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大结局 > 爱国者电视剧

爱国者第9集剧情介绍

  岸谷叫停火车搜查宋烟桥 宋烟桥险被捕生死成谜

  丁康骑车到跟舒捷约定的公园,将假证件交给舒捷,丁康说如果舒捷去哈尔滨的话,想让她帮自己买一瓶哈士蟆油,以治疗亲戚的肺痨,舒捷满口答应,并让丁康将他的地址写下来。

  舒捷离开后将自己的围巾忘在了丁康的车上,丁康追过去想将围巾还给舒捷,没想到却看到舒捷将自己写地址的纸条撕碎扔到了地上,丁康明白自己是纯粹被舒捷骗了,舒捷根本没想帮他忙。

  宋烟桥三人来到火车站,火车站到处都是宋烟桥的通缉令,宋烟桥只能装作眼歪嘴斜的摸样蒙混过关,大蹿儿的假身份是满铁员工,火车站的警士对大蹿儿和舒捷的身份起疑,将舒捷和大蹿儿带到办公室核对身份。

  大蹿儿的身份经不起核对,宋烟桥去办公室想要转移警士注意,恰巧办公室内也有宋烟桥的通缉令,情急之下宋烟桥只能将警士打昏,并找到电闸,断了火车站的电路,外面立刻一阵哄乱。

  关中军临时要征用这趟火车,要求所有乘客下车,舒捷和大蹿儿来到火车站的通讯室,用通讯室的电台给通讯总调度发电报,说反日分子要炸毁这趟列车,关中军收到消息后,担心炸弹在站内爆炸,立刻会停止征用这趟车,让所有乘客尽快上车。

  火车出发之后,关中军调查到刚刚发送的情报并非车站通讯员所发,他们不在意这些细节,只要炸弹没爆炸就好,但岸谷却推断出这是宋烟桥的行为,立刻开车沿着铁路去追捕,这趟火车在去哈尔滨之前会在长春站停靠,岸谷担心宋烟桥逃到长春,所以让火车在长春的前一站,四平站临时停车,所有人下车接受检查。

  四平站临时停车,宋烟桥明白这就是针对他们的,四平是一个小站,候车室没有那么大地方,所以乘客只能在广场等待检查,不少四平的警士在现场帮忙维持秩序。

  宋烟桥的抓捕传单到处都是,大蹿儿和舒捷身份并未暴露,所以宋烟桥自己单独行动,让大蹿儿和舒捷正常接收检查。

  宋烟桥说有重要情报汇报,将一个警士骗到角落打昏,宋烟桥将警士藏到一个箱子里,并患上了警士的衣服,在四平内大摇大摆走动。

  岸谷搜查乘客一无所获,准备收队时发现了被藏在箱子里的警士,岸谷立刻带人到四平城内搜查。在一个街道路口,宋烟桥被岸谷的人包围,岸谷想要抓活的宋烟桥,让宋烟桥双手抱头蹲下,这时旁边经过两个日本女人,正好走到马路中间挡住了宋烟桥,宋烟桥趁机开枪逃脱。

  宋烟桥逃到一个锅炉房内,将门全部堵上,然后一个劲儿的往锅炉里加燃料,不一会儿锅炉就因温度过高而爆炸,追到外面的岸谷也被炸昏。

  岸谷醒来后,只见锅炉房一片狼藉,手下在爆炸现场搜查到了两套衣服,一套是宋烟桥的,一套是日本警士藤田的,现场还有不少被炸碎的人体碎片,分不清是宋烟桥还是藤田,岸谷觉得宋烟桥应该是被炸的尸骨无存了,下令收队。

  岸谷离开的路上,回想跟宋烟桥交手的每一次过程,宋烟桥是个狡猾的人,怎么可能轻易死掉?岸谷觉得宋烟桥很可能没死,立刻带人回到锅炉房继续搜查。

  舒捷和大蹿儿已经先一步到了哈尔滨,哈尔滨虽然还没沦陷,但依然有日本警卫军力部署,随时都有可能引发战火。

  舒捷在报纸上看到了一则反日分子在四平站被炸死的消息,立刻想到宋烟桥,舒捷要去四平找宋烟桥,大蹿儿安慰舒捷,说相信宋烟桥一定会来哈尔滨找他们,但实际上他心里也没谱。

  岸谷请监视科的人调查,发现锅炉房爆炸现场的肢体碎片全部是同一个人的,也就是说另一个人凭空消失了。岸谷还想继续调查,但是橫烟觉得这些应该是特务机关该关心的事,而不是他们这种小警察该管的。

  大蹿儿在哈尔滨索菲亚教堂贴了寻人启事,寻人启事只是幌子,其中暗藏特级加密情报,想要告知宋烟桥他们已经安全到达哈尔滨,希望宋烟桥一到哈尔滨就联系他们。

  没有上级也没有宋烟桥,舒捷和大蹿儿在哈尔滨不知道该做什么,舒捷知道哈尔滨的一个联络点,想跟哈尔滨的组织联络,于是写了申请信,将其放到秘密联络点。

  橫烟被调到了哈尔滨,橫烟随黄军代表团驻扎哈尔滨,在一个年轻中国人的带头下,橫烟进城时得到满城喝彩,欢迎日军进城。

  晚上,一个日本人请带头喝彩的年轻人吃肉,原来这年轻人是被收买来专门为日本人喝彩的,日本人给他几块大洋,笑嘻嘻的密谋者下个月为哪个日本大官儿喝彩,突然年轻人用竹签刺穿了这个日本人的脑袋,之后将他身上的财物全部洗劫一空。

