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热播剧 > 温暖的弦电视剧

温暖的弦第17集剧情介绍

  浅宇代中竞争白热化 温暖占南弦误会升级

  占南弦问温暖昨天给她的客户资料整理得如何,温暖告诉他这些资料和她期望的有落差,占南弦提醒她不要总是从自己的角度去看待问题,建议她做深入全面的了解。

  丁小岱给管惕做了爱心便当,管惕一个劲儿地夸赞她的手艺,丁小岱害羞地说,如果他喜欢就每天给他做饭。管惕忙不迭地阻止她,原本她们六十六楼的工作就已经很辛苦,丁小岱却吐槽,最近他们六十六楼的气氛有点冷,温暖的心情一直不好。

  占南弦提醒管惕让他们研发部多加防范,防止代中来挖墙角,管惕一脸自信地回答他一手调教出来的人绝不会被挖走,高访告诉他为了防止代中来挖墙角,占南弦已经提前向代中的重点客户下手。

  一心在拍戏时,发现一直有人在偷看着她,不禁有点慌神,她问助理片场有没有出现一些可疑的人,助理一直守在一心身边并没有发现可疑人物,她觉得她可能是拍戏过于疲劳,才会出现幻觉,这时有个可疑的身影从楼下闪过,助理也觉得这件事的严重性了,她建议把这件事告诉占南弦,一心想自己处理,不想惊动占南弦。

  占南弦和温暖互相不搭理对方,这让丁小岱加在中间很为难。

  温柔给正在加班的朱临路送来外卖,朱临路向她打听温暖最近的心情,温柔告诉他温暖最近总是闷闷不乐。

  朱临路和父母一起吃早饭,他父亲劝他改革的事不要心急,要一步一步来。朱临路母亲让朱临路抽个时间把温暖带回家吃饭,朱临路随便找个借口搪塞过去。这时他接到一个电话,得知浅宇最近在抢他们代中的客户,朱临路不禁变了脸色,但为了不让父母担心,他借故公司有事要处理先离开了。

  温暖根据占南弦给的客户名单一一约谈了这些客户,她感到疑惑的是,这些客户和她谈妥合约后最后都提到了代中。温暖把这几天的工作成果向占南弦汇报,占南弦让她尽快和已经敲定好的客户签约。温暖问占南弦为什么她接触的这些客户都提到过代中,占南弦却说他们公司和代中是竞争公司,客户货比三家很正常。

  温柔带着一身的疲惫回到家,她告诉温暖占南弦一直在疯狂地抢代中的客户,温暖问她都是哪些客户被抢,温柔把名单告诉她,温柔发现这些客户正是这两天她正在接洽的。

  一心拍戏的片场正巧在占南弦家附近,占南弦亲自送一心去片场。一心开始拍戏,让助理去送占南弦,他们走到楼下时发现一名身份可疑的男子被保安拦在门口,助理告诉占南弦这名男子经常鬼鬼祟祟地出现在一心身边,占南弦决定帮她查清男子的身份。

  占南弦探班一心的新闻上了头条,温暖看见了心里不是滋味,不知内情的丁小岱还喋喋不休地在温暖面前羡慕占南弦和一心的感情。

  温暖质问占南弦为什么抢代中的客户,占南弦却说这只是生意,不存在抢。温暖追问他是不是为了报复朱临路,占南弦反问她如果这次抢的客户不是代中的,她还会是这个态度吗?他冷酷地说生意场上原本就是弱肉强食,而且他变成这样都是她一手造成的,当年她和分手后就上了朱临路的车,这件事至今他都无法释怀。占南弦再次问温暖当年为什么和他分手,温暖无法告诉他实情,只能故作轻松地说不喜欢就分手,没有任何理由,这句话彻底伤了占南弦的心。

