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大结局 > 天盛长歌电视剧

天盛长歌第1集剧情介绍

  奸臣当道宁乔被杀宁弈被囚 十八年后宁奕释放立志复仇

  大成王朝末年,哀帝长孙明德昏庸,近佞臣远君子,致民不聊生,哀鸿遍野,各地州府义旗频举。闵海候宁世征为救黎明于水火,在闵海将军常远等人的拥戴下历经数年,最终推翻大成统治,建立天盛王朝,大成王朝就此湮灭。而后不久,天盛帝派遣长子宁川及六子宁奕追剿大成暗卫血浮屠残部及襁褓中的哀帝九子。

  那一夜,幼年的宁奕正与怀抱哀帝九子的顾衡交涉,以父皇亲赐他的玉佩为信物想保那个孩子一命,当顾衡正在犹豫时,青年的大皇子宁川却不顾宁奕安危,突然下令剿杀,顾衡一怒之下将怀抱中的婴儿扔下了悬崖,并用火药炸伤了宁奕,紧接着他也跳了崖。

  那一夜究竟发生了什么,无人知晓,但宁川凭借射杀哀帝九子之功位居天盛太子之位,而宁奕的母亲却惨遭杀害。

  十八年后,宗正寺里,宁奕在恶梦中惊醒,他早已知道,十八年前的一夜,注定了大皇子宁川与他,一个是高高在上的太子殿下,而另一个则是宗正寺的阶下囚。

  天盛十八年,燕国瘟疫,临近州县闵海州闵国公下令封锁关隘,许出不许进,疫情蔓延至帝京附近。天盛帝宁世征下令即日起增设午朝寻求解决之法。他询问西城修平坊严控疫情的经验,大臣姚英进言修平坊是楚王宁奕出资,他着人筹建了悲田病坊及时隔离病疫,而且采用了大量焚熏艾草防止疫情慢延的办法控制住了疫情。天盛帝不解宁奕钱财的来源,姚英汇报,楚王自从进了宗正寺,一直研习蜀锦织造,这次他是将多年织造的蜀锦全部捐出筹建的病坊。虽然大臣们对此嗤之一鼻,但天盛帝下令以大赦之法平息灾乱,将宁奕放出宗正寺。

  太子宁川万没想到宁奕会被赦兔,他如临大敌,密召二皇子宁昇、五皇宁研到赵王府商议对策。宁昇和宁研认为宁奕如今就是个绣工不足为患,而且他自十八岁进了宗正寺就与朝堂断了联系,无权无势,满朝文武见过他的也没有几个,太子现在如日中天,还有闵国公常海的支持,而宁奕母后早亡,连唯一能保他的老三都不在了。一说到三弟,在座众人胸色剧变,在常海的暗示下,太子留下五弟宁研商讨督办修渠之事,他要求宁研要审时度势,这次要把户部下拨的所有钱两都用到修渠上,常海特意提醒宁研,太子这么做是为了他,当年楚王获罪入主宗正寺,赵王宁研当是首功,所以今夜最难以入眠的应该是他。

  楚王宁奕被释放当夜,他喝得酩酊大醉去面圣,感谢父皇放自己出来,他自知醉酒失态,称明日再面圣叩谢。宁奕退下后,天盛帝告诉太监赵渊,这预示着,暴风雨将要来临。

  次日,承明殿上,大臣葛鸿英启奏,他在永泰坊调查善款使用时屡遭百姓拦路高呼皇恩浩荡,原来细查后得知是赵王督办修渠时,看到南城百姓受疫情所苦,向百姓们发放了粮食和草药,葛鸿英称赞赵王是众臣的表率,赵王宁研自谦道这是太子殿下带领众臣的功劳,大臣们纷纷附和为太子高唱赞歌。天盛帝此时却问宁奕为何不上朝,当他得知宁奕正在殿外跪守,立即宣楚王宁奕瑾见。

