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热播剧 > 爱国者电视剧

爱国者第3集剧情介绍

  宋烟桥监狱内隐藏锋芒 监狱腐败岸谷发现端倪

  孙髯让舒捷在五天之后来自己家里,接应宋烟桥,暗号是在窗台上放一盆花,舒捷觉得这个暗号有些老套,需要加一道保险,暗号除了放一盆花之外,要打开窗户拉开窗帘。

  宋烟桥进入牢房后,一群狱友按在床上打,这个牢房里的监狱大哥叫侯啸天,之前是个地皮绺子,杀人后坐牢,侯啸天的大哥每月都会给橫烟汇钱,以此换取侯啸天在牢房的一切特权。

  侯啸天让宋烟桥叫他大哥,宋烟桥不理他,自顾自的躺床上睡觉,惹得侯啸天非常不爽。

  王振祥被关押的地方是三区独囚区,宋烟桥唯一能够见到王振祥的地方就是公共浴室,宋烟桥在浴室准备洗澡,一直等到大家都走的差不多了,也没看到王振祥出现。

  侯啸天来浴室洗澡,推搡着让宋烟桥叫他大哥,宋烟桥不屑,侯啸天的一干手下便将宋烟桥暴打一顿,并将他浸泡在浴池里,用水管给他嘴里灌水,一个看上去有些疯癫的犯人将水龙头上的水管拔了,救了宋烟桥。侯啸天的手下准备群殴疯子,疯子拿起一个拖把将他们一群人都打趴下,这时孙髯匆忙带人来制止了打闹,宋烟桥因为被灌水过多,险些窒息,被送去急救。

  宋烟桥被急救回来,孙髯遣走了医护人员,跟宋烟桥透露,日本人下午刚刚通知,所有独囚区的犯人以后都用木桶单独在自己牢房洗澡,所以王振祥不会再出现在公共浴室了。

  侯啸天的大哥十天前抢运钞车被杀,侯啸天没了大哥,也就失去了一切,橫烟表示给侯啸天三天时间,如果收不到钱,侯啸天性命难保。岸谷来给橫烟送文件,听到了橫烟的这些阴狠谈论,心惊不已。

  宋烟桥早就查清楚了侯啸天的处境,让孙髯给橫烟继续汇钱,以此保证侯啸天在监狱的特权,侯啸天有一个特权是安排手下进去独囚区,打扫单人牢房的马桶,宋烟桥想让侯啸天安排他进入独囚区。

  牢房二三区的犯人里很多人都对侯啸天不满,想要推翻侯啸天立一个新的监狱老大,宋烟桥表示自己可以帮助侯啸天,条件是要进单人牢房打扫,侯啸天看出他进入监狱的目的不单纯,拒绝了他。

  侯啸天看出宋烟桥和疯子素不相识,不明白疯子为何要帮他,侯啸天透露,疯子是因为贩卖军火,半路上被出卖而抓进来的,但是日本人都挺尊敬他,侯啸天有特权都吃不上一口肉,疯子却顿顿都是大肉。

  二三区犯人中的老大故意在侯啸天的饭菜里吐口水,并要求他吃掉,侯啸天生气的将饭菜扣到对方头上,遭到对方群殴,橫烟就在食堂门外看着,这一切都是他特意安排。

  侯啸天被关回自己牢房,牢房里只剩下宋烟桥一个,侯啸天准备用毛勒死宋烟桥,反被宋烟桥反制,宋烟桥用毛巾勒住侯啸天的脖子,要求他同意自己上次的条件,他会给日本人汇钱,为了重新得到特权,侯啸天只能跟宋烟桥的条件。

  孙髯到邮局给橫烟汇钱,和前去调查的岸谷擦肩而过,橫烟追上去看清楚了汇钱的人是孙髯,岸谷以为橫烟和孙髯联手行贿,便去找橫烟质问。

  岸谷是橫烟一手带出来的警察,向来对橫烟非常尊重,他无法接受自己老师带头违纪,联手监狱狱警收受犯人的贿赂,橫烟对岸谷的自命清高很不屑,当他听到给自己汇钱的人是孙髯之后,觉察出监狱有些异常,立刻离开办公室。

  侯啸天安排宋烟桥去三区牢房打扫马桶,宋烟桥故意敲断了搅马桶的棍子,跟狱警大喊着要求犯人自己把马桶提出来,狱警警觉地将宋烟桥赶走,让他下次再来打扫。

  王振祥听出外面是自己的同志,匆忙将自己的马桶倒满,然后呼喊狱警立刻让人帮忙倒一下。

爱国者第4集剧情介绍

  孙髯自我牺牲保舒捷 舒捷联络东北军相助

  宋烟桥和王振祥曾是同一期的学员,两人都对摩斯密码研究通透,宋烟桥进入王振祥牢房倒马桶时,敲出摩斯密码跟王振祥对话,得知王振祥当初曾约见颜红光,但颜红光没有出现,而出卖教堂的人,因教堂联络点知情者多,无法确认是谁,王振祥目前怀疑的人是赵疯子。

