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大结局 > 温暖的弦电视剧

温暖的弦第15集剧情介绍

  留睿为温柔办生日会 温暖占南弦再生误会

  温柔当着温暖的面一个劲儿地夸赞朱临路,朱临路顺势要求进她们家门讨口水喝。温暖趁着这个机会向朱临路推荐郭如谦,虽然她和杜心同之间有矛盾,但她觉得郭如谦的业务水平还是不错的,她不计前嫌地将郭如谦的情况介绍给朱临路,朱临路看在温暖的面子上同意郭把郭如谦的情况详细地告诉朱临路,最终朱临路同意让郭如谦来代中入职。聊完公事,温柔提到明天是她的生日,她邀请朱临路明天来她家一起和她们庆祝生日。

  杜心同得知郭如谦被代中公司录取,她不禁想到了温暖,虽然不是很肯定,她的直觉告诉她这件事是温暖帮的忙。

  朱临路给温柔准备了生日礼物亲自送到她的办公室,他拜托温柔到了晚上尽量找机会让他和温暖单独在一起。

  高访他们得知郭如谦去了代中,经过分析,他们觉得一定有人在背后帮助郭如谦,占南弦猜到这个人就是温暖,正巧丁小岱又告诉他今天是温柔的生日,温暖忙完所有的工作就回去了。

  当温暖赶到家时,朱临路早就准备好了生日晚宴,温暖和朱临路一起举杯庆祝温柔的生日,温柔姐妹俩一唱一和地挤兑朱临路,三人玩的正尽兴。这时留睿突然打来电话请温柔出去庆祝生日。温柔正有心给朱临路制造和温暖单独相处的机会,这个电话来的正是时候。

  留睿在江边给温柔准备了一场非常隆重的摇滚演唱会,他亲自担任主唱,并当着所有观众的面说这是送给温柔的生日礼物,温柔非常感动,上台和留睿一起表演。演唱会结束后,温柔和留睿促膝谈天,留睿告诉温柔,根据他对她的观察,他认为她是个面冷心热的人,表面看起来冷谈,其实内心像他一样狂热。留睿一语中的,温柔反而有些下不来台。

  温柔走后,就只剩下温暖和朱临路一起吃生日蛋糕,朱临路故意把蛋糕抹在温暖的脸上,温暖不甘示弱也往他脸上抹蛋糕,两人打闹中一不小心一起扑到在沙发上,占南弦正好在门外看到这一幕,他放下生日礼物就生气地离开了。温暖急忙追出去向占南弦解释,占南弦心中充满了醋意,根本听不进她的解释,他反问温暖七年前为什么和他分手,温暖却不知该怎么回答,占南弦对她的误解更深,生气地离开,两人之间的误会越来越深。

  温柔伤心地回到屋里,默默地继续切蛋糕,朱临路提醒她,占南弦和一心的绯闻闹得满城风雨,她的等待是得不到回应的,可是温暖根本不在乎这些,朱临路失落地说什么时候她能对他这么用心。

  朱临路离开后,温暖躺在沙发上,一直想着刚才发生的事,她为她和占南弦之间总是误会不断而感到难受。

  当温柔回到家时,温暖躺在沙发上睡着了,温柔尽量放轻动作还是吵醒了温暖,温暖提议姐俩一起喝一杯,温柔告诉温暖最近留睿一直关心着她,并为她举办了一个别开生面的生日会,温暖劝温柔既然留睿对她这么用心,就好好接受这份感情,温柔却对感情的期望值不高。

温暖的弦第16集剧情介绍

  占南弦迁怒朱临路 留睿苦心追求温柔

  温柔聊完自己的事,就开始劝温暖也要把握住自己的感情,不要总是让自己的愿望落空。温柔看到桌上占南弦送的生日礼物,温暖这才告诉他占南弦来过了,温柔问她占南弦和朱临路遇到后有没有发生矛盾,她极力劝温暖接受朱临路,温暖却说她只是把朱临路当成朋友。

