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热播剧 > 你和我的倾城时光电视剧

你是我的倾城时光第1集剧情介绍

  厉致诚枪林弹雨救林浅 温达公司总裁出事遭巨变

  服装设计师林浅独自到云南旅游。林浅相貌姣好,性格开朗,为人单纯,爱好服装设计,原是司美琪集团的高级白领。现辞职与朋友陈雅怡共同经营一家网店,专卖她自己亲自设计的女装。林浅在云南的集市摊位上看到一件有民族特色的衣服爱不释手,摊主是当地人打扮的中年男子。

  摊主装出好心的样子与林浅寒暄,心无戒心的林浅很快便将自己现在的情况对摊主和盘托出。摊主得知林浅是一个人出来旅游时,他暗中通知了自己的同伙。结果林浅行至半途便被摊主及其同伙用迷药迷晕绑架。

  此时特种兵厉致诚正带着手下兄弟执行自己转业前的最后一次任务,抓捕潜入中国境内绰号蚂蟥的武装势力头子。厉致诚带领手下的兄弟如天降神兵一般乘直升机降落在蚂蟥武装基地附近,他们悄无声息地接近基地,很快便弄清基地亡命之徒的分布情况。厉致诚更是潜入到关押林浅的吊脚楼下,他清晰地听到伪装成摊主的武装分子跟林浅的对话。

  摊主称本来他们已经找了一个女孩准备送给老大,结果女孩不听话,现在只能怪林浅太倒霉。林浅用惊恐的眼神看着摊主,她嘴里塞着布条什么也说不了。厉致诚的兵全部埋伏在最佳射击位置,他们静等厉致诚的行动指令。就在这时蚂蟥手下的人发现了周围埋伏的特种兵,很快便枪声四起火光冲天。

  厉致诚果断地干掉吊脚楼上的歹徒解开林浅身上绳索,林浅被满脸涂着油彩的厉致诚护在身边。接着厉致诚掩护着林浅撤离,林浅在临走时匆忙拿回自己的物品,慌乱中她无意拿到桌子上的一个U盘。在撤离中林浅腿部被尖锐树枝插穿,林浅的腿顿时血流如注巨痛难忍。厉致诚当机立断地拔出林浅腿部树枝,然后背着她继续撤离。

  厉致诚带兵最终顺利完成任务,在返回的直升机上厉致诚手下为林浅简单处理了伤口,林浅疼得晕厥过去。厉致诚见林浅虚弱的样子忍不住脱下自己的军装盖在了林浅身上。林浅最终被送到医院处理腿伤,厉致诚带兵及时撤离医院。林浅醒来后问医生救自己的特种兵叫什么名字,医生最表示无可奉告。

  此时在霖江市发生一起重磅新闻,全市最大的的公司温达公司董事长厉致谦遭遇车祸意外身亡,而厉致谦的父亲厉仲明惊闻噩耗突发疾病被紧急送往医院救治。温达公司顿时陷入水深火热之中,温达的股东们乘机召开股东会想从厉家手中夺回温达的掌控权。厉家现在是内忧外患。

  厉致诚悄悄回来,他没有告诉任何人而只约了温达副总裁顾延之在码头见面。两人刚见面,厉致诚就突然一言不发霸道地将顾延之拉上快艇,然后在海面上风驰电掣起来。顾延之吓得魂飞魄散,厉致诚乘机问顾延之温达公司的现状。顾延之一边极力稳住自己的身子,一边告诉厉致诚,厉致谦生前温达公司已经出现问题,他本想将公司转型到设计方面,结果遭遇车祸。现在温达公司内部员工能力太差,他们缺乏优秀的设计师。现在温达的股票已跌至谷底,而一些股东们又乘机想从厉家手里夺权。

  厉致诚问完自己所有的问题后终于停下快艇。顾延之惊魂未定,他不解地问厉致诚只是想问自己问题,为什么要带自己上快艇。厉致诚说人只有在高度紧张时才不会说假话。顾延之哭笑不得。厉致诚却说,自己从来只把后背交给战友,从此后顾延之就是自己的兄弟,他们一起帮温达走出困境。

  林浅已经恢复到正常的生活,她经营的浅浅一笑时装店一直跟温达合作,网店的衣服都是由她设计交由温达公司加工。可这次却出了一点问题,许多客户反映衣服出现问题。林浅在店里设计图纸,陈雅怡嘲笑她心不在焉。陈雅怡问林浅是不是还在想那个曾救过她的特种兵,林浅口是心非地否认。就在这时有客户投诉林浅店里售出的衣服掉色严重,林浅忙不迭地道歉并亲自给客户送新的衣服过去。

  林浅见到客户不停地致歉并将新衣服赔偿给客户,但衣服尺寸偏小,客户等着上台表演节目心急如焚。林浅当即灵机一动将衣服的设计稍稍改动,很快一件个性独特的衣服做好,客户非常满意。

  温达公司的对头司美琪公司的CEO陈铮和新宝瑞集团总裁宁惟凯一起喝酒,他们在公众场合表现得针锋相对水火不容,私下里却聚在一起有说有笑。两人边喝酒边讨论前爱达合伙人、时尚杂志的主编格蕾丝,格蕾丝却端着酒杯突然走了过来。

