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热播剧 > 重耳传奇电视剧

重耳传奇第1集分集剧情介绍

  勇猛重耳徒手降野牛 重耳初知曲折身世

  春秋时代,周王室势力衰败,诸侯林立,群雄争霸,战事频乱,晋国公子重耳睿智仁厚,却因天生异相,遭遇宫廷构陷,零落异乡,自此开启了跌宕起伏的传奇人生。

  狄国族长狐伯主持三年一届的骑射手大赛,草原勇士们都奋勇当先的骑射各种飞禽走兽,重耳却单单只射老鼠,令大家非常不解。

  重耳对于在骑射中出人头地并不感兴趣,之所以射老鼠,是因为老鹰都被射了,而老鼠却不断繁殖,如果再不加以制止,恐怕草原上的庄稼就要完蛋了。

  部落的野牛突然受惊,到处狂奔差点伤了孩子,大家都吓得退避三舍,重耳二话不说冲上去,仅凭一己之力,徒手制服了发狂的野牛,令大家交口称赞。

  重耳制服野牛的时候,顺手将刚抓的老鼠扔了,没想到刚好砸晕了晋国使臣,重耳救醒了晋使之后,才知道自己竟然是晋国二公子,晋使是受晋国国君之托,请重耳回国的。

  十八年来,重耳首次听到自己的身世,他一直以为自己是个孤儿,没想到竟然是国君之子,重耳不肯接受这个事实,宁愿从没知道真相

  重耳的母亲狐姬并不受宠,自从孩子出生之后,便被迫与孩子分离,她没日没夜都思念着自己的孩子,但是却无能为力。

  重耳在草原上受过白眼,也有过快乐,每隔一段时间,便有神秘人给重耳送书看,在他想学武功,学医术的时候,便有师傅来教他,重耳最好的朋友吉格觉得这定是他亲生父母暗中安排的。

  重耳并不想去见抛弃自己的父亲,他舍不得离开从小长大的草原,舍不得离开这里的亲人,而且这附近只有他一个大夫是看病不要钱的,重耳更担心自己走了之后没人给乡亲们看病,所以他决定留下。

  晋国国君准备了一场校场比试,想要选出太子人选,嫡长公子申生和三公子夷吾以及他们各自的母亲,为了太子之位明争暗斗。

  申生的母亲是晋国君夫人齐姬,地位尊崇,早早为申生准备了铠甲华服,衣着隆重,而夷吾只是穿着普通的练武衣服,国君指责夷吾太随意了,夷吾生母允姬处处做低,自责自己没有好好管教孩子。

  新田县送来急报,新田因大旱而引起民乱,百姓指责国君失德,要让国君亲自前往新田,罪己祭天,国君大怒。

  申生想要为父请愿,代替父亲罪己祭天,齐姬赶忙装病留下了申生;夷吾认为凡是脚下土地,都是国君家的,百姓敢暴乱就是找死,他要用暴力灭了这些暴乱之人;国君因新田暴乱而心烦,停了今天的校场比武。

  重耳跟晋使坦白了自己不想回晋国的想法,晋使言辞之间对狄国充满了不屑,狄国还没有晋国一个州县大,留在这里就是不求上进,甘做人下人,重耳不觉得人有上下之分,只是有善恶之分,使臣竟然以整个狄国相威胁,表明回不回去,不是重耳自己说了算的,若重耳不从,便是给整个狄国带来灭顶之灾。

  十八年前,如今的国君诡诸还是晋国公子,狐姬身怀六甲,被断线的木鸢惊吓,在桃林之中生下儿子,诡诸对这个孩子颇为喜欢,言语之间甚有立储之一,引起申生母亲齐姬的嫉妒。

  诡诸在祭天时发生了一系列的不吉之事,卜堰称是有祸国灾星降临晋国王宫,这克父克国的妖孽便是重耳。

  诡诸举剑正准备杀了重耳,一老臣拼命抢过了重耳,但是他的手却被砍断一只,老臣对诡诸忠心耿耿,不愿见父子相残的局面,苦苦求情,才换来将重耳送出国境,永生不能反回,而狐姬被囚禁于斋宫。

  当年的真相如何,狐伯也不是很清楚,只能将自己已知道的告诉重耳,希望重耳好好考虑,重耳这才知道,自己的生身母亲还在冷宫之中,为了见见母亲,也为了保住狄国,重耳决定随晋使回去。

