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热播剧 > 走火电视剧

走火第5集剧情介绍

  武薇首次开枪办案 谭阳玩忽职守被批

  晚上,见武薇止不住的吃着零食,谭阳不禁夸她可爱反被训斥,随后,两人聊起郑龙的案子,见他对赵鹏程的判断很不服气,武薇生气斥责,并让他下车凉快,岂料,她的无心之语却提醒了谭阳,猜到郑龙可能会从网吧的后门逃跑,谭阳赶忙离开,留下一脸错愕的武薇很是无语。

  网吧,谭阳主动出示证件,并让网管带自己到后院检查,得知夏宁曾找过郑龙,谭阳生气斥责网管隐瞒真相,待他们来到网吧后院,经过检查的谭阳,反让网管帮自己拿来工具,随后,两人合力打开后院的井盖,并将里面的包裹取出,岂料,待他们打开编织袋后,意外看到了郑龙的尸体,他忙将此事告诉了赵鹏程。

  监狱,强子再次被提审,猜测家里出事的他心神不宁。审讯室,赵鹏程好言劝慰强子交代实情,见他依旧沉默不语,赵鹏程主动说出夏宁曾去找过强子的母亲,希望他能说出事实,以免殃及母亲,闻言,强子决定说出实情,但前提条件时赵鹏程必须保证母亲的安全,就在此时谭阳打来电话,得知他找到了郑龙的尸体,赵鹏程生气斥责他不该鲁莽,只因此时的强子母亲恐有生命危险。

  这边,赵鹏程将郑龙的死讯说出,这一席话彻底击溃了强子的心理防线,想到母亲可能会有危险,他赶忙将真相说出。原来两年前,强子和夏宁、郑龙一起伪装成,押送金条的人员欲伺机抢夺,为了避免被人发现,他们事先将其他安保人员迷晕,岂料,就在他们得手后,却见其他押送人员醒来,情急之下的郑龙忙将无关人员杀死,反被夏宁斥责,闻言,失去理智的郑龙随即和夏宁打了起来,见状,一旁的强子也和郑龙联手将夏宁打死,殊不知就在他们以为夏宁已经死了的时候,他却只是晕了过去,随后,强子和郑龙将金条瓜分,并把分到的金条藏到了自己的家里。听到此话的赵鹏程,猜到强子的母亲会有生命危险,他赶忙将此事告诉了武薇,并着急赶了过去。

  这边,就在武薇接电话时,夏宁却偷偷来到了家里,他谎称是强子回来骗取了母亲的信任,待老人将门打开后,反被夏宁制服。另一边,挂了电话的武薇意外看到家里的灯被熄灭,知道出事的她赶忙上楼,并小心拿枪排查,得知她上楼夏宁偷偷躲避,反见武薇前来,两人随即打了起来,情急之下的武薇开枪打伤了夏宁。

  楼下,赵鹏程赶来时却听到枪响,以为武薇会出事的他忙着急上楼,却见夏宁已经倒在血泊之中,而此时的武薇也已愣怔当场。随后,众人将夏宁送到医院救治,见武薇蹲在墙角浑身发抖,赵鹏程忙上前安慰,反被武薇询问他第一次开枪的状况,被戳到痛处的赵鹏程忙转移话题,就在两人闲聊时,却见谭阳着急跑来,心里内疚的他赶忙道歉,反被武薇无视,待她离开后不明就里的顾小天,却夸赞武薇开枪的举动太帅。

  医院,得知夏宁已经脱离危险,而强子的母亲还在昏迷,众人正难过时却见谭阳前来,韩教忙生气斥责他不该擅离职守,闻言,生气的赵鹏程找他单聊,并指责他在工作中,不仅毫无责任感更无团队意识,只因这是警察的大忌,见他训斥自己,谭阳赶忙保证不会再犯,反被赵鹏程直言他不会再带谭阳。这边,谭阳向武薇道歉反被斥责。

