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热播剧 > 莽荒纪电视剧

莽荒纪第17集剧情介绍

  冬七坐看纪宁兄弟反目 纪宁心神被控大开杀戒

  邋遢回到黑白学宫带纪宁去见惜月,告诉他惜月是他的姐姐。并当着二人的面提取了各自的血液,血液的融合证明了二人的血亲关系,纪宁告诉惜月母亲临死前交代自己一定找到她,可是没想到她也再来找自己,尉迟惜月告诉纪宁自己是他唯一的亲人了,他再也不是孤儿,因为他有自己,纪宁激动落泪。

  九莲看着站在一边发愣的纪农,忍不住编了个花环为他戴上逗他,惹得纪农随后追赶挑逗自己的九莲,两人在追逐之间欢声笑语不断。可很快沉静下来的九莲嚷嚷着要回去,纪农强硬霸道的说不可能,并不再理会九莲,九莲假装崴到脚蹲在地上,纪农紧张的跑过来抱起了九莲,九莲告诉纪农自己是假装的,不用太担心,纪农表示自己是真的很担心害怕九莲会受伤,九莲看及此决定暂时不走了。

  余薇和纪宁的灵犀剑法已经练成,只是修为尚浅尚不能发挥最大威力,还需要继续练习。此时,空青突然穿越而来,空青告诉纪宁她一直在穿梭空间寻找法宝时候发现很多地方都被无间门占领了,近期无间门势力迅速扩张的主要原因是因为纪农的加入,纪宁决定去找纪农。

  水易来报告冬七有人闯入无间门,冬七却让水易不去管他,因为他知道闯入的人是纪宁,目的一定是带走纪农,现在正好趁此机会看看纪农的反应,如果纪农的忠诚不堪一击自己留下也没用,水易终于明白冬七的用意,询问冬七如果纪农离开怎么办,冬七示意水易除掉他。

  空青穿梭空间将纪宁带到纪农的房间,纪宁本欲带走纪农,岂料,纪农觉得正派人中还不如这里,而且当时他离开纪氏的时候就发誓,再也不能失去重要的人,因此他要一步步变强,纪宁告诉纪农冬七无恶不作滥杀无辜,凤族和尉迟族的灭族都是他做的,而纪农激动的维护冬七,他气愤的告诉纪宁,在自己最无助的时候是冬七帮了自己冬七比起纪氏的人要强过百倍,他恨纪氏的每一个人,包括纪宁,之后径自离开不去管纪宁,而二人的对话则被躲在暗处的水易听到,水易将这件事汇报了冬七,认为纪农没有撒谎的确是心存感激留下的,冬七却觉得如果仅仅是感激留下的话,将来别人对他更好他也会心存感激而离开,这次只是因为和纪宁观念不同而引发争执,并不是真正 的决裂,希望纪农这次是真心实意的留在无间门。

  水易问冬七他一直都在找火虹仙子的后人,可是最近却不着了,是不是已经找到了,并告诉冬七跟随他这么多年这点事都无法察觉的话,又怎么配做他的心腹,冬七感叹时光如梭,一转眼水易已经跟随自己多年,水易告诉冬七这条命是冬七捡回来的,因此想一直就这样跟随冬七,冬七看出水易对自己的心意,劝水易是时候找个道侣了,水易生气的说自己不需要道侣,便离开了大殿。

  纪宁独自往回返的路上碰到了黑衣白须神秘人,他突然出现拦截纪宁,并在他身上注入了混沌之气,纪宁眼睛泛红光受黑衣白须人的控制。

  邋遢和木子朔正在闲聊,纪宁周身围着混沌之气从天而降,并用混沌之气打伤了木子朔和邋遢,迅速的往黑白学宫走去,大开杀戒,二人随后追赶至黑白学宫拦截纪宁,黑衣人暗中操控纪宁再次将邋遢和木子朔打败,此时,余薇突然出现,余薇告诉纪宁他已经被控制了,但是只要坚定道心就能化解,眼看纪宁就要清醒,黑衣人再次发出内力控制纪宁,纪宁拔出剑刺伤了余薇,余薇并未后退而是流泪继续劝纪宁坚定道心不要被人控制,纪宁清醒过来扶住了余薇。

  殿才为余薇疗伤,五疯趁此机会问纪宁被控制的过程,猜想是无间门的人所为。待纪宁送余薇离开,五疯很是奇怪为什么余薇的眼泪能解除混沌之气,殿才告诉五疯或许是因为余薇体内的混沌之气被唤醒,二者相抵了,余薇体内的混沌之气虽然曾被自己困住,但是不会永远被困住,五疯看出余薇和纪宁的爱慕关系忍不住为她担心,殿才也无奈,这是余薇的情劫,能不能过去只能一切看余薇的造化了。