爱国者第10集剧情介绍

  大蹿儿岸谷酒吧喝酒 宋烟桥归来解决危机

  这个表面为日本人摇旗呐喊,却暗杀日本人的年轻人叫冯硕英,冯硕英是哈尔滨索菲亚教堂死信箱的联络员,他喝酒装醉来到死信箱处,取走了舒捷留下的密信,再将回信放回原位。

  橫烟到达哈尔滨,迎接他的人是岸谷,岸谷早就被特务机关调到哈尔滨工作了,岸谷带着几个手下一起,准备到玛申卡酒吧为橫烟接风。

  舒捷到索菲亚教堂取到了回信,内容是:玛申卡,白手套。大蹿儿觉得这个回信回复的极其不专业,连接头时间都没写,舒捷决定今晚就去玛申卡酒吧,一直等在那里,总会有机会碰到接头人的。

  舒捷穿着一身洋装,戴着白手套,和大蹿儿来到玛申卡酒吧,他们分桌而坐,各自占据了最后两个餐桌,不一会儿,岸谷、橫烟就来到了酒吧,岸谷选择了跟独坐的大蹿儿这里拼桌。

  冯硕英来到酒吧,看到岸谷的车后,心里立刻警觉起来,他坐在酒吧吧台,观察着酒吧内的一切动静。

  大蹿儿准备起身离开,岸谷命令他坐下,大蹿儿紧张的抓着口袋里的枪,岸谷其实只是让他坐下跟大家一起喝酒而已。橫烟看出大蹿儿兜里藏枪,大蹿儿忙解释说自己是齐齐哈尔的警察,来哈尔滨办理公务,但他不知道齐齐哈尔线现任的警察局局长是谁,岸谷对大蹿儿生了疑心,一直逼问大蹿儿来哈尔滨干嘛,大蹿儿只能谎称自己是给上司摆平一些私人纠纷,这才暂时缓解了岸谷的怀疑。

  大蹿儿化名王半丁,和岸谷一行五人玩儿游戏赌钱、脱衣服,大蹿儿身上有日本人留下的伤,他担心自己输了被岸谷看到伤,于是给舒捷打暗号,让舒捷去厕所给他打掩护。

  大蹿儿称自己去厕所,之后跳窗逃出酒吧,岸谷察觉出大蹿儿有问题,立刻到厕所去找,舒捷正在卫生间补妆,岸谷在厕所找了一圈,发现大蹿儿不见了,出来后舒捷也消失了。

  岸谷的妻子岸谷理惠子将要来哈尔滨找岸谷,但岸谷厌恶惠子,不肯承认惠子是他妻子。

  舒捷再次将密信放到联络点,这次死信箱的信一直没有回信,大蹿儿察觉到事情有异常,立刻跟舒捷分头离开。

  舒捷离开的时候,看到邮差冯硕英,觉得很面熟,立刻追了上去,在一个别墅住宅区,舒捷和冯硕英互相指着枪,想要先控制住对方,这时大蹿儿出现在冯硕英后面,将冯硕英的手枪缴走,冯硕英立刻说出玛申卡酒吧,确认了同志的身份。

  冯硕英将大蹿儿和舒捷带到自己的住处,冯硕英解释当天他去玛申卡酒吧准备接头,但是看到大蹿儿跟日本人坐一桌,担心是日本人的诱捕计划,所以一直没有表露身份。省委目前已经转入地下工作,哈尔滨新的领导人没有来,他们都无法展开工作。

  冯硕英的电台缺少了几个零件,他到城里的电器铺去买零件,日本密探跟踪上了冯硕英,他却没有察觉。

  冯硕英请哈尔滨的一个同志老林、舒捷、大蹿儿来家里吃饺子,几个人像是平常家人相处,却不知窗外一个密探正在一步步靠近。

  冯硕英好奇问起宋烟桥是什么样的人,大蹿儿将宋烟桥夸赞的举世无双,舒捷却将宋烟桥批判成混蛋,从舒捷的语气中,冯硕英看出舒捷对宋烟桥有意思。

  饺子做好了,他们正准备吃,密探就在这毫无防备的时刻,冲进了房间,用枪指着舒捷,大蹿儿正在犹豫要不要开枪,从门外射来一只飞刀,杀死了日本密探,接着宋烟桥走了进来,大蹿儿和舒捷看到大难不死的宋烟桥,内心激动不已,却来不及寒暄,因为此地已经暴露,宋烟桥命令大家立刻撤离。

  宋烟桥让大蹿儿扮成卖货的,将刚刚杀死的密探运到江边,并跟大蹿儿讲了自己死里逃生的事情,原来四平那个小锅炉房爆炸时,宋烟桥藏到了下水道的井口里,丝毫没有受伤,在岸谷他们昏迷的时候,宋烟桥已经离开了现场。

  宋烟桥将密探放到江边,却不沉尸,而是在尸体上画了颜红光的标志-红五角星,然后随意的扔到江边。

  宋烟桥和大蹿儿要跟舒捷告别,宋烟桥留下一笔钱给舒捷,并叮嘱舒捷不要拿现大洋去花,需要用钱时,先去店铺兑换成哈大洋券,这样才不会被人怀疑,舒捷觉得宋烟桥是想扔下她,宋烟桥解释因为大蹿儿的脸被岸谷记住了,所以如果跟舒捷走的近,舒捷会有危险。宋烟桥让舒捷每天下午五点,去索菲亚教堂前看寻人启事,如果需要紧急联络,寻人启事里面有密码内容。

爱国者相关剧情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