  回到自己牢房后,宋烟桥向侯啸天打探,才得知上次在浴室救过自己的疯子,就是王振祥口中怀疑的赵疯子。

  岸谷到监狱去视察,发现孙髯特意将值班时间调换到今晚,孙髯此刻因身体不太舒服,不在值班室而在医务室。孙髯去医务室要了些奎宁,这是专门治疗疟疾的药。

  橫烟潜入孙髯家里翻查,发现了孙髯藏在地板暗格里的公差出城证明,橫烟立刻打电话到满铁大东商务会社核实今天是否有公差出城,得到的结果是没有,加上之前岸谷说过,给他汇钱的人就是孙髯,橫烟怀疑孙髯跟监狱的共党联合,所以立刻打电话到警卫室,让岸谷将孙髯押起来。

  岸谷在孙髯的包里翻出了一套不是他尺寸的衣服,显然是准备将监狱里的犯人暗度出去,橫烟让岸谷派人将孙髯带回孙髯家里,岸谷留在医务室,看有谁会以疟疾为由来医务室找孙髯,这个人就一定是共产党。

  橫烟怀疑孙髯是共产党,他相信一定会有人来孙髯家里接应,橫烟看向窗台下的一盆花,孙髯突然紧张起来,橫烟猜测这就是孙髯和接头人的暗号,于是将花盆放上窗台。

  宋烟桥疟疾病发,狱警匆忙将他送去医务室,守在医务室的岸谷看到宋烟桥,猜到他就是孙髯要接应的人,让医生务必要救活宋烟桥。

  橫烟将孙髯家窗帘拉上,自己躲在窗帘后面伺机而动。舒捷跟孙髯的约定是窗台放花,窗帘打开,舒捷乘坐黄包车来到孙然家楼下,看到窗台有花,但窗帘紧闭,立刻明白计划有变,让黄包车不要停车继续前行。

  舒捷抬头看向窗户的这一瞬间,被橫烟看到了,橫烟立刻带人下楼去追,却发现黄包车是空的,而舒捷刚刚在拐弯的时候已经换装,并且跳车逃走。舒捷逃到附近的博爱医院,冲进一间急救病房,拿枪威胁病房的医生掩护她,舒捷换上了医生的衣服、口罩,躲过了追到医院搜查的橫烟。

  孙髯不顾一切帮助舒捷,是因为舒捷让他看到了世界的美好,所以他愿意用性命去守护这份美好。孙髯被押到审讯室,审讯室这些人以前都是他同事,他请求同事帮忙去他工作位拿包烟抽,他的烟中其实是被注射过高浓度氰化钾的,孙髯在计划开始前就决定,如果计划有变就立刻自杀。

  橫烟没有追到舒捷,回来后要求立刻提审孙髯,却发现孙髯已死,岸谷猜测孙髯用生命去保护的宋烟桥在共产党内一定有非常高的级别,但这一切都没有证据,看上去似乎只是巧合。橫烟对宋烟桥实施了各种酷刑,但是宋烟桥只字不提。

  舒捷急切的想要救出王振祥,大蹿儿看出舒捷和王振祥之间像是恋人,舒捷没有否认,让大蹿儿说出宋烟桥准备的备用方案。当初宋烟桥去教堂取钥匙的目的,就是为了营救王振祥,那把钥匙是跟沈阳东北军进步军官的接头信物,只要能和东北军接上头,他们就会想办法将王振祥引渡到张学良少帅的中国监狱,营救王振祥会容易得多,但现如今钥匙落到日本人手里,东北军向来只认信物不认人的,如果冒然去接头,很可能被接头人怀疑而被杀。

  舒捷认为事靠人为,现如今宋烟桥被捕,钥匙落到日本人手里,不能这么干等着,她相信只要跟东北军接头,就算没有信物也能让东北军相助。

  沈阳日侨饭店,是日本政商两界在奉天的主要聚集地,张学良少帅手下的一个师长徐柱国入住该饭店,舒捷来日侨饭店跟徐柱国接头,对方只认钥匙不认人,准备立刻杀了舒捷,舒捷拿出包里的手榴弹,表示自己为了营救爱人,可以不顾一切,如果东北军不帮忙,就将日侨饭店炸了,大家同归于尽,这时大蹿儿冲进来拦下了舒捷。

  徐柱国跟中共地下党失去联络,多日来心急如焚,他怎么也没想到出现一个舒捷,这样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联络员,徐柱国相信了舒捷不是敌人,答应帮忙救人,舒捷写出了王振祥、宋烟桥和赵疯子的名字,徐柱国表示只能营救一个人,舒捷犹豫再三,选择了救宋烟桥,因为不管怎么说,宋烟桥是为了营救王振祥才进去的。

  张学良少帅和日本人有盟约,所以双方在东北和平相处,但少帅表面顺从日本人,暗地里却帮助共产党,这是大家都看得见的,日本人虽然明白,但没有证据也不敢轻易得罪少帅。

  徐柱国让舒捷和大蹿儿暂时住到自己家,并给他们安排了假身份,舒捷是徐柱国的情人,大蹿儿是舒捷的司机,用东北军的身份办身份证动静太大,徐柱国让舒捷和大蹿儿自己想办法办理假的身份证。

  舒捷跟大蹿儿说了赵疯子的情况,赵疯子是三个月前辈开除党籍的,当时赵疯子向组织申辩说自己是被冤枉的,可是组织不同意,所以赵疯子就到黑市贩卖了军火,之后被当成治安范抓了起来,所以她想趁此机会将赵疯子一起营救。

  宋烟桥的疟疾治好后,被关回了监狱,橫烟叮嘱侯啸天盯紧宋烟桥,答应给侯啸天减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