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大结局 > 爱国者电视剧

爱国者第11集剧情介绍

  特务机关面试舒捷历生死 宋烟桥为救舒捷失理智

  宋烟桥租的房子在道外,这一区住的都是穷人,宋烟桥和大蹿儿住在同一间房。

  宋烟桥来哈尔滨之前,先去了一趟齐齐哈尔,他亲眼看到齐齐哈尔的马占山将军,跟日本人浴血奋战,当时他很像扛枪去前线,但是他还有自己的任务,所以必须隐藏身份。宋烟桥并没有跟上级接上线,东北如今乱作一团,相信组织上级比他们更加着急,他们必须尽快找到颜红光,一起继续抗日。

  宋烟桥在街道上遇到几个入室抢劫的小偷,宋烟桥出手教训了几个小偷,小偷们佩服不已,宋烟桥化名罗宾,跟几个小偷打上交道,为首的小偷叫小豆子,宋烟桥让他们以后跟自己混。

  岸谷将锅炉房的肢体碎片拿去化验,结果是现场的肢体碎片以及血液全部是藤田一个人的,也就是说宋烟桥根本没有死。岸谷怀疑江边那具密探的尸体,就是宋烟桥干的。

  宋烟桥给舒捷留了联络信号,但舒捷没有按时来到约定地点,宋烟桥担心舒捷出了什么事,于是到舒捷住处去找,发现舒捷厨房的火刚关掉,房间整整齐齐,说明舒捷没有出事,而是因为其他更重要的事情而离开了。

  宋烟桥在舒捷房间发现了简历表草稿,里面内容都是按照组织伪造的假身份填写,没有任何疏忽,从草稿内容来看,这次的面试非常正式和严肃。

  面试舒捷的人是土肥原,土肥原并没有对简历作出提问,而是跟舒捷闲聊,舒捷装作一个经济拮据又爱花钱的女人,表明自己必须得到这份工作,否则下个月连住的地方都没了,舒捷表现出一个急于求职的职业女性的急迫,土肥原让舒捷到等候面试的房间再等等,舒捷离开的时候,岸谷看到舒捷,想起好像曾在玛申卡酒吧见过这个女人。

  舒捷觉得土肥原对自己起了疑心,所以准备立刻离开,这时岸谷叫住了舒捷,舒捷谎称自己嫌工资低,想去别家试试,岸谷表示工资可以谈,并将舒捷带到一个房间。

  岸谷表明了自己警察的身份,询问舒捷是否去过玛申卡酒吧,舒捷矢口否认,岸谷又舒捷在沈阳的情况,舒捷表示自己在沈阳也是抄写员,一个月赚七八十元,因为打仗而来到哈尔滨。岸谷对舒捷起疑,因为舒捷租的房子一个月120元,完全超出了她的工资水平。

  岸谷询问舒捷,沈阳打仗那天晚上舒捷在什么地方,舒捷称自己在家睡觉,但是她所说的家在打仗当晚已经被炸成平地,显然舒捷是在说谎,岸谷拿出手枪,对准了舒捷的后脑。

  宋烟桥认为舒捷这次的面试非常正式,懂英文,有抄写员经验,并非底层工人,这样的面试在报纸上一定能找到广告,于是宋烟桥搜集了最近的报纸,挨个查找可疑的招聘广告。其中一条广告是田中建工株式会社招聘打字员,宋烟桥断定舒捷一定是去了这里面试。

  田中建工株式会社是日本特务的一个掩护机构,舒捷没有经过说谎的训练,所以根本经不住日本人的盘问,宋烟桥担心舒捷就这么冒失的去面试,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是叛变,要么就是被立刻处决,宋烟桥准备去营救舒捷,如果不能按时回来,就让大蹿儿接替自己的所有工作。大蹿儿的工作是要保护宋烟桥,他绝不允许宋烟桥为了舒捷去冒险,这太不像平日理智的宋烟桥,大蹿儿为了阻止宋烟桥去特务机关,跟宋烟桥扭打起来,这时门外有人敲门,宋烟桥警觉的开了门缝,竟然是舒捷在外面,舒捷表示自己独自回来的,没人跟踪,宋烟桥才放她进来。

  舒捷跟宋烟桥讲述了自己脱险的过程,当时岸谷拿枪指着她,她吓得惊叫大哭起来,在岸谷看来,这样的惊吓是正常女人该有的反应,所以要求舒捷解释她刚刚说谎的原因,舒捷背对着岸谷,啜泣着编出一个看似完美的故事:她在沈阳和一个老男人好了,那个人有妻女家庭,她的钱都是老男人给的,后来对方妻子知道她的存在,将她闹的很难看,所以她才躲到哈尔滨来的。这种小三的经历她不愿意跟别人说,所以就必须用一个个谎言来伪装自己,岸谷相信了舒捷的故事,并为刚刚的无礼道歉,放她离开。

  舒捷的机智出乎宋烟桥的意料,他完全没想到这个柔弱的女人每次都在他意料之外,不按常理出牌,这次宋烟桥没有责骂舒捷,而是答应她去田中建工株式会社上班。

  土肥原录用了舒捷,岸谷没有将自己审问舒捷的事情上报,他认为舒捷要么是最狡猾的敌人,要么是一个真正单纯的少女,相信以后舒捷来上班,会有精彩的较量。

  舒捷觉得女人活到三十岁就够了,她想为革命而死,她认为这是最浪漫的死法。宋烟桥让舒捷明天来自己住处,因为舒捷之前不是宋烟桥小组的正式成员,他要正式审查舒捷,接受小组成为他小组的成员。