  宁奕面圣后,却一言不发,泪流满面,天盛帝突然厉声说承明殿上能站者的人均是天下文武英才,能说的话均是关乎江山社稷百姓安危,而不是一唱一和的歌功颂德,妄言者论罪当诛。他强调宁奕已赦无罪,从今以后不得以罪臣自居,并称他此次捐锦赈灾有功,要赏什么可提出来。宁奕却只为天盛帝要宗正寺的狱卒霍老三,称霍老三织得一手好蜀锦当狱卒太可惜,大臣们闻之哄堂大笑,天盛帝却称赞楚王有功不邀赏,欲安排他去青溟书院,跟随辛子砚为他选拔能才。常海第一个跳出来反对,称宁奕刚复出宗正寺对吏制一无所知此举不妥,其他大臣纷纷附议,齐呼请皇上收回成命。天盛帝征求辛子砚意见,辛子砚称八年前楚王曾不顾宵禁之令搞自离京,后又以京郊虎威营指挥使袁冲私会,后又欲带兵回京意图不明,这种不忠不孝的人他青溟书院是断不能容的,宁奕听后痛哭流涕称他的下半生只想织蜀锦,跪求父皇成全。

  下朝后,皇上对太监赵渊说八年大牢也不会磨软宁奕的性子,他就是一根钉子放在哪里都能扎出血来,他只怕放不好会扎了自己的手。赵渊提醒皇上万一扎得狠了有人要连根拔了这根钉子,天盛帝心知肚明,如今常海仗着自己是太子的舅舅,无法无天,他已想好用秋家来护宁奕周全。现在秋尚奇一直为常海效力是因为他缺一个皇子,现在他就送秋家一个。

  天盛帝很快下旨,将秋尚奇之女秋玉落赐婚于楚王,择日大婚。

  辛子砚借陪夫人大花到织布庄做衣服的时机,与宁奕秘密会面。宁奕告诉他,这婚结不得。

  秋府里,秋尚奇也在发愁这件事,他告诉夫人,皇上这是逼着秋家反常家,当年楚王进宗正寺的事和三皇子的死因他虽然不清楚但也能揣摩出一二来,而楚王就是当年常家斩草没有除的那个根。如果秋家和楚王联姻必须为常家所不容,而常家在宫中根深蒂固,皇上给自己一个刚出囚牢的皇子来扳倒用太子做靠山的常家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宁奕已猜到秋尚奇的态度。辛子砚告诉了宁奕,太子和常氏在他回宫第一日密谈的事,并提起了他和宁奕初见之时就是和三皇子宁乔决别之日,那时宁乔将宁奕托付给他,八年来,他于太子虚与委蛇,布下了如此棋局,不单为了替宁乔报仇洗刷他的冤屈,更是为了完成他的嘱托,辅佐宁奕成为一代明君。宁奕凄然苦笑,称八年前,本朝最该成为明君的人正是他那沈冤不得雪的三哥宁乔,他一生仁义,视百姓如子民,却落得个谋逆的污名,生生赔上了性命,而诬陷他的人却依然高高在上,做着蝇营狗苟的勾当。如果这天下,不能扫清这蛀虫,谈何明君,又何来明君。宁奕自责八年前没有为三哥带回来那一线生机,如今也没能还他一个清白为他报仇。辛子砚告诉他,表面看来,现在太子,二皇子五皇子结盟,而实际上他们哪个都不肯真正俯低做小,只是认为自己机会还没来而已,如今皇上把宁奕放出了宗正寺尤其是他朝堂上一番言语,会让他们觉得太子之位已经动摇了,而这对他们来说是绝好的机会。辛子砚明白皇上是借辛奕敲打常氏和太子,但他担心宁奕现在无权无势那些人会联起手来加害他,所以他认为现在皇上赐宁奕与秋家成婚,不失为一个周全之计,建议宁奕不如顺手推舟,领旨谢恩。

  另一边,秋尚奇夫人告诉他,她让宣旨的内官带走了凤知微的庚贴是。

  凤知微是秋月缨的女儿,秋月缨让女儿在宗夫子的私塾已经读书五年了,而今女儿已经十八岁了,她不想再让凤知微再往外跑怕会坏了她的名声。母女俩正在说着话,秋府的五姨突然进门笑个不停,并带来了很多金银首饰,说夫人有请她们二位。

