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热播剧 > 芝麻胡同电视剧

芝麻胡同第1集分集剧情介绍

  孔老痴情愿追随严振声 买豆途中俞老大丧命

  民国三十六年,北京城有名的酱菜大家沁芳居东家严振声(何冰饰演),刚一进入生产大院就听到里面吵闹之声传出来,此人也正是制作酱菜的行家孔凡喜外号孔老痴(钱波饰演)。孔老痴发现沁芳居里制作的大酱原材料并未使用丰润豆,而是丘坡的豆子。俗话说丰润豆尤塞肉,要想做好酱菜,先要制出好酱,孔老痴对制作酱菜非常专业且认真,手艺高超,孔老痴对沁芳居不用最好的豆子大声指责,言谈之中多有讽刺意味。严振声立刻命人把所有丘坡豆子下架喂猪并且关闭了炉火。严振声向孔老痴保证一定会买到丰润的豆子,黑子着急万分,提醒严振声去往丰润的路上有军阀抢劫,很多人都不敢将豆子运进来,所以才会改用了丘坡的豆子。严振声却一声令下要买丰润的豆子,孔老痴被严振声折服甘愿留在这里跟着严振声。

  严振声妻子林翠卿在严振声出门前给了他一柄长枪,这是林翠卿出嫁时候家里陪嫁的东西,也是第一次拿出来。严振声开玩笑称妻子之所以多年来说话腰杆硬原来藏着一把枪。林翠卿提议让会功夫的哥哥俞老大一起出去,这样也放心。

  临出发前,严振声找了俞老大一起出门,俞老大和严振声虽然不是一个姓,可实际都是父亲俞老爷子的儿子,严振声是被过继到严家的。俞老爷子不顾亲情提出要钱,严振声立刻表示应该给,俞老大认为都是兄弟之间的事情,不应该要钱,俞老爷子还把俞老大训斥了一番,严振声慌忙从中调和,并且还主动提出等到回来了就给他们再开一个铺子安稳度日,俞老爷子开心不已。

  严振声女婿郭秉聪(毛乐饰演)看到严振声要出门去买豆子,就想占便宜,提出也要一车,严振声答应下来。孔老痴当初就是在郭秉聪的月桂斋帮忙做酱,只是郭秉聪认为他多管闲事将孔老痴开除了。孔老痴这才去了严振声那里,现如今郭秉聪听说严振声收留了孔老痴心生不满,要求严振声把孔老痴开除了,严振声也嬉皮笑脸答应了。林翠卿却不满意了,林翠卿认为孔老痴是个宝,不能由得郭秉聪说得算。黑子也急忙表示他已经拜了孔老痴做师傅,不能开除。这正是严振声想要的结果,严振声笑言只能等买豆子回来再说。

  天有不测风云,出门买完豆子往回走时候,严振声一行人却碰到了军阀带人劫道,俞老大不服气拿枪欲打,不料却反被军阀们乱枪打死。看着军阀赶着马车离开,怒不可遏的严振声拿枪瞄准了对方,却并未打中,黑子一把抢过来打中了军阀首领后背,军阀们赶着马车匆忙离开。

  林翠卿得知消息后迟迟不敢告诉俞老爷子,只是给俞老爷子送来了钱财,谎称俞老大他们车子耽误了迟归。可是一天天过去了,俞老爷子始终没有等到儿子回来上门询问,林翠卿这才如实相告,俞老爷子当场晕倒在地。

  俞老爷子在林翠卿搀扶下来到大酱加工厂,严振声正在忙着做酱,见到俞老爷子来到停止了手中工作径直走到老爷子面前双膝跪下,俞老爷子捶打着严振声胸口,责怪着严振声没有把他儿子带回来。随后,老爷子捧着那些丰润豆落泪,里面侵染了儿子的鲜血,俞老爷子心疼不已,看得人为之动容。

  俞老大生前没有留下子嗣,俞老爷子就担心别人骂他是绝户头,因此提出想要一个孩子继承烟火。林翠卿提出自己可以多生几个孩子姓俞即可。俞老爷子责怪林翠卿不该怂恿俞老大出门,否则也不会让俞家断了香火,同时也认为林翠卿不管生几个孩子都是严家孩子,算不得俞家的,毕竟严振声已经不是严家孩子了。林翠卿提出严宽和严贺年从根上算都是俞家后人,算不得绝后。俞老爷子却认为那些人虽然是俞家后人,可是现在都改姓了,都姓严,也算不得俞家孩子。

芝麻胡同第2集分集剧情介绍

  严振声俱乐部遇牧春花 严振声打吴友仁惹祸端

  严振声慌忙安慰俞老爷子,林翠卿承诺给俞老爷子在找一个媳妇。俞老爷子拍桌子叫喊,让严振声在这个院子里给单门立户再娶一个,生下孩子就是俞家的,否则就从此再也不认严振声。俞老爷子气得咳嗽不止,林翠卿和严振声知道俞老爷子是想给严振声纳二房,担心俞老爷子气坏了,这才慌忙答应下来。