爱国者第12集剧情介绍

  宋烟桥狠心送走舒捷 岸谷对舒捷看法不一般

  舒捷询问宋烟桥,当时发现她去了特务机关后,会做什么,宋烟桥回答说会立刻撤退,因为舒捷一旦暴露就会给他们带来危险。舒捷有些放心,又有些失望,她原本还担心宋烟桥会选择不顾一切去营救她,看来宋烟桥没有失去理智,但舒捷不知道宋烟桥刚刚为了救她,跟大蹿儿打的不可开交。

  宋烟桥让大蹿儿联系五号交通线,这条交通线是通过绥芬河越界去苏联的,宋烟桥审查舒捷,不是为了让她加入自己小组,而是要送她去苏联,送走舒捷她肯定会恨宋烟桥,但宋烟桥只希望舒捷平安就好。

  宋烟桥审查舒捷的资料,舒捷的资料显示,她的父母在她三岁时候就去世了,后来在亲戚的接济下长大。宋烟桥又询问舒捷和王振祥关系,舒捷自己也说不清她和王振祥是不是恋人,起码她自己觉得是,她的入党介绍人就是王振祥。

  舒捷喜欢外语,就自学英语,后来有朋友介绍王振祥当她的老师,王振祥不仅教会她知识,还教会了她做人道理,所以舒捷非常崇拜王振祥。后来王振祥要跟舒捷成为革命伴侣,舒捷不明白革命伴侣的意思是什么,所以没有同意也没有拒绝。舒捷和王振祥在一起从来没有过情侣间的接触,他们约定在革命胜利之前,绝不结婚。

  宋烟桥说自己爱过一个女人,他们的关系、感觉跟舒捷和王振祥完全不一样,所以宋烟桥判断,舒捷和王振祥并不是恋人关系,舒捷只是崇拜王振祥,将他当成一种信仰,所以王振祥叛变之后,舒捷觉得自己也被污染了。

  宋烟桥亲手做了一瓶香水送给舒捷,让她上班时候喷,保持女人味儿。

  宋烟桥表示有一个任务需要舒捷执行,将任务放在一个信封里,让她到绥芬河再打开,宋烟桥安排同志小五将舒捷送去绥芬河,舒捷以为是真正的工作,一路上满怀憧憬。

  舒捷半路上好奇,打开了信封,宋烟桥在信中说,安排舒捷通过绥芬河越界至苏联,并为她准备好了一切身份证明材料,让她到苏联后联系共党联络人老范,自此之后天涯两端,各自珍重,舒捷看着宋烟桥送自己的香水,留下了伤心的泪水。

  宋烟桥在房间发现了舒捷留下的审查资料,舒捷在资料中承认白天宋烟桥对她的审查中,她撒了谎,她父母不是死了,而是为了养活她弟弟,而将她卖掉了,自此之后,她的一生都伴随着痛苦和孤独,童年被抛弃的记忆就是她痛苦的起点。

  小五将舒捷送到绥芬河河边,告诉她往前一直走,翻过大山会有打手电筒的人接应,舒捷想让小五把她送回去,小五必须执行上级的命令,告诉她必须往前走。

  舒捷一个人在漆黑的山林里行走,大雨泥泞,附近野狼出没,她的手电筒又坏了,舒捷吓得大喊大叫,对着漆黑的森林胡乱开枪,这时一个打着手电筒的人出现,舒捷才暂时镇静,来的人是宋烟桥,舒捷气的冲宋烟桥打,宋烟桥紧紧抱着舒捷,向她保证再也不会抛弃她。

  宋烟桥将舒捷留在自己小组,为了让舒捷能够应付特务机关的工作,宋烟桥决定将自己会的都教给舒捷。

  舒捷到田中建工株式会社正式上班,她的同事黄思聪是个精明事故,又风华绝代的女人,黄思聪告诉她,面试当天岸谷曾向黄思聪打听舒捷,可能是看上舒捷了,黄思聪建议舒捷离岸谷远一些,她看得出来岸谷的身份不简单,像是秘密警察。

  舒捷下班后,岸谷要请舒捷吃饭,舒捷一点不给他好脸色,让他还是好好工作,想办法抓到自己的嫌疑人,否则岸谷还会怀疑她。

  宋烟桥认为舒捷对岸谷的态度太冲动了,一个训练有素的谍报人员,在面对岸谷时候会尽量平凡、普通,而舒捷的行为显然给岸谷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舒捷认为这得根据每个人的性格来看,舒捷本人长相出众,比较扎眼,干脆就不伪装,按照自己本身的性格来,展现出一个小辣椒的形象更贴切,宋烟桥听到舒捷的这番言论,心里有些忍不住笑,但强忍着憋着不笑出声。

  舒捷在特务机关的工作是协助抄写资料,机关内有很多抄写员,一份资料要分成很多份来抄写,这样可以防止机密泄露。舒捷每天都会记忆一些当天抄写的内容,由宋烟桥交给组织的分析小组,分析这些资料潜藏的秘密。

  1932年2月,哈尔滨被日军攻陷,同年3月18日,日本扶持的傀儡伪满政权成立。

  岸谷接到报告,日军的辎重队在城外被袭击,岸谷到现场查看后,判断是山匪铃铛队干的,将案子交给关东军哈尔滨宪兵知道对负责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