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大结局 > 楼外楼电视剧

楼外楼第5集剧情介绍

  楼外楼重新开张 彭署长借机敲诈名画

  洪老夫人邀请邓彤留下来共进晚餐,家秀也热情挽留,开朗的邓彤爽快地答应,洪老夫人要家秀告诉水根舅舅做几道拿手菜招待客人。这边赵涵琳听丫鬟说上次去楼外楼相亲的姑娘今晚要在洪家吃晚饭,醋意大发,来到自家老燕京,要乐管家安排厨房给她做两道拿手菜——蝶恋花和片皮乳猪,乐管家发愁蝶恋花做起来麻烦,要用到虾胶和海螺肉,现在客人多没时间,赵琳涵不管那么多,要乐管家在半个时辰内必须做好。

  洪老夫人特意让水根烧了宁波菜咸鱼鲞让邓彤品尝,这时下人来禀告赵琳涵的丫鬟凤儿来了,家宝纳闷凤儿来干什么,凤儿拿着菜进来了,说小姐知道洪家来了客人,特意做了两道菜请二少爷和邓小姐品尝,邓彤听洪老夫人介绍菜名,知道赵家小姐喜欢家宝,家秀则毫不掩饰地说出这是赵家小姐借蝶恋花说二哥拈花惹草,但没猜出片皮乳猪什么意思,家宝苦笑这是说自己太嫩了,邓彤笑这位赵家小姐是非常喜欢家宝,要家宝敢有二心就把他片了,洪老夫人说家宝那是在胡闹,让大伙儿商量正事。春贤提出要想让楼外楼开业,就要利用自己的长出,这话提醒了家宝,要是楼外楼能承办新来的总理饮食,这事就好办了,邓彤知道总理的饮食起居由省府的交涉署负责,署长姓彭,和父亲有些交往,小时候父亲经常带她去彭署长家去玩,她对这个彭叔叔并不陌生,洪老夫人觉得这是个好机会。

  饭后,春贤和婆婆一起散步,春贤提出要解决楼外楼的问题,还是先要解决家柱的问题,即使楼外楼能在总理来吃饭期间开业,等总理走了,警察还是会借家柱的罪名不让楼外楼开业,当务之急是洗脱家柱的罪名。洪老夫人认为这不矛盾,等总理来楼外楼吃饭,就把这事提出来。

  水根带着阿干和阿文准备了充足的原料,做好了精心的准备,后厨人手不够,丫鬟荷花和乞丐小白条等人都主动来帮忙,洪老夫人和春贤也到后厨查看,万事俱备,现在只希望总理能来用餐。

  总理黄郛在省城大小官员的翘首以盼中终于到了,彭署长将其下榻处安排在西湖边的燕雨楼公馆,说到膳食安排,彭署长说这楼外楼当属杭州酒楼的第一块招牌,但前段时间因为他们的大公子私通乱党,被警务署给封了。黄郛一听随口问了几句,得知楼外楼的大公子不是掌柜,问他犯了事为何要封酒楼,旁边的人一听立刻附议,认为现在是民国了,不能在搞株连。

  总理几句话,就把困扰楼外楼的难题解决了,彭署长立刻安排当晚总理和省长及所有随行官员都到楼外楼用餐,家宝得到这一消息欣喜若狂,他决定抓住这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借口总理大人、省长大人不能从小门进楼外楼,把警务署的封条全都撕了,他要造成既成事实,就是总理大人和省长都认可楼外楼不用查封,让楼外楼借此机会重新开业。

  黄郛一行浩浩荡荡来到楼外楼,洪老夫人带着家宝家秀亲自迎接,压根没人提封条被撕一事,洪夫人长出一口气。家宝把黄郛和省长几人安排在雅间,亲自上菜,黄郛见到饭桌上的鲥鱼,讲起了鲥鱼的故事,博得一片掌声。家宝看楼外楼借着总理来用餐勉强开业,担心后面因为大哥的事还会有麻烦,他趁彭署长出来小解之际,希望彭署长帮洪家在总理大人面前为他哥哥的事提一个申诉,还楼外楼一个公道,彭署长答应有机会就帮着说这事。

