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大结局 > 莽荒纪电视剧

莽荒纪第9集剧情介绍

  傀儡大赛木子朔胜出拜五疯为师 纪夫人遇刺纪宁得知灭族之事

  傀儡在双方的手上攻击对方,突然木子朔的傀儡站着不动了,长青嘲笑木子朔朽木不可雕,五疯却觉得未必如此,殿才也看好木子朔,纪宁知道木子朔要出绝招了,九莲抛给木子朔傀儡一壶酒,五疯知道这是元神中最厉害的醉八仙,纪宁在木子朔身侧指挥他攻打对方傀儡的部位,东霖很快败下阵来。

  挑选弟子开始了,五疯抢先挑选木子朔成为自己的徒弟,木子朔开心不已,五疯称赞东霖傀儡术也不错,让她私底下多多和木子朔交流。长青挑选饮血问剑为自己的徒弟,一起研究剑法。长青正要退殿,殿才突然发话说自己也要挑选徒弟,长青大惊问殿才已经有一位亲传弟子了,怎么还挑选,五疯觉得挑几个都是师尊的事情,责怪长青多管闲事,殿才挑选纪宁为自己的徒弟,但是叮嘱他不可以仇恨心太重,一切冥冥之中必有安排,如果到了嫉恶如仇的地步必定自损修为,修道的人一定要修心,否则容易走火入魔,害人害己,殿才告诉纪宁他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去保护族人,以后他也会有更高的领悟。

  余薇告诉纪宁和木子朔,真正这次帮到他们的是邋遢道人,九莲根本不相信出卖自己的人会帮助他们,邋遢道人听到九莲的说话走过来告诉他们自己不屑做那样的事情,并且坦诚自己欣赏纪宁他们的性格,愿意结交为好友,众人欢喜的聚在一起喝酒庆祝。

  东霖主动来找木子朔,她告诉木子朔今天被木子朔打败自己很开心,正因为遇到高手才能让自己变强大,称赞木子朔的傀儡术高超,希望和木子朔一起研究,木子朔非常开心,他告诉东霖自己住在藏经阁的地下室,可以来找自己的。

  九莲称赞木子朔非常招女孩子喜欢,邋遢道人却说纪宁爱招人喜欢呢,面前就有两个,暗指余薇和九莲,此时,空青突然出现为纪宁送来信,纪宁的母亲出事了,余薇陪同纪宁一起赶往纪氏族,余薇安慰纪宁不要太担心,师尊命令自己保护纪宁,同时觉得夫人是好人不会有事的。

  纪农正在练剑,九莲跑来告诉纪农纪宁的母亲遇刺了,纪农惊的掉了手中的剑。

  纪宁赶回家中,母亲已经昏迷不醒,纪烈告诉纪宁农子道和另一个人攻击他母亲,纪烈赶到的时候纪宁母亲已然受伤,纪烈帮助击退了敌人,对于另一个人纪烈并不知道是谁,只是剑法诡异,其实那人正是无间门的同虞。

  房间里只剩下纪夫人和纪宁余薇,纪夫人告诉纪宁一个多年的秘密,自己本姓尉迟,当年尉迟族被灭族,纪夫人带着风翼遁法在哥哥的掩护下,加上纪一川的营救才得以逃脱,纪一川也就是在那个时候被为首的人打伤,从此丹田被毁功力无法精进,惜月也在那个时候失踪,自己多年隐姓埋名就是为了躲避仇家,可是现在那些人现在还是来了,那双眼睛自己到死都不会忘记,那人就是无间门的同虞。站在身后的余薇说同时灭族的不止是尉迟氏,还有凤族,并坦诚自己就是凤族的后裔,凤族的吉祥物是蔷薇,自己又是凤族唯一的后裔,因此取名余薇,纪夫人突然晕死过去。

  长老们正在为纪夫人忧虑,九莲和纪农来到这里,九莲希望试试能救回夫人,九莲告诉众人夫人已伤及丹田再无回天之力,自己的药物只能维持一个时辰,让纪宁跟夫人道别,纪宁问母亲为什么那些人要杀尉迟氏,过了这么多年都不放过尉迟氏,岂料,母亲并不知道这件事,只是单纯的以为是因为风翼遁法的秘籍才被灭族的,最终,纪夫人把风翼遁法交给纪宁,让纪宁学会之后烧毁,不到万不得已不要使用尉迟功法,也不要告诉任何人自己是尉迟的后裔,纪夫人希望纪宁查出真相并找到惜月,她是纪宁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最后,纪夫人把余薇的手和纪宁的手放在一起,把纪宁交给余薇,希望余薇规劝纪宁凡事不要急躁。

  纪夫人的离去让众人群情激愤,誓要找雪龙山报仇,余薇劝阻众人现在去报仇无异于送死,等时机成熟再去报仇,自己永远会和他们站在一起。

  纪宁没想到早在二十多年前就和余薇的命运联系在一起,两族同时被灭一定隐藏着秘密,余薇告诉纪宁一定查明真相为族人们报仇。

  纪烈责怪纪农被黑白学宫逐出,而纪宁则混的风生水起,纪农让自己丢进了脸面,当年自己失误输给了纪一川,和族长之位失之交臂,本来想着纪农野心勃勃才收养他的,可是现在不仅不能光宗耀祖反而是烈家的耻辱。

