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热播剧 > 爱国者电视剧

爱国者第5集剧情介绍

  宋烟桥逃狱计策失败 王振祥反叛助日军

  宋烟桥让侯啸天配合他,他带着侯啸天逃出监狱,宋烟桥进来之前,在监狱外围踩过点,监狱里的下水道外围是开放的,只要他们能进入下水道,就能离开监狱。监狱内的下水道的所有入口都被焊死了,只有锅炉房的虽然被封,但是可以撬开。

  舒捷带着照片资料去办证处办理证件,舒捷的美貌惊艳到办证处的一个年轻人,对方毫不犹豫的给舒捷办下了证件。舒捷离开时候围巾落在办证处,年轻人特意放下工作,追上来将围巾还给舒捷。

  侯啸天带着宋烟桥去锅炉房帮忙干活,宋烟桥故意加多了料,导致锅炉房冒烟了,宋烟桥自告奋勇修理锅炉,狱警让他们先回牢房,等烟散了就去修理锅炉。

  宋烟桥准备中午行动,让侯啸天找借口,跟二三区牢房的犯人约架到中午,到时候侯啸天不必出现,犯人没见不到他自然会吵起来,狱警都会被吸引过去,方便宋烟桥和侯啸天在锅炉房动手。

  中午吃饭时间,宋烟桥和侯啸天在锅炉房挖下水道,食堂里面乱作一团,一二三区的犯人打了起来,赵疯子坐在一旁看热闹,他表示谁输了就帮谁。

  宋烟桥带着侯啸天进入下水道,里面臭气熏天,顺着臭水走到了下水道的尽头,却发现那里多了道铁门,宋烟桥只能放弃原计划,侯啸天原本跟橫烟的交易是监视宋烟桥,得到减刑二十年,侯啸天听了宋烟桥的越狱计划后,觉得这个更靠谱,所以才一直配合宋烟桥,现如今越狱计划失败了,侯啸天准备出卖宋烟桥,宋烟桥识破了侯啸天的心思,将他呵责一顿,但是同意了侯啸天出卖自己,在这种境地,能活一个是一个。

  岸谷带人到食堂制止了暴乱,狱警到锅炉房发现门从里面锁上了,匆忙去跟岸谷报告,岸谷让人将锅炉房的门砸开,发现侯啸天已经将宋烟桥打昏,侯啸天找橫烟邀功,说自己制止了宋烟桥逃狱,橫烟表示为了奖赏侯啸天,给他换个牢房,将他放到二区牢房里。

  二区牢房的犯人跟侯啸天积怨已久,侯啸天一进去就跟对方打了起来。

  岸谷提审宋烟桥,宋烟桥依然不说自己的真正身份,岸谷透露,今天早上,正好整个下水道的外围进行了重修,这也许就是老天不想让宋烟桥出狱。

  王振祥跟橫烟提出一个假越狱的申请,橫烟的人故意放出王振祥,之后满城搜捕,将此事闹得人尽皆知,之后王振祥跟沈阳共党取得联系,协助橫烟查出颜红光的身份,橫烟答应了王振祥的申请。

  第二天, 王振祥越狱后沿着街道逃亡,狱警们一路追击,事实上只是做做样子罢了,橫烟派了自己的心腹老K,一路跟踪监视王振祥,以防王振祥再次倒戈。

  王振祥到舒捷住处找他,舒捷问起他逃出来的过程,王振祥解释说自己跟日本人招了颜红光的消息,但提供的都是假情报,他谎称在剧院跟颜红光有约,所以日本人带他到剧院赴约,他趁着剧院人多而逃出来的。舒捷相信了王振祥的这个说法,这时老K出现,王振祥解释老K以前是跟刘沛单线联系的,这次是靠老K的帮助才逃出来的。

  王振祥要求大蹿儿跟上级联系,立刻恢复他的职务,在舒捷的请求下,大蹿儿答应跟上级联系,汇报王振祥的复职申请。

  大蹿儿跟上级联系的地点是在圣彼得教堂门口,舒捷告诉王振祥说自己不去,王振祥便将大蹿儿的接头地址给了橫烟,回来后发现舒捷留纸条说自己去接头点了,王振祥慌张的赶去接头点。

  圣彼得教堂附近,街道、房顶围满了日本警察,大蹿儿带着舒捷到了教堂门口,跟联络员确认完暗号之后,橫烟突然向联络员开枪,联络员被打死,大蹿儿也受了伤。王振祥赶到埋伏的一个楼顶,向其他日本人开枪,舒捷和大蹿儿得以逃脱。

  突如其来的火力压制,让橫烟觉得被王振祥耍了,橫烟带着警察追到一个猪肉铺,发现外面有血迹,立刻进去搜查,发现里面正在杀猪,所以到处都是血迹,橫烟只能带人到别处继续搜查。

  橫烟离开猪肉铺后,舒捷和大蹿儿从箱子里爬了出来,原来这家猪肉铺的老板,是之前舒捷发展的外围人员,所以在必要时候才会帮忙。

  徐柱国从少帅那里拿到了犯人引渡令,立刻将引渡令发给了满铁警署。在岸谷眼里,宋烟桥就是共产党高层,所以绝对不能放,他们决定将引渡令扔进文件库,就当是遗忘了,将宋烟桥立刻处决。

