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大结局 > 温暖的弦电视剧

温暖的弦第27集剧情介绍

  潘维宁为爱痴狂 留睿温柔浴爱河

  温暖和占南弦爱的难分难舍,占南弦体贴地给刚洗完澡的温暖擦拭头发,他不禁回忆起从前他们恋爱时的美好时光,情到深处时,占南弦忍不住抱住温暖亲吻,保姆欢姐不小心撞见了他们俩在亲热,温暖感到非常害羞,占南弦却大大方方地劝她要习惯。

  留睿在香港地甜品店里向温柔表白,温柔还是有所顾虑,不敢轻易接受他的感情。留睿问她是不是在惩罚自己,因为她害了自己的妹妹和父亲,温柔大惊失色,忙追问他如何得知她的消息的。留睿告诉她他对她的情况很了解,这样的她令她更心疼,留睿提议让他们尝试谈两个月的恋爱,温柔误会他也只是玩弄她的感情,留睿解释道,如果两个月后他们分手的话,他会继续追她。留睿一片深情,温柔终于被打动,答应做他的女朋友。

  益众的董事会改选,潘维宁意外地和哥哥潘维安竞选益众董事长地位置,潘维安嘲笑他自不量力,但令大家意外的是,潘维宁竟然成功当上益众的董事长,潘维安对这个结果非常不满,他质问潘维宁为什么私下买通公司的董事。潘维宁却警告潘维安,如果他不服这个结果的话,他就会把他在外面开空壳公司的事公布于众,潘维安愤然离去。

  潘维宁为了让一心看到他的实力,特地请她来公司见证他当上董事长的时刻。一心还是保持以前的态度,她希望潘维宁忘记那晚发生的事。潘维宁还是不肯放弃,他再次恳求一心给他一个机会,一心对他只能说抱歉。潘维宁不甘心就这样被拒绝,他要带一心去占南弦亲手为温暖设计的别墅。

  潘维宁当选上益众董事长的事闹得满城风雨,占南弦他们也得知了这个消息,占南弦担心潘维宁会和朱临路联手对付浅宇。

  潘维宁带一心来到洛阳路别墅,令他们感到意外的是开门的竟然是温暖。温暖以女主人的姿态招待了他们,一心愤愤不满。她提醒温暖不要忘记当年她曾经伤害过占南弦,一心的态度咄咄逼人幸好占南弦及时回来给温暖解围。

  一心要求单独和占南弦谈话,温暖和潘维宁都很自觉地回避,一心提醒占南弦,当年他父亲就是因为温暖和占南弦分手而出了意外,占南弦母亲一直把这件事归咎到温暖身上,占南弦却说这是他的家事,不希望她插手。

  占南弦把一心打发走了,就迫不及待地来房间找温暖,温暖正在画画,占南弦见温暖地画中只有他一个人,觉得太孤单,于是就在他地画像旁边画上温暖,这样他们两个就永远不分离。

  潘维宁把一心送回家,他问一心今天看到的一切能否让她醒悟,放弃占南弦,一心却说她爱了占南弦七年,这七年的感情无论如何也放弃不了,一心态度的坚决让潘维宁很绝望。

  潘维宁约了朱临路在酒吧喝酒,朱临路祝福他上位成为益众的董事长,但潘维宁却一点也开心不起来,他做了这么多,但一心的心里还是只有占南弦。

  一心把占南弦和温暖复合的事情告诉了占南弦的母亲周相苓。

  占南弦和温暖正卿卿我我时,占南弦突然接到他母亲的电话,周相苓告诉他她已经回来了。

  温柔和留睿他们从香港出差回来,留睿送温柔回家,他提议要去她家坐一会儿,温柔却担心温暖看见急忙催他离开。

  温柔回到家却不见温暖的人影,她立马给温暖打电话,温暖告诉她她和占南弦复合了,温柔有些担心,她劝温暖慎重考虑,毕竟他们曾经分开了七年,温暖非常坚定地告诉她,她已经决定和占南弦在一起了。

温暖的弦第28集剧情介绍

  占南弦母亲反对二人复合 朱临路起诉占南弦公司

  温柔虽然担心温暖,但她还是表示会支持她的决定。

  占南弦来看望母亲周相苓,周相苓质问他是否和温暖复合,占南弦告诉母亲他放不下温暖,周相苓却说,当年因为温暖任性地提出分手,导致他父亲意外身亡,她至今也无法忘记这件事,她还提醒占南弦这七年一直是一心陪着他度过人生最黑暗的时光。占南弦知道母亲的情绪一时无法平复,正准备安慰她时,一心突然来了。周相苓和一心的关系很好,她们站在同一阵线上,都反对占南弦和温暖复合。占南弦见这一刻无法说服母亲,只能先离开,一心急忙赶出去送他。占南弦问一心,是不是她把他和温暖复合的事情告诉周相苓的,一心向他这一切都是为了他着想,毕竟当年他父母的感情深厚,他父亲的突然离世对他母亲的打击很大。占南弦不愿一心拿这事去烦母亲。

  周相苓向一心诉苦,当初温暖让占南弦如此痛苦,她真的无法原谅温暖,但她清楚占南弦的性格,他认定的事谁也无法阻止,除了温暖。她想去找温暖,把话说清楚。因为当年温暖也间接导致自己的父亲发生空难,。

  朱临路来找温柔,告诉她他这两天要出差,希望她帮他打理公司的事,温柔告诉他温暖和占南弦复合,朱临路告诉她他早已经知道了,他现在担心占南弦欺骗温暖,而温柔却更担心,温暖一旦得知她父亲的去世不是意外会崩溃。

  温暖见占南弦一脸的疲惫,占南弦不想让温暖知道他母亲反对她们复合的事,只说因为公司太忙了。温暖体贴地给他按摩,并说明天想给他做甜点。

  半夜管惕打电话给占南弦,告诉他朱临路在英国请了律师团队为阿尔法的并购案起诉他们。占南弦只能连夜带着高访和管惕赶去英国,他临走前给温暖打电话,温暖因为睡得太沉没接到。

  早上温暖醒来时看见占南弦给她发了一条微信,告诉她他有事要出差几天,温暖担心公司出事,随即联系占南弦,但占南弦的手机关机了。

  英国,律师建议占南弦和朱临路先私下谈和解,朱临路因为掌握了有利的证据不同意和解,他把他得到的证据(浅宇和王教授签订的合同)展示给占南弦他们看。

  高访对他们的合同外泄觉得很费解,管惕突然想起,曾经他一不小心将两页合同混在丁小岱的合同里,不过第二天他又从温暖手上拿回了这两页合同。这下丁小岱和温暖都有了嫌疑,占南弦让管惕给丁小岱打电话核实当时的情况,丁小岱解释她把打印的所有合同都交给了温暖。温暖成了最大的嫌疑人,占南弦一下子不知道该如何处理,高访和管惕都自觉地回避了。

  朱临路突然来找占南弦,挑衅地问他想不想知道他是怎么拿到合同的,占南弦不愿搭理他,反过来嘲笑朱临路即使陪了温暖七年,温暖还是义无反顾地回到他身边。

  温暖一直无法联系上占南弦,这让她感到很不安。

  占南弦占集公司高层开会,他告诉大家他们和王教授签订的合同和阿尔法的产权无关,但是他们的合同又不能拿到明面上来当作证据,他希望大家能想出办法合理地解决这件事,这时温暖给他发来好几条微信,占南弦只能先结束会议。

喜欢《温暖的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