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大结局 > 莽荒纪电视剧

莽荒纪第15集剧情介绍

  惜月说明和纪宁关系拒绝相认 纪农欲舍命维护冬七受重视

  惜月听说纪宁受伤被关紧闭约邋遢出来,希望邋遢能帮自己转交纪宁一瓶药,邋遢多次询问惜月和纪宁的关系均得不到回答,由于内心的醋意,邋遢表示不愿意帮助惜月去送药,并告诉惜月如果她关心纪宁喜欢纪宁大可以自己去找,之后,拂袖而去。

  纪农将九莲带回了无间门自己的住处,并用激将法留下了九莲。

  邋遢心内烦躁找来木子朔喝酒,木子朔看出邋遢被情所困,以自己和东霖为例劝说邋遢正视自己的内心,表达自己的情义,否则对方是不知道的,也或许会因此而错失对方,邋遢如醍醐灌顶,立刻再次去找惜月,向惜月表达了自己的爱慕,遭到了惜月的拒绝,惜月告诉邋遢自己现在无心考虑这件事,但是能告诉邋遢的是自己和纪宁的关系不是邋遢所想的那样。

  邋遢由此猜测出惜月可能本姓尉迟;惜月最终向邋遢讲述了自己的身世,她原本姓尉迟,母族是夏芒氏,外公是延王在三灾九劫时候完全入魔,本是九死一生,但是凭着高深的道心终于摆脱魔道,并渡劫成功修炼成仙,修仙之后延王感应到亲人的存在于是回到过去找到了惜月,惜月也因此度过最幸福的时光,之后的有一天父亲听说纪宁一家人从北冥回归大陆,他前去迎接,可是再也没有回来,族中也发生了灭族之事,当时母亲把她藏了起来,直到延王来找到了惜月,惜月也是延王唯一的外孙女,后来惜月便隐姓埋名目的就是为了报仇。而自己不能和纪宁相认就是担心身份败露,自己也会遭到追杀,多年的隐忍都会功亏一篑。

  纪农刚来到大殿欲找冬七却被同虞和水易带人抓了起来,水易试图让同虞放了纪农,认为这样做太过分了,纪农刚受了火圣道人的重击,此时被关进大牢受刑会有性命之忧,岂料,同虞说要的就是纪农的命,如果不对纪农赶尽杀绝就会被他杀死,同虞问水易是不是期望纪农杀死自己取而代之,或者是去找门主说这件事是因为他才失败的,让门主杀了自己,水易觉得同虞不可理喻生气的离开,让同虞自己爱怎么办就怎么办。

  牢房里受刑的纪农,痛苦不堪,想着秋叶的死,想着纪烈对自己的辱骂,骂自己是废物,纪农承受内心和身体的双重折磨,晕死过去,正当要被人围攻乱剑砍死的时候,冬七此时出现训斥众人私下用刑,并命水易同虞来见自己。同虞解释自己只是按照门规处理犯错的人,冬七告诉同虞自己一直都知道他的心思,知道他故意陷害纪农,自己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想到现在能做出这种残害同门之事,无间门之所以强大就是因为一致对外,并将对同虞的处罚权交给了纪农。同虞虽然认为自己此番必死无疑,但是却没有露出任何惧怕之色,抬高脖颈对着纪农举起的剑,岂料,纪农扔下了手中的剑跪下向冬七求情,希望冬七能原谅他,三个人一起为无间门效力,做一辈子的兄弟,冬七满意的笑了。

  纪农回到住处的时候,九莲看到重伤的纪农忙去照顾,纪农看着九莲忙着为自己找药的样子觉得很开心,脸上不时露出笑容,他告诉九莲秋叶和她就很像,有点迷糊,总是忘记东西放在哪里,但是奇怪的是这样的女孩子居然会照顾人。此时,水易来到这里给纪农送药,并问九莲为什么会在这里,并责怪纪农胆大居然敢把黑白学宫的人安置在这里,一旦被门主知道一定会被处死的,纪农告诉水易刚刚说过三人同舟共济为无间门效力,因此希望水易不要去揭发自己,水易答应了纪农,并让他尽快想办法。

  北山百微来到黑白学宫找三位师,告诉他查到了秘籍被盗的事情查到是神王的爪牙无间门所为,他已经颁发了缉拿令,各大氏族一旦发现无间门的人便会通知他,而应龙卫的精锐也已经去追击无间门的重要人物,长青询问重要人物是否是冬七,北山百微告诉长青这个是机密不能说。

