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热播剧 > 大宋少年志电视剧

大宋少年志第1集分集剧情介绍

  旧案重提元伯鳍遭难 元仲辛被逐出太学院

  宋庆历年间,夏军侵犯大宋国土,双方在祁川寨展开惨烈的战争,那一战大宋士兵几乎全军覆没,大宋无力抵挡,签订了丧权辱国的停战协议。最近两年看似两国相安无事,但暗潮汹涌。

  祁川寨一战虽然已经过去了两年,但事情并未平息。当年负责议定和书的樊宰执因涉嫌私改文书被问罪。八十万禁军都头梁竹奉命搜查樊宰执家将元伯鳍家,意欲找出樊宰执政一党和夏人勾结的证据。面对灭顶之灾,元伯鳍一脸镇定,任凭梁竹如何挑衅,就是不肯出手。梁竹大怒,命手下人鞭打元伯鳍。元伯鳍滴水不漏,梁竹不肯善罢甘休,一心想找出元伯鳍的软肋,得知他有位庶出的弟弟元仲辛在太学院念书,便带着人马赶至太学院。

  元仲辛正和一帮学生聚众赌博,听到敲门声,误以为学官查房,其他学生吓得落荒而逃,唯独同宿舍的王宽非常淡定地坐在一旁看书,而元仲辛慌慌忙忙毁灭证据。梁竹不知他们二人的身份,元仲辛故意否认自己的身份,却被王宽揭穿。梁竹将元仲辛,王宽以奉张学官之命监视元仲辛为理由跟着他们,一直到梁竹的私宅。元仲辛被带进去,看到遍体鳞伤的元伯鳍吃了一惊。但当他转过身看到梁竹,就装着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梁竹想从元仲辛口中找出元伯鳍勾结夏人的证据,谁知元仲辛竟然主动说配合他捏造伪证来诬陷元伯鳍,只要能治他死罪,他就可以继承元家家业。元仲辛俨然一副无赖面孔,反而让梁竹反感,将他赶了出去。

  王宽一直在外面等着元仲辛,看到他安然无恙,便带着他回太学院。张学官正在院子里等着他们,看到他二人归来,便宣布太学院已经将元仲辛逐出,让他带着行李离开。元仲辛滑头,哪里肯轻易就范,故意耍赖,和张学官在推拉中,假装晕倒。王宽追问张学官逐出元仲辛的原因。张学官支支吾吾,被逼得不耐烦,只能告诉他。现在樊宰执失势,太学院已经容不下元仲辛。王宽是个认死理的人,他觉得这件事不公平。元仲辛知道大势已去,收拾包袱准备离开,王宽知道他和元伯鳍兄弟情深,元伯鳍被抓,他绝不会袖手旁观,一定会想尽办法去救元伯鳍。王宽凭自己的直觉,觉得这里面错综复杂,决定助他一臂之力。元仲辛不想连累王宽,无奈王宽脾气执拗,这时房顶上突然传来一名女子的声音。该女子扔下一幅请帖,邀请元仲辛晚上去新开的欢楼一聚,商议营救元伯鳍的办法。

  元仲辛和王宽根据请帖上的地址找到欢楼,发现这里已经荒废许多,觉得透着古怪。当两人到了夜间再来时,这里竟然焕然一新,越发古怪。请帖上说明只邀请元仲辛一人,王宽只能看着他一人进去。王宽担心元仲辛的安危,于是铤而走险,翻墙而入,当他跳下来时遇到欢楼的姑小景。小景和人打赌,吹嘘自己擅长舞蹈,今晚需要上台表演,而根本不会跳舞的她愁容满面。王宽安慰她尽力就行。

  元仲辛进了欢楼,看到这里并没有喧嚣的人群,只有一名贵公子已经喝得酩酊大醉。元仲辛淡定地入座,喝酒吃饭,没有一丝慌乱。这时醉倒的那名贵公子突然醒来,叫嚷着无趣,没有歌舞,也没有姑娘作陪。看到元仲辛进来,便互相介绍,原来他正在当今殿前太尉韦卓然的公子韦衙内。两人等得心焦,这时王宽进来了。王宽和韦衙内相识,只不过两人脾气秉性不同,韦衙内吃喝玩乐样样精通,平时专爱寻花问柳。而王宽少年老成,专注学业。三人还没来得及详谈,小景带着一群舞女上台表演。小景真的不善于舞蹈,连鼓点都找不到。三人看了她的表演不禁更加觉得古怪。小景勉强跳了一段便走开了,到台下邀请元仲辛到楼上包间。韦衙内何时受过冷遇,闹着也要上去,小景无法应对,只能将他三人都带上包间。小景将他们安顿好后,便离开了。韦衙内看中了小景,提醒王宽不要和他争抢。

