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大结局 > 爱国者电视剧

爱国者第1集剧情介绍

  联络点暴露刘沛牺牲 舒捷宋烟桥初次联络

  1931年的东北,根据不平等条约,日本军队在伪满洲铁路沿线已经驻扎多年,他们在此拥有不可撼动的特权,但他们一刻也没有停止挑衅,企图占领整个东北,继而以铁蹄踏遍整个中国,沈阳各方势力汇聚在此,明争暗斗,疑云密布。

  中共满洲省委,因叛徒出卖,党团组织暴露,损失重大,书记王振祥被捕,斗争陷入低潮,风雨飘摇中,战争看上去不可避免,那些幸存的革命者,并不打算沉默,一个抵抗者的名字,颜红光,飘荡在东北的上空。

  大雨夜,地下党同志刘沛在无人的街道上张贴违法工运传单,被该区的日本警察逮捕,这时两个气势如虹的日本警官要求查看两个警察的证件,走近后刘沛看到,这日本警官原来是自己的好友宋烟桥假扮的,宋烟桥和助手大蹿儿杀了日本警察,并带着刘沛离开。

  南关教堂是地下党的一个秘密联络点,日本警察橫烟带着年轻的警察岸谷雄一等人包围了南关教堂,神父谎称自己去洗手而从后门逃走,橫烟和岸谷紧追至巷口,并联手将神父打伤,神父情急之下,将藏在袜子里的钥匙吞了,橫烟直接用匕首划开神父的肚子,将钥匙挖了出来,岸谷在旁边看到这一幕,恶心的吐了出来。

  宋烟桥是中共中央特工,这次是中央派遣来沈阳寻找一个叫颜红光的抗日英雄,颜红光行动的政治色彩非常强烈,他的主张,他的标志红五角星,都让大家认为颜红光是共产党的人,但是党内从中央到地方都已经核实过了,查无此人,所以宋烟桥向中央提出要找到颜红光,争取他加入共产党。

  刘沛向宋烟桥汇报了如今沈阳的形势,王振祥被捕是因为他发现了颜红光的线索,在不该发电报的时间发了电报,日本人检测到可疑电报信号之后,便在信号点附近守株待兔,王振祥在12个小时之后,去接收回电,被守在附近的日本人抓捕。

  宋烟桥已经推测出王振祥被捕的原因,在营救王振祥之前,他需要到南关教堂取一把钥匙。

  舒捷是地下党的外围人员,领导人是王振祥,她的隐藏身份是教会的教徒,舒捷到教会祷告时,发现教堂的神父是日本警察橫烟假扮的,便找到刘沛家里将教堂情形告知,她猜测联络点已经暴露,刘沛让舒捷先停止一切行动,刘沛拿来一块手表给舒捷看,手表是停在1:58分不动的,刘沛表示如果需要联络舒捷,会让人拿着这块停了的手表去会面,这是唯一的暗号。

  刘沛将手表和舒捷的名片交给妻子,叮嘱表的时间不要拨动,如果天黑自己回不来,宋烟桥必会来家里找他,到时就将这些东西交给宋烟桥。

  刘沛来到教堂准备击杀橫烟,但他没料到,自己这把枪多年未用,也许是子弹受潮,失去了作用,一击不成,橫烟以及埋伏在教堂的日本警察一起开枪,在大庭广众之下杀死了刘沛,引起了百姓们不小的轰动。刘沛想要提醒宋烟桥教堂已暴露,但他不知道宋烟桥的联络方式,只能冒失的出此下策。

  宋烟桥来到教堂,正好看到刘沛被杀,宋烟桥第一时间赶到刘沛家里,将刘沛的妻子儿子送走,刘沛的妻子将刘沛留下的名片和手表交给宋烟桥。

  舒捷的身份是英文翻译的抄写员,宋烟桥以找人翻译资料为名找到舒捷,并拿出了刘沛的表来证明身份,舒捷说是自己告诉刘沛教堂暴露的,上月橫烟在街道上枪杀进步学生,所以记得橫烟是日本警察,舒捷希望组织尽快安排营救王振祥。

  舒捷常常穿一身大红色的衣服,宋烟桥认为太扎眼,不利于掩饰身份,地下党经验不足,但是舒捷在某些方面像是受过特殊训练,非常人能及。

  岸谷雄一分析了颜红光的作案习惯,想要让橫烟看一下自己写的报告,但橫烟并不看在眼里,认为岸谷雄一是在浪费功夫。

  岸谷将报告抄送了一份给总署,不久总署的土肥原大佐亲自来找岸谷,土肥原看了岸谷的报告后,很看好这个年轻人,准备给他一个机会高升。

爱国者第2集剧情介绍

  舒捷不遵纪律险被捕 宋烟桥计划主动被捕

  土肥原让岸谷继续留在警署工作,同时他也正式成为奉天特务机关的人员,但是这个特务身份,不允许告诉任何人,要求岸谷在老师橫烟面前也要隐瞒。

  沈阳黑道的邵熠辉在满铁警署有些门路,宋烟桥乔装之后,化名赵先生找邵熠辉想救王振祥,邵熠辉透露说昨天有个女的找他也是问王振祥的事,宋烟桥猜测应该是舒捷,便称是自己派她来的,以后事情跟自己联系就可以,宋烟桥非常谨慎,没有给邵熠辉留任何联系方式。

