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热播剧 > 光荣时代电视剧

光荣时代第21集剧情简介

  齐拉拉在把母板还回去时,郝平川突然走了过来,他紧张的正不知如何是好,郝平川却假装什么也没发现,转身离开了。

  白玲去找笔迹专家陈教授,询问他郑朝阳的笔迹有没有可能被人模仿,陈教授否认有这种可能,他对自己的鉴定很有信心。他们正在说话的时候,一个妓女突然来找陈教授,陈教授否认他叫过妓女,妓女却拿出了一个有他签名的证据。

  那个签名是多门和齐拉拉伪造的,白玲让多门再给他重签一个,郝平川看着多门模仿签名,果然一模一样,但白玲能用放大镜识破,而郑朝阳的那个签名,用放大镜却看不出破绽。

  白玲在苏联的时候,也曾经学过模仿笔迹,她知道最高级的模仿,就是照着模板去写,她分析是有人拿着郑朝阳的签名模板,经过练习以后模仿的,所以连陈教授也看不出来真假,那个人模仿的签名,郑朝阳在20多岁签的,他希望大家能尽力去找到这个模板。

  郑朝山把一张纸点着,那张纸的左下角,赫然就是郑朝阳的签名。他正在烧的时候,尚春芝端着一碗汤,突然出现在她身后。

  二人在闲谈时,郑朝山让尚春芝尽快生个孩子,尚春芝被他这句话打动,以为他要和自己真心过日子,见他端起汤药喝,赶忙夺了过去,放下了要杀他的念头。

  多门和齐拉拉去电车厂查案,路路通看到他们转身就跑,在抓捕路路通时,路路通跑进一个荒宅后,身上着着火吓得跑出来,齐拉拉瑟瑟发抖地进去查看情况,一个穿红衣服的女鬼突然飞过来,将他和另一个叫眼镜的警察烧伤。

  郝平川在医院审问路路通,路路通承认自己曾经,在电车厂的库房里偷过零件,但火确实不是他放的,他把零件偷出了能卖不少钱,如果放火烧库房,他那不是自断台路吗,郝平川感觉他没有说谎。

  多门和郝平川,再次勘察现场,发现现场有不少小洞,那些小洞有些像蛇洞,没发现其他有价值的东西。

  耿三告诉是白玲,着火那天,他看到一个背影,那个背影很像财务室的王一本,白玲查了一下王一本的档案,发现他曾在贝勒府当过账房。

  郝平川和白玲审讯王一本,王一本说他有一个相好的叫白玉兰,是慈济医院的护士长,案发当晚他和白玉兰在一起,郝平川找白玉兰调查,王一本那晚的确和她在一起。

  线索又断了,郝平川和白玲去齐拉拉被烧荒宅勘察,发现屋内,有一个暗室,里面藏着被拐的孩子。郝平川在解救孩子的时候,遭到女鬼的偷袭。

  那个女鬼的身手不错,但却不是郝平川的对手,郝平川将女鬼用凳子压住,正在暗自得意,那个女鬼突然向他撒来药粉,将他迷晕后抓走。

  郑朝阳被暂时释放参与调查郝平川失踪案。他第一时间来荒宅勘验,多门发现,地上的洞眼,和他上次来时有些不一样。在那个旧宅房顶上,郑朝阳发现瓦片上有洞眼儿,感觉应该是穿着高跟鞋给踩破的,那些小洞,郑朝阳大胆的猜测,很有可能是地下室的气道。

光荣时代第22集剧情简介

  在郝平川被绑架的现场,郑朝阳发现了黑胶皮车轱辘印,感觉郝平川应该被这个车拉走了,于是就命人按照车印,去寻找那辆车。

  多门说,老百姓家使用的马车,大多用的是木轱辘,能用这种充气的胶皮轱辘,肯定是大户人家。

  眼镜等人总盯着郑朝阳,把郑朝阳气得和他们吵了起来,眼镜等人要把郑朝阳带走,白玲让他们把郑朝阳放开,并说如果郑朝阳跑了由她负责。

  郑朝阳顺着轮胎印找到一个大院,发现他没了踪影,白玲很是着急,直到郑朝阳出现,他才放下心来。

  那辆马车找到以后,郑朝阳发现,马车上残留着的一条红色的布,应该是从衣服上划下来的,那种材质蜀锦,一般是用来做戏服,马车上的污渍也是一些可燃物品所致。

  郑朝山借买烤鸭的名义,又和特务接了头,原来卖烤鸭那个伙计也是特务,看了伙计给他传来的情报,郑朝山很是满意,让乔杉给予金条、升官的嘉奖。

  郝平川醒来以后,发现自己的手脚都被铁链捆绑的,他使劲挣了挣,但没有挣开。在地上找不到老郝,郑朝阳怀疑,郝平川有可能被关在地下,他找来市政的同志,市政的同志拿来了北京市自来水管道的地图。

  郑朝阳观察的地图,在地图上画了两个点,让人开始调查,从老郝失踪的地方查起,查向发现马车之处,看谁家挖有防空洞。

  郑朝阳发现,当年绑匪写给福山贝勒家的勒索信,是有人特意用左手写的,审查组的老姜查到写反左书的人——破落贵族雪山。

  一个小丫头给郝平川送饭,郝平川趁机抓住她的手,他本想劝说她把自己放出去,没想到外面有一个人,拿刀把那个丫头的胳膊砍下来,郝平川气的直骂,没想到他们连自己人都下得了手。

  郑朝阳和宗向方接头,让他必须争取打入公安局的核心部分,还让他去寻找孟庆贵,要么他自己动手,要么劝说孟庆贵杀了郝平川。

  戏剧班大声做着广告,红莲社要表演惊悚大戏,郑朝听了,就想起了那个丝绸,于是就进入戏班看戏,在看戏的时候遇到了八万和春喜,郑朝阳发现春喜对齐拉拉很上心,劝齐拉拉不要辜负她。

  演员孟庆贵表演的,变脸喷火戏法引起了郑朝阳的注意,孟庆贵在表演时还踩着高跷,郑朝阳感觉,那些有破洞的瓦片,应该就是这种高跷腿踩的。

  眼镜对孟庆贵这个绝活很感兴趣,经常过来偷艺,他告诉郑朝阳,孟庆贵家就在雨儿胡同,离老郝失踪的地方不远。

  表演结束以后,郑朝阳等人悄悄的跟踪孟庆贵,发现他离开剧团时依然戴着面具,于是悄悄的跟了过去。和孟庆贵一起表演的还有两个女孩,孟庆贵回去以后,将她们锁在了铁笼之中。

  有人给郝平川送饭的时候,在饭里夹带了一个钢锯,郝平川高兴的用钢锯拿起了手上的铁链子。但还没等他把铁链拉断,孟庆贵就把带到另一个地方,把他绑在一个案板上,拿起了剪刀,开始剪他的裤子,郝平川看着他恐怖的脸,心里也害怕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