  冬七突然带走了纪农,水易和同虞也不知道是为什么,而九莲被困在里面不得出来。冬七将纪农带到放置南钧的地方附近,他告诉纪农强者注定是孤独的,因此一定要有强大的内心做支撑,纪农表示理解。纪农看到冬七饮用一种特殊的仙露,冬七告诉纪农此生只会饮用这一种仙露,并告诉他这种仙露名叫四时四叶,用时一年才熬制成功的。纪农看冬七的表情觉得这个仙露对于冬七意义非凡,冬七不禁陷入了回忆之中,这是南钧亲手为自己研制的,因为自己从不喝仙露,为了冬七南钧耗时一年做成这个,冬七为此非常感动拥吻南钧。突然一支暗器刺伤冬七,冬七方才回过神来,北山百微带着人来到这里将冬七二人围起来,纪农觉得北山百微暗箭伤人不是英雄所为,冬七让纪农离开,自己随着北山百微去一趟,纪农并不离开,而是坚持维护冬七,他告诉北山百微是冬七给了自己尊严,因此誓死都要保护冬七,最终,冬七和纪农摆脱应龙卫回到无间门。

  冬七告诉纪农自己并不把应龙卫的人放在眼里,但是对于纪农的所为自己还是很欣赏的。对于应龙卫能查到他的秘密所在冬七也是感到很惊讶,打算将南钧转移。此时,同虞和水易来到这里,同虞将九莲藏在无间门的事情告诉了冬七,纪农向冬七求情,并表达了对于九莲的维护,冬七看出纪农深爱九莲,因此想到了南钧,如果与相爱的人为伴何其幸福,冬七原谅了纪农,并告诉他无间门的确不能收留外人,让纪农把九莲安置在自己的故居。

莽荒纪第16集剧情介绍

  纪农获悉真实身份誓灭纪氏 冬七遇余薇方知灭族之事

  九莲终于等到了纪农回来,她告诉纪农自己想要离开,纪农谎称刚才打探到九莲父亲的人还在四处搜寻她,一旦出现就会被带走,九莲觉得自己不适合留在这里,纪农带着九莲要将她转移到冬七的故居。此时,有人来报玄机老祖来到这里,玄机老祖听说冬七受伤想来看望,并欲将一瓶药托纪农转交,纪农婉转的拒绝了玄机老祖,玄机老祖却趁机从纪农身上窃取了一根头发带回去,通过这根头发玄机老祖查到纪农是少炎氏少主,计划将他寻找多年的少主设法带回少炎氏。

  北山百微找纪宁将纪农的事情告诉了纪宁,纪宁方才知道纪农投靠了无间门。

  玄机老祖命人将纪农带到自己面前,并指着面前的牌位告诉纪农那是他的父亲,纪农并不相信。玄机老祖告诉纪农在赤明界域内只要是有血亲的人就能和牌位发生感应,让纪农放上去看看会发生何事。纪农不情愿的放上去,一下子被镇住了,看到的是牌位的人生前最后的记忆,刚才看到婴儿就是纪农,纪农再次将手放上去,看到女人生完孩子死去,临死前拜托男人照顾孩子,玄机老祖就坐在旁边,他叫男人是徒弟,并告诉男人他的妻子已经死了,现在不适合找纪氏报仇,非但不能报仇反而会被杀,男人告诉玄机老祖如果不是自己被纪一川囚禁,妻子也不会难产而死,这笔债一定会讨回。这个结果让纪农痛苦不堪,他告诉玄机老祖纪一川把自己视如己出,自己和纪宁从小就是兄弟,玄机老祖告诉纪农那都是纪氏的手段,是他们杀死了纪农的亲生父亲,同时告诉纪农自己是他的师公,自己也会帮助纪农壮大少炎氏,成为真正的强者,纪农对着牌位发誓一定杀光纪氏为族人报仇,并壮大少炎氏。