  秋夫人想让凤知微代替秋玉落嫁给楚王宁奕,秋月缨没有明确表态,称要回去考虑一下。回房间后,凤知微建议母亲不如带着凤浩溜之大吉,因为她不想做这件事。秋月缨称这步棋走得确实有些惊险,但她深知有些时候只有兵行险招才能破了这僵死的棋局。凤知微希望母亲能将心事对自己和盘托出,她知道母亲辛苦培养她十八年,绝不仅仅是为了让她嫁给豪门富户,如果这样她就没必要让宗夫子教自己识文断字遍知天下事,而如今她已有了这样的见识,便也不想一入侯门深似海了。这时凤皓推门而入,眼馋地对珠宝啧啧称赞,凤知微没好气地说这是她的卖身钱。

  秋尚奇将常海请至府中,并请来京城兰香院的珠茵姑娘为常海抚琴说笑话助兴,席间,秋尚奇表态此后唯愿追随常海。

  秋府后花园里,五姨娘挖苦珠茵是烟花女子竟想登堂入室,珠茵毫不示弱反讽她是小妾,五姨娘恼羞成怒将珠茵打倒在地,这时凤知微路过,她以王妃的身份为珠茵打抱不平,二人一见如故,凤知微毫不嫌弃珠茵的出身,欲于她结拜金兰。

  金羽卫衙门府,一大清早就有一个人被吊死在大门口,顾衍听了验尸官的汇报后看出那是血浮屠的手戟,他知道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他回忆起了十八年前,青年大皇子宁川向陛下回禀他带回了原血浮屠叛臣顾衍,他是顾衡的同胞手足,他可以证明那婴孩确实是大成九皇子,天盛帝赞赏顾衍弃暗投明,询问他该如何处置血浮屠首领及大成余孽的尸身,顾衍称此时正是彰显皇上仁心之际,天盛帝饶过了他的妻小,并令他规劝血浮屠残部弃暗投明。想到这里,顾衍传令下去,全体金羽卫一级戒备,严禁单独行动,这时验尸官从死尸嘴里掏出了一张字条,上写:背叛血浮屠者必诛。

  辛子砚告诉辛奕,手戟是他的师父天机子当年为大成哀帝所造,他顺便多造了两把,他们要借血浮屠造势就要做得逼真一些,所以他请人带着手戟帮他顺势补了两把,辛子砚分析做局之人如此大费周章是为了让血浮屠重现于世,而这一切都是为了太子之位,宁奕告诉辛子砚,他已经想到计策了。

天盛长歌第2集剧情介绍

  宁奕凤知微香兰院初识 宁奕设局宴请太子党羽

  二皇子燕王宁昇请来自小进府服府宁奕的宁澄,给他一锭银子,谎称很想念六弟,看到宁澄千恩万谢,燕王暗喜八年牢狱之灾宁奕府里清苦,他用小恩小惠便可收买他的下人。但他仍然忌惮六弟宁奕自小都不是省油的灯,好在现在有太子宁川和五弟宁研去对付他,下属建议宁昇现在燕州出现大成遗孤一事已在朝中传开,到时燕王即可请旨皇上到封地平息此事,宁昇暗自筹谋帝京由着他们去争,他将以退为进。

  另一边,赵王宁研在府气急败坏地对葛侍郎说,宁奕仅因为卖了几匹布竟受了父皇赏赐并因此离开了宗正寺,而自己是自掏腰包用真金白银去赈灾反倒受了父皇的贬斥,还挨了太子的骂。葛侍郎提醒宁研,正因为太子心知肚明今日皇上贬斥的人不是他赵王才会如此生气。宁研气每次脏活累活都是他干,而封赏都是太子的,如果不慎犯了错黑锅还得自己背,就因为宁川是太子,连自己这个区区的赵王还是仰人鼻息才获封的。葛侍郎提醒宁研要小心应对明日楚王宴请一事。

