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大结局 > 楼外楼电视剧

楼外楼第17集剧情介绍

  家宝为赵琳涵欲杀夏添 春贤去广州寻家柱未果

  赵田雨得意洋洋地拿出他浙江省高级参议的聘书,提出要秋水做妾,今天要在此一醉方休。秋水的丫鬟见此情景,机警地偷偷跑出去到楼外楼找家宝想办法。家宝不在,丫鬟碰到来楼外楼吃饭的杜小笙,杜小笙一听主动来到画舫替秋水解围。

  赵田雨和李半仙一见杜小笙来画舫有些意外,杜小笙告诉赵田雨他今天是来认秋水作妹妹的,聪明的秋水心领神会,立即奉茶恭敬地叫杜小笙大哥,杜小笙趁机说今后妹妹的大小事情都由他这个哥哥说了算。赵田雨提出要娶秋水回家,杜小笙以哥哥的身份让赵田雨回去准备聘礼,赵田雨以为杜小笙贪图钱财,立刻答应。谁知杜小笙提出的聘礼是:天上月儿要一对,月里娑罗要一枝,黄龙角要一个,雷公胡须要两根,天上浮云要四两,蛤蟆眉毛要六根。赵田雨这才知道杜小笙耍他,但摄于他青帮老大身份,敢怒不敢言。

  家宝回家向母亲请求等赵琳涵伤愈把她娶回家,他想事已至此赵老宋不会反对,洪夫人同情赵琳涵的遭遇,但顾虑赵琳涵毕竟是结过婚的,娶她回家有失门楣,家宝却主意已定,等赵琳涵身体恢复就娶她。

  在家宝赞助下,钱江义渡开渡,弘一法师主持开渡仪式,感谢家宝义举。家宝砍断缆绳,给趸船下水剪彩,这时阿文跑来告诉家宝,赵琳涵被夏家接走了。家宝冲到夏家要人,却被赶了出来。怒不可遏的家宝向青帮刘老四买了一把枪,要杀了夏添。他等在夏家门口,见到夏添出来就开枪,没想到子弹打完了只伤了夏家一个下人,夏添毫发无损。家宝刚回家孙无忌就带人把他抓走了。

  夏添向孙无忌施压,他一定要家宝死,不管孙无忌用什么手段。赵琳涵在楼上听到了孙无忌和夏添的对话,等孙无忌走后,她提出和夏添做个交易,只要夏添放过家宝,她就好好跟他过日子,不然她就会从楼上跳下去。夏添喜欢赵琳涵,答应了她的要求,放过了家宝。

  春贤看母亲身体有好转,和洪老夫人辞行去广州找家柱。此时广州革命政府为了统一广东革命根据地,决定进行第二次东征,消灭盘踞在东江的军阀陈炯明残部,家柱正参加战斗。

  家柱的部队战略撤退时,他突然发现藏在怀里手镯掉了,因为这个手镯是秋水临行前送给他的,意义非同寻常,家柱回头去找。李春贤和阿文来广州路过此地,被叛军发现,阿文去引开敌人,但还是有一个叛军发现了春贤,叛军正要对春贤非礼,找到镯子的家柱及时出现救了她一命,二人虽是名誉上的夫妻,却从未见过面,相见不相识,家柱得知春贤是来找人的,还提醒她往南边走,春贤见家柱头部流血受伤,用自己的手帕给他包扎了一下。

  春贤和阿文一路找到部队,见到教官孙振,说洪家柱父亲被害,母亲病重,自己和家柱成婚却素未谋面,恳求孙振准许家柱退役回家以尽孝心。孙振思被家柱情况感动,考虑良久答应放家柱一个月假回家探亲,让他尽为人子的孝心,为人夫的义务。家柱见到春贤深感惊讶,没想到素未谋面的妻子竟然是路上救下的女子,听说春贤要他回家,表面答应,暂时把她和阿文安顿到一旅馆,但心里早已拿定主意。第二天一大早春贤和阿文赶到营地,却发现家柱早已随队伍开拔了。春贤追到码头,家柱已经走了,春贤明白家柱心里没有她,和阿文失望地返回杭州。

  春贤回到楼外楼,向洪夫人道别,她认为和家柱没缘分,决定离开洪家。洪夫人虽舍不得儿媳,但家柱不肯回家她也没办法,她劝春贤回家后找个好人家过安生日子。春贤回到娘家惊闻母亲因为脏毒发作,已于当天凌晨过世,悲痛不已。谁想到因妻子离世,李百盛悲伤过度引发严重中风,也撒手人寰,春贤一天之中双亲离世,面对这样的打击痛不欲生。洪老夫人得到消息去李府吊唁,见李家只剩春贤孤零零一人,劝春贤跟自己回洪家,即使家柱执意要跟她离婚,自己也会把她当女儿一样看待。春贤权衡再三,最终选择重回洪家。

  一九二六年七月,国民政府成立了国民革命军,开始了对北洋军阀的讨伐。革命军从广东起兵,对长沙形成包围之势,长沙战役打响了。洪家柱正参加战斗,孙振却将他从战场撤下,给他一项更重要的任务。原来战事逼近浙江,为避免浙江百姓生灵涂炭,孙振命令他和同乡邱老五潜回杭州,配合夏超好友马叙伦想方设法策反浙江省省长夏超,让他反戈起义,并且家柱可以借此机会看望家人,夫妻团聚!

