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热播剧 > 在远方电视剧

在远方第1集分集剧情介绍

  姚远结识路晓鸥和霍梅 霍梅遇危险蒙姚远帮助

  一九九年,大都市上海。研究生路晓鸥和闺蜜霍梅给导师过完生日晚归,两人紧张地走在无人的街道,一辆面包车尾随着她们。路晓鸥和霍梅以为遇到坏人,两人吓得魂飞魄散。结果面包车司机姚远主动向她们展示自己的驾驶证,俨然一副要做好人好事的架式。姚远自称是一个退伍军人,他一路神侃,逗得两个姑前仰后合,就这样她们与姚远相识。

  姚远开车经过大桥时正好遇到邮政稽查队拦车稽查,其中一个负责的陈队长认出车里的路晓鸥。原来路晓鸥的父亲路中祥正是邮政稽查大队老总,陈队长草草检查了姚远后备箱后当即给姚远放行。

  姚远回到家,一帮跑快运的兄弟正等着他。姚远把藏在车座下面的一沓报关单拿给大家,众兄弟兴奋地连声欢呼。其中一个叫大根的兄弟问姚远他今天带的两个女孩到底什么来历。姚远严肃地说,两个女孩其中一个邮政稽查队的家属,另一个也看着不简单。

  路中祥给职工们开会,他强调说他们查处的是非法经营私人信函的快递公司。他们的原则是只要有路无论是骑车还是走路,他们都能负责人地送到,但快递公司却做不到这一点。他们稽查的就是这些快递公司。

  晚上快递公司的兄弟们一起吃串,大家议论公司其他队因为被稽查队抓到罚款的事,公司却要求这些罚款由各个队平摊。众兄弟无不愤慨,他们幻想说,如果他们能知道稽查队的行动时间和路段,他们就能完美躲过稽查。说到这里大家把目光聚焦到姚远身上,他们希望由姚远拿下稽查队家属的那个女孩。

  霍梅借住在路晓鸥家里,两人晚上有说有笑地打闹时,霍梅突然接到姚远发的约见面信息。姚远因为和霍梅同为安徽人,他以老乡自居套近乎,霍梅和路晓鸥同是学心理学的,两人也好奇姚远到底有什么目的。霍梅答应了和姚远见面。

  霍梅在咖啡馆见到姚远,姚远在学心理学的霍梅面前有些紧张。姚远有意无意地向霍梅打听路晓鸥的情况,霍梅提醒他说,路晓鸥的父亲是邮政稽查的领导,她个人也相当出色,同系的好多博士生都追不上她。姚远闻言有些心虚地揉鼻子掩饰,霍梅笑着告诉他说,路晓鸥说得果然没错,姚远只要撒谎就会下意识揉鼻子。姚远听到这里差点被咖啡呛到。

  姚远告诉快递公司的二叔,路晓鸥是邮政稽查队的路阎王的女儿。二叔大喜。姚远沮丧地说,路晓鸥不是一般人,自己根本接不住。二叔极力说服姚远不要放弃。

  姚远快递公司的一批电视机被邮政稽查队的暂扣,他机智地藏起报关单。姚远正焦头烂额时突然接到霍梅的求救信息。姚远匆匆赶到见到霍梅时,她正被一个油腻男网友纠缠。姚远当即英雄救美救下霍梅。

  这时路晓鸥也赶了过来,路晓鸥和霍梅亲眼目睹姚远打走网友。霍梅双眼清澈洞悉一切般地看着姚远,姚远自诩为特战大队退伍,刚刚的事只是小事一桩。可姚远对上路晓鸥的目光时再次下意识地揉了鼻子。姚远掩饰说,自己有批货被暂扣到邮政大队了,他要去处理。路晓鸥谎称自己正好有事过去,她会帮忙问问。

  姚远正担忧地在邮政局门口张望时,大根突然开着车拉着货从邮政局里出来。晚上众兄弟兴奋地描述死里逃生的经过,大根也说自己不清楚路阎王为什么会放了自己。姚远若有所思地对二叔说,要不自己还是试试。

在远方第2集剧情

  二叔听姚远答应试试不禁大喜,他完全相信姚远。姚远欲言又止地向二叔申请一款手机,二叔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姚远刚拿到手机就接到霍梅约见面的电话,姚远大喜过望,原以为自己无处寻觅路霍二人,没想到她们主动约自己。