爱国者第6集剧情介绍

  宋烟桥刑场上被引渡成功 王振祥双面间谍身份成疑

  岸谷接到命令,要将宋烟桥和赵疯子立刻押赴刑场,秘密处决。日本人以前就搞过这种手段,先谎称没收到引渡令,之后杀人,再走外交公关手段将事情不了了之,徐柱国看出日本人这次又要搞同样手段,让自己的侍卫冯超立刻带人前去解救宋烟桥。

  郊外的刑场上,宋烟桥和赵疯子相信会有人来营救,所以他们必须在刑场上拖延时间,岸谷想在行刑前套出颜红光的下落,赵疯子一会儿非常正经的说自己在黑市上搞军火的时候,曾听说过有人搞了两支加长膛线的卡尔狙击枪,要知道颜红光使用的就是这种卡尔枪。

  岸谷始终觉得宋烟桥和赵疯子两人中,一定有一个就是颜红光,赵疯子又故作疯癫,指着宋烟桥说是颜红光。

  冯超带着一队手下赶到刑场,向岸谷出示了引渡令附件,要求立刻放人,岸谷坚称自己没有收到任何引渡令,要立刻执行枪决,冯超和岸谷双方的战争一触即发,这时岸谷的上司石川来到刑场,要求岸谷立刻放下武器并放人。

  岸谷让石川给个解释,明明可以杀了宋烟桥,为什么要将人交给东北军,石川指责岸谷在刑场上拖延了时间,如果没有拖延时间的话,在冯超赶到之前就已经处决完毕了,秘密行刑的要诀是不能见光,抢时间,冯超已经带着引渡令到刑场了,他们失去了先机,也没理由强拖着不放人,且石川觉得少了宋烟桥,他们还有王振祥做内应。

  老K看到有警察追杀王振祥,他认为王振祥是假叛变,王振祥表示自己不想被共产党没完没了的猜忌,也不想为日本人卖命,所以打算帮助日本人找到颜红光之后,就离开沈阳,隐姓埋名过平静日子。老K看出王振祥不好把控,准备杀了王振祥,王振祥用藏在口袋里的枪杀死了老K。

  少帅针对共产党的犯人有自己的原则,一个不杀,一个不放,所以像宋烟桥和赵疯子这种被扣上共产党帽子的人,被引渡到少帅监狱之后,很可能就出不来了。

  舒捷对王振祥产生了怀疑,大蹿儿和省委联络员接头的消息,舒捷只告诉过王振祥,而日本人正好埋伏在那里,舒捷怀疑王振祥对组织的忠诚,王振祥解释说这一切都是老K的圈套,在监狱的时候王振祥误以为老K是真正的共产党,所以才跟着老K一起越狱,但是这次接头点暴露事件,他发现老K是叛徒,他在老K准备逃走的时候,将老K击毙了,舒捷毕竟还是年轻,相信了王振祥的说辞。

  少帅监狱里,宋烟桥暗中研究着监狱的地形和警卫力量,随时准备逃走,赵疯子继续装疯,对着监狱的一个狱警老霍指指点点骂骂咧咧,老霍准备拿电棍打赵疯子,宋烟桥忙拦下了老霍,并解释说疯子脑子不好,老霍将两人带到了典狱长石阎王那里。

  舒捷请大蹿儿跟上级联系,尽快恢复王振祥的工作,但昨天省委的联络员被杀,大蹿儿和宋烟桥跟上级的领导断了联系,此刻只能等待上级联络他们了。

  少帅和日本人和睦相处,是因为少帅表面上跟共产党不是一路的,所以少帅监狱里不能宣传红色思想,他们甘心就这样当着表面上的亡国奴,石阎王将宋烟桥和赵疯子揍了一顿,表现出自己软硬不吃的形象,将他们关进了监狱。

  宋烟桥和赵疯子引渡成功了,这两个人跟满铁警署就没什么关系了,岸谷跟上面写了报告,希望特务机关杀死这两个人,以绝后患。这两个人现在归张学良政府管辖,特务如果对两人动手,出了意外难免要影响两个政府的关系,特高课给警察署了一大笔钱,想让警察署自己解决这两个人。

  岸谷找到邵熠辉,出高价让邵熠辉帮忙杀了宋烟桥和赵疯子。

  夜里,老霍潜进宋烟桥和赵疯子的监狱,说想要救他们出去,宋烟桥和赵疯子跟着老霍来到监狱洗衣房,洗衣房有一扇窗户可以通向外面,赵疯子正准备走向窗户,发现旁边埋伏着不少杀手,宋烟桥眼疾手快将赵疯子救下,大喊着跑出洗衣房,杀手们担心狱警发现,不敢轻举妄动,只能放过宋烟桥和赵疯子。

  进入少帅监狱的人都需要接受沈阳法院的审判,法院有一条共产党的内线,没有暴露共产党身份的都会当做普通治安犯处理,一般一个月左右就能出狱,宋烟桥和赵疯子的审判会在下个月进行。

  张学良接到一份共产党发来的密电,密电内显示日本人运到沈阳大量先进武器,将在九月中旬进攻沈阳。张学良明白日本人早就做好了进攻的一切准备,只在等待一个进攻的借口,张学良让徐国柱立刻前往沈阳,严密防守的前提下,尽量避免和日本人发生冲突,不给他们进攻的借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