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大结局 > 莽荒纪电视剧

莽荒纪第7集剧情介绍

  殿才告诉余薇身世原是凤族 纪宁未归欲被逐出黑白宫

  殿才觉得能杀了两大家族的人只能是神王,自从两大家族被灭了之后封印也摇摇欲坠了,余薇问殿才神王被封印,是谁带人灭了凤族和尉迟族,殿才告诉余薇自己赶到的时候已经晚了并未查到真相,余薇觉得只要是有人屠杀就一定能留下线索。

  黄伯躺在湖底,想着余薇的样子,想着那个在天地间吐血的南钧,一下子惊醒过来,忍不住怀疑余薇就是南钧。

  冬七拉着南钧的手,告诉她找到了种子,但是不打算告诉神王,因为神王心狠手辣,自己需要一个能控制神王的筹码。

  九莲让木子朔来来回回的去找酒和吃的为纪宁庆祝,快人快语的九莲毫不掩饰自己的感情,当众向纪宁表白自己喜欢他,此言一出却震惊了在场的所有人,九莲看出纪宁不喜欢自己,但是毫不气馁,她告诉纪宁现在不喜欢自己不要紧,总有一天会喜欢自己的,纪宁无言以对。

  纪宁来到湖底见黄伯,黄伯严肃的问纪宁自己是不是他的师傅,黄伯告诉纪宁千万不要和余薇走的太近,并且不许纪宁问太多,让纪宁千万听自己的,这让纪宁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神王召见冬七是否找到种子,冬七告诉神王自己并未找到,神王告诉冬七自己感觉到种子就在附近,而且力量越来越强大,而封印的力量也越来越弱,自己不日即可重回三界。冬七再次问起南钧的事情,神王让冬七尽管放心,答应的事情一定做到,但是如果自己交给他的事情办不好就别怪自己翻脸无情。

  九莲疑问纪宁把黑白丹还给自己的事情生气,她觉得这是纪宁想要跟自己划清界限,因此独自一个人跑到野外,被三个恶人围住,纪农恰好路过救了九莲,把九莲带到论道馆自己的住处,纪农责怪九莲不该耍脾气乱跑,外面的坏人很多,并认为九莲是娇生惯养,猜想九莲和别人吵架了,九莲生气的责怪纪农这里其实就是赌场,希望纪农能入到一个好的门派,没想到却来到这里,这一定会让纪宁担心的,并且责怪纪农长这么大了,也没学会自己照顾自己,居然跑到这里,纪农简直对这样的九莲无言以对。

  木子朔和纪宁在为九莲担心,看到九莲气呼呼的回来,九莲却不搭理两人。木子朔不知道为什么九莲不识好人心,同时觉得别人都在进步,为什么自己就不嫩快速进展呢。

  木子朔和东霖比对傀儡术,东霖嘲笑木子朔的材料都是低价的,没法和自己的比,两人开始傀儡之间的较量,木子朔战胜了东霖得意洋洋。五疯师尊宣布木子朔胜出,东霖不服认为是木子朔使诈,因为木子朔的低价材料是不可能战胜东霖的傀儡,周围有人出面作证说木子朔在东霖的傀儡那里动了手脚,希望能让长青出面主持公道。

  同虞告诉冬七当年灭了尉迟氏的时候有个怀孕的女人带着风翼遁法秘籍逃跑了,最近农子道攻打纪氏族的时候发现纪一川的夫人和那个逃跑的女人非常相似,怀疑她就是尉迟族的人,冬七命同虞尽快去找风翼遁法。

  长青下结论认为木子朔故意毁坏同门傀儡,还不知悔改,因此罚木子朔被关闭三个月,五疯认为长青太严格不可理喻,反被长青指责是护短,五疯生气的离去,木子朔认为这是长青诬陷,自己并没有错,长青责怪木子朔不尊敬尊长罚他六个月,如果在不认错就罚一年,木子朔坚持不认错,并认为自己没有错。

  纪宁劝长青放了木子朔,现在东霖的傀儡已经被损坏了,可以用黑白丹作为赔偿,东霖身边的朋友提议木子朔用一万黑白丹作为赔偿,纪宁答应了这件事,长青给了纪宁他们有限时间去完成,站在人群之后的邋遢道人不由得眉毛紧缩,这一万不是小数字呀。

  九莲木子朔和纪宁一起商量接下来该怎么办,从谈话中知道木子朔的父亲是有名的傀儡师,所向披靡,可是有一次大战中父亲的傀儡失灵,从那以后父亲再也不制作傀儡抑郁而终,因此自己一心想做傀儡师,纪宁表示一辈子都是木子朔的朋友,木子朔低下头觉得这个黑白丹的确不小的数字,自己也不想连累他。九莲建议可以去天宝山论道馆去比试,比赢一场就可以得到一万黑白丹,余薇此时来到这里反对这件事,认为那就是赌场,而且黑白学宫禁止私自外出论道,九莲建议可以戴着面具去,只要大家守口如瓶完全可以这样做,纪宁点头认可,余薇坚持不同意,纪宁表示余薇可以不同意也可以不去,但是需要为自己保守秘密。