  出了门,林翠卿就警告严振声想要娶二房门都没有。此时,严振声女婿郭秉聪跑过来也要丰润豆子,这是严振声出门之前承诺好的,严振声正在火头上,怒气告诉女婿豆子被抢走了,人还死了一口子,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严振声豆子被劫重新购买,还买了上好棺材安置俞老大和大宝,另外给了两家不少钱财,所以也塌下了很大的窟窿。严振声知道有人惦记自己的三个宝贝马褂、腰牌和帽子,此时留着那些东西也没有用,严振声决定出手卖了恰好把这个窟窿给补上。黑子提出把佘出去的帐要回来填补窟窿被严振声狠狠责骂了一顿。

  晚上,严振声带着黑子去俱乐部和木子爷碰头卖东西,碰见了喝多酒的七爷带着属下保镖球子撞到了严振声,对方却责怪严振声不长眼睛,严振声也正处于心情不好的时候,双方谁也不肯让一步说好话,因此发生了争执球子还拔出刀子对准了黑子。此时,俱乐部女招待牧春花(王鸥饰演)过来,慌忙替双方打圆场,并且介绍严振声也是朋友。七爷看在牧春花面子上向严振声致歉离开。

  北平外二区的接待员吴友仁也在俱乐部喝酒,带着满满酒意的吴友仁不停给牧春花塞钱,提出让她陪着跳舞,牧春花多次婉转拒绝。吴友仁就叫来了俱乐部经理,强逼着牧春花让她陪着跳舞。木子爷认为现在都是乱世,只愿意收下帽子,出价两千五百两大洋。严振声目光却一直停留在吴友仁和牧春花身上,看到吴友仁对牧春花上下其手非要亲吻牧春花。牧春花只好借故摆脱吴友仁去酒窖拿酒,吴友仁紧跟其后欲对牧春花不轨。

  严振声看到这一幕知道事情不妙,带着黑子就往后面闯过去,并且将守在外面的经理给推到了一边。严振声及时救了牧春花,吴友仁却抓着黑子猛揍,严振声一酒瓶子砸在了吴友仁脑袋上,吴友仁认出严振声是和木子爷一起去俱乐部的人,但来不及指责就晕倒了。

  牧春花匆忙送了黑子和严振声离开,严振声劝说牧春花也赶紧回去躲避起来,牧春花声称自己是做女招待的人,没有地方可以躲,即使回家也会被找到。牧春花坚持回去找经理将吴友仁送去医院,黑子劝说严振声不要管牧春花的事情,并认为做女招待的人比窑姐差不了多少,被人占便宜也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严振声总觉得这个女孩不像那种人,可也听从黑子的话离开了。

  吴友仁吓唬木子爷说出严振声的底细来,木子爷知道吴友仁的权利很大,黑的可以说成白的,因此老老实实说出严振声的事情,同时也告诉吴友仁在严振声手中有一个帽子,上面一个珠子价值一万两银子,吴友仁动了心思。

  牧春花实际也是被生活所迫,一心想要救重病的父亲,所以才会不惜一切去做女招待,也是出了名的大美人,曾经订过一门亲事,但对方却早死了。都说牧春花克夫所以年纪到了二十八都没有人上门提亲,牧春花为了给父亲救命放出话去可以不讲任何条件给人做妾。

  在严振声家里有个侍女宝凤,牧春花和宝凤是好友,宝凤也是从小穿金戴银养尊处优,但后来不幸家道中落,她被卖去严家做了下人,宝凤对牧春花事情非常了解,和哥哥宝翔干活时候说起了牧春花的事情,恰好就让俞老爷子听到。俞老爷子就动了心思,想要给严振声说亲事,但又担心宝凤不愿意说出牧春花在哪里,所以谎称是给老家一个人介绍。宝凤这才带着俞老爷子去见牧春花。

  俞老爷子一看到牧春花就很喜欢,当时就表态让牧春花给他儿子做媳妇,明媒正娶的原配媳妇。牧春花当场就同意了,随后牧春花就带着俞老爷子去医院找大夫,看看怎么样才能救活父亲。

  俞老爷子来找严振声,谎称是自己拜把子兄弟救命需要十支盘尼西林,让严振声赶紧想办法,严振声吓了一跳,也告诉老爷子自己没有那个本事,盘尼西林是禁药。气得老爷子当场就骂严振声和林翠卿一起***,并且还要砸了酱缸。黑子慌忙拦住了俞老爷子,声称他可以弄到盘尼西林,只是需要林真实跟着去口外一趟,严振声为了能让老爷子开心答应了。俞老爷子还拿出了自己的私房钱给严振声买药,黑子看一下钱告诉老爷子需要一千两银子,俞老爷子也吓了一跳。严振声为了让老爷子开心立刻就答应钱他来想办法。

  严振声向林翠卿谎称是俞老爷子要用钱,林翠卿埋怨还老爷子的情永远也还不清了,还有那个郭秉聪,就好像永远欠着他们一样。严振声劝说林翠卿宽心,同时也认为如果不是他让俞老大一起去也不会让他丧命,林翠卿就不再说什么答应第二天把钱备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