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热播剧 > 温暖的弦电视剧

温暖的弦第9集剧情介绍

  杜心同不依不饶 温暖情绪低落

  杜心同流产了,温暖的心理压力很大,她想去杜心同家找她道歉,丁小岱担心她会被杜心同责骂,提出要陪她一起去。

  潘维宁一直很殷勤地帮着一心忙前忙后,他告诉一心杜心同因为温暖的原因流产了,占南弦不但没有追责温暖还当着员工的面抱起温暖送至医院。一心听到这个消息心情跌到了谷底。

  温暖和丁小岱来到杜心同家,郭如谦将她们拒之门外,但杜心同却意外地让她们进来了。杜心同支开郭如谦和丁小岱,要求单独和温暖谈谈。

  当房间里只剩下杜心同和温暖时,温暖非常诚恳地向杜心同道歉,杜心同对她提出离开浅宇才接受她的道歉,她将自己失去当总裁助理的机会怪责到温暖头上,温暖觉得她有点无理取闹,拒绝了她。

  从杜心同出来后,温暖就沉默不语,丁小岱以为温暖答应了杜心同的条件,急忙给管惕发微信把这个消息告诉他。管惕把温暖去杜心同家的事告诉占南弦,占南弦觉得杜心同流产的事有些蹊跷,他认为温暖太善良,总是相信表面现象,他觉得让温暖经历些磨难也许会帮助她成长

  温暖回到家后,脑海里总是现出杜心同流产的事,她差点控制不住情绪要靠药物来解决。最终她还是战胜了心理障碍,没有服药。温柔看到她魂不守舍的样子很担心,但温暖怕温柔跟着操心没有实情告诉她。

  占南弦嘴上说要让温暖自己去面对,学着长大,但他心里还是牵挂着温暖。

  一早温柔到温暖房间找她,却发现她不在家,原来温暖一早就去公司上班了,温柔觉得温暖能够去上班应该问题不大。

  占南弦劝温暖不要被情绪干扰,将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来。

  温柔见自己的下属工作不力,向客户推销债卷却得不到对方的回应,温柔忍不住对下属发火。朱临路闻讯赶忙过来劝她。朱临路开玩笑地说她们姐妹俩的性格天差地别,听到这话温柔更生气,她责怪朱临路这么长时间的鞍前马后不但没有赢得温暖的心,反倒将她越推越远。朱临路却说感情的事不能勉强,搞不好弄巧成拙连和温暖做朋友的机会都没有。温柔提醒他如果温暖遇到心仪的对象,到时他后悔就来不及了,朱临路却自信满满一定会追回温暖。

  占南弦让迟总监在一周之内务必调查清楚杜心同的事。他担心温暖的情绪,想去安慰她,却发现她提前下班了,丁小岱急忙向占南弦解释,温暖已经做完了手头的工作才离开的。

  朱令鸿跑到朱临路的办公室对他和温暖、占南弦之间的关系冷嘲热讽,并幸灾乐祸地告诉他杜心同流产的事和温暖脱不了干系,朱临路忍不住对他大发脾气,警告他不要无事生非。

  占南弦去温暖家,却没找到温暖,于是他打电话给温柔,温柔以为他是为了工作的事找温暖,对他毫不客气,让他下班后不要打扰温暖。朱临路听到温柔和占南弦的谈话,他告诉温柔,温暖陷入杜心同流产的事件中,刚得知这个消息的温柔急忙拉着朱临路一起去找温暖。

  占南弦打电话给郭如谦,安慰了他几句,表态公司一定会给他们一个合理的说法,并打听温暖的下落。杜心同随即就将温暖失踪、占南弦急着找她的消息告诉一心,她希望一心能帮她把温暖赶出浅宇。

  占南弦四处找温暖,终于在江边找到了温暖。

温暖的弦第10集剧情介绍

  温暖不再逃避勇于面对 温柔留睿不是冤家不聚头

  占南弦在他们当年经常约会的江边找到了温暖,温暖见到他觉得很诧异,也许这就是心灵感应。以前占南弦创业遇到困难时,温暖就带他来这里放松心情。占南弦刚对温暖流露出温情的一面的,立马又嘴硬地说关心温暖纯粹是为了不影响他的工作。

  一心接到杜心同的电话后一直非常不安,她迫不及待地给占南弦打电话,时刻提醒他自己才是他的正牌女友。可是占南弦并没有接她的电话,一心立马就怪责到温暖头上。她发誓就是再花七年的时间也要把占南弦留在自己身边。

  温柔和朱临路回到家还是不见温暖的人影,他们俩急坏了,温柔既联系不上温暖,也联系不上占南弦,朱临路决定再出去四处找找。

  温暖告诉占南弦,这次她绝对不会再逃避了,占南弦也鼓励她坚守下去。

  占南弦将温暖送回家,两人在门口依依惜别,占南弦一直目送着温暖进入家门才离开。

  温柔见到温暖回到家,急切地追问她的去向,并告诉她占南弦曾打过电话找她。温暖告诉温柔是占南弦送她回家的,温柔觉得很意外,他们都没找到温暖,而占南弦却找到了她。

  占南弦回到家把小乌龟当成温暖,讲出自己的心里话,他希望温暖不要再逃避了,一步一步慢慢走向他。

  丁小岱在办公室没看到温暖,她以为温暖辞职了,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她见到占南弦和管惕来到办公室,急忙向占南弦求情,求他不要开除温暖,管惕也在一旁帮腔,建议占南弦查清楚这件事。占南弦却装酷地说他从来没有要开除温暖,脚长在她身上,去留由她自己决定。丁小岱听到他这句话,更加难过了,忍不住哭起来,管惕手忙脚乱地安慰她。

  管惕觉得像温暖这么聪明能干的女孩,如果因为杜心同而离开公司非常可惜,占南弦告诉他只要查清楚杜心同流产的事,温暖就不会有心理负担。

  温柔见来面试他助理的员工没一个像样的,忍不住发火,朱令鸿过来对她一番冷嘲热讽。温柔非常火大,吃饭时忍不住打电话向朱临路吐槽。温柔在餐馆遇到准备去代中面试的留睿,两人的初次见面并不愉快,留睿的汤汁泼到了温柔的身上,温柔从他和朋友的电话中得知他现在手头紧张,而且下午要参加面试,温柔很傲慢地拿出几张百元大钞给留睿,让他去买套干净的衣服。

  温暖的情绪暂时恢复了,她把自己准备的材料送过来给占南弦过目,占南弦见她今天的精神状态不错感到非常欣慰。

  温柔见到姗姗来迟的留睿,见他虽然换了一套干净的衣服,但依然是比较花俏的风格,便劝他以后步入社会穿衣打扮还是正式些。温柔向留睿问几个关于代中的问题,留睿对代中的情况做过功课,他的回答令温柔很满意,最终温柔录取了他。

  朱临路打电话给占南弦,质问他如果处理不好温暖的事,他就会出面来处理,占南弦讥笑他越俎代庖。

  占南弦和高访在玩游戏时提到了温暖,高访觉得温暖最近的性格活泼多了,这和她背后的男人有着很大的关系,占南弦不禁有些洋洋得意,谁知高访故意气他,说温暖背后的男人是朱临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