  余薇悄悄的躲在人群之中看纪宁论道,岂料,第一个上场的是邋遢道人对战戴着面具的纪宁,纪宁化身冥龙和邋遢道人对战,站在台下的人不由得都为纪宁捏了一把汗,大家纷纷起哄希望冥龙能赢,而惜月认出纪宁用的正是纪氏剑法的滴水剑,邋遢道人停止打斗问对手是否认识纪宁,邋遢道人思虑之后主动认输展翅离去,纪宁获胜。

  木子朔激动的冲上去抱住纪宁,纪宁不知道为什么邋遢道人突然离去,怀疑是被认出了,木子朔却觉得戴着面具的人是不会认出自己的。此时,同虞问纪农戴着面具的冥龙就是纪宁,并认为纪宁的功夫不在纪农之下,纪农有些不服的离去,这些话对他很明显是起到了作用,也会留在道馆。

  纪宁刚回来就被人围着通知去大殿受审,因为他私自论道的事情,长青当众宣布将纪宁逐出黑白学宫,九莲和木子朔被关押十五天,木子朔和九莲纷纷认错,纪宁愿意独自承担,即将被赶出黑白学宫,九莲认为长青是不分青红皂白就逐出,木子朔和九莲愿意同时被逐出,殿才师尊告诉众人宫规是自己和冥肖掌宫共同创办,经过这么多年早该修改宫规推陈出新,五疯也觉得该罚的不止是他们三个,所有人都该罚,包括三位师尊也该有监管不到的责罚,殿才让三人去思过即可,岂料,长青却说殿才多次包庇,这次就不用殿才操心了,如果不严惩的话无法管理黑白学宫,同时,对于殿才的事情自己也会报告给冥肖掌宫。

莽荒纪第8集剧情介绍

  纪农被迫冒充冥龙天宝山论道 神秘人暗助神王即将回归

  纪宁几人碰到邋遢道人指责他就是出卖纪宁的坏人,邋遢道人问余薇是否也是如此想的,余薇未置一词,邋遢道人不解释的离去,木子朔大叫邋遢道人不是好人。

  暗影等着玖月过来让她去找大师兄邋遢道人道歉,现在邋遢道人已经被人误解了,玖月却觉得邋遢道人自己出外论道也犯了宫规该受罚,暗影告诉玖月大师兄是得到掌门特许不受宫规约束,暗影知道玖月是嫉妒余薇和纪宁在一起才这样的,玖月承认自己嫉妒人人都喜欢余薇,称赞余薇冰雪聪明,九莲天生是东延氏的少主,这些都让自己不舒服,她不舒服也不会让别人好过,这番争论被余薇全部听到。

  余薇告诉纪宁这次能免于被逐出黑白学宫多亏了殿才师尊,希望以后不要再犯错,纪宁问余薇是否是邋遢道人告状,余薇告诉纪宁并未邋遢道人,但是却不愿说出高密之人。

  余薇每日陪着纪宁练功,看到纪宁坚持长时间练功,余薇劝纪宁欲速则不达,纪宁听从余薇的安排不加强练功的强度,此时九莲来到这里,送来特别为纪宁炼制的丹药,却被纪宁拒绝,九莲生气的扔下丹药问纪宁就这么不喜欢自己呀,气呼呼的离开。余薇希望纪宁如果真的不喜欢九莲就要说清楚,免得九莲难受,纪宁觉得九莲不是真的喜欢自己,而是一时好奇。

  邋遢道人带着怒气修炼不停发泄,余薇来到这里告诉邋遢道人怒气练剑伤身,并告诉邋遢道人自己听到了暗影和玖月的对话,相信邋遢道人不是告密的人,她问邋遢道人究竟去论道馆做什么,邋遢道人说自己是去那里玩的,余薇觉得邋遢道人去道馆真正的原因是为了帮助木子朔赢得黑白丹,但是因为看到纪宁就故意输了,余薇希望邋遢道人也能加入他们,她看得出邋遢道人喜欢那几个年轻人,邋遢道人骄傲的否决了余薇的推测。

  黑衣白须人来找神王,神王惊讶面前的黑衣人能出现在自己面前,黑衣人告诉神王千年前的旧事没想到还在记恨自己,神王觉得成王败寇,当年若非自己败了怎么会被封印在着虚空里,黑衣人说自己当年只是为了大势所趋顺应天意,现在赤明界域需要建立新的秩序,需要神王的帮助,神王大笑,谁也想不到他有一天会和自己联手,他答应神王自己可以帮助神王练成无形之剑冲破封印重回三界,但是叮嘱神王时机不成熟,切不可操之过急。