莽荒纪第10集剧情介绍

  纪农被排斥伤心离开寻自家 终极论道纪农狠心打伤纪宁

  纪烈后悔当初不该收养纪农这个废物,因为纪农的生父就是一个败类,所以他才会是现在的样子,如果不是自己好心留他一命,纪农早就跟生父一起死了。之后,纪烈又向纪农道歉,认为自己的口气重了,并拿出臣子令给纪农,他告诉纪农自己花了重金从赤明界域请来神偷偷来的,这一切都是为了纪农,希望纪农能当上族长,只要有了臣子令就是等于拥有了纪氏族的一切,还有原石矿脉,只要能开采原石矿脉就能富甲一方,到时候自己会把纪农推上族长的位置。

  族人们一致推举纪宁成为族长,纪宁却觉得自己正在黑白学宫学习不适合继任族长,纪宁推举纪农作为族长,纪烈自然是强烈支持,族中长老却不同意,认为纪农没有纪氏的血脉,如果 是让他当族长会被外人取笑纪氏无人,再加上他被黑白学宫逐出,这样的人当了族长不能服众,最后纪烈提议谁杀了农子道谁就是族长,众人纷纷响应,纪农却大叫够了,众人皆停下了争论,纪农站起来说好一个纪氏,自己这么多年都把这里当成家,为了纪氏自己愿意付出一切,他相信总有一天大家能接受自己当成其中的一员,可是不管自己做的再多始终在这些族人的眼中自己都是外人,看着纪农要离去,纪宁劝纪农不要这样想,纪农反问纪宁如果是他的话他会怎么想,之后,头也不回离开大厅。

  九莲打着伞去追赶纪农,纪农告诉九莲自己一点也不愿意她看到里面的一幕,可是现在什么都看到了,这些年不管自己多么努力,只要一点错就会被所有人指责,九莲劝纪农不要管别人怎么想,做好自己就行,总有一天会有赏识他的人出现,纪农觉得自己做的已经够好了,为了他们自己失去了孩子老婆,可是在他们眼里自己就是外人,只要有纪宁的地方别人就看不到自己,因此他一定会靠自己打出一片天地,并认为九莲和纪宁一样都是万千宠爱与一身,根本无法体会自己的心情,他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杀掉农子道,提着农子道的人头来见这里的人,让他们看看自己有没有能力做族长,纪农不顾九莲的阻拦跑去找农子道。

  雪龙山,许离当着同虞和水易的面当众宣布和无间门合作,纪农恰在此时来到雪龙山突袭农子道,被众人围攻,幸亏余薇和纪宁骑着神鸟救走了纪农,在一旁等候的九莲看到纪农受伤非常关心,余薇拉着纪宁去寻找食物,剩下九莲和纪农。

  纪农看着九莲为自己擦脸上的血渍,情不自禁的握住她的手,再次把她当做了秋叶,九莲再次声明自己是九莲,不是秋叶,同时告诉纪农自己只喜欢纪宁,纪农告诉九莲余薇和纪宁才是情投意合,这样每天看着不难受吗,九莲觉得偶尔会难过,可是只要纪宁对自己微笑,所有的难过都没有了,纪农很羡慕纪宁能如此得到人的喜爱,正打算离去,却被九莲拦住,拉扯中,纪农的臣子令掉出来,这让九莲非常生气认为是纪农偷了纪宁的臣子令。

  纪宁和余薇回来后,纪农将臣子令交给纪宁,纪宁猜出是纪烈交给他的,认为谁做族长都一样,纪农却放弃了族长之位,他觉得除了纪宁一家人没有人把自己真正的当纪氏族的人,自己也不想带着他们再去拼杀,希望以后纪宁去负责纪氏族,而自己则要去寻找真正属于自己的家。

  纪宁回到黑白学宫之后,没日没夜的练功,只想尽快提升功力去报仇,看在眼里的木子朔非常着急,问余薇有没有速成的法子,余薇告诉他想都不要想,欲速则不达。余薇离开后,木子朔叫住纪宁,告诉他自己有快速练成的方法,半个月就能见到效果,于是带着纪宁来到藏经阁,寻找到快速提升内力的方法,需要许多特定的条件,纪宁觉得自己虽然很想报仇可是不能为此失去理智,这个方法一定会有他的弊端,自己得循序渐进,木子朔不由得笑了,认为纪宁和余薇的说话一样,除了那些方法以外,木子朔觉得方法最好的就是吃黑白丹和喝原液水,纪宁想到了到天宝山论道馆得到黑白丹。

  与此同时,今天也是论道馆最后的终极论道的日子,纪农从雪龙山虽然见到了同虞和水易也知道他们是无间门的人,但是从未看出有任何异常,每日闭关修炼不与外界联系,为的就是终极论道,而纪宁也因为黑白丹以冥龙的身份再次出现在论道馆。

  木子朔从纪农的眼神看出今天纪农一定会和纪宁论道的,不禁怀疑兄弟俩是否决裂了,纪宁也知道了纪农一直都在这里,劝纪农离开,认为这里是危险之地,纪农反问纪宁知道危险怎么还来了,并提出要和纪宁比试一下,看看最近一段时间究竟是谁比较强。

  打斗中,纪农丝毫不留情,处处下狠手,纪宁却不忍伤了纪农,问纪农究竟想怎样,纪农告诉纪宁自己只是想知道究竟谁强,并出手划伤了纪宁将他赶下擂台,九莲大声责问纪农为什么下狠手,纪农却 说纪宁根本没有用全力,以后再行比试,自己胜之不武。

  回到黑白学宫,余薇发现了纪宁手上的伤,着急的问他是怎么弄的,责怪纪宁不该去道馆,关心之情溢于言表,并丢给纪宁一瓶药,木子朔不禁笑了,他觉得余薇是知道纪宁手上刻意送药的,表面不同意纪宁去道馆,可是却还是来给他送药。

喜欢《莽荒纪》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