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大结局 > 温暖的弦电视剧

温暖的弦第29集剧情介绍

  南弦温暖误会升级 温暖情绪陷入崩溃

  潘维宁告诉一心他有占南弦的消息,一心才同意他进自己的家门。潘维宁问一心,如果占南弦变得一无所有了,她还会这么爱他吗,他告诉她代中现在正起诉浅宇,一心肯定地告诉潘维宁,无论占南弦是贫穷还是富有,她都会对他不离不弃,即使他仅仅只把她当成普通朋友。

  温暖一直联系不上占南弦,她非常着急,一夜无眠。

  一心问周相苓有没有占南弦的消息,周相苓对浅宇吃上官司的事一无所知,一心宽慰她,这两天她会去一趟英国,了解一下详情。

  温暖来到浅宇找丁小岱,她向丁小岱打听占南弦的行踪,可是丁小岱一无所知,温暖更加着急。正好遇到迟总监,她向迟总监打听,可是迟总监却告诉她,她现在已经不是公司的员工了,她不能向她透露占南弦的行踪。

  管惕建议为了赢得官司,只能把他们和王教授的合作项目公布于众,来证明他们和王教授的合作并没有侵害阿尔法的权益,毕竟浅宇并不事只有这一个项目可实施,像他研发的“机器人女友”项目一旦成功,同样会给公司带来收益。但占南弦和高访却持不同意见,他担心在项目研发结果没有出来之前就公布,会造成同行的竞争,到时他们为这个项目付出的心血就付之一炬了,双方个各抒己见,正僵持不下时,一心突然来了,打破紧张的气氛。占南弦陪一心去吃饭高访和管惕继续商议,高访说他们的研发成果成功了,收益会远远大于这次官司失败的赔偿,管惕终于明白其实占南弦和高访从一开始就不看好他研发的“机器人女友“。

  有人偷偷拍下一心和占南弦一起吃饭的视频放到了网上。温暖在电视上看到这个视频如同晴天霹雳,她默默地看着她和占南弦一起画的画像,温柔看到这个视频后担心温暖,急冲冲赶到洛阳道别墅,要带温暖回家,温暖喃喃自语,说她不相信。

  温柔带着失魂落魄的温暖回到家,她正想把温暖手中一直抱着的画像收起来时,温暖却死死抓住不肯放手。温暖食不下咽,情绪低落到了极点,她不停地给占南弦打电话,却一直无人接听,她和占南弦刚恢复的感情一下子又陷入了信任危机。

  温柔实在看不下去,她劝温暖清楚一点,自从他们分手后,占南弦很快就和一心在一起了,现在和她复合纯粹是为了报复她。温暖无法相信,这两天他们在一起非常开心,仿佛又回到了七年前,她的感觉是不会出错的。她坚定地说要等占南弦回来解释这一切,温柔却说占南弦如果真的爱他,就不会连一通电话也没有。为了让温暖死心,温柔让温暖给占南弦打电话问清楚,可是占南弦的手机依然没有打通。

  代中和浅宇的官司就要开庭了,占南弦他们既要陈述事实,又不能透露出项目的秘密,占南弦非常有信心他能把我好这个度,在法庭上进行项目陈述。一心见气氛不再愁云惨雾,就知道占南弦已经找到了解决的办法。

  温暖半夜从噩梦中醒来,温柔急忙来到她房间安慰她,温暖告诉她她在梦里看到一大群人,气氛很可怕,温暖再也无法入睡,她想吃安眠药,被温柔制止了,她决定留下来陪温暖聊天解闷。温柔看到温暖被折磨得不成样子,她怀疑占南弦是为了他父亲的意外而报复温暖。

  高访让占南弦给温暖打个电话解释一下他和一心的绯闻,但占南弦却因为误会温暖给朱临路提供了证据而生气,不愿向温暖解释。

温暖的弦第30集剧情介绍

  温柔醒来时,发现温暖终于睡着了,于是她悄悄起床去准备早餐。朱临路得知温柔最近请假,就猜到温暖肯定遇到麻烦。他打电话问温柔,温柔告诉他自从占南弦出差后,温暖就变得患得患失,朱临路听到和占南弦有关,不禁大发醋意,他告诉温柔一定要让温暖看清占南弦的真面目,温柔从他的话中猜到占南弦出差可能和朱临路有关,便追问他实情。