  另一边太子东宫里,辛子砚告诉宁川,血浮屠使用手戟刺杀金羽卫一事的真正目的是要闹得满城风雨,而且他曾在秋府听到连赵渊都提起过此事,顾衍追查后也认为血浮屠重现留下布条的目的绝不仅仅是为了向他寻仇,而且现已查明在燕州的确发现了大成九皇子。辛子砚装作不知内情,太子心急如焚,解释自己当年是因为射杀了大成九皇子才当上了太子,而现在若又出现了九皇子,他便是欺君大罪。辛子砚假意安慰他不用齐人忧天,皇上自有明断,这时手下通传楚王送来了拜贴,有请太子和众皇子明日过府一聚,太子自语宁奕现在就是他父皇的一杆红樱枪,他在借机兴机作浪。但他这步棋倒合了二皇子宁昇和五皇子宁研的心思。辛子砚谎称回去立即暗中安排调查,先行告退。宁川心知此时如果真有人利用大成遗孤做文章,那这件事的关键就是楚王宁奕,所以明日的宴席他必须要去。

  秋府里,凤浩正在翻箱倒柜地偷东西,被凤知微逮个正着,凤浩看着这价值不菲的聘金催着长姐知微不如嫁给这富户,凤知微气极将弟弟一顿痛揍,无意中将他身上的一枚珠钗打落在地,她捡起一看,才知这是那日在秋府的珠茵头上遗落的。

  宁奕收到了辛子砚的信,获知了太子东宫议事事宜,宁澄也将燕王送给他的银两如数交给了宁奕,宁奕笑称燕王宁昇这次的行动倒是歪打正着了,到时他了会送他一份大礼,让他舍不得离开帝京。

  次日,凤知微到兰香院找珠茵时,她正在房中与宁奕秘密会面,宁奕告诉珠茵,他早知秋尚奇是在打左右逢源的主意,珠茵告诉宁奕她在秋府见到了一个妙人,这人和六郎有关系,而且让她心情大好,二人正说着话,凤知微不顾姑娘们阻拦硬闯了进来,说要还给姐姐珠钗,宁奕躲在后面一时不慎撞倒了屏风,他故作惊慌,谎称自己是来这里给姑娘们做衣服的裁缝,珠茵忙说这裁缝也是个和凤知微一样有趣的人,知微半信半疑。她下楼时无意听香兰院的姑娘们说辛奕是来自楚王府的人,她顿时起了兴致,追下楼询问宁奕是否与楚王熟识,楚王平日里是否是饮酒欢宴骑射打架,宁奕笑称楚王平日只喜欢在府上染布织绵,凤知微奇怪这倒和他的兄弟姐妹们不同,宁奕称楚王的兄弟姐妹都是胸怀天下之人,但楚王和他们不一样,他只想把府里变成染布坊,最想做个平民百姓。凤知微对楚王更加好奇,暗想他这样的性子一定自小就受欺负,宁奕笑她打听楚王一定是喜欢上他了。这时珠茵上前叫走了宁奕,称难得见他有如此好心情,她在秋府曾听姨娘叫这姑娘王妃,宁奕误以为这凤知微就是秋家的玉落,赞道她也是一个妙人。

  秋府里,五姨娘掌掴自己后向夫人哭诉是被王妃欺负,秋夫人奇怪凤知微曾说自己不愿嫁给楚王怎么如此行事,五姨娘挑拨她是为了骗取更多的好处,此番还帮着兰香院的姑娘欺负她,他日她若当上王妃定会骑到夫人头上去。她提醒秋夫人莫要忘了当年她们母子三人如何进府的。秋夫人想起十三年前,秋明璎走投无路,带着年幼的凤皓和凤知微投奔哥哥秋尚奇被拒,是凤知微带着弟弟在秋府门前跪求引来邻居们围观,纷纷指责秋府人狠心,秋家迫于压力才将她们母子三人收留。秋夫人在五姨娘的怂恿下将凤皓抓至府中关押。五姨娘将这件事转告凤明璎后,明璎气她们欺人太甚,五姨娘威胁凤明璎别以为凤知微能飞上枝头变凤凰,她必须安守本份,否则凤明璎就见不到凤皓了。

