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热播剧 > 温暖的弦电视剧

温暖的弦第5集剧情介绍

  温柔酒后吐真言 一心处处设计温暖

  为了不让温暖有时间和朱临路约会,占南弦故意给温暖安排了大量工作,并让她双休日也要留下加班。高访见占南弦故意给温暖增加工作量,一语点破他的用意。

  浅宇和益众有个项目要合作,占南弦亲自到公司楼下迎接益众的潘总,因潘维宁有事耽搁了,温暖提议让占南弦先带潘总上去,她留下来等潘维宁。

  潘维宁急冲冲地赶到浅宇,不小心将手里地文件掉在地上,温暖忙上前帮他捡起文件,潘维宁对温暖表示了欣赏之意。

  一心有部新戏需要会打高尔夫,于是她约了冯教练指导她,正在等冯教练时,一心看见潘维宁过来了,她正想避开,无奈时间来不及了,潘维宁已经到了她身边。冯教练见一心和潘维宁认识,并建议让潘维宁教一心打高尔夫,潘维宁求之不得,一心却有点勉为其难,却不好意思拒绝。

  潘维宁非常尽心地教一心打高尔夫,并百般恭维一心地球技。两人休息喝茶时潘维宁突然提到上次一心给他的标底,一心忙解释那份文件没有问题,潘维宁表示他相信她,一心却劝他不要在她身上浪费时间,潘维宁却说他只希望她幸福快乐,一心听了很感动。

  温暖在公司收到潘维宁的花,正好被占南弦看见,温暖让前台将花退回去。温暖看到占南弦正在等电梯,她犹豫着要不要一起上去,占南弦邀请她一起乘电梯。电梯上占南弦酸溜溜地暗讽温暖周旋在朱临路和潘维宁之间,魅力匪浅,温暖却暗示他和一心合伙耍她。

  温柔因失恋在酒吧喝醉了酒,她给温暖打来电话,占南弦送温暖去酒吧接温柔。温柔酒后把占南弦当成朱临路,无意间说出朱临路和温暖并非情侣关系的事实,占南弦听到了心里既意外又惊喜。占南弦将温柔姐妹俩送回家,正好被前来找温暖的朱临路看见。朱临路急忙上来接过醉的人事不省的温柔,并对占南弦表示感谢,占南弦却说他不是温暖的正牌男友,轮不到他说感谢。

  一心亲眼看见占南弦和温暖态度亲密地离开公司,她心里很难受,不甘心就这样输给温暖,于是她就找潘维宁帮忙。

  酒醒后的温柔发现朱临路睡在她们家沙发上,朱临路向她解释昨晚她喝的烂醉,温暖一个人应付不来,所以就留下帮忙。温柔担心昨晚酒醉说错话,她追问温暖昨晚的事。温暖一言不发,朱临路告诉她昨晚是占南弦送她回来的。

  潘维宁打电话约温暖见面,温暖婉言拒绝,潘维宁却坚持要向占南弦替她请假,温暖推脱不掉,只能答应同意和他一起吃饭。

  温暖和潘维宁一起吃饭时,正巧被和一心一起来吃饭的占南弦看见。温暖向潘维宁表明自己的态度,希望他不要产生误会,潘维宁答应她以后绝不会再打扰她,并提到他是朱临路的发小,两人有了朱临路这个共同话题自然聊得很开心。而另一桌上一心故意在占南弦面前提到潘维宁和朱临路的关系,想看占南弦的反应,占南弦表面不动声色,心里却很在意。

  温暖把和益众合作的方案送给占南弦过目,正好看到一心亲热地给占南弦喂冰淇淋,她心里有点吃味,大概是为了报复中午温暖和潘维宁吃饭的事,占南弦故意在温暖面前表现的和一心很恩爱。

  一心向潘维宁表示感谢,潘维宁却觉得自己能够帮上女神的忙而高兴。一心向潘维宁诉苦,占南弦心里还装着温暖,潘维宁为了安慰她,提议他们设计让温暖背叛占南弦。

  占南弦见温暖晚饭就用一碗方便面打发,就带她去他们当年上学时的馄饨店吃饭,占南弦一直没有忘记温暖的口味,主动给她点餐,两人想起了当年一起吃馄饨的场景。

  占南弦对中午温暖和潘维宁一起吃饭的事耿耿于怀,他告诉温暖她身边的人只是看中她是浅宇总裁特助的身份才和她交往,根本不是真心想和她做朋友。

温暖的弦第6集剧情介绍

  一心陷害温暖 温暖惨遭误会

  温暖问占南弦阿尔法王教授离职的事是否和他有关,占南弦却说要看她相信谁了。占南弦吃馄饨时不小心呛了一下,温暖偷偷取笑他。

  高访约管惕晚上一起去占南弦家看欧洲杯,管惕却推脱有事去不了。其实管惕约了丁小岱一起吃饭,管惕见丁小岱不停地看手机,以为她赶时间,丁小岱告诉他她正在看房子,管惕提议帮她一起参谋。

