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热播剧 > 共和国血脉电视剧

共和国血脉第1集分集剧情介绍

  国民党欲炸毁玉门油矿 石兴国带领钢刀连誓死保卫

  中国人民解放军某部迅速向兰州方面推进,与国民党田老六的部队展开激烈搏杀。师部命令我军在天黑前必须拿下无名岭。另外,朱德司令亲自下命令,一定要尽全力保护玉门油矿,绝不能有半点闪失。经过浴血奋战,我军占领了无名岭,但此刻田老六正带领着主力部队赶往玉门油矿,原来这是田老六的金蝉脱壳之计,他准备炸毁玉门油矿。

  钢刀连指导员邓耀华在激战中负伤,临终前,他嘱咐连长石兴国一定要保护好玉门油矿。石兴国悲痛不已,他带领着士兵含泪向邓耀华的遗体敬礼。

  周远接替了邓耀华的指导员一职。为了阻止国民党炸毁玉门油矿,上级命名钢刀连去围追堵截田老六的部队。为此,上级特地派来了邱建设作为向导和顾问,此人曾经是玉门油矿的襄理,他熟知那里的情况。另外,石兴国的女朋友许茹和唐娜作为卫生员和通讯员也一同前往。

  田老六老谋深算,他知道共产党最怕打老百姓,于是让士兵到附近村子里烧杀抢掠,抓走了大量的村民,必要时,这些老百姓可以当人肉盾牌,抵挡共军。

  玉门油矿的周明经理深知油矿到了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国民党准备强行炸毁油矿,刘大勇,刘小青带领着大批旷工,积极要求参加护矿行动。周明知道护矿队不是敌人的对手,他想抓紧联系解放军,可是远水解不了近渴,如果田老六来了,油矿就会毁于一旦,身家性命也难以保全。

  油矿的工程师田义文和田老六是本家亲戚,他留洋多年,是油田方面的专家。为了保护油矿,他决定亲自去找田老六,劝说他放弃炸矿。田义文见到田老六后,苦口婆心地劝他放弃上峰任务,国民党大势已去,得给自己留条后路。田老六根本听不进去,他认为自己和共产党有血海深仇,因为土改时共产党镇压了自己的老父亲。田老六质问对方为什么要阻止自己,田义文义正言辞地告诉他,玉门油矿是国家的血脉,谁也没有权利去毁坏,这是对民族的犯罪,是要落下千古罪名的。田义文一意孤行,他强迫田义文换上国民党的军服,让他参军入伍,有了他加盟,对炸毁油田如虎添翼。

  为了确保炸矿成功,上面给田老六派来了特派员任新我,准备利用他协助国军,炸毁玉门油矿。任新我一直在台湾的油矿工作,但此前他曾经也在玉门油矿工作过,因此田义文见到他倍感意外。

  在石兴国的带领下,钢刀连迅速赶往玉门油矿,和敌人展开了争分夺秒的争夺。在一处山谷,石兴国的连队与田老六的部队展开了一场遭遇战。看到我军把守着谷口要道,田老六决定在山上安营扎寨。为了诱使我军上山,田老六决定拿老百姓为人质,梅大妮对他破口大骂。田老六非常贪色,他看梅大妮长相俊俏,准备留下她做七姨太。梅大妮假意答应对方,但有一个条件,放了她爹和乡亲们。田老六非常狡猾,只答应放了她爹。晚上,梅大妮欲拿出剪刀扎向田老六,对方被激怒了,他让士兵把梅大妮带走,立刻去做人肉盾牌。梅大妮的父亲被他放下山,就为了给共军通风报信,这样才能让共军上山。

  梅大妮的父亲把山上的情报告诉了石兴国,求他们去解救乡亲们。石兴国气得青筋暴起,他马上做出了安排部署。在我军的正面佯攻下,田老六中了石兴国的计,他带人下山去声援山下的士兵。看到对方中计,石兴国和几个士兵穿着国民党军服,从后面包抄上山,成功地把老百姓救了出来。

  田老六准备带着一个加强营去偷袭玉门油矿,然后命令牛参谋把田义文干掉。得到这个消息后,任新我冒着生命危险把田义文放跑了。

  梅父在山上的战斗中不幸中枪,临终之际,他拉着女儿和石兴国的手,把女儿托付给了对方。钢刀连还有任务,石兴国安排几个士兵护送老百姓回家,但梅大妮却拒绝回家,她认为自己已被许配给石兴国,他去哪儿自己就去哪儿,生是他的人,死是他的鬼。石兴国哭笑不得,认为对方在胡闹。在指导员周远的劝说下,梅大妮终于同意走了,不过她并不死心,向护送的士兵打听石兴国的家乡在哪里。

