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热播剧 > 光荣时代电视剧

光荣时代第17集剧情简介

  郑朝阳和段飞鹏在澡堂里见了面,让他设法设法弄清楚,香山里面住的是什么人,并说警卫团的一个营长是他们的人,必要的时候,他可以把那个营长唤醒。

  警卫团一群当兵的,因为被拖欠了军饷,要到香山去找老大理论。郑朝阳得到消息,让郝平川调集人马制止,没想到北京的驻军部队抢先将那些人劝回去了。

  郑朝阳得知,那些当兵的都没带枪,只是不满伙食不好,还拖欠粮晌,不知谁告诉他们,有个老大在香山,他们就是想找老大告状。

  在回去的时候,郑朝阳想买点山货给哥哥带回去,却意外遇到了钟春红的女儿桑红,那个店铺原来是钟春红经营的,钟春红死了以后,那店由她女儿经营了。在那个店里,郑朝阳还看到桑红的未婚夫何家根,郑朝阳和他握手的时候,发现他的手特别硬,怀疑他用过枪。

  白玲来到邮局,邮递员承认他去过钟春红家,他给那个女人共送过四封信,送第一封信时她还正常,送第二封时,那个女人比较怪,看到他就开始,像疯子似的用口水吐他,所以那天他没有进去,只是把信从没门缝里塞进去。

  白玲再次来到现场,却和郑朝阳不期而遇,发现那门锁的,郑朝阳在她面前展示了一下开锁技术,门打开以后,两个人穿上鞋套,进入钟春红家,在窗子下发现了几个明显的脚印。

  郑朝阳把窗户打开,有一个人贴着墙根悄悄地离开了,邓朝阳猜测,这个人来的目的肯定和他们一样,肯定是在找什么东西。于是他仔细观察了一下,发现现场的桌子被人挪动了,挪开桌子以后,发现桌子后面,墙上的几块砖是松动的,拿开松动砖以后,发现里面三张画像。

  回去以后,郑朝阳向大家宣布了一个消息,钟春红的确是死于自杀,多门让他说出证据,宗向方立刻替他做出了解释,钟春红的丈夫去世后,他就患上了妄想症。

  宗向方说完以后,白玲站起来接着说,钟春红说是自杀,其实也可以说是他杀,说着他把那三幅画拿了出来,是有人利用那三幅画,故意吓唬她,并在她吃的药里动了手脚,导致她发病后自杀。

  给钟春红取药的人有两个,一个是她的女儿桑红,另一个是何家根,因此,郑朝阳把何家根作为重点排查对象。郑朝阳去调查何家根,派出所的同志告诉他,小何人很老实,在杂货铺里从来不出门,连桑红遛弯的时候他都不跟着去,并问他为什么怀疑小何,是不是因为他们的杂货店,靠近首长经常遛弯的那条路。

  郑朝山告诉乔杉,守香山的是林彪的得力部队,杨凤刚肯定不敢去触这个霉头,现在他们的主要任务,要弄清楚一号所在的位置,一号在延安时,就有微服私访的习惯,只要段飞鹏能耐心点,肯定能找到动手的机会。

  为了查清何家根的底细,郑朝阳和白玲、多门一起到天津,何家根的父亲何方舟,是天津有名的卖包子,经过调查,他们发现,真的何家根已过死了,现在的何家根是何方舟过继的儿子何良。

光荣时代第18集剧情简介

  桑红被一种药控制了,控制她的人就是何家根,确切地说应该是何良,何良在桑红的耳边再次重复,他是她的主人,他必须听他的话,甚至为他去 死,桑红毫无表情的重复着他的话。

  多门把郑朝阳带到一所宅子前,告诉他,这就是老何家的老宅子。见上面上着锁,郑朝阳再次施展了开锁技术,进去以后,他们发现了一个制造炸弹的现场,何良竟然在这里制造炸弹。

  郑朝阳想到那个派出所所长的话,每次遛弯都是她一个人,于是他们决定立刻找到桑红,在找桑红的路上,他们看到那个所长被人打晕,找到桑红的时候,发现她身上绑着炸药,手里拿着火机。

  郑朝阳发现桑红的表情木木的,怀疑她被人控制,于是端了一盆水,悄悄的靠近她,泼到她的脸上,并在她的耳边使劲敲铜盆,这一招果然见效,桑红果然被震醒了。

  何良化妆想要逃跑,被群众认出来追打,郝平川等人将他抓住,原来他接近桑红的目的,就是看好了她家店铺的位置,没想钟春红坚决不同意,这才对她动了杀机。

  根据综合情报,白玲对凤凰进行了白描。凤凰比较孤独,喜欢一个人独来独往的,他有可能专注于某一项特殊的活动,这个人很善于演戏,他可能利用政府官员医生等隐藏自己的身份。

  郑朝阳质问白玲,他刚才分析的是什么意思,责怪他不该把分析的事情,在会上公布出来,并让她拿出证据来。他了解自己的哥哥,哥哥绝对不会是特务,还问白玲要不要也怀疑他,因为他是郑朝阳的弟弟,白玲对他很是无语。

  和南京政府和谈终止,罗局长给郑朝阳等人看了一副文件,并告诉他们,国民党绝对不会甘心失败,他们肯定会策划更大规模的行动。

  人民解放军打过了长江,南京被解放了,郑朝山组织召开会议,段飞鹏对国民党的前景很不看好,要求郑朝山把遣散费发了,大家都各回各家。郑朝山把金条拿出来,放到桌子上。

  段飞鹏刚把金条拿起来,郑朝山向他们宣布了毛局长的来电,现在处在党国的存亡之际,凡有叛国者立刻杀无赦,说着他拿出了自己的匕首,段飞鹏吓得把金条交出来,赶忙打了一个立正说,愿为党国效劳。

  在电车厂的后院的杨树下,发现了一具尸骨,郑朝阳从坑里提取出几张残破的黄表纸,依稀能看到红色的文字。

  多门看到头骨上残存发辫上,系着的蝴蝶结饰品,就想起十年前的一起,福山贝勒家兰格格被绑架的案子,当年为了找兰格格,他们几乎翻遍了整个北平城,没想到尸骨竟然出现在,贝子爷自己的家里。

  当年兰格格的绑架案,曾经轰动一时,电车厂外小酒馆,多门和电车长会计王一本谈起当年兰格格的绑架案很是感慨。

  郑朝阳把在尸体下面发现的图片,拿给郑朝山看了,郑朝山告诉他,那是郎努斯之矛,这种兵器,因为它曾刺杀耶稣而得名,郑朝山还猜测,除了这个矛应该还有镇魂的朱砂,这和郑朝阳在现场看到的东西正好吻合。

  在公安局的门口,八万在等郑朝阳,还带他去小报馆找当年的报纸报道,在旧报纸中,八万拿出一张,当年绑匪写的字条,从字条的内容上来看,绑匪是一个能使用古文的人,郑朝阳感觉那绝不是一般绑匪。

  齐拉拉来送给春喜一个礼物,原来今天是春喜的生日,他用了半个月的津贴,买来那块蛋糕,把春喜感动得都流下的眼泪,两个人愉快的分享那块蛋糕。

  尚春芝去市场买东西,无意中发现了一个眼熟的女人,她拿出匕首追过去,两个人就打在了一起,没想到那个女人也出手不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