  研发部的郭如谦找管惕帮忙,请他向占南弦说情,让杜心同早日调回原先岗位。

  管惕和高访晚上一起在占南弦家玩游戏,管惕乘机为杜心同向占南弦求情,占南弦却说绝不能违反制度。管惕问占南弦是不是为了温暖才调走杜心同,占南弦让他不要瞎猜。

  一早管惕把文件突然甩在温暖的面前,温暖感到莫名其妙,管惕问她是不是和占南弦有不寻常的关系,温暖不知该如何回答,正巧占南弦来了,给她解了围。

  杜心同亲自布置会议室,她暗自发誓,她一定会赶走温暖。

  朱临路的下属查到王教授离职后就在一所大学教书,并没有违背职业规定。朱临路却依旧认为占南弦和此事脱不了干系。

  温暖思念占南弦而失眠,于是爬起来想画画,却又不知该从哪儿下笔。于是她给李阿姨打去了电话,她告诉李阿姨她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总是想着占南弦,李阿姨劝她只有面对才能打开心灵的枷锁。

  朱临路约温暖一起吃饭,温暖告诉他今天要和益众签约,根本走不开。朱临路只顾着打电话,不小心出了车祸。温暖在电话里听见了,急忙把签约的文件交给丁小岱,就急冲冲地赶去找朱临路。

  朱临路只是蹭破了点皮,温暖关心地要查看他的伤势,正好被路过的占南弦看到。朱临路见到占临路的车刚开过去,故意要温暖陪她去医院。他们正在等车来接,这时丁小岱打来电话告诉她益众的人根本没来签约,占南弦现在很生气,她催温暖赶快回去。温暖急着想先送朱临路去医院,朱临路看到温暖虽然在他身边,却一直牵挂着占南弦,他主动放手,自己一个人去医院,让温暖回公司。

  温暖赶回公司,发现占南弦等人的脸色不太好,占南弦质问她在这个紧要时期擅自离岗,并把她和潘维宁一起吃饭的照片丢给她看,高访告诉她今天在益众的董事会上潘维宁拿出了代中的方案,代中方案的内容不但和他们一摸一样,而且报价比他们便宜,所以益众停止了和浅宇的合作。

  大家现在都怀疑温暖出卖了浅宇,温暖百口莫辩,她发誓她绝对没有做出违背自己良心的事。管惕却告诉她他们已经查过她的邮箱,发现她昨晚曾给朱临路发过邮件,邮件的内容正是这次的方案。温暖坚称自己没有发过这样的邮件,占南弦让丁小岱把温暖的电脑送过来让她亲自查证。通过系统恢复,他们找出了那份邮件,温暖依然坚持不是她发的邮件,伤心地离开办公室。

  温暖打电话质问朱临路,为什么要利用她。朱临路急忙赶来向她解释,温暖责问他为什么盗用浅宇的方案,朱临路认为他既用了方案,又能让温暖离开浅宇,这是一举两得。温暖非常不齿他的行为,失望地离开。

  朱临路嘴上虽然说让温暖离开浅宇,但回到公司后还是让人彻查邮件。

  潘维宁和一心打完高尔夫,两人聊起浅宇方案泄露的事,原来是他们让杜心同的男朋友郭如谦用浅宇公司的账号,把方案泄露出去,他们做的天衣无缝,温暖彻底成了众矢之的。但潘维宁的做法却会得罪他的哥哥潘总,一心问他潘总会不会为难他。潘维宁却表示只要她开心就是被赶出公司也无所谓。一心大受感动,主动告诉他那份文件有问题,但潘维宁选择无条件地相信她。

  温暖向迟总监打电话请假,她觉得她目前的状态不适合回去上班,决定休一段时间的假,迟总监答应她汇报给占南弦后再给她回复。

  温柔回到家看到温暖萎靡不振的样子,她关切地问温暖原因,温暖不想让姐姐替她担心,并没有把这件事告诉她。

  迟总监向占南弦汇报温暖请假的事,占南弦同意暂时给温暖放几天假,并拒绝找其他人来替代温暖。

  占南弦来到学校的篮球场,看到打球的男生们,不禁回忆起当年他在篮球场第一次见到温暖的场景。

  温暖亲手做了丰盛的饭菜,等温柔回来吃饭,谁知温柔打来电话,告诉她有要事可能要晚点回来。温暖有点失望,她打开音响,独自一人喝酒吃饭。门外,占南弦不知不觉地来到温暖家门口,两人听着伤情的音乐不禁潸然泪下。占南弦鼓起勇气推开温暖家的门,温暖见到占南弦感到非常意外。

  占南弦看到温暖眼角残留着泪水,问她是为了公司的事还是因为今天是他们初次见面的纪念日。要强的温暖拒绝回答他的问题,并说现在是她的下班时间,他无权过问她的生活。占南弦却提醒她,她还欠着他一顿饭,两人不禁又想起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