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大结局 > 温暖的弦电视剧

温暖的弦第7集剧情介绍

  温暖迎难而上证清白 朱临路大刀阔斧改革

  占南弦奚落温暖遇事不敢面对选择躲藏,温暖不愿回答他的问题,激动地想收拾饭桌,占南弦拦住她,说她还欠他一顿饭,温暖不禁想起七年前她是答应过要给他做一顿饭的。占南弦说他等了七年终于等到她亲手做的饭,他想留下来尝尝她的手艺,温暖同意了,占南弦对温暖做的饭提出建议,说烧菜和做人一样要有耐心,学会等待。温暖听后激动地回到自己房间,在画板上画画。占南弦急忙起身来到她房间门口,他在门外告诉温暖要自己设法证明自己的清白,温暖听后伤心地落泪。

  占南弦离开时在门口遇到下班回来地的温柔,占南弦告诉温柔每年这个时候他都会来她家门口,温柔问他今天到底是什么特殊的日子,温暖也特别重视今日,还特地嘱咐她早点回来吃饭。占南弦告诉她他和温暖就是在七年前的今天分手的,他至今都不知道温暖向他提出分手的真实原因。温柔告诫占南弦以后不要再打扰温暖的生活,占南弦却根本没把她的话听到心里去,还说他终于知道温暖和他一样为这一天伤心。

  温柔向温暖致歉,如果当初不是因为她,他们呢早就修得正果,温暖不愿面对这个问题,她故意岔开话题。

  占南弦回到家还是闷闷不乐,他拉着高访陪他喝酒,这时他的手机突然响了,占南弦却醉的不省人事,没有接到电话。此时温暖的梦游症犯了,她给占南弦打去电话,却一直没有接通,她对着无人接听的手机说了句“南弦,我好想你”。温柔发现温暖在梦游,急忙和朱临路联系,朱临路连夜赶过来,提醒温柔不要她梦游的事告诉温暖,免得她心理会有负担。

  一早温柔就起来做早餐,没想到温暖起的更早,她准备出去跑步。温柔忍不住问她最近身体有没有不适,温暖让温柔放心,昨晚她情绪失落是因为公司的事情。

  温暖决定不再逃避,她今天就取消假期回公司上班。温暖告诉占南弦她已经去找了迟总监,决定回来证明自己的清白,刚开始占南弦还以为她又要继续请假,刚要批评她,听了温暖的解释后,他很开心。高访说温暖要想找到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比登天还难,占难弦却说温暖肯面对这件事说明邮件根本就不是他发的,高访告诉占南弦昨晚有个被他标志成小乌龟的来电。

  温暖开始全身心地投入工作中,她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必须要重新拿回益众的合约,她抱着一堆文件向管惕请教技术性的问题。

  管惕约丁小岱一起吃饭,丁小岱的高跟鞋鞋跟突然断了,管惕帮她把另一只鞋的鞋跟也扳断。

  潘维宁约朱临路出来庆祝拿下益众合约的是,朱临路却提不起兴趣,他担心温暖的情绪,一直偷偷跟着她,直到看见她安全地回到家才放心离开。

  朱临路大刀阔斧地改革,首先让财务部清查公司这三年的账目,他堂弟朱令鸿见到大惊失色,而他二叔却故作镇定,在公司的会议上表态支持他查账,可是到了晚上却来到朱临路家向朱临路父亲告状。朱临路想通过查账逼二叔交出财政大权,所以无论他们说什么难听的话,他还是坚持要查账。