  九莲再次提出想回黑白学宫,纪农表示不再阻拦,但是希望九莲能陪着自己喝杯酒,因为今天是自己的生辰,从小到大就没有人给自己过,九莲问纪农纪宁就没有陪着一起过吗?纪农表示不愿意再提起纪宁。

  纪农看着熟睡的九莲,为她盖上被子,看着九莲的脸,却忍不住诉说对秋叶的思念,正要亲吻九莲却适时控制了自己,拿着酒坛离开,而九莲却睁开了眼睛若有所思。

  纪宁向余薇道歉刺伤了她,余薇微笑着说自己相信纪宁是绝对不会杀自己的,纪宁伸出手握住了余薇的手,告诉她黄伯曾问自己是否喜欢余薇,他不知道是否喜欢,但是却知道余薇是自己生命中最特别的人,自己愿意用一生守护,二人拥抱在一起,此时,余薇却心痛难当,此时,突然一团黑气来到,一个声音传来告诉纪宁只要投靠神王就能满足他一切要求,包括得到余薇,纪宁表示那简直是做梦,岂料,对方却说这一切由不得纪宁,殿才此时赶来,那团黑气迅速离开。

  殿才觉得这个混入的人功法高深,加强了黑白学宫的警戒,对于纪宁提出的神王一事殿才不做回答,并让纪宁回去自己和余薇有话说。纪宁离开之后,殿才为余薇疗伤之后,猜测余薇此时对纪宁的感情越来越深,因此反噬的越来越重,随着时间的推移和感情的加深,这种噬心之痛越来越重,如果余薇坚持选择这段感情就要做好准备忍受这种痛苦,余薇希望殿才能为自己指点明路,殿才觉得一切都是上天注定,唯有斩断情丝,否则自己也是无能为力。

  黑袍神秘人回到神王这里告诉他,纪宁身体里拥有强大的能量,体内的正气和混沌之气相克,自己虽然短暂的控制了他,但是很快被破解,只能寻找更合适的目标,而且黑袍人表示已经为神王搜集了大量的能量,足够他冲出封印后的修炼恢复。而那些能量的出处就在天宝山。

  纪农回到住处发现九莲已经离开了,纪农有些失望伤心,想着这些日子和九莲的相处是那样开心,而此时独留自己在这里。

  殿才和五疯分析闯入黑白学宫的神秘人,认为这个人虽然劝纪宁投入神王麾下,但是从功法看不是无间门的人,而神王最信任的是冬七,这个神秘人的出现大有代替冬七的意思,或许是神王又找到了新的帮手。

  玄机老祖希望现在纪农能和纪宁修好,为了成为赤明界域的第一族必须利用一切资源,拉拢一切能拉拢的人,包括利用无间门。纪农很惊讶玄机老祖的说法,在纪农看来他们都是无间门的人,应该效忠冬七的,玄机老祖告诉纪农他们不属于任何人,冬七是邪派,纪宁是正派,而他们则是游走在正邪之间的人,与此同时,玄机老祖安排一个人作为纪农的守护者和谋士,之间玄机老祖袍袖一挥,纪农只觉得眼前一亮金光闪闪,一个女人出现在那里。

莽荒纪第18集剧情介绍

  莫尘用计化解兄弟隔阂 余薇病重再次拒绝纪宁

  玄机老祖告诉纪农这个女孩叫莫尘,从今天开始就跟随纪农贴身保护,并为他出谋划策,而莫尘的第一个任务就是缓和纪农和纪宁的关系,纪农觉得自己和纪宁说了很重的话,两人关系不可能修复,莫尘告诉纪农自己绝对不会让他失望,接下来需要模仿纪农的笔迹给纪宁书信一封。

  纪宁收到纪农的讯息来到一处空旷之地,却突然遭到万箭齐发的攻击,纪农此时出现救走了纪宁,也因此纪农受伤。纪宁感谢纪农的相救,并告诉纪农上次回去自己细想了很多,纪农有自己的苦衷加入无间门,自己不该责怪纪农。纪农告诉纪宁其实这一切都是局,上次纪宁来的时候冬七派人监督自己的言行,因此不得不演戏,为了保证纪宁安全离开不得已才说出那些话的,因此两人始终都是兄弟,如果不那么做就无法取得冬七的信任,如果想要歼灭无间门就必须让冬七信任自己,纪农告诉纪宁全天下人误会自己他都不在乎,但是却不能不在乎纪宁,纪宁表示永远相信纪农,纪农告诉纪宁今天也是无间门设的计谋,模仿纪农的笔迹引纪宁出来,并说在无间门的日子就是如此艰难,太多事情都发生了变化,纪宁被纪农的话感动,他告诉纪农他们之间的兄弟情永远不会变。

