温暖却对这件事却一无所知,占南弦知道这是温暖在梦游时给他打的电话,温暖梦游时还能想到给他打电话,这就说明她对他的感情根本没变。温暖问他既然相信她为什么昨晚在别墅对她说了许多难听的话,占南弦解释道,这一切都是因为她要辞职,所以他才会误会。占南弦向温暖解释了他和一心的关系,这么多年他心里只有温暖,和一心仅仅是假扮情侣,温暖听到这一切感动得泪流满面,七年来,两人终于解除所有误会,敞开心扉,重新接受对方。

  占南弦把温暖还给他的印章“温暖的弦”做成吊坠送给她,两人情意绵绵,深情相拥,七年的相思终于在这一刻得到安慰。

  温柔在酒吧里喝多了,遭到陌生男子的搭讪,留睿及时赶到把温柔带回了酒店。温柔借着酒意突然亲了留睿一下,并告诉他她喜欢他,留睿激动不已,他又怕温柔只是说的醉话,正要追问温柔时,温柔却跑到洗手间拿来一片面膜给留睿敷上,然后就醉的不省人事了,温柔一直喃喃自语,说自己是个最坏的女人,留睿心疼得把她拥入自己的怀中。

  占南弦和温暖相拥而眠,第二天醒来时,温暖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幸福来得太突然了。

  第二天温柔酒醒后,发现自己和留睿一起睡在地板上,她吓了一跳,留睿赶忙解释昨晚是因为她喝多了,他把她从酒吧带回来了,两人一直守着君子之礼,并没有发生越轨行为,温柔警告留睿不准把昨晚的事说出去。

  留睿穿着一身潮装,温柔见了直摇头,说他这一身装扮太不成熟了,不适合见客户。留睿拉着她去陪他买衣服,却把她带到专门卖潮服的商店,让温柔买了一套和他身上风格差不多的衣服,两人在逛街中关系不禁又拉近了一步。

  潘维宁到片场来找一心,告诉她那天晚上的事他一定会对她负责,一心却讥笑他是不是要包养她,潘维宁急忙解释,他是真的爱他,只想认真地和她在一起,面对潘维宁的痴情,一心却很冷淡地拒绝了,她说那晚是她喝多了,她已经不记得发生过什么事了。

  重浴爱河的温暖和占南弦脸上洋溢着幸福,两人难分难舍,他们恨不得把这七年的空白全部填满。

喜欢《温暖的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