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热播剧 > 奔腾年代电视剧

奔腾年代第1集分集剧情介绍

  金灿烂与常汉卿针锋相对 冬妮娅交出资料柜钥匙

  1960年,年轻技术员常汉卿刚留学回国,在火车上遇到刚从铁道兵部队转业回来的女战斗英雄金灿烂。两人因为座位问题发生争执最后拉扯起来,就在这时金灿烂听到列车车厢外大喊抓特务,金灿烂毫不犹豫地冲出卧铺间。

  金灿烂最终凭出色的身手和过人的胆识帮助乘警们抓捕了特务。金灿烂突然想到特务装着炸弹和发报机的箱子,她联想到常汉卿随身带着的视若珍宝的箱子。金灿烂断定常汉卿一定是特务的同伙,她叫上乘警一起去抓捕常汉卿。

  金灿烂制服常汉卿后乘警查看了他的箱子,发现里面装的是电力车的绝密资料和部件。常汉卿又出示了各种证明身份的证件,他不满地斥责金灿烂并将她贬得一文不值。金灿烂理亏只得忍气吞声。

  江南机车厂的主任冯仕高奉命来车站接金灿烂,他想起在英模报告会上亲手给金灿烂献过花,那时的他对英雄金灿烂充满无限的崇敬和仰慕。不多时他便看到金灿烂和常汉卿分别走出车站,冯仕高忙迎上前。

  冯仕高向金灿烂介绍了常汉卿的身份,他是江南机电厂的工程师博士,他箱子里带回来的也是从国外进口的昂贵仪器。金灿烂闻言在些心虚,但仍然对常汉卿没有好脸色。常汉卿见冯仕高来接金灿烂有些不解,冯仕高拿出调令告诉常汉卿金灿烂是刚调到他们厂的女战斗英雄。

  金灿烂和常汉卿不得不同时坐同一辆车回厂。两人在车上针锋相对不停争吵,常汉卿毫不谦让,而且时刻摆出一副资本家少爷的臭讲究,金灿烂终于忍无可忍地下车步行,她宁愿淋雨也不愿跟常汉卿同车。

  冯仕高陪着金灿烂淋雨步行,直到走了四十多公里才走到厂里。厂里保卫科的王胖子迎接了金灿烂,金灿烂顾不上休息坚持要去看看电力机车,她太想看看不烧煤的火车到底是什么样。

  金灿烂看到电力机车叹为观止,她问王胖子既然是大会战为什么没有宣传气氛。王胖子为难地说,以前有但常汉卿不喜欢所以取消了。金灿烂当即掏出快板跳上高处给工人们表演快板书。金灿烂的表演引得工人们阵阵喝彩,常汉卿却站出来厉声制止了金灿烂。

  苏联专家瓦西里跟冬妮娅剧烈争吵,瓦西里不允许冬妮娅帮机电厂,他悄声说这是最新的指示,现在形势发生了变化。瓦西里拿出一沓照片指责冬妮娅违反了苏联专家不能跟中国人谈恋爱的规定,而且还是常汉卿这种资本家的后代。冬妮娅辩解说是自己单方面爱上常汉卿,这跟他无关。

  瓦西里要求冬妮娅交出核心资料柜的钥匙,他从冬妮娅手中接过拿走资料柜里的核心资料。冬妮娅担忧地问瓦西里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瓦西里一副无可奉告的表情。这时常汉卿过来找冬妮娅想讨论一些技术问题,结果被瓦西里挡驾。

  常汉卿悄悄翻墙潜到冬妮娅卧室外,他给冬妮娅带了些菜和饼干。常汉卿想请教一些技术上的难题,冬妮娅却回避着说要跟常汉卿喝酒。常汉卿没酒量想推辞,冬妮娅却说如果他喝完酒自己就告诉他难题的答案。常汉卿毫不犹豫地拿起酒瓶灌起酒来。常汉卿和冬妮娅此时全然没有注意到房间炉子上的水壶里的水开了溢出来扑灭了炉火。