  凤明缨请来宗宸商议凤知微顶替秋玉落出嫁这件事,宗宸不同意让知微以身试险,而且称日后如果凤知微知道二人的心愿又该如何自处。凤明缨正是因此才难以抉择,但她愤恨十八年来没有找到任何的办法,想着凤知微嫁入王府或许是个机会。宗宸劝凤明璎还是另选时机,倘若一直等不到,不如让凤知微如现在这般天真烂漫也是好的。二人正商量着,凤知微突然跑进来告诉阿娘自己愿意嫁给楚王,她听说楚王是个落魄之人,可能也不像王孙公子般的专横跋扈,凤明璎哭着称自己对不起知微。

  凤知微很快打扮成风尘女子的模样来到了楚王府。内府里,宁澄向宁奕汇报,他已打听到秋玉落和宁奕在兰香院无意间遇到的那个姑娘品性大不相同,玉落是秋尚奇的掌上明珠,从小娇生惯养,一个下人曾因无意摔了一支金钗而被她卖到了教坊司,秋玉落在秋府里是个最刁蛮无礼难侍候的。

  这时侍卫发现了凤知微,凤知微谎称自己是兰香院的姑娘,接到了楚王的局票来府上助兴,她听说楚王在内院便吵着要闯入,宁奕见状示意左右不要声张,上前询问凤知微怎么这么快就卖身到兰香院了,凤知微误以为宁奕是楚王府的裁缝,恳求他看在珠茵姐姐的份上安排自己和楚王见上一面,宁奕答应了她,但称这件事她需要有胆识,接着他悄悄下令宁澄他将凤知微蒙着眼睛锁在了府中凉亭上。宁奕猜到秋尚奇绝不会心甘情愿把自己的女儿嫁给常家的眼中钉中,所以凤知微一定不是秋尚奇的女儿,但他不能让这只狸猫坏了他今晚的大事。宁澄笑称这只狸猫如此有趣,不如宁奕将错就错娶了她。辛奕让宁澄把事先准备好的药丸交给自己。

  晚上,楚王府上,太子宁川和二皇子宁昇及五皇子宁研如期赴宴,太子故意邀请宁奕到自己东宫效力,宁奕谎称他一辈子就想织锦裁衣不再过问国事,宁川略感安心,便与宁奕饮酒作乐。

  另一边,凤知微见夜已漆黑,却不见小裁缝的身影,以为上了他的当,便心一横跳入湖中逃生。

  酒过三巡,宁川和宁昇宁研辞行时,宁研帮意提起大成九皇子现身二王兄燕王要有的忙了。这时宁澄通报称有人夜闯楚王府已被围攻逃入湖中,宁奕故意说此人莫不是冲着太子殿下,众人一起赶至湖边,宁川下令务必将刺客生擒,宁奕带太子继续回去饮酒。不一会,宁澄来报,湖中没有异样,宁奕抱歉称是府里的侍卫弄错了,宁研不甘心,再次提起燕州血浮屠之事,宁奕故作惊吓告诉太子门外刺客会不会是血浮屠,宁川气急称此种行径最卑鄙,厉声问燕王和赵王是否还听说了一件事,燕王宁昇称只是流言蜚语没必要惊扰太子,宁川气愤地说他们都知道燕州出了大成遗狐,宁奕突然发疯似的狂笑,称这太荒唐,十八年前他曾亲眼看见太子哥哥射杀了大成遗狐这才成了太子殿下,现在又出现了大成遗孤,那太子也就不是天盛的太子殿了,燕王宁昇见楚王宁奕酒后失言,赶紧拉他下去醒酒。

  宁昇将宁奕拉到房外,故意说他刚才的笑声有些辛酸,辛奕带着醉意说如果大成的遗狐还在作祟,那时他只有八岁已经不记得了,燕王说杀了就杀了。宁昇看到宁澄走过来,便告辞离府。宁澄告诉宁奕,湖中的那个姑娘已被救下,只是受了惊吓。宁奕立即将干衣服拿到凤知微房中,他熄灭房内烛火,坐着静候凤知微换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