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热播剧 > 水墨人生电视剧

水墨人生第1集分集剧情介绍

  程景墨绘画初识阮秋水 张子庸暗中接济阮秋水

  一年一度的程家开茶大会马上开始了,梅师傅提出了各种忌讳要求,吩咐各位采茶仙做着净水等采茶前的准备工作,程家的大管家乔叔却发现大少爷程景墨不见了踪影,连贴身丫鬟砚清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此时,等着举行开茶仪式的各家茶行老板围坐在一起议论纷纷,特别是刘家少爷刘绍坤,更是阴阳怪气地说着风凉话,指责着程景墨不务正业,整日游手好闲,很难担当起开茶仪式主事这样的重任。

  程景墨酷爱绘画,对于茶园和生意不感兴趣,在开茶这样的大日子里,仍旧出来写生,被阮秋水采集莲蓬一幕美景所吸引,沉迷于自己的绘画之中。待他将最后点晴之笔绘完之后,发现小船上已不见了姑的身影,程景墨以为小姑娘落水了,急忙跳进湖中,当他扒着船舷探头查看时,却发现小姑娘只是趴在了船舱而已。看到小姑娘没事,程景墨转头返回,突然之间他的腿开始疼痛起来,他大呼救命,阮秋水伸手搭救,没想到程景墨把她也带进了湖中,阮秋水依靠良好的水性将程景墨救上了岸,程景墨开始耍起赖来,非得让阮秋水告诉自己她的名字,却被阮秋水指责了一番。

  程景墨的腿遇水后变得更加疼痛,在乔叔和砚清的搀扶下,来到了开茶大会现场,刘绍坤指使手下故意撞上了程景墨,将他手中的祭词掉了包,正等着看他的笑话,没想到程景墨早就将祭词背得滚瓜烂熟,让他的这份心思落了空,开茶仪式得以顺利举行。

  吴县的警员张子庸与阮秋水从小一起长大,他时常用叔叔家米店的米来接济阮家父女俩,还谎称是剩下的大米,阮秋水过意不去,特意用边角余料的布给他缝制了一身衣服作为回报。西山茶市,各家茶行都在摆卖着新炒制的茶叶,刘绍坤又出了坏主意,他指使手下找人将拉粪便的车子推向了程家的茶摊,刚好阮秋水也来卖莲蓬,看到这一幕后便知道了其中原委。程景墨自然也不是一个吃亏的主,他一声令下,双方便混战在一起,直到警察赶到现场,才阻止了双方的群殴。

  带队前来的警员正是张子庸,他不顾刘绍坤的嚣张跋扈,将闹事的众人都带到了县政府。刘绍坤来到县府大堂,仍然十分嚣张,却被赶来的刘父教训了一番,这时,赵县长来到了堂上,笑称双方都不好惹,就他这个县长好惹。刘父称这件事是刘绍坤的不对,程家的损失来他来赔偿,改日再登门赔礼道歉,程景墨当场表示赔偿就不用了,但是陪礼道歉是必要的,当场就让刘绍坤道歉,迫于父亲的压力,刘绍坤不得不向程景墨说着道歉的话。随后,程景墨让刘绍坤赔偿阮秋水的损失,但阮秋水却不肯接受,转身出了县政府。

  阮秋水的父亲是一个好酒烂赌之人,他欠下了高利贷,催债之人上门讨要,无奈之下,阮秋水将自己攒下为父亲养老的钱拿了出来,那群人见钱数不够,还把阮母给秋水留下的镯子抢了过去,张子庸及时赶到替他们解了围。知道镯子对秋水很重要,张子庸用手表将镯子换了回来交给了秋水,秋水非常感激张子庸,而张子庸则对善良单纯的秋水产生了爱意。