  木子朔正在训练自己的傀儡,邋遢来告诉他应龙卫今日痛击了无间门,打算在天宝山设宴庆功,邀请他们去天宝山一同庆祝,九莲也恰在这个时候回来被告知东延氏的人已经撤了,可以一起去天宝山了,九莲开心的一同前往。

  在天宝山的庆功宴上,北山百微提到了余薇和纪宁双修的事情,邋遢趁机说她们可以结为道侣,这番话让九莲很不开心,余薇慌忙解释只是奉命练习而已,九莲嘴上说着没关系,可是却在屋子里待不下去了,余薇慌忙去追赶九莲。

  九莲看着余薇告诉她和纪宁真的很相配,之后,转身离开。余薇趴在栏杆上发呆,此时纪宁来到这里问余薇想什么,余薇告诉纪宁再想他们的第一次相遇,纪宁微笑着说第一次见到余薇就犹如仙子落在自己的身边,很庆幸能遇到余薇,如果没有遇到余薇就不能经历仙子的一切,余薇却说自己宁愿从来没有遇到过纪宁,在自己的心里也一直把纪宁当做朋友看待,纪宁激动的说自己非常在乎余薇,可能这种在乎的程度余薇根本无法知道,余薇忽然感到心痛欲裂,她推开了惊想到了殿才的话,余薇不得已只好告诉纪宁在自己的心里根本不在乎纪宁对自己是怎么样,她只是知道纪宁和木头他们一样都是朋友,而自己对纪宁也从未动情,邋遢目睹了二人的对话忍不住长长的叹了口气,此时,惜月来到这里,觉得余薇和九莲好可怜,邋遢觉得这件事没有人能帮助他们,也不必操心。惜月忍不住感叹自己的事情都没弄明白,又哪有力气帮别人,邋遢本以为惜月是为了自己,可惜月却说外公已经为她找了夫婿,邋遢知道其实这都是惜月自己的意思,因为她想报仇就要找到强大的部族作为后盾,用他们的士兵为自己报仇,惜月承认了邋遢的猜测,邋遢伤心的表示尊重惜月的选择。

  邋遢为了惜月的事情伤心喝酒,纪宁得知后劝邋遢去找惜月,邋遢觉得自己对惜月无用,惜月虽然不谈慕虚荣,但是她活着的目的却只是为了报仇和寻找纪宁,自己孤身一人无法帮助惜月。纪宁告诉邋遢惜月是尉迟的血亲,亲眼目睹了灭族,心痛比自己强过百倍,报仇之心自然强烈,但是自己不会看着惜月为了复仇牺牲幸福,因此这个血仇自己来报,惜月的幸福就要靠邋遢了。

  邋遢来找惜月,告诉惜月自己只是一个孤儿,没办法和贵族相比,但是他希望惜月知道从今往后她不止是多了弟弟,也多了自己,所有的事情自己都会陪着她,她想做的事情自己都会去和她一起做,也一定护她周全,但是如果今天惜月再次说不需要自己,他就立刻离开,并保证从此不再出现在惜月身边,惜月看着邋遢转身离开的背影忍不住说自己需要他,并冲上去抱住了邋遢,邋遢激动的紧紧抱着惜月。

  冬七悄悄潜入了黑白学宫的藏经阁查看余薇的资料,发现余薇和南钧居然是同一天的生辰,且身上藏着南钧的力量,一时之间,冬七猜不透余薇究竟是什么人。

  此时,东霖和木子朔因为九莲的事情商量着搞一个欢迎仪式让她开心,但是又不想做的太明显,打算再到天宝山回请北山百微,这样就都可以开心一下了。而此时的莫尘告诉纪农虽然暂时骗过了纪宁的信任,但是纪宁身边的北山百微和余薇邋遢都不容易对付,建议去天宝山凑凑热闹,纪农点头同意。

  纪宁把纪农拉到了天宝山聚会,木子朔问纪农最近哪里落脚,纪农报不避讳自己在无间门落脚,这次陪着纪宁进来也是为了感谢大家对纪宁的照顾,之后便要离开,喝多的九莲却叫住了纪农表示有话要说,本以为她是要和纪农说话,岂料却一直表达着对纪宁的爱,并问纪宁为什么不喜欢自己,纪农亲自将九莲拉下去,不料,却无意中听到水易和同虞的对话,水易责怪同虞对于凤族和尉迟氏灭族的事情欺骗自己,根本没拿自己当朋友,同虞让水易坐下慢慢解释,水易却表示和同虞没什么好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