  总理和省长一行酒足饭饱离开,洪家上上下下开心得不得了,小白条和他带着来帮忙的乞丐也一起喝酒庆贺。洪老夫人正和家宝在院子里商量事,省政府的书办又折回来找家宝,他说总理大人特别喜欢书画,而且知道楼外楼藏有一幅朱耷的《枯木来禽图》,希望能把这幅画献给总理大人。家宝和母亲商量,洪夫人很犹豫,这《枯木来禽图》可是楼外楼的镇宅之宝,价值连城,春贤却认为只要能免去家柱的罪名,拿出什么都值得,洪老夫人只能同意。

  彭署长拿到字画赞不绝口,他压根就没想把画献给总理,让书办明天回复这画总理大人已经收下了。书办奉命到楼外楼告诉家宝画总理已经收下了,楼外楼可以开业,但家柱还是先在外面避一阵风头再说。李春贤听到这个消息心里很难过,她一心盼望能免除家柱的罪名,让家柱早点回来,现在楼外楼逢凶化吉,二弟出尽了风头,可是家柱却不能名正言顺地回来,楼外楼一旦走上正轨,到时候就算家柱回来,也再难执掌这份家业,这份家业就会落在二弟洪家宝的手里。

  楼外楼突然开业,并且招待总理和省城大小官员,这着实出乎赵田雨的预料,赵老宋唉声叹气,埋怨他不想办法把总理一行安排到老燕京用餐,赵田雨知道老燕京饭菜的水平的确比不上楼外楼,竞争对手咸鱼翻身,他心里很堵的慌。二厨王三槐看楼外楼重新开张,来找赵老宋辞职,他要重回楼外楼。

楼外楼第6集剧情介绍

  洪家宝出任楼外楼新掌柜 后厨失火阿文被惩罚

  楼外楼鞭炮震天重新开业,昔日的伙计也都回来了,洪夫人笑逐颜开,认为之前在灵隐寺求的签十分灵验,满心不悦的春贤告诉婆婆,说那个签是她找和尚要来特意宽慰婆婆的,那天她求的是个下下签,签文是“墙泥倾跌还城土,纵使神扶也难行”,大概意思就是说洪家全然无望了。洪老夫人听了这话有些担心,但她相信人的命运并不完全掌握在菩萨手里,只要尽量争取就会改变。

  青帮二当家云中虎拿了赵田雨的钱要去楼外楼找别扭,三当家杜小笙并不赞同,没跟着去。云中虎带人来到楼外楼,洪老夫人知道他们来者不善,要家宝好生招待,家宝看不惯这些人的作为,现在楼外楼已经开业了,他要母亲这些迎来送往的事就不要再找他了,他要忙正事去画画了。

  王三槐重回楼外楼,因为之前投靠老燕京,不免被人议论,水根师傅体谅王三槐的难处,并没有为难他,他拿着云中虎点的菜单给王三槐,叮嘱菜品中千万不能让云中虎挑了理,要小心伺候。

  春贤陪洪老夫人来到家宝的画室,洪老夫人和家宝商量是不是先把上学的梦想放一放,现在楼外楼不可一日无主,可是家宝并不愿意。这边包厢里云中虎开始给楼外楼下套,他命人将一只死苍蝇放到了宋嫂鱼羹中,然后开始找茬打伙计,水根师傅听伙计说云中虎闹事,称掌柜不在,有事他来解决,他看着鱼羹里的苍蝇,拿起勺把苍蝇舀出来吞了,声称那就是一颗花椒。云中虎一看没了证据,借口兄弟吃坏了肚子要水根拿钱,水根看他们不仅要吃霸王餐还要讹钱,当然不干,云中虎对水根推推搡搡,并打他耳光,家秀看到舅舅被欺负,拔了菜刀冲过去要和云中虎拼命,被众人拉住,王三槐主动站出来说宋嫂鱼羹是他做的,里面根本不可能有苍蝇,云中虎一见老底被拆穿恼羞成怒,命令手下砸了楼外楼,楼外楼的师傅伙计们当然不能看着主家受欺负,双方打了起来。