  纪农来找九莲告诉他自己不会再来看她了,现在要去纪氏报仇,只恨自己知道的太晚啦,和仇人称兄道弟几十年,这让九莲大吃一惊,欲用法术困住纪农,却被纪农震飞,看到九莲受伤纪农慌忙去扶九莲,询问九莲难道宁可受伤也要维护纪宁,九莲说自己不是为了纪宁也是为了纪农,因为她看出纪农看着纪宁,如果真伤了纪宁他一辈子也不会安心的,并劝纪农告诉自己真相,纪农告诉九莲是纪宁的父亲杀了自己的父亲,但是对此他也很痛苦,无法想象自己和纪宁反目成仇的样子,九莲劝纪农纪宁是无辜的,杀了他也解决不了问题,冤冤相报何时了,纪农却觉得父债子偿,如果知道了真相还和纪宁称兄道弟的话对不起自己死去的父母。

  纪宁听说纪农入了无间门立刻去找他,被无间门的人围住,水易和同虞带着蒙面也随后而至,纪宁让他们放了纪农,水易告诉纪宁是纪农自己情愿加入的,纪宁根本就不相信纪农会愿意加入无恶不作的无间门,同虞用法网困住了纪宁,此时,冬七突然出现,正要将纪宁击毙时候余薇突然到来救了纪宁,同虞询问是否追赶二人,看着余薇远去的背影冬七显得有些迷茫,他告诉同虞只是不知深浅的两个年轻人不用追赶,同时让同虞去查余薇的事情。

  余薇将纪宁带至一艘船旁,去给纪宁找水,此时冬七挥动黑色羽翅来到这里,他问纪宁余薇是谁,纪宁非但没有回答他反而问起20年前灭族的事情,冬七表示自己不记得了,欲转身离去却被纪宁叫住,此时,纪农突然来到拦在两人中间,纪农承认自己加入无间门,并表示了对纪氏的仇恨,但是,最终纪农向冬七求情放了纪宁,并流下了眼泪,冬七不为所动运足内力欲杀纪宁,余薇突然跑来询问纪宁的情况,冬七看到余薇的一瞬间,想起了南钧,冬七听闻余薇性命得知是南钧的后人,机缘巧合之下居然碰到了,冬七放了余薇和纪宁离开。

  冬七来找神王,他告诉神王利用南钧控制自己多年,难道就从未想过自己会找到解救的方法,这么多年自己之所以一直被神王所困不是因为真的相信神王能帮自己,而是因为他相信南钧会回来,自己已经找到了南钧的后人,而这种男女的情爱是神王永远也不会懂的。

  冬七查到余薇是凤族后人,灭族之后被收在殿才的膝下,冬七得知余薇是凤族的后人非常惊讶和激动,不由得掉了手中的信纸。

  冬七叫来了同虞和水易询问一件事,他们可以自己选择究竟怎么回答,冬七问凤族和尉迟氏是否是他们灭族,水易正色回答这是奉了冬七的命令行事不知道为什么今天会由此一问,同虞只好承认当时是被冬七派去寻找风翼遁法和混沌之气,冬七的确没有命令自己滥杀无辜,但是,自己奉了谁的命令却不能说,因为曾发誓只要说出来就会自爆而亡,冬七猜到是神王的密令,眼神中出现怒火但是并未责怪同虞,让他们二人下去。

  北山百微来找余薇,得知余薇为了纪宁的事情而担心,纪宁被冬七一招击败,回来之后他就不停的练剑,而冬七的功力和神王匹敌纪宁想要打败他谈何容易。北山百微告诉余薇可以用灵犀剑法试试或许能击败冬七,陆压道人和女娲娘娘双修练成了灵犀剑法,也是最高的剑法,只有两人同时修炼才能达到最高的境界。余薇听闻此言大喜,和纪宁一起修炼这套剑法,却不知暗处有一个白须黑袍的老者看着二人的修炼。

  黑袍白须老者来找神王告诉他锻造秘籍已经差不多了,时机成熟就会给他,但是眼下尤为重要的是神王的元神虽然完好可以冲破出来,但是肉身却再也无法脱困,及即时冲破封印之后还是会再次被封印的,现在他为神王找到了一个可以控制的目标,这个人正在成长之中,届时只需要用法术控制他的思想就可以了,现在必须是稍安勿躁为好。

  邋遢要叫出纪宁和惜月相认,惜月却拒绝了,找到纪宁只是自己心中的念想,知道他安好自己就心安了,家门的责任还是自己一个人承担的好,邋遢觉得惜月一个女人背负的太多了,如果女人背负那么多还要男人做什么。邋遢劝惜月纪宁父母双亡,她拒绝了相认也就是剥夺了纪宁相认的权利,因此这件事邋遢让惜月放手交给自己去做,之后不顾惜月的阻止返回黑白学宫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