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大结局 > 楼外楼电视剧

楼外楼第7集剧情介绍

  家宝调查内奸冤枉阿文 秋水收到家柱来信

  水根替阿文求情,家宝来到后院让阿文进屋,阿文已经冻得浑身打颤,但赌气不愿进屋,伙计们七手八脚把他拉进去。阿文大冷天光着膀子在院子里站了一个多时辰发起高烧,家秀来给她送药,希望他多体谅二哥的难处。阿文委屈的不得了,家宝当着那么多的人面把他从被窝里拽出来体罚他,当初家柱逃婚的时候,他看到家宝拿绳子帮着家柱逃跑,那么大的事自己都没去告诉老夫人,可是家宝却这么对他。最可恨的是,尽管昨天是他当值,但他去柴房劈了大半夜的柴,他离开后厨的时候,锅里还炖着东坡肉,后厨起火的责任并不在他。阿文犹豫了一下,没说出阿文,家秀听了替阿文鸣不平,要去找二哥问清楚。

  家宝去印请柬,在西泠印社门口巧遇秋水姑娘,家宝把秋水拉到一旁,悄声问她有没有大哥的消息,自从家柱走后,秋水一直没收到他的来信,心里也很是惦记。

  秋水回到画舫,意外地收到家柱的信,她开心地打开信,家柱向她报平安,告诉她已经安全到了广州,进入了军校,但暂时只是当一名伙夫。家宝相信自己一定能成为一名军人,走上战场。他还不知道父亲遇害,问父母身体可好,李家小姐是否已经退婚,还告诉他自己在画舫的隔板开了一个密柜,里面放了一些钱,让秋水有需要的时候拿出来应急。

  楼外楼客人很多,一个客人因为等待时间太长嚷嚷着要退菜,家宝到后厨查看,后厨人手本来就不够,阿文又病了,水根忙不过来,也生气家宝责罚阿文,家宝只能要舅舅尽量快点。这时洪老夫人派人来找家宝,她得知儿子要在楼外楼开笔会,走以文兴楼的经营策略并不赞同,认为树大招风,楼外楼刚经历一场风雨,一切都得谨慎。到处碰钉子的家宝生了一肚子的气,正巧碰上家秀打羽毛球回来,家秀说起阿文的事,认为他对阿文责罚过重,可阿文却处处维护着他。家宝听家秀说阿文看到自己放走大哥,立刻联想到赵琳涵说有伙计去老燕京高密的事。

  家宝等不及,看天已经黑了,悄悄摸到赵家赵琳涵的卧室下,爬窗户去找赵琳涵,问她那天看到的告密的伙计什么样子,赵琳涵只见到了一个背影,尽力描述了一下,家宝认为那人就是阿文,这时他们听到赵老宋上楼的声音,家宝慌张中把赵琳涵送他的钢笔掉到地上,匆忙翻窗跑了。赵老宋进来看到了地上的钢笔,赵琳涵说是买来自己用的。

  家宝认为阿文就是奸细,回去径直去找阿文,开口就问赵田雨给了他多少钱他出卖楼外楼,弄得阿文一头雾水。阿文坚决否认自己是内奸,发誓要是出卖楼外楼天打五雷轰,家宝不信并生气地让他滚蛋。家宝走了,阿文伤心不已,感觉被当成内奸没脸活了,要用死来证明自己的清白,挂上绳子上吊了,多亏店里的伙计来看他,及时发现才救了他一命。

  水根看到阿文自杀很心疼,阿文是他的徒弟,他相信阿文的人品,不会做这种事,气愤之余到大堂和家宝理论,说家宝没证据乱整人,可家宝坚信自己的调查不会出错,水根一气之下甩袖子不干了。

  洪老夫人知道了阿文自杀的事,找家宝询问,告诉家宝不能凭自己的推测下这样的结论,阿文如果真是内奸就不会自杀,一个人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连命都不要了,怎么会做出卖别人的事呢。家宝这才相信自己冤枉了阿文,这时家秀上楼说水根舅舅带着阿文走了,家宝急忙去追上他们,诚恳地向阿文和舅舅道歉,把他们留下来。

  家宝在筹划楼外楼以文兴楼的事,他向杭州城各方名人、书画爱好者发出笔会请柬,洪老夫人见楼外楼“以文兴楼、以文会友”的消息上了报纸,嫌儿子太招摇,但已经把掌柜大权交给家宝,也不好太阻拦,她希望家宝请赵田雨,不要得罪小人。

  家宝在母亲的劝说下给赵田雨写好请柬,要家秀帮他送去,但家秀恨赵田雨不肯去,无奈家宝只得自己去。他来到赵田雨律师楼下,本想忍气上去送请柬,却想起家中一连串的变故,这都是被赵田雨所害,一怒之下把请柬撕了个粉碎。

  赵田雨听说楼外楼以文会友广发请柬,但却没邀请他,心里不是滋味,正在律师楼和李半仙发牢骚,这时他隔着窗户看到家宝来了,以为是家宝亲自来送请柬,满心欢喜,却看到家宝在他家大门口撕碎了请柬,十分生气。他跑到老燕京,老燕京生意冷清,门可罗雀,赵老宋正在生闷气,赵田雨和他商量明天楼外楼书画笔会,拿钱让青帮来捣乱,可是赵老宋并不赞同赵田雨的这种做法。