  家宝正和母亲说不愿当楼外楼的掌柜,伙计来报告大堂打起来了,家宝一听拿起一根扁担冲到大厅,正看到云中虎要欺负家秀,他一下子用扁担顶住云中虎喉咙,镇住众人。他警告云中虎今天楼外楼开张大吉,请他吃顿饭没问题,但打人这事不能算了,得让水根舅舅打回来,让水根舅舅抽他耳光。水根息事宁人不愿再计较,云中虎见自己带的人不多,家宝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没说什么就带人走了。

  晚上,洪老夫人和家里人一起吃饭,正担心云中虎没占到便宜不肯罢休,云中虎又来了,他回山寨搬了救兵到楼外楼见东西就砸,洪夫人叫人看着家宝和家秀,不让他们出去,她亲自出面拿出十个银元,给声称吃坏了肚子的云中虎兄弟看病,可是云中虎不肯罢休,把一杯水泼在洪老夫人的脸上,这一幕被不放心出来看情况的家宝看到,家宝气急要和云中虎拼命。洪夫老人喝住家宝,她看出云中虎身后一定有人唆使,让老账房取出银票,要云中虎开口,对方无论给多少钱,她加倍,只要云中虎不嫌这钱烫手,她就敢给。云中虎被洪夫人的气势镇住了,他看到已经惹怒了楼外楼所有的师傅伙计,他们也作了要拼命的架势,怕把事情闹大,牵连出杀害洪亭芳的事,带着手下悻悻离开了。

  云中虎走了,家宝看母亲伤心为难的样子,跪在母亲面前愿意担起楼外楼掌柜的担子,洪老夫人大喜,让水根赶紧准备香炉,拉着家宝要去祠堂禀告列祖列宗,春贤一听脸色骤变,谎称身体不适,洪老夫人看出了春贤的心思,让大伙儿先去大堂,她送春贤上楼。洪老夫人陪春贤到楼上,遣走丫鬟,问春贤是不是有话要说,春贤直言如果现在让家宝担任楼外楼的掌柜,那么家柱回来怎么办。洪夫人体谅媳妇的担心,带春贤来到大堂,当众宣布在家柱回来之前,由家宝担任掌柜,家宝也诚恳地希望楼外楼的师傅伙计多帮衬。

  家宝当了掌柜,所有进货、账目、贵客的迎来送往都得操心,忙得不亦乐乎。这天他想起楼外楼内奸一事,找赵涵琳详细询问,并让舅舅留心后厨,这内奸不找出来楼外楼就不得安生。谁知内奸没找出来。后厨却突然起火了,还好火势不大,伙计们及时扑灭了,整整一锅东坡肉烧成了黑炭。家宝调查起火原因,是昨晚当值的人忘了封炉子,家宝气愤地罚了昨晚当值的阿文两个月的薪水,并让他到院里罚站两个时辰,阿文满腹委屈,躲在一旁的阿干却心虚地溜开了。

  阿文在院子里光着膀子罚站,春贤让丫鬟给他送来衣服披上,阿文气得把衣服扔在地上,这时阿干过来道歉,称委屈阿文带自己受过,见水根走过来,急忙离开了,水根还不知道后厨失火的事,问阿文为啥在院子里罚站,阿文只承认自己做错了事受到惩罚,没说出自己的代人受过。

  家宝希望在菜品和服务上创新,改变楼外楼的经营理念,他找来两个文人朋友出主意,他们建议楼外楼从“文化”二字入手,以文兴楼,还可以把杭州有名的书画家请到楼外楼一展妙笔丹青,把楼外楼的美味菜肴传播出去。三人正在商议,这时水根上楼替阿文求情,阿文是他的徒弟,昨晚在厨房劈了一宿柴,天快亮了才去睡觉,水根希望能让阿文将功补过,不要让他在院子里罚站冻坏了。家宝权衡再三,到院子里找到阿文,让他穿上衣服回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