  重耳随晋使回国,临行前与乡亲们依依不舍地告别,晋使的侍卫竟然持刀威胁乡亲们不许相送,令重耳愤怒,严厉训斥了侍卫。

  半路上,侍卫们看到河沟里的水,便迫不及待的去喝,重耳担心他们喝生水会生病,便前去制止,想要劝他们烧水喝,侍卫们嫌麻烦,指责重耳太麻烦了。

  国君原本已经给新田下拨赈灾银,但新田依旧发生暴乱,原来是齐姬暗中搞鬼,想要以此逼迫国君退位,让申生即位,但是国君竟然让人将重耳带回国,打破了齐姬的计划,令她愤怒不已。

重耳传奇第2集分集剧情介绍

  回晋路上刺客不断 重耳齐姜火海中初遇

  新田的暴乱是齐姬和心腹东关五大夫谋划的,现如今国君不动声色地召回了重耳,齐姬担心国君已经怀疑她了,所以召回重耳挡厄,虽然重耳在狄国狐部吃百家饭长大,没有当储君的资格,但当年就是重耳挡了申生的路,所以齐姬绝不会让重耳活着回来。

  重耳的侍卫们走了没多远,好几个人便开始上吐下泻的,晋使想不通他们是怎么病的,重耳直接将一包草药扔给晋使,让他烧水给侍卫们服药,晋使质疑重耳不诊脉就随便开药,重耳称这病就是刚刚喝生水闹的,根本无需诊脉,令晋使照做即可。

  晋使半信半疑的吩咐人熬药,侍卫们喝药后没多久,病症便缓解了许多,晋使对重耳的医术佩服不已。

  重耳一行人到了一处村落,这里只有一家客栈投宿,重耳发现这家客栈有些不同寻常,便去马厩检查自己的马,发现小二竟然将毒草喂马,但小二根本不知道这是毒草,都是从村民手里买来的。

  重耳悄悄到晋使房间找他,将毒草喂马的事情告知,劝晋使不要在这家店投宿,晋使不想露宿郊外,便想等明天天亮再找店家理论,不等重耳继续劝说,外面突然射来飞箭,晋使掩护着重耳离开,自己被万箭穿心,死在客栈。

  一群黑衣刺客冲进客栈搜寻,只在重耳房间找到了一个令牌,不见重耳踪影,黑衣人放火烧了客栈之后,继续追杀重耳,即便是屠村,他们也一定要杀了重耳。

  重耳顺着屋顶逃走,不料掉进了一个破屋,不一会有一个小兄弟也从屋顶掉下来,正好落在重耳的身上,小兄弟看到重耳后又惊又喜,他在狐部的草原上见到过重耳。但他们来不及说话,刺客就放火箭烧了村落,火势很快便蔓延到了破屋,整个村子都被火海掩埋,重耳带着小兄弟跳进了水井,才躲过一劫。

  狐姬被放出冷宫,搬回了她以前居住的鸾俦殿,国君送来了不少赏赐,宫中的侍从,还有各宫夫人也百般讨好,狐姬如今已经无悲无喜,对于这些恩赏,她毫不在乎,她只想见见自己的儿子。

  重耳并不能分辨晋使是好人还是坏人,虽然晋使在言语上多有刻薄,对重耳也有些不敬,但毕竟是因重耳丧命,还连累了那么多人,重耳心中还是深感愧疚,想要查明真相,给死去的人一个交代。

  杀手们都是晋国口音,又训练有素,重耳决定去晋国调查,但是杀手们定然不会善罢甘休,这一路去晋国必定有重重关卡,重耳想不出什么好办法,但是跟他一起的小兄弟看起来甚是机灵,重耳便请小兄弟帮忙。

  这小兄弟名叫齐姜,他让重耳唤他姜弟,齐姜本也是要去晋国的,恰巧也在客栈投宿,为了躲避杀手才跟重耳走到了一起,重耳便哄着齐姜同行,还大大咧咧地搂着齐姜,要跟他同吃同住,殊不知齐姜本是女扮男装,齐姜尴尬地找各种借口。

  东关五大夫向齐姬汇报了刺杀失败,但是已经放火烧村,为以防万一,还在通往晋国的城门口设了关卡,只要是狄国口音的年轻男子,都必须仔细盘问,齐姬仍旧不放心,要求追加一道命令,凡是狄国口音的年轻男子,都必须脱去上衣检查,重耳身上的特殊印记,是避无可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