  占南弦脑海里一直想着温暖和朱临路一起倒在沙发上的一幕,他心里的醋意更深了。

  一早占南弦就和一心来到办公室,一心身上还穿着占南弦的西服,让人误会他们已经同居了。一心从占南弦办公室出来时换了一套衣服,温暖表面不动神色,心里却很吃味。

  朱临路召集公司的骨干开会,朱令鸿对他把郭如谦安排到他们研发部颇有微词,朱临路却讽刺他没有领导好研发部,所以他这个总经理亲自出马帮他招人才,并告诉大家代中对人才是求知若渴,不会在乎他的出处。朱临路向大家介绍了刚入职的郭如谦,朱令鸿深表不满。

  一心走后,占南弦就叫温暖来他办公室拿客户名单,让她去和名单上的客户接洽。温暖想问占南弦和一心之间发生了什么事,却终究没有开的了口,她心里不禁很失落。

  温柔不小心把客户名单掉在地上,高访帮她捡的时候发现这些客户名单都是代中最近正在接洽的重点客户。高访问占南弦为什么要抢代中的客户,难道仅仅是为了报复代中录取了郭如谦。占南弦告诉他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逼温暖在他和朱临路之间做一个选择。高访见占南弦费尽心思地为温暖,不禁好奇当初他们是怎么分手的。占南弦告诉他至今他都不知道温暖向他提出分手的真实原因,他只知道他和温暖分手后,温暖就上了朱临路的车,所以当时他就暗暗发誓,一定要比朱临路更强,要把过去失去的东西双倍地收回来。

  高访提醒占南弦,一旦这些客户和温暖接触,代中的人就会知道,到时温暖也会知道。占南弦却不担心,他想趁此逼温暖站队。

  财务部批了一笔资金给研发部,温柔找朱令鸿签字,朱令鸿却不肯签,温柔觉得很诧异。她去找朱临路,朱临路告诉她因为他把郭如谦安排到了研发部,朱令鸿在研发部被架空了。而且他还告诉温柔,他花了双倍地薪水聘请郭如谦,目的就是要把这个消息传到浅宇去,到时再从浅宇多挖一些人过来。温柔提醒他,不管他和占南弦怎么斗,只要不牵涉到温暖就行,朱临路表示他做任何事都会为温暖考虑。

  留睿担心温柔昨晚在江边吹了冷风,体贴地给温柔准备了感冒药,并想约温柔去看演唱会,留睿对温柔的兴趣爱好了如指掌了,这让温柔感到心慌,温柔很冷谈地提醒他在公司和她保持上下级的距离,留睿感叹她翻脸比翻书还快,但他没有被温柔地冷谈吓跑,他锲而不舍地追求者温柔,温柔忍不住动心,可是曾经受过情伤的她又担心留睿对她不是真心的。

  一心遭遇疯狂粉丝泼红酒,占南弦出面帮她解决了这件事,并带她回公司换衣服,一心特地约占南弦吃饭表示感谢,占南弦对她自从新戏开机就总是被粉丝骚扰表示疑问,他劝一心要提防这部戏的投资人潘维宁,一心却并不在意,反倒调侃占南弦在吃潘维宁德醋。

  潘维宁得知一心被粉丝骚扰的事,特地来她家表示关心,一心却担心他频繁地来她家会被占南弦发现,潘维宁见一心心心念念地都是占南弦,忍不住大发醋意,一心却无情地说他所为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他心甘情愿的,并不是她要求的。这句话终于伤了潘维宁的心,他失望地说从今往后再也不会打扰她了。

  一心打开之前助理整理出来的粉丝送的相册,陷入了回忆,原来这本相册里的照片是她和父母一起拍的,曾经她也也有过一个幸福的家庭,后来因为她父亲酗酒破坏了家庭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