  朱临路告诉她代中现在正在起诉浅宇,温柔生气他们两个人斗得死去活来,却把温暖牵扯进来。朱临路叮嘱温柔千万别把这件事告诉温暖,因为他得到的证据正是从她房间里看到的。

  一心给浅宇加班的员工送来夜宵,无意间从他们口中得知正是因为温暖给朱临路提供了证据,所以这场官司他们才处于被动。这时温暖给占南弦打来电话,一心替他接了,温暖坚持要让占南弦接电话,一心告诉温暖七年前她害的占南弦家破人亡,现在不该再来打扰他,温暖听到这个消息很震惊,一心继续说从温暖帮朱临路提供证据后,就别指望占南弦原谅她,说完一心就挂掉电话,并删除了通话记录。

  温暖整理行李,决定去英国找占南弦解释清楚,温柔看到急忙阻拦她,两人正在拉扯中,突然周相苓给温暖打来电话。

  周相苓见温暖对当年的事竟然毫无芥蒂地,她痛苦地告诉温暖她绝不同意她和占南弦复合。温暖急忙表态,当年她任性分手是因为自己不够成熟,现在的她一定会好好弥补当年的过错。周相苓却质问她再怎么弥补也不能让他们的父亲活过来。温暖听到这句话很惊讶,她不理解周相苓这句话的意思。周相苓告诉她如果不是因为当年她任性地闹分手,她和占南弦的父亲也就不会急着赶回来,坐上那架死亡飞机而遇到空难。这个残酷的现实彻底把温暖击垮,她痛苦地抱着头,努力地回忆当年的事。温暖丧失了部分记忆,她怎么也无法记起当年父亲意外的事。

  周相苓看到温暖痛苦地走了,不禁有点担心温暖,怕她会出意外,于是她打电话给一心,一心却告诉她因为温暖把证据透露给朱临路,让浅宇吃上了官司,周相苓本来对温暖的成见有所缓解,得知这个消息后不禁对她的印象又大打折扣。

  温柔和留睿约完会回到家后,却不见温暖的人影,温暖带走了护照和行李给温柔留了张字条,告诉她她想出去静一静。温柔急忙让留睿陪她一起去找温暖,她打遍所有朋友的电话,但大家都不知道温暖的下落,留睿建议他们去机场找找。

  温柔给占南弦打电话,告诉他温暖不见了,占南弦却以为温暖又故意玩失踪,温柔告诉他七年前温暖生了很严重的病,当时幸好有朱临路陪在身边,而这次温暖的状态非常不好。占南弦追问她温暖的病情,温柔却没有多加解释只是撂下狠话,如果温暖有个好歹,她绝不会放过他。

  温柔找了一夜也没找到温暖,留睿担心温柔会累垮,强行送她回去休息。

  占南弦没有参加开庭就直接回国了,高访和管惕对这次官司的结果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一心得知这个消息更是感到震惊。

  朱临路打电话告诉温柔公诉已经结束了,代中打赢官司应该不会有太大问题,温柔却告诉他温暖不见了。

  占南弦连夜赶回了上海,温暖在机场看到占南弦的身影,她克制住冲动,没有叫他,而是在电话中向占南弦道歉,告诉他她不值得他去爱,占南弦追问她的行踪,温暖却不肯告诉她,这时电话里突然出现机场播报的语音,占南弦急忙赶到登机口,但还是迟了一步。

  占南弦来到温暖家,问温柔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温柔把当年的事一一告诉了他,当年温暖经历了分手、父亲意外身亡、姐姐自杀一系列的打击后,就大病了一场,把心里最痛苦的事选择性地遗忘了,为此她在英国治疗了很久,才有所好转。占南弦质问温柔为什么没有早点把这件事告诉他,温柔却让占南弦远离温暖,因为他给温暖带来的只有痛苦……

喜欢《温暖的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