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大结局 > 她很漂亮电视剧

她很漂亮第31集剧情介绍

  粉丝事件圆满解决 常青母亲投资全盛

  黄齐阳提出请马龙吃饭,马龙把这事告诉文湉心。文湉心觉得黄齐阳就是个墙头草,可能是看张晓娜不行了,就想要巴结他们。黄齐阳请马龙吃饭,言谈中提到张晓娜,说当年就是自己力排众议把张晓娜招进来的,没想到十几年过去,张晓娜翅膀越来越硬,也该栽个跟头了。

  全盛召开发布会,杨雪瑞和文湉心都在台下看着。杨雪瑞觉得文湉心这步棋太险,万一把节目搞砸就不好了,文湉心假装听不懂杨雪瑞在说什么。徐总表示绝对不会把张晓娜撤掉,文湉心大吃一惊。司徒浩带来了粉丝,粉丝解释张晓娜没有打人,还拿出了马龙游说他们的视频。

  马龙经过这件事后,收拾东西要离开全盛了。他想起黄齐阳请自己吃饭的事,明白黄齐阳是为了套话。文湉心找来黄齐阳,黄齐阳表示自己都是为了全盛,希望文湉心也能多为全盛想想,为老徐想想。

  杨雪瑞找来了一个投资方,她向文湉心保证,这个投资方来了一定能赶走张晓娜。杨雪瑞请大家吃冰淇淋,说文湉心给公司找了投资方,她就要离开公司了,希望大家能好好工作。徐总和投资方见面,这投资人就是常青的妈妈汪兰。汪兰表示自己接手了徐总前妻撤下的百分之三十股份,还收购了小股东的百分之十二,汪兰希望能保持对公司的绝对控股。

  徐总和文湉心吃饭,徐总表示之前委屈文湉心了,他也是不想文湉心卷进来。文湉心觉得他们的关系已经公开了,就可以名正言顺在一起,徐总却说自己现在还不想考虑这些。

  吕晓维把冯伶俐约到汽修厂,在烟花中再次向冯伶俐求婚。吕晓维表示,只要他们努力,冯伶俐的父母总会接受他们的,他会努力赚钱,对冯伶俐好。

  张晓娜感谢黄齐阳帮了她,黄齐阳提起这些年自己也累了,希望张晓娜能帮他个忙。徐总提出艺人部缺乏管理,需要调个人过去,黄齐阳毛遂自荐,张晓娜也帮他说话,徐总只能答应了。

  第二天黄齐阳烫了头发,朝气蓬勃地进来,张晓娜看见正诧异,又看到徐总带着汪兰进来。张晓娜才知道新投资方就是常青的妈妈。汪兰把常青和张晓娜的事情告诉徐总,说自己绝对不会同意他们在一起,让徐总考虑一下,辞掉张晓娜。

  苏一回来帮汪兰处理这些事,请张晓娜吃饭。常青向张晓娜解释自己事先不知情,担心母亲来全盛就是来拆散他们的。张晓娜安慰他,没有什么人可以分开他们。常青找母亲谈话,汪兰表示,自己是来做生意的,不会和钱过不去,但也绝对不会同意他们在一起。

她很漂亮第32集剧情介绍

  《明星的诞生》第一季结束 张晓娜离开全盛

  徐总叫来常青,常青坦言新来的投资人是他母亲。徐总没有把汪兰要张晓娜辞职的事情告诉常青,只是让常青要和母亲好好沟通,避免产生什么误会。常青走后,徐总打电话给汪兰,请求再给自己一点时间,公司也需要张晓娜。

  张晓娜彩排的时候不舒服,司徒浩赶紧把她扶到休息室去。司徒浩看到张晓娜吃药,但张晓娜没给司徒浩看药瓶,只说是治低血糖的。总决赛的直播就要开始了,徐总问张晓娜之后有什么打算,还说听说她晕倒了,让她要好好休息。张晓娜表示自己没事,现在这时候她也不能请假,徐总提出等节目录好给张晓娜放假。张晓娜觉得徐总要给她放假,要么是她要没事干了,要么是她要出事了。

  第二季已经开始准备了,黄齐阳让司徒浩赶紧先把第二季的合约签了。司徒浩问谁是第二季的制作人,黄齐阳表示除了张晓娜还能有谁,司徒浩听了放心地签了合约。

  冯伶俐告诉张晓娜,她刚才在休息室外听到文湉心的团队在准备第二期的方案,问张晓娜他们是不是也要准备方案。张晓娜送第二期的节目计划给徐总,徐总却告诉她,第二期的制作人换成文湉心,让她好好休息。张晓娜非常不解,徐总解释董事会觉得换一个总监换一种风格会有更好的节目效果。

  《明星的诞生》总决赛结束,全盛召开发布会。文湉心在发布会上挽着徐总,让徐总有些不满。张晓娜宣布了自己辞职的消息,现场一片哗然。张晓娜说完就走了,常青赶紧追出去,安慰张晓娜,说不管她做什么决定自己都会支持。张晓娜提出分手,常青不解,张晓娜说自己累了,对常青没感觉了,现在她谁都不想爱,只想爱自己。

  张晓娜坐在路边等公交,想起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常妈妈让自己离开常青,公司决定让自己离开,医生的诊断,都给了张晓娜很大的压力。徐总打电话给张晓娜,向她道歉,张晓娜表示没关系,这些年很感谢老徐对自己的栽培。徐总提出再找汪兰谈谈,张晓娜拒绝了,现在这样就挺好的。文湉心又提出让徐总和自己结婚,徐总却表示,有些事情做太绝了,缘分容易早尽,说完就走了。

  常青来张晓娜家找她,张晓娜赶紧躲到地下室,让父亲说自己不在。张德仁表面上拦着常青,实际上把他带到地下室外面,让他有话就说,自己会转达的。常青说自己很想念张晓娜,有什么事情他都会支持张晓娜,和她一起面对。

  张晓娜到母亲开的旅社散心,现在她的视力越来越弱,看东西都模糊了。张德仁担心张晓娜得了抑郁症,在网上查偏方煮了一锅汤,遭到张妈妈的嫌弃。张德仁自己尝了一口,还是把汤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