  温暖准备了一份新的策划案让益众的潘总过目,她向潘总解释自己并没有发邮件,潘总刚开始不愿再和谈合约的事情。温暖凭自己的努力说服了潘总,让他看过策划案后再作决定。

温暖的弦第8集剧情介绍

  杜心同意外流产 温暖无辜被误会

  潘总看了温暖新作的策划案,对她的方案赞不绝口,并表示期待和她的合作。潘总告诉温暖占南弦预先给他打过电话,所以他才会答应和她见面。

  朱令鸿着急地找父亲商议对策,朱邑认定朱临路会顾及朱家的面子,不会把事情闹大,他决定退一步向朱临路妥协,朱邑把责任全部推给代中的财务总监。

  温暖把益众新的合作意向书交给占南弦,并感谢他的信任。高访和管惕得知温暖已经说服潘总重新签订合作意向书,不禁对她刮目相看。

  潘维宁约了朱临路许多次,都被他拒绝了,他以温暖的最新动向来引朱临路出来见面,他告诉朱临路经过温暖的努力,益众已经决定重新和浅宇合作。

  管惕和高访比较欣赏温暖的能力,管惕甚至想挖温暖来他们研发部,被占南弦拒绝了。

  管惕告诉温暖他们已经查出这次泄密陷害她的人是郭如谦,并问她和他有没有什么过节,温暖觉得很奇怪,她和郭如谦之间根本就没有交集,怎么可能积怨。占南弦突然想起管惕曾经为郭如谦替杜心同向他求过情,他怀疑是杜心同所为,于是就叫杜心同过来了解详情。

  铁证如山,杜心同无法抵赖,她承认是自己偷用郭如谦的账号远程控制了温暖的电脑发出邮件。占南弦问温暖如何处置杜心同,温暖却表示一切听公司的决定。

  丁小岱约温暖和管惕一起吃饭,席间管惕告诉温暖占南弦一直就相信她是清白的,并且将计就计让所有人都认为泄密的事是温暖所为,这样陷害她的人就不会对她再次下手,这让温暖觉得很意外。

  朱临路在泄密事件后一直不敢面对温暖,他和温柔约在外面见面,他想聘请温柔做他们代中的财务总监,温柔觉得他的邀请太突然,一时无法做决定,朱临路表示他会等她的答复。

  得知占南弦一直信任自己的事实后,温暖心情大好,特地冲了一杯咖啡来感谢占南弦。

  丁小岱告诉温暖,公司原本决定开除杜心同,但杜心同却说自己怀孕了,公司不能在孕期开除员工。温暖告诉丁小岱,杜心同泄密陷害她的事路人皆知,她就是强赖在公司也没多大用。

  温柔终于答应朱临路担任代中的财务总监,走马上任的第一天她就劝朱临路主动去找温暖。

  杜心同故意拦住温暖,苦苦哀求她看在她怀孕的份上放她一马,两人在推拉中杜心同突然摔倒,就在杜心同摔倒的那一瞬间她抓住温暖的手,温暖被她带倒摔伤了脚。匆忙赶来的管惕将杜心同送去医院,温暖也很想去医院了解情况,无奈她的脚也摔伤了,根本无法走路。得知消息的占南弦当着所有员工的面抱起温暖,送她去医院检查。

  医生给温暖处理完脚伤后,占南弦将她送回家,温柔责怪占南弦没有照顾好温暖,温暖急忙解释这是意外,希望她不要怪罪占南弦。

  温暖拖着受伤的脚一瘸一拐地要去上班,温柔拦住她劝她多休息几天,温暖却坚持要去,并让温柔送她去上班,这时温柔才告诉温暖她现在已经做了代中的财务总监,和她并不顺路。听到这个消息温暖吃了一惊,这意味着他们姐妹俩从此就在敌对的公司里工作了。这时朱临路过来看望温暖,温柔让朱临路送温暖去上班。

  温暖让朱临路在公司附近放她下来,毕竟以他们之间的关系还是要避避嫌。温暖在公司听说杜心同流产了,郭如谦怒气冲冲地质问温暖,温暖一个劲儿地向他道歉,郭如谦拒不接受她的道歉,并扬言绝不会放过温暖。围观的公司同事看到这个场景都在窃窃私语。

  一时间公司刘言纷纷,温暖一直处在自责中,状态非常不好,高访都替她不平,她为了救杜心同而伤了脚,现在反被大家误会。他向占南弦建议给温暖放几天假,调整一下心情,占南弦却认为也许她留在公司面对会对她更有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