  代中遇到前所未有的危机,温柔尽心尽力地加班加点。

温暖的弦第18集剧情介绍

  留睿追爱锲而不舍 温暖失眠依赖药物

  温柔加班至深夜,开车回家时留睿一直跟着她,温柔问留睿为什么一直跟着她,留睿说他们正好顺路,温柔知道留睿家的地址,她知道这只是他胡诌的借口,便用命令的口气让他和自己保持一定的距离,留睿无法理解生日那天两人明明相处得很愉快,为什么现在就翻脸不认人了。为了让留睿死心,温柔带他去她经常光顾的酒吧,告诉他她的前男友曾经是她的同事,两人分手时闹得很僵,为此她甚至辞职了,所以她不想和自己的男下属谈恋爱。温柔的话并没有吓跑留睿,留睿认为他们之间并不是没有感觉,为什么不试着在一起,可是曾多次受过情伤的温柔还是拒绝了他,她转身离开时,留睿突然拉住她并亲吻了她。

  朱临路亲自去挽回客户却遭到拒绝,正好被温暖看到。温暖向他解释她并不知道她接洽的客户都是代中的,如果知情的话就不会去抢了,朱临路却安慰她生意场上不存在抢,让她不要有心理负担,朱临路的大度反而让温暖更内疚。

  第二天一早温暖就向占南弦递交了辞呈,她不想在夹在占南弦和朱临路之间左右为难,,占南弦拒绝了她的辞职,并质问她和朱临路纠缠不清,又和他玩暧昧,现在事情无法收场了,她就像逃避走人。温暖反过来指责他一边和一心恋爱,一边又来撩拨她。最终温暖放下辞呈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看着温暖离去的背影,占南弦生气地把辞呈扔掉。

  丁小岱和管惕不约而同地来到餐馆点菜,管惕提议他们一起吃饭,丁小岱却说她要打包回去加班,因为温暖要辞职了。管惕安慰她他会去找占南弦挽留温暖。

  助理告诉一心她把她被可疑男子跟踪的事情告诉了占南弦,一心急忙打电话给占南弦向他解释,让他放心她自己能妥善解决此事。

  占南弦和管惕、高访打台球时一直闷闷不乐,管惕问他是不是因为温暖辞职的事影响心情,高访得知温暖要辞职,劝占南弦把抢代中客户的真实原因告诉温暖,原来最近朱临路一直在疯狂地挖浅宇地员工,为了制约朱临路,占南弦才提前去抢代中的客户。

  一心遇到潘维宁,两人形同陌路,互相当对方不存在。

  温暖画画时不小心打破了杯子,她不禁感叹感情就如同这杯子一样,一旦碎了就再也恢复不了原样了。温暖失眠了,于是偷偷吃安眠药正好被温柔看见,但温暖却告诉她她吃的是维生素。第二天温暖上班后,温柔在她的房间发现她昨晚吃的是安眠药,她担心温暖又回到过去,无法走出失恋的阴影,只能靠借助药物入睡。

  代中公司开会时,朱令鸿质疑朱临路的能力,所以代中的客户才被浅宇抢走了,朱临路却说这次会议的主题是关于研发部预算超支的事,一下子说的朱令鸿哑口无言。

  会后朱令鸿向自己的父亲朱邑诉苦,告诉他朱临路安排了不少新人到他的研发部,朱邑受到了威胁,决定不能坐以待毙。

  高访劝温暖不要误会占南弦,温暖告诉他他们之间不是误会,原本她的身份夹在占南弦和朱临路之间就比较尴尬。

  留睿体贴地为正在加班的温柔准备了爱心咖啡,正好被朱临路看到,朱临路故意拿此事取笑温柔。温柔却告诉朱临路温暖昨晚在吃安眠药,朱临路担心温暖又要依赖药物。

  为了让温暖戒掉安眠药,朱临路约温暖陪他一起跑步。温柔也送给温暖一张健身卡,建议她没事去健身,这样有助于睡眠,两人都小心地避开温暖偷吃安眠药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