  程景墨发现自己的那幅画不见了,他猜测一定是阮秋水给拾去了,他一连在凉亭里等了好几天也没看到阮秋水来采莲蓬,这一天,他突然见到了岸边的秋水,便大声地喊了起来。

水墨人生第2集分集剧情介绍

  程景墨招收秋水到程家采茶 七月欲教训秋水却惹来祸端

  程景墨看到阮秋水并未理自己,就故意藏了起来,还把石头丢进了湖里,阮秋水以为程景墨掉进了湖中,便跑过来查看,这时程景墨转了出来,气得阮秋水对他好一番指责。程景墨询问秋水看没看到上次自己画的那幅画,秋水气恼他骗自己,就说没有看到,程景墨称他已经与别人约好了要交画的,表示改天画一幅好的送给秋水,让她把那幅画还给自己。秋水见他很着急的样子,便答应带他回家去取。

  刘绍坤与跟班一起商量如何对付程景墨,程刘两家一直在生意上有过较量,刘父总是略逊一筹,跟班表示在这一代中,刘绍坤肯定是强过程景墨的,眼下听说程景墨喜欢上了莲蓬西施,他们俩商议,既然别的方面比不过程景墨,那就去抢他喜欢的女人。

  程景墨来到秋水家中,在秋水出去取东西时,他有些累了,竟然躺在秋水床上睡着了。阮大成回来后,看到有个男人躺在了秋水的床上,气得把程景墨拽起来就打,秋水回来后赶紧把父亲拉开,告诉他误会了并将程景墨介绍给阮大成,阮大成听说他是吴县第一大户程家大少爷,马上换了一副面孔,还让秋水上街买菜,准备留程景墨吃饭。程景墨感谢了阮父的好意,表示自己马上就得回去,阮大成则借口与别人约好了去喝酒马上离开了,并在外面把门给插上了。

  程景墨翻看着秋水的账本,看到她的字写得很漂亮,秋水急忙过去抢夺,二人争抢之时秋水趴到了程景墨的身上,这一幕刚好被张子庸看到,张子庸上前就要打程景墨,秋水连忙阻止,表示并非他想像中的那样,还让他帮忙把程景墨给送回家去。程景墨回到家中,对秋水念念不忘,他突然来到茶园,并且表示出十分关心生意的样子,让乔叔和梅师傅感到非常奇怪,最后程景墨才提出了他的小心思,表面说为了赶工期要招收新的采茶工,实际上他是想把秋水招进程家做工,这样他就能够每天看到秋水了。

  程景墨偷偷地把招工书送给了阮父,并叮嘱他不要告诉秋水是自己送来的,阮父略施小计,秋水便答应明天去程家面试。面试现场,程景墨与砚清一起对参加面试的姑娘横挑鼻子竖挑眼,一直轮到秋水时程景墨才换了笑脸,秋水知道这是程景墨故意而为,不想欠他的人情,就称自己什么也不会,最后乔叔让她算一下账,没想到她不用算盘,只是看了几眼就算得分毫不差。

  程景墨如愿把秋水招进了程家,他也每天对秋水特别关注,这反而让秋水有些反感。秋水发现有个叫七月的姑娘算的账目不对,就好意提醒了她,七月则心底犯了嘀咕,以后得小心从事,否则自己私卖茶叶的事就容易露馅。秋水聪明善良,学东西很快,受到了梅师傅的表扬,也遭到了七月的嫉妒,她决定找机会教训一下秋水。

  自从秋水来程家做工后,程景墨几乎每天都来茶园,一天,梅师傅跑来告诉程景墨,称送给锦食轩的茶叶被发现掺入了茶渣,这会影响到程家的声誉。程景墨急忙跑过去处置此事,秋水询问七月,是不是她干的,因为昨天送去锦食轩的是自己装的那几箱,而她走后就是七月一个人在场,七月见事情闹大,只好承认是自己做的,她也只想给秋水点教训,因为母亲病重她不得不私卖茶叶,央求秋水千万别告发自己。

水墨人生相关剧情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