奔腾年代第2集剧情

  常汉卿喝完酒踉跄着准备往外走,哪知熄灭炉火里冒出来的煤气让常汉卿顿感头晕目眩。常汉卿歪倒在冬妮娅怀里,冬妮娅也立足不稳两人双双摔倒在床上。

  此时金灿烂听了冯仕高对常汉卿的介绍才知道常汉卿原来这么有才,放弃国外优厚的条件回国参加电力机车研制。金灿烂当即决定向常汉卿当面道歉,对自己之前对他恶劣的态度。谁知她来到常汉卿家里发现自己的水壶扔在常汉卿家的垃圾桶里,金灿烂勃然大怒。

  就在这时负责苏联专家小楼安全的保卫员发现常汉卿和冬妮娅出事。保卫大呼小叫地向金灿烂汇报,金灿烂夺过保卫的枪端着枪和冯仕高等人冲进冬妮娅房间,只见冬妮娅和常汉卿双双倒在床上昏迷不醒。金灿烂怒骂常汉聊是流氓欲拿枪挑了他,冯仕高赶紧制止。

  金灿烂等人手忙脚乱地将常汉卿和冬妮娅挪到屋外。此时瓦西里也接到通报,他匆匆赶回住处。在发现冬妮娅还有呼吸时,他丢下冬妮娅乘乱回了房间拿走常汉卿留在房间的三张图纸。

  金灿烂发现常汉卿是煤气中毒,情急之下她为常汉卿做了人工呼吸。常汉卿终于醒来,他语气虚弱地责怪金灿烂直接人工呼吸根本不卫生。这时救护车赶到,金灿烂用手铐将常汉卿铐了起来。她悄声对常汉卿说,她这么做是为了给苏联专家一个交待。

  常汉卿被救护车拉走时,白曼宁匆匆赶到。看到常汉卿还戴着手铐甚是不解。冯仕高不满地解释说,这就是个案子。白曼宁担心不已。众人散去后,冯仕高一副老谋深算的样子对金灿烂说,他们可以把此案办成一个铁案,坐实常汉卿的罪过,谁让他妄图篡改苏联专家的方案。金灿烂也可以通过这个事一案成名。金灿料闻言若有所思。

  白曼宁主动找常汉坤,常汉坤还找出几件冬妮娅送给常汉卿的礼物证明是她对常汉卿在意。白曼宁暗恋常汉卿已久,她说自己可以对外宣称她已经跟常汉卿订婚帮他脱困。常汉坤很意外,她觉得白曼宁拿清白声誉帮常汉卿让人费解,她希望白曼宁直接提条件。白曼宁不愿说出小心思。

  常汉坤提着煲好的汤到医院看望常汉卿,金灿烂挡驾称案子没查清不能探试。常汉坤拿出冬妮娅送给常汉卿的礼物证明是她对常汉卿有意。金灿烂仍然不放常汉坤进病房,常汉坤只得把汤交给金灿烂代交。

  金灿烂到病房把汤交给常汉卿后开始调查常汉卿,常汉卿辩解说自己跟冬妮娅是正常交往,他只是去跟冬妮娅讨论图纸。金灿烂表示怀疑,常汉卿对金灿烂一番讽刺不愿跟她多说。金灿烂气急败坏。

  金灿烂出了病房问王胖子堪察冬妮娅房间里有没有发现图纸。王胖子一脸疑惑地说并没有看到图纸。金灿烂随后去了冬妮娅房间,她疑惑没有看到图纸。冯仕高得到王胖子通风报信匆匆赶到冬妮娅房间,他唯恐得罪苏联专家,坚持认定常汉卿没有受屈。

  金灿烂坚持要检查瓦西里的资料柜,瓦西里不情不愿,最后甚至与金灿烂发生冲突。冯仕高息事宁人地把金灿烂拉到房间外,他说瓦西里一直对常汉卿要修改方案而心怀不满,这次千万不能得罪苏联专家。

  常汉卿被关在病房不能脱身,他暴躁不安时在常汉坤送来的保温盒子里发现她写给自己的纸条。常汉坤让他承认与白曼宁订婚的事。常汉卿简直无语。

  白曼宁找金灿烂称自己是常汉卿未婚妻,她拿出戒指和订婚契约给金灿烂看。金灿烂将信将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