  同时,黑白学宫,傀儡大赛召开在即,每组限报四人,届时会按照大家的表现三位掌门会择优选择亲传弟子,这件比试的大会由邋遢道人主持。

  九莲和纪宁木子朔一组,木子朔作为傀儡师,纪宁负责制定战略协助自己,九莲负责就是寻找材料,余薇告诉三人胜出的会成为五疯师尊的亲传弟子,到时候前途不可限量,此时,东霖一行过来嘲笑他们不自量力,认为东霖是上一届的冠军,成为五疯师尊的弟子也是东霖的梦想,因此东霖会全力以赴的和木子朔对战。

  神王觉得冬七的能力加上黑衣人的暗中相助,自己回归快了,黑衣人不相信冬七真的会帮助神王,神王告诉黑衣人冬七之所以肯听命自己是因为痴情,他深爱南钧,之所以一直效力自己就是为了救醒南钧,可是千年过去了南钧只是用法术留住了一丝气息,是不可能醒来的,当年南钧受劫身受重伤,冬七无奈之下求助自己,为了留住冬七他许诺可以救南钧一命,正因为此冬七才甘愿为自己效命,黑衣人说如此毒辣之事也只有神王才能做得出来。

  论道馆自从冥龙离开之后,无论请谁来大家都不满意,因此论道馆变得非常萧条,同虞和水易希望纪农出面找冥龙,但是纪农觉得纪宁身份的顾虑是不会来的,同虞让纪农代替冥龙出战,纪农告诉二人自己不想成为纪宁的替代品,当初离开黑白学宫就是为了走出自己的路,如果纪宁生活的好自己情愿祝福,但是绝对不愿意成为他的替身,同虞认为纪农也该为道馆出一份力,不能看着道馆倒闭,最终纪农无奈之下戴上面具假装冥龙出战。

  岂料出战应对纪农的是简白,正当简白以为自己发了暗器打死纪农的时候,纪农突然跃起,用简白投来的暗器射向简白,简白当场毙命, 众人欢呼冥龙。

  纪宁再次来找黄伯,对于傀儡比赛的事情需要黄伯帮助,黄伯酒喝的轻飘飘的,答应帮助纪宁解决所有的问题,他亲自做了一个傀儡的元神交给纪宁,一旦安装到傀儡身上,傀儡就像人一样有了灵魂,一旦有了灵魂就会战无不胜,而这个灵魂跟了自己千年,这个灵魂跟自己简直是一样的,告诉纪宁这个灵魂是自己年轻的时候做好的,同时要吹嘘自己年轻时候和姑娘们的风流事,岂料,纪宁拿着元神走了,对于他的事情不感兴趣,下次再听不迟。

  元神被装在了木子朔的傀儡身上,可是傀儡却动摇西晃的,简直就像一个酒鬼,当木子朔走向傀儡的时候,傀儡却追着木子朔揍,邋遢道人远远的看着忍不住赞叹,木子朔碰到这个元神的话有苦可以吃了。此时,余薇来到这里,问邋遢道人以前记得他也有一个元神的,邋遢道人坦言师尊的确送过一个给自己,邋遢道人很奇怪余薇为什么这么死心塌地的帮助他们,余薇却觉得邋遢道人不是刨根问底的人,邋遢道人笑言余薇真的是让人捉摸不透,但是同意了余薇所说的指点一二,他告诉余薇傀儡元神只有三个字。

  冬七看到胜利的纪农,主动找他要给他一个扬名立万的机会,并向他提起了无间门,纪农却觉得自己虽然离开黑白学宫但是也明白是非黑白,冬七却觉得黑白学宫里的丑恶嘴脸并不少,无间门也不是他看到和听到的那样,而且除了无间门世间再也无纪农的容身之地。

  纪农拼命论道就是为了赚取黑白丹,只是为了买手镯送给九莲,九莲发现手镯上的血渍知道是纪农打擂台赚来的,拒绝了纪农的礼物,并告诉纪农自己心里只有纪宁,不希望纪农自作多情,因为纪农也是自私的,每次都把自己当做秋叶。

  神王责怪冬七迟迟找不到种子,怀疑冬七不想让自己出来,冬七慌忙认错,表示一定尽快,神王告诉冬七如果不尽快找到种子让自己回归,就无法救醒南钧,到时候一切都晚了,冬七点头领命。

  傀儡大赛,九莲对战东霖,九莲败下阵来,第二场比赛木子朔对战饮血问剑,饮血问剑的傀儡失控到处乱飞乱撞,木子朔胜出。终极决斗木子朔、九莲对战东霖、玖月,谁赢得比赛就是最后的冠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