  三人约了一起吃饭,姚远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与路霍二人谈笑风生,他内心却非常心虚表面大汗淋漓。路晓鸥仔细观察着姚远的举止,她几乎可以给姚远确诊,她认定姚远的个性正如自己猜测的那样。吃罢饭路晓鸥和霍梅笑嘻嘻地匆匆与姚远告辞,姚远如蒙大赦,他觉得路晓鸥这人洞悉一切太可怕了。

  晚上路晓鸥和霍梅接到姚远电话,姚远告诉她们,他帮二人找到实习的单位。他说福利院是他们公司赞助的,本来是要两个志愿者,但他帮二人争取到了实习工资。路晓鸥研究心理学正需要许多研究个体,闻言路晓鸥不禁欣喜万分。

  姚远的兄弟高畅正交待孤儿院的孩子们一会儿怎么欢迎路晓鸥和霍梅,结果孩子们看到姚远一行时兴奋地根本不记得高畅的交待。孩子们围着姚远又蹦又跳,路晓鸥和霍梅被孩子们的情绪感染。这时高畅留意到霍梅,他顿时被惊艳到失神。

  路晓鸥给孤儿院的孩子们讲故事,陈院长在一旁听得眉头紧皱,因为她震惊地听到路晓鸥给孩子们讲有关爸爸妈妈的故事。陈院长不满地对姚远报怨请来的都是些什么人,她说有关爸爸妈妈这个话题是他们一直避讳不敢跟孩子们提及的。姚远安慰陈院长放宽心,他说路晓鸥和霍梅是心理学的研究生,她们的方法不会有问题。

  接下来路晓鸥废寝忘食地陆续找小朋友们聊天,了解他们的思想。这些孩子结束跟路晓鸥的交谈后好多都是哭着离开。陈院长心疼地责怪说,路晓鸥半天的时间都弄哭了七个孩子。姚远忙息事宁人地去找路晓鸥问情况。

  路晓鸥告诉姚远,自己了解到的几个孩子里果然有几个有心理问题,他们都需要心理干预。姚远虽然认同了路晓鸥的做法,但陈院长根本不理解。陈院长为此跟路晓鸥争吵起来。

  路晓鸥质疑陈院长连基本的心理常识都没有,只会采取逃避的方式。路晓鸥说陈院长的做法只会害了孩子们。陈院长闻言难以置信,她火冒三丈。姚远夹在二人中间左右为难。

  霍梅也想劝阻路晓鸥继续往下说,可路晓鸥态度强硬地继续质疑陈院长的做法。姚远情急之下不顾一切地突然扛起路晓鸥往外走,所有人都难以置信地瞠目结舌。姚远送路晓鸥和霍梅回去,路晓鸥在车上与姚远剧烈争吵,最后路晓鸥倔强地下车步行回城。

  二叔打电话给姚远,他千叮万嘱地劝姚远不要跟路晓鸥闹崩,他们兄弟还指望着路晓鸥提供稽查大队的信息。姚远只好以大局为重,他低声下气地向路晓鸥认错,终于哄得她重新上车往回走。路上姚远听到路晓鸥给路中祥打电话,他听出稽查队晚上的稽查范围。姚远的兄弟们再次凭这个消息逃过稽查。

  陈院长半夜给姚远打电话,她急切地说自己必须向路晓鸥道歉。陈院长说,昨天晚上孤儿院的孩子们跟自己说,路晓鸥老师问的问题都是他们从没想过的,经过路晓鸥白天的谈心那些常做噩梦的孩子们都没再被噩梦惊醒。陈院长说她现在才知道路晓鸥说得都是正确的,她希望姚远能把路晓鸥请回来。姚远叫苦不迭。

  次日姚远主动打电话向路晓鸥道歉,他邀请路晓鸥能再去孤儿院。姚远真诚地代陈院长向她认错,路晓鸥不想放弃好不容易找到的实习机会,她决定再去孤儿院。

  姚远接路晓鸥和霍梅去孤儿院,两人在路上聊天时谈到路中祥。霍梅怕自己在路家跟路中祥独处时尴尬,路晓鸥安慰她让她大可放心,她说路中祥去北京出差了。姚远捕捉到这个情报心中暗喜。果然姚远的兄弟们根据他提供的情报大胆运输全都畅通无阻,他们纷纷夸赞姚远有本事。

  姚远在孤儿院悄悄溜进路晓鸥跟孤儿单独谈话的房间,他满脸堆笑地告诉路晓鸥自己想在一旁听听她给孤儿们上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