你是我的倾城时光第2集剧情介绍

  林浅在温达再遇厉致诚 格蕾丝知内情暗地里助攻

  格蕾丝盯着陈铮和宁惟凯说,没想到他们背后关系这么好。格蕾丝似自言自语又似问他们二人说,厉致谦死得太突然,太不正常,他们两人失去一大劲敌是不是很开心。陈铮和宁惟凯相视一眼没有回答。

  顾延之向厉致诚介绍了公司的情况,厉致诚发现公司旗下一个叫爱达的公司业绩很好。顾延之告诉他,这个爱达公司是厉致谦生前创办的一个小公司。厉致诚让顾延之瞒着自己回来的消息,包括瞒住父亲厉仲明和妹妹厉靳媛。

  林浅给客户送完衣服冒雨往回跑,一辆房车停在林浅身后,一个身材颀长的年轻男子撑伞挡在林浅头上。林浅看清来人又惊又喜,此人正是林浅的哥哥林莫臣,DP集团的副总裁,目前在美国工作。林莫臣心痛妹妹劝她放弃网店跟自己去美国。林浅却坚持自己的爱好和梦想不愿跟哥哥离开。

  厉致诚到公安局调查哥哥厉致谦的死因,公安局拿出尸检报告证明厉致谦车祸发生前喝了很多酒,系酒驾开车坠湖身亡。但厉致诚深知哥哥是个非常自律的人,他说哥哥应该不会喝酒驾车。但公安局的尸检报告却没有发现厉致谦有被强行灌酒的迹象。

  林浅网店的衣服被客户大量差评,网店信誉也急转直下。林浅急了,这批衣服是她委托温达加工的,她抱着没售完的衣服直接找到温达公司制衣车间。结果对方告诉她,接她单的不是温达公司而是一个姓丁的主管私下接的单,而这个叫丁飞的主管已经辞职了。林浅投诉无门便不停地拔打丁飞的电话。

  厉致诚在公司监控里看到了车间里的林浅,他好奇地来到车间。厉致诚认出林浅就是自己在云南解救的女孩,而林浅却没认出厉致诚。厉致诚问林浅发生了什么,林浅说了自己被坑的事。厉致诚发现林浅竟然懂布料还是个服装设计师,顿时有了兴致,他豪爽地表示愿意赔偿林浅一些布料和两万元的损失。林浅大喜过望。

  就在这时厉致诚突然听到对讲机里传来温达有人要跳楼的消息。厉致诚朝出事点跑去,林浅没有收到厉致诚的赔偿忙跟了过去。林浅看到准备跳楼的老年男子沈国强竟然是自己刚刚在电梯口遇到的老头,她告诉厉致诚自己清楚地听到沈国强打电话让陈总确保自己安全。厉致诚当即明白这是有人导演了跳楼戏,因为今天正好有考察团过来。厉致诚朝楼顶天台跑去,林浅跟了过去。

  林浅劝沈国强不要受人唆使,沈国强也吓得要死,他理亏地不敢多说。厉致诚也追上来劝沈国强。就在这时沈国强的妻子突然出现在楼下朝他大喊,沈国强刚刚说的温达把妻子害成植物人的惨剧突然真相大白。沈国强又羞又急,慌乱间突然失足朝楼下摔去。

  厉致诚反应迅速地一把拉住沈国强。后来温达的保安队匆匆赶到协助厉致诚救下沈国强。林浅好奇地问保安厉致诚到底是谁,保安中好几人是厉致诚手下的退伍兵,他们犹豫片刻回答说厉致诚是保安经理,林浅没有生疑。而沈国强诬陷温达公司的谎言不攻自破。

  此时格蕾丝正邀请宁惟凯喝咖啡,格蕾丝脸上一副泰然自若的坦然,相比之下宁惟凯却心事重重一般。格蕾丝打开新闻,宁惟凯清楚地看到沈国强事件的始末。格蕾丝嗤之以鼻地问宁惟凯,自己上次遇到他跟陈铮时,他们二人是不是正密谋如何陷害温达公司。宁惟凯无言以对,他反而警告格蕾丝不要为温达与自己为敌,说完他愤愤地匆匆离开。

  林浅从温达公司离开,她刚上了自己的车便被一帮久候于此的几个打手包围。他们一边责骂林浅不该多管闲事,一边将林浅的车胎戳破、车窗敲碎,并将她拎到车外扬言要用刀划花她的脸。林浅吓得失声尖叫。厉致诚突然如勇士一般骑摩托赶到,他轻而易举地打倒几个打手救走林浅。

  格蕾丝与厉致谦生前关系十分交好,她痛心地独自到厉致谦出事的江边凭悼亡友。厉致诚找了过来,他问格蕾丝,之前自己收到的让自己小心工人闹事的短信是不是她发的,她到底和厉致谦是什么关系。

  林浅回到家里不多时就接到派出所电话,派出所让她去澄清厉致诚和一帮打手打架斗殴的事。林浅见厉致诚和之前的打手都被带到警局,她把事情的真相告诉了警察。林浅笑着问厉致诚,就算自己不过来他是不是照样能把事情说明白,厉致诚笑着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