共和国血脉第2集分集剧情介绍

  田义文放走了任新我 解放军接管了玉门油矿

  梅大妮向柏春生打听清楚石兴国老家的事情后,心里暗暗有了一个主意。

  田义文前来向我军汇报油矿的情况,邱建设,许茹立刻认出了对方。邱建设一见田义文就义愤填膺,并让石兴国不要听他的。许茹告诉石兴国,田义文是自己的哥哥任新我的好朋友,他们曾经一起在油田公事过。田义文向石兴国说明来意,并告知了对方一个重要情报,田老六准备带着一个加强营去偷袭玉门油矿。这时,刚好我方也传来了情报,证实了田义文的说法。事不宜迟,石兴国下令立刻前往油矿阻止田老六。

  团首长给钢刀连下令,一定要拖住敌人,不要把战火引到玉门油矿,另外还有援军来支持他们。田老六看到自己腹背受敌,心生一计,让工程师任新我假意投诚去为他们争取时间。趁着这个时机,田义文发动了突然袭击,死了我军好几名兄弟。石兴国不顾田义文的劝告,一意孤行,在38号油井附近和敌人展开了枪战。尽管我军最后拿下了玉门油矿,但38号油井被战火毁坏,田义文为此痛心疾首,他指责石兴国炸了所有玉门人的心血。石兴国也为自己的冒失深深的自责,他辜负了首长的嘱托。

  眼看我军的大部队赶来增援,田老六知道自己耗不起了,他决定主动进攻。为了保证玉门油矿,石兴国命令士兵们用刺刀和敌人展开了激烈的肉搏战,我军英勇奋战,击退了敌人。田老六眼见大势已去,他想趁机溜走,神枪手齐占山及时出手,一枪击毙了田老六。任新我被我军逮捕,许茹见到哥哥后非常激动。

  1949年9月25日,玉门解放了,城里的百姓欢欣鼓舞,走上街头欢迎解放军的到来。刘大勇,刘小青等人作为油矿的工人代表也前来迎接解放军,表达了自己的喜悦心情。

  田义文很重情义,他来看望被囚禁着的任新我。两人见面后,紧紧地拥抱在一起。田义文劝对方投诚,但任新我顾虑很深,自己是货真价实的国民党党员,共产党不会轻易放过自己,即使自己投诚了,国民党也肯定放不过自己的妻子孩子。任新我对他目前的处境心灰意冷,最后,他把一件事托付给了田义文。

  许茹提出去看看哥哥,并劝他投降。在她的要求下,石兴国派唐娜和她一同前往。许茹哭着劝哥哥不要执迷不悟,一路走到黑,为了嫂子和孩子也应该投诚。说到孩子,任新我想单独和许茹谈谈,但许茹却拒绝让唐娜出去。话到嘴边,任新我又咽了回去。

  军管会安保处的曹处长认为田义文死不悔改,在邱建设的撺掇下,处里决定处死他。田义文深夜来看望任新我,把要处死她的事情告知了对方。在田义文的帮助下,任新我顺利逃跑了。

  第二天一早,大家发现任新我不见了,曹处长火冒三丈。石兴国叫来许茹,向她询问情况。之后他下令,没破案之前,谁也不许离开营区。这时,田义文投案自首,任新我是自己放走的,他认为任新我罪不至死,自己不能见死不救。曹处长让石兴国来处理他。石兴国认为田义文是内奸特务,他公然对抗革命,决定立即对他执行死刑,曹处长及时赶来,大喊手下留人,原来他把这件事报告给军事代表后,彭老总亲自下了命令。现在全国只有几十名油田方面的专家,任新我和田义文都在保护名单上。

  石兴国原以为钢刀连英勇作战,应该得到师里的表扬,没想到57师长宋豫杰却对他大为光火,这一顿痛斥让石兴国和周远都懵了。宋豫杰罗列出了石兴国的两条罪状,第一,在保卫玉门油矿的战役中,38号油井因为他不听劝告而被炸毁,第二,他差点枪毙了油井技术人员。现在,彭老总已经亲自下令,对于事故责任人要严肃处理。

共和国血脉相关剧情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