  病房,夏宁将曾经的事情说出,并承认杀害了郑龙的事实。而当年在他被兄弟伤害后,他就决定要复仇,并在监狱里努力表现只为减刑,岂料,赵鹏程却认为他可以重新开始。日料店,谭阳心烦意乱的来到姐夫的店里喝酒,就在他欲给武薇发信息道歉时,手机却因没电而关机,生气的他忙将手机扔在了桌上,见状,姐夫主动帮他充电,并陪他喝酒聊天。

走火第6集剧情介绍

  谭阳被调职处分 赵鹏程和王雨欣约饭

  日料店,谭阳来到姐夫的店里,诉说着工作的不快,不愿沉浸在郁闷情绪里的他,反被姐夫要求学习煎蛋,自负过高的谭阳随即摆弄起来,却见他将鸡蛋煎的一塌糊涂,为了让他不要难过,姐夫说起了自己的过往。几年前,身无分文的他和朋友一起来到平海市做生意,因初来乍到毫无经验的两人随即被骗,从那时起他就发誓一定要混出个样子来,闻言,谭阳对姐夫一脸崇拜。

  家里,见弟弟谭阳将醉酒的姐夫送回家,一旁的姐姐止不住的唠叨埋怨。健身房,赵鹏程正锻炼时却收到了谭阳的道歉短信,想到自己当年犯下的错误,赵鹏程泪流满面。次日,经领导研究后决定给谭阳通报处分,并将他调到内勤工作。这边,赵鹏程召集大家开会,却见谭阳失落前来,热心的顾小天和良超赶忙上前劝慰,并表示会帮他求情反被婉拒,为了弥补自己的过失,谭阳来到医院看望。审讯室,律师告诉强子,因他不配合警方的工作,故他很难得到减刑,随后,律师将强子母亲住院的情况说出,得知母亲被夏宁威胁导致住院,失控的强子反将此事怪到了赵鹏程的身上。

  办公室,赵鹏程告诉冯队,他无法容忍谭阳的失职,希望他们能将谭阳调离岗位,闻言,冯队为谭阳求情,并劝他不要计较此事,反被赵鹏程生气斥责,他表示对谭阳个人毫无成见,只因考虑到谭阳的擅离职守,他坚决认为谭阳不适合待在青年行动组,并生气离开,岂料,他们这一幕反被赶来的良超和顾小天听到,自知事态严重的顾小天欲找赵队求情,却被良超阻止,他建议顾小天另辟蹊径想办法。洗手间,见赵鹏程前来,顾小天和良超忙偷偷跟来,为了博得他的同情,他们故意说起谭阳的警察梦想,以及对此事的内疚。

  健身房,正当赵鹏程锻炼时,却见顾小天和良超前来,在听到两人在为谭阳的遭遇诉苦,赵鹏程让两人好好训练。晚上,赵鹏程再次听到顾小天和良超的对话,得知谭阳因此事而心灰意冷,赵鹏程一脸冷漠的离开。医院,谭阳主动前来照顾强子的母亲,却见她有了反应,为了让老人尽快清醒,在医生的建议下,谭阳喊着妈妈。随后,医生直言亲情疗法,可以帮助母亲苏醒,希望他能经常前来看望。

  这边,武薇来到医院,却见谭阳在病房陪护,得知他欲用亲情疗法呼唤母亲醒来,武薇欣慰的为母亲擦脸,并表示原谅了谭阳。饭店,赵鹏程约王雨欣吃饭,席间的两人谈论着强子的案件,并从不同的角度分析强子的事情,但在当他获悉强子已经知道了母亲的情况,自知事态严重的赵鹏程很是生气,只因他明白强子定会将母亲的事情,算到警方的头上,这会影响他以后的改造,却见王雨欣一脸的不以为意,就在两人争论时警员打来电话,得知强子越狱逃跑,着急的赵鹏程赶忙离开。

  医院,见谭阳用亲情疗法呼唤强子的母亲,赵鹏程只好将强子越狱的事情说出,并让他多加小心。路上,王雨欣向闺蜜抱怨,赵鹏程情商太低,只因不解风情的他竟然在约饭时谈工作,闻言,闺蜜劝说她放弃赵鹏程,只因她认为两人并不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