楼外楼第8集剧情介绍

  楼外楼以文会友 杜小笙受赵田雨指使前来搅局

  楼外楼笔会当天,高朋满座楼热闹非凡,家宝致祝酒词,宣布楼外楼要改变经营方略,把菜品和艺术相结合,走“以文兴楼、以文会友”的经营之道,博得热烈掌声。家宝给赵老宋发了请柬,赵老宋没来,赵琳涵来了,把那天落下的钢笔顺便给家宝。大家现场表演书画,赵琳涵看谁都不不愿开头作画,提出要抛砖引玉,首先作了一幅画,没想到她独到的画技得到了大家的赞赏,吴昌硕老先生也十分欣赏,当场作画一副,愿意用自己的画和琳涵交换,这让赵琳涵十分惊喜。小白条带着丐帮的兄弟给楼外楼唱喜,家宝让阿文拿饭菜款待他们。

  家宝正欣赏各位文人墨客的字画,杜小笙带着青帮弟兄不请自来,他进来的时候听家宝说“西湖三杰”,问家宝青帮的三兄弟是不是“西湖三杰”,家宝直言云中虎就是恶棍,杜小笙要借机闹事,赵琳涵见状替家宝出头,说他们坏了青帮的规矩,杜小笙正羞辱赵琳涵,赵老宋来找女儿,要女儿跟他回家,突然发现家宝兜里的钢笔就是那天在女儿卧室看到的,赵老宋一气之下折断钢笔,警告女儿要是不跟他回家,以后就永远不要进赵家大门,赵琳涵赌气跟着父亲走了。

  杜小笙带着兄弟们在楼外楼大吃二喝,他酒足饭饱之后在楼外楼写了几个字“杜小笙到此一游”,要用自己的“墨宝”来抵饭钱,家宝讽刺他的字像螃蟹爬,杜小笙见家宝羞辱他,一声令下就要砸了楼外楼,李春贤出现在大堂,她喝住众人,表扬杜小笙的字就如郑板桥的字,有独特的个性,绝对抵得过一顿饭钱。杜小笙不知道郑板桥是谁,说没见过这样一个人,李春贤向他介绍郑板桥其人其事,杜小笙自觉羞愧,他是拿人钱财办事,不愿把事闹大,见洪家大奶奶给自己台阶,就坡下驴带人走了。杜小笙走后,家宝埋怨母亲不该叫嫂子出面,担心嫂子有危险,洪老夫人知道家宝没请赵田雨,这背后肯定是赵田雨作祟。

  因为杜小笙到楼外楼闹场,食客不敢上门,楼外楼生意冷清,老燕京却生意兴隆。杜小笙到律师楼找赵田雨要钱,赵田雨拿出四十个大洋酬谢他,并允诺以后杜小笙每去楼外楼喝一次酒,就给他十个大洋,要是能把楼外楼喝垮了,老燕京每月给他百分之五的红利。

  家宝在街上看到一位手艺很好的木雕师傅,他想请木雕师傅到楼外楼去做菜雕,木雕师傅担心菜品不好雕刻拒绝了,家宝出到八角一天工钱的大价钱,木雕师傅终于动心了。这边杜小笙收了赵田雨的钱,又带人来楼外楼大吃二喝,然后要来笔墨要留下“墨宝”抵饭费,家宝不在,李春贤出来应付,说喜欢他的“顺天行道,仗义疏财”几个字,夸杜小笙为人仗义,希望他不要为难小店,也疏财付饭钱,这话让杜小笙颇受用。这时家宝回来,骂他不要脸天天来混吃混喝,是个无赖,杜小笙恼羞成怒要动手打家宝,李春贤急忙拉住家宝,替家宝道歉,承诺杜小笙的字是墨宝,如果以后杜小笙带人来吃饭,记到她的帐上就行。杜小笙这才罢休,带人走了。

  老账房来报这些天的帐,因为杜小笙折腾,宾客不敢上门,买卖入不敷出。家宝看着杜小笙的一堆烂字,要账房一把火烧了,李春贤让账房把这些东西留着。家宝埋怨嫂子纵容杜小笙,洪老夫人指责家宝就不该搞什么以文会友,才闹出这么多的事。李春贤见婆婆虽然偏向自己,但对于家宝数落自己很不满。

  家宝见楼外楼生意不好做,要关门歇业,去法院说理,洪老夫人认为赵田雨就是律师,官司打不赢,还是责怪他不应该办笔会。这时伙计告诉他们杜小笙又带人来了,家宝让伙计赶紧上门板,杜小笙来到楼外楼门口,看楼外楼歇业,去找赵田雨领赏钱了。

  家宝看楼外楼陷入困境灰心丧气,提出这掌柜干不了了,洪老夫人让他把家柱找回来,就允许他继续过浪荡子的生活,春贤听了心里很高兴。水根来找老夫人商量楼外楼歇业,伙计的去留问题,洪老夫人告诉他楼外楼不会关门,这个难关一定会过去。

  家宝决定要去广州找大哥,但诺大的广州到哪里去找一个人,家秀提醒他去找秋水问问。家宝去找秋水,秋水说出了家柱来信说进入军校的事。

  家宝回家,洪老夫人听说家柱去广州吃军粮了,急得不行,现在兵荒马乱,这枪林弹雨太可怕了,她让家宝一定要赶紧把家柱找回来。李春贤知道家柱给秋水写信,却不往家里寄只字片语,心里很不是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