  宋烟桥和大蹿儿冒雨来舒捷家里找她,舒捷完全认不出乔装打扮后的宋烟桥,想让宋烟桥教她易容伪装,宋烟桥质问她为什么私自行动去找邵熠辉,舒捷表示既然上级不救王振祥,那她就自己想办法,舒捷的一个朋友在街角的咖啡馆工作,留了咖啡馆的联系方式等邵熠辉搞定之后,一次性付清三万元费用,宋烟桥让舒捷以后不要联系邵熠辉了。

  大蹿儿淋雨之后感冒了,舒捷让他在自己家里洗澡,宋烟桥刚刚跟舒捷吵架,心里不痛快,独自淋雨回家。

  宋烟桥给邵熠辉打电话询问事情办理进度,邵熠辉要求加钱,并要求见赵先生面谈,宋烟桥非常警觉的猜出这是圈套,立刻挂断了电话离开。

  原来邵熠辉的门路是特务机关的土肥原,王振祥身份敏感,邵熠辉向土肥原打听王振祥,土肥原相信想要营救王振祥的人一定身份可疑,要求邵熠辉联系赵先生见面,赵先生识破他们阴谋之后,土肥原又要求邵熠辉联系舒捷。

  大蹿儿发现缝在衣服缝隙里的当票不见了,回忆起在舒捷家里洗澡时候,衣服不在自己视线范围内,所以应该是舒捷取走了当票。

  邵熠辉跟舒捷联系,让她带上三万元,一个人到水路大街钟楼见面,舒捷不知是圈套,欣喜赴约。

  宋烟桥到当铺查到自己的钱被舒捷取走,立刻给邵熠辉所在的酒吧打电话,得知邵熠辉此刻不在酒吧,他立刻说之前赵先生的生意要继续做,希望立刻通知邵爷。

  大蹿儿到舒捷家里找她,送报纸的说刚刚在水路大街见过舒捷,大蹿儿立刻跟宋烟桥分头去找。

  土肥原经验丰富,看出宋烟桥和舒捷是一伙的,但不是一心,让邵熠辉配合先抓到舒捷再说。

  舒捷来到约定地点,察觉到附近有些异常,并没有打算赴约,径直走到马路另一头,发现宋烟桥已经提前等到路口了,宋烟桥将舒捷拉回家里,将她训斥一顿,舒捷表示为了救出王振祥,她不怕死。

  宋烟桥表示现在行动已经彻底失败了,邵爷那边已经指望不上,他必须回去上海复命,等待总部派遣更有能力的特派员来解决,舒捷担心王振祥,求宋烟桥不要走,她愿意听从宋烟桥的一切指派,但宋烟桥不顾舒捷的乞求,决绝的上了电车。

  宋烟桥到了火车站后有些后悔,这次的事情没有解决就落跑,这不是他的风格,宋烟桥让大蹿儿先回上海复命,自己留下,大蹿儿觉得宋烟桥正在准备一个疯狂的计划,决定留下来协助宋烟桥。

  舒捷有个朋友叫孙髯,在满铁警察局做狱警,宋烟桥请舒捷找孙髯帮忙,孙髯不是组织上的人,但是他知道舒捷的身份,也非常愿意帮助舒捷,在舒捷的搭线牵桥下,孙髯和宋烟桥会面了。

  宋烟桥的计划是,想办法混进警署牢房找王振祥,尽快问清楚关于颜红光的一切,在进入牢房之前,宋烟桥给自己注射疟疾病毒,疟疾的潜伏期是五天,等五天之后就会病发,日本人会立刻将他送去医务室,孙髯会将值班时间调到当天,接应宋烟桥,为他解除病毒后,给他换上警服,带他逃出牢房。

  宋烟桥打扮成乞丐,在故意在日本警察的车前撒尿,并将前来制止的日本警官打了一顿,被岸谷抓到牢房里审问,宋烟桥伪装成闯关东的好汉,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装出一副无辜的摸样,岸谷将他先关进治安犯区域的牢房。

  孙髯向舒捷传达了宋烟桥的计划,舒捷这才知道宋烟桥故意被捕进监狱,舒捷想知道宋烟桥的计划里是否有王振祥这个人,孙髯不愿意透露更多,让舒捷按照宋烟桥的计划一步步执行即可。

爱国者相关剧情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