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热播剧 > 奔腾年代电视剧

奔腾年代第23集剧情

  金灿烂从医院回来难过地躺在床上不言不语。常汉坤悄悄劝常汉卿理智一些,毕竟这关系到常家的后代。常汉卿却坚定地说,金灿烂是自己妻子,自己不会放弃她。

  常汉坤私下找到金灿烂,她说常家几代单传,他们常家非常在意这个孩子。常汉坤劝金灿烂离婚,她可以按大学生的工资标准一次性补偿给金灿烂五十年的工资。金灿烂低垂着头不说话。常汉坤拿出协议书说,这是自己以她的名义起草的离婚协议书,还有一份是自己对她进行补偿的协议书。

  金灿烂接过协议书塞进口袋里。常汉坤叮嘱她说,这是他们两人之间的约定,她不希望常汉坤知道。常汉坤叹了口气说,常汉卿一大早就去向吴厂长递交了请假条,电力机车是常汉卿的梦想,她不想因此耽误。金灿烂默默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金灿烂躲在无人处仔细看了离婚协议书,她委屈地泣不成声。金灿烂早早地回了家忙着移栽金汉坤的花草,常汉卿主动上前帮忙。金灿烂内疚地对常汉卿说自己生不出孩子,常汉卿乐观地说他们可以再试,如果真得不行也不是什么大事。

  金灿烂晚上偷听到常汉坤姐弟俩的对话,他们跪在父母的灵位前讨论生孩子的事。常汉坤仍坚持逼常汉卿离婚,她说如果常汉卿说不出口自己来做这个恶人。金灿烂听到他们的对话心如刀割。

  冯仕高收到母亲齐教授的来信,齐教授在信里给冯仕高介绍了对象。冯仕高不悦地给母亲回了电话,他在电话里谎称自己已经有对象了。冯仕高说完又准备向母亲咨询金灿烂不能怀孕的事,因为齐教授是北京的妇科专家。谁知刚开口就听到金灿烂的敲门声。

  金灿烂将离婚申请递给冯仕高,冯仕高在看到金灿烂的离婚申请后暴跳如雷,他咆哮着指责常家姐弟是在欺负金灿烂。金灿烂难过地说,这事不怪他们,是自己生不出孩子。冯仕高替金灿烂不值,他激动地说自己一直爱金灿烂,即便她不能生孩子。金灿烂听不下去,她坚持把签字笔递给冯仕高。

  冯仕高说原本自己应该高高兴兴地签字,但他不能乘人之危,他要痛痛快快地替金灿烂出了恶气后再签字。冯仕高刚说到这里常汉卿突然破门而入,他望着金灿烂坚定地说,自己这列车一辈子就可能只有金灿烂一位驾驶员。

  常汉卿一把扯过冯仕高桌子上的离婚协议书撕得粉碎。冯仕高咆哮着要叫保卫科追究常汉卿的责任,金灿烂吓得忙拉走常汉卿。常汉卿为表决心冲动地要去做结扎手术,他说这样一来常汉坤就不会再说什么。金灿烂忙劝阻他让他回到电力机车岗位。

  冯仕高想了想把这事报告给吴厂长。吴厂长找到金灿烂厉声斥责了她。吴厂长说自己一眼看出金灿烂写的离婚协议书是抄的,她现在冲动地做决定将来一定会后悔。金灿烂痛苦地说自己不会后悔。吴厂长当即下令让金灿烂今天晚上就跟自己去北京出差参加火车司机培训班,他说这样可以暂时缓解常汉卿姐弟俩的矛盾。

  吴厂长当晚来接金灿烂出差,常汉卿冲动地找吴厂长理论。吴厂长理智地劝常汉卿安心研究电力机车,自己带金灿烂出差也是为他们好。金灿烂临上车时常汉卿拉住她,他把一条用子弹头做成的项链送给金灿烂。常汉卿深情地说,这颗子弹是金灿烂替自己挡下的,没有她自己连命都没了何谈生孩子。常汉卿坚定地对金灿烂说她一定要回来,自己等她。金灿烂含泪上了车。

奔腾年代第24集剧情

  常汉坤约白曼宁晨练,她难得对白曼宁笑容满面。常汉坤试探地问白曼宁,如果金灿烂退出她怎么打算,她说常家不能没有子嗣。白曼宁愣住了,但她还是肯定地告诉常汉坤,自己已经跟常汉卿说清楚了,他们之间是不可能的。常汉坤失望之极。

  吴厂长把金灿烂带到北京协和医院,金灿烂听闻要给自己治病顿时要打退堂鼓。吴厂长告诉她,把她治好了才能让常汉卿安心工作。金灿烂还有些心虚,齐教授迎上来,她表面和蔼但却眼神复杂地打量着金灿烂。齐教授带金灿烂去诊疗室,她说还要让林巧稚院士亲自给金灿烂看病。