  梁竹一心想见识一下元伯鳍的剑法,无奈他软的硬的都不吃,任凭梁竹使劲花招,就是不肯动手。梁竹突然提到了梁寻,元伯鳍波澜不惊的脸上终于有了动静,梁寻在祁川寨一战中用自己的身体掩护他,最后被夏军刺死,而梁寻竟然是梁竹的亲弟弟。

大宋少年志第2集分集剧情介绍

  大辽暗探潜入开封 元仲辛协助赵简查探

  元仲辛等人正在包间里等待,这时一名绝色美女推门而入,她看到他们三人有一丝惊讶,不过很快就恢复淡定。韦衙内色心大起,意欲对她动手动脚,被她一脚踢倒。韦衙内不怒反乐,一直追着她不放。女子不愿和他纠缠,索性将他锁在屋里,又放迷烟将他们迷晕。

  当他们三人醒来时,发现他们正在一间荒废的古庙中,外面有重兵把守,根本无法逃脱。三人如同瓮中之鳖,三人当中只有王宽一直很镇定,韦衙内一醒来就叫嚷着要寻找美女。这时昨晚的美女一身侠女装扮带着一众手下现身。美女性子直爽,直奔主题,亮出自己大辽暗探的身份,愿意帮助元仲辛救出元伯鳍,前提是让元仲辛投靠大辽。元仲辛狡猾,假装同意投靠,韦衙内大骂元仲辛叛徒,两人争执起来。元仲辛告诉韦衙内,他们只是假降,现在当务之急还需要他们带他们回到京城。

  三人商定一番,决定和这位大辽暗探合作,先救出元伯鳍再作商议。美女要元仲辛表明忠心,逼他杀死王宽。元仲辛酝酿半天,突然拔刀刺向王宽,趁众人不备,挟持了美女,逼大家就范。大家都以为元仲辛为了逃命,竟然杀死自己的朋友。这时王宽突然爬起来,他除了胸口有血迹外,其他安然无恙。原来元仲辛为了迷惑大家,拔刀时割伤自己的手,将血染在王宽的衣服,让人以为王宽被杀。

  元仲辛拿着刀挟持美女,逼她退兵,当得知她叫赵简时,王宽突然抢下元仲辛手中的刀。众人迷惑不解。王宽给大家解释,赵简是正宗皇室血脉,且和她从小就有婚约。后来她家落败,王宽父亲势利眼,于是就想退婚,王宽坚持只要没有退回生辰贴,婚约就不算作废。

  赵简本不愿王宽牵扯进来,但事已至此。于是就将自己的行动告诉他们。她假扮大辽暗探目的就是要观察元仲辛的心性,据她得到的情报,大辽已经在开封安插密探,不日就会和元仲辛接洽。他们想通过元仲辛找出城中的暗探,消除他们。事成之后,他们就会放了元伯鳍,元仲辛答应配合他们,不过他需要五万贯的酬劳。听到她的名字赵简

  此时大辽的暗探化名韩先生已经潜入开封,并在蜜饯铺杀死了追查他身份的卒子和蜜饯老板。韩先生找到他们的联络点——染香阁,得知元伯鳍被抓,元仲辛正夜宿青楼。

  赵简已经安排好一切,她以欢门花魁的身份和元仲辛两情相悦,拿出自己的体己赎身,从此和元仲辛同行同宿,元仲辛顾及王宽,不敢答应。王宽深明大义,以国家利益为重,默许赵简的安排。赵简换作欢场女子的装扮和元仲辛从欢门中出来,她得知大辽暗探一定会掩藏在门外,故意和元仲辛做出一副恩爱的模样。元仲辛担心王宽的安危,赵简告诉他他们早有安排,有人会和王宽、韦衙内接头。

  韦衙内在大街上正在吹嘘,差点就要说出赵简的秘密,当街被人掳走。

  而整个欢楼只剩下王宽一人,以他的心思,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脱身,正坐等着有人出来。而和他接头的人竟然是小景。赵简聪明智慧,凡事都安排得妥妥当当,而小景却少根筋,做事丢三落四,王宽无法想象小景竟然和赵简是同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