楼外楼第18集剧情介绍

  家柱执行任务潜回杭州 家宝帮家柱策反夏超

  家柱回到杭州第一时间去画舫看望秋水,秋水见到家柱不敢相信,紧紧地和他拥抱在一起,问他还走吗,听他要回家看望母亲,秋水吃醋地说他的妻子还在家里等着他,家柱发誓自己回家只是看望母亲,他的心永远和秋水在一起。

  家柱夜里偷偷回到楼外楼,洪老夫人见到家柱骂儿子不懂事,要家柱必须给春贤一个交代,家柱却称自己此次回来肩负重任。家宝拉着家柱到无人处,打听他此行目的,他听大哥说回来是想策反夏超的,告诉大哥夏超就是一棵墙头草,当年孙传芳进杭州的时候,就是他叛变把孙传芳引进来的,家宝和夏家有仇,要是大哥和夏超合作,他就不认这个大哥。

  家柱和春贤被母亲关在房间里,家柱感觉对不起春贤,但认为在国家动乱之际,好男儿有义务救民众于危难之中。春贤不反对家柱的志向,他只问丈夫如果有一天天下太平了,他回来了,还会认她这个妻子吗?她只要一个明确的答复。这时楼下传来吵闹声,原来是孙无忌带人来楼外楼搜查,孙无忌闯进春贤的房间时,洪家柱早已不知去向。家宝看大哥一回来孙无忌就得到消息,知道又是家里的内奸作祟,但不知道这个内奸到底是谁。

  赵田雨听到到孙无忌报告,不相信洪家柱一个大活人就这么消失了,他想到家柱和秋水的关系,和孙无忌来到秋水舫找人。杜小笙闻讯及时出现搅局,赵田雨不愿得罪青帮,带着孙无忌悻悻离去。秋水待赵田雨一行离开,赶紧和杜小笙把藏在水里的家柱拉了出来,家柱误会杜小笙没安好心,秋水急忙解释,消除误会。

  家柱和邱老五去找联络员,说出接头暗语,看对方不知所以,知道地下联络站暴露,撒腿就跑。家柱被全城通缉,他躲到城外法喜寺,让秋水想办法通知家宝前来。家柱见到家宝,告诉他自己被通缉必须离开,让家宝配合邱老五策反夏超。家宝和夏添有仇,断然拒绝。家柱晓以民族大义,希望家宝能以国家大局为重,家宝若有所思。这时法喜寺的僧人安排家柱沿北高峰前往钱塘江边离开杭州,孙无忌也想到此路是家柱出城必经之路上,早已在此等候,没想到杜小笙知道了孙无忌的行动,带人及时赶到,一顿棍棒将警局的人全部放倒,洪家柱顺利离开杭州。

  孙无忌没抓到人吃了亏被警察局长一顿臭骂,夏超也来过问此事,赵田雨趁机要治家宝窝藏之罪,夏超要他们有证据才能抓人。孙无忌带人到楼外楼找茬,没找到什么证据,将水根舅舅一顿暴打。家宝考虑再三来到夏府,先是道歉自己向夏添开枪,感谢夏超大度地放过他,又恳请夏省长为楼外楼主持公道,说大哥回来根本没回楼外楼,孙无忌却到楼外楼打舅舅刑讯逼供。这时夏添和赵琳涵扶着夏老太爷出来,家宝想到大哥交代的任务,见夏老太爷肝病发作身体虚弱,主动提出请范德池上门诊治。范德池诊断夏老太爷得的是黄疸性肝炎,只要病人戒酒忌烟,再配合中西药治疗就可以治愈,并叮嘱他饮食注意事项。赵琳涵在一旁照顾夏老太爷,家宝见到她只是礼貌问候。

  家柱离开杭州回到战场,此时国民革命军第十五军正配合第八军向汉阳发起攻击,打响了武汉战役。家柱向孙振汇报联络员失联,自己被全城通缉无奈回来,但策反夏超一事仍有希望,弟弟家宝与夏省长有私交,现正全力配合邱老五进行策反。

  春贤来到后厨想跟三槐师傅学做高汤,她突然表现出恶心欲呕症状,水根见状赶紧去告诉洪老夫人。家宝奉母命欲带嫂子去范德池的诊所诊治,春贤却推说这是女人的正常反应不用就医,至于男孩女孩无所谓,只要健康就好。春贤来到秋水画舫找秋水喝茶聊天,又表现出怀孕呕吐症状,秋水想到家柱的确回家,十分心寒。

  赵田雨接到阿干密报,听说李春贤怀孕,认为抓到了家柱回杭州的铁证,和孙无忌密谋。

  家宝和范德池到夏府给夏老太爷看病,夏老太爷病情好转,对二人十分感谢。这时夏超接到电话,听说北伐军没费一兵一卒就占领了武昌城,他担心北伐军马上就会占领江西全境,浙江岌岌可危。家宝此前已经接到邱老五的消息,见此情景趁机在一旁进言,希望夏超提前做好退路。

  赵琳涵见家宝见到她一直很冷淡,找到机会约家宝见面向他解释清楚,家宝这才知道赵琳涵是为了救他才向夏添妥协。

  夏超见北伐军节节胜利内心摇摆不定,家宝将夏超带到楼外楼,让邱老五说服夏超投靠北伐军,打开浙江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