  金灿烂喜出望外,她对吴厂长说,自己来北京治病的事希望他不要跟常汉卿说,她不希望常汉卿担心。金灿烂安心住了院并接受了齐教授亲自为她做的手术。

  金灿烂已经半个月没有音讯也没有回厂,常汉卿求吴厂长让自己跟金灿烂通个电话。吴厂长谎称金灿烂是封闭式学习,通不了电话。吴厂长话里有话地嘱咐常汉卿一定不能对不起金灿烂,他要对得起金灿烂为他受的苦。常汉卿听得一头雾水,但他感觉金灿烂在受苦。常汉卿当即收拾了衣服搬到车台去住,他觉得自己要好好研制机车才对得起金灿烂。

  金灿烂在北京接受齐教授的治疗,齐教授对金灿烂关照有加。这天有护士到病房告诉齐教授她儿子从江南厂过来看她了,齐教授闻言十分高兴。

  金灿烂好奇来自江南厂的人是谁,她准备去齐教授办公室看看。结果无意间听到冯仕高跟齐教授的对话,冯仕高关切地向母亲打听金灿烂的治疗情况。齐教授却责骂冯仕高还没结婚就跟金灿烂做出这种事,她说为了他媳妇自己把老脸都卖了才请到林巧稚院士。金灿烂听到这里慌乱地转身离开,手足无措时她打翻了吊瓶。齐教授走出办公室看到金灿烂,但她什么也没说。

  金灿烂提着行李坚持要离开,冯仕高忙劝阻她,他道歉说自己也是为了帮她才对母亲谎称她是自己未婚妻。金灿烂含着泪问冯仕高为什么要这么做,他到底图什么。冯仕高真诚地说,自己只是想让她在厂里能挺胸做人,让那些瞧不起她的人不敢再轻视她,自己只是想看到她灿烂的笑容。金灿烂却内疚欺骗了齐教授,她非常难过。冯仕高最终说服金灿烂继续接受治疗。

  齐教授为金灿烂复诊,金灿烂忐忑不安。齐教授最后告诉她治疗成功,她可以怀孕。金灿烂几乎喜极而泣。金灿烂犹豫再三还是决定把自己跟冯仕高的关系告诉齐教授,齐教授却打断她说自己已经知道了。齐教授说自己是个医生,对患者她一视同仁,她只是希望金灿烂帮帮自己劝服冯仕高调回北京。

  常汉卿决定跟陈凯去北京出差,姚工知道他的用意。姚工苦口婆心地劝常汉卿该放下还是要放下,要想开一些。常汉卿却掷地有声地说,自己对金灿烂的感情义无反顾。刚说到这里,常汉卿看到拎着行李的金灿烂,他激动地迎上前想抱住她。

  金灿烂掏出诊断结果给常汉卿,常汉卿看后欣喜若狂,他大喊着把这个好消息嚷了出来,让全车台的人都听到这个好消息。冯仕高站在车台门口,看着金灿烂脸上绽放的笑容他由衷地替金灿烂感到高兴。

  常汉坤却质疑冯仕高的做法,她无法相信冯仕高会帮金灿烂。常汉卿却说冯仕高这次的做法让自己惭愧,他没想到冯仕高这么有气度。常汉坤却始终不相信冯仕高没有目的,金灿烂解释说齐教授是想把冯仕高调回北京去。

  冯仕高因为感冒到医院看病,金灿烂到医院探望冯仕高。金灿烂劝冯仕高答应齐教授调回北京去,她说冯仕高这样不恋爱不结婚不好。冯仕高却说自己心中有爱。这时医生告诉金灿烂她怀孕了,金灿烂喜出望外。冯仕高却扯下吊瓶针头失魂落魄地走出医院。

  白曼宁从电影院出来看到冯仕高脚步踉跄一脸的生无可恋,她迎了上去。冯仕高告诉白曼宁,金灿烂怀孕了。白曼宁劝冯仕高理智一些,她说他帮金灿烂看病就应该料到会有这个结果。白曼宁邀请冯仕高一起看电影,她说冯仕高应该表现得正常一些,不然别人会怀疑他帮金灿烂的用意。冯仕高犹豫片刻后答应了白曼宁的邀请。

  常汉坤听到金灿烂怀孕的消息喜极而泣,她激动地为金灿烂制定了孕期伙食安排让虞姐照做。虞姐却告诉她常汉卿和金灿烂晚上在南门口请同事们吃饭庆祝,常汉坤闻言如临大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