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热播剧 > 鹤唳华亭电视剧

鹤唳华亭第1集分集剧情介绍

  群臣力谏皇帝为太子萧定权冠礼 齐王密谋破坏冠礼被人偷听到

  南齐年间,皇太子萧定权做了噩梦,梦见往事,求佛祖指点迷津,对方指出如能远离颠倒梦想,即可破除烦恼。嘉义伯顾逢恩提醒他赶紧离开,称吏部尚书卢世瑜正上奏皇帝萧睿鉴,卢世瑜称太子为先皇后守孝满三年,尚未冠礼,是开国后百年未有之事,皇帝让他先下去。但是卢尚书又说庶长齐王久居京都,未曾封国,言路纷纷,人心惶惶,可皇帝仍不动声色。

  顾逢恩见太子要送卢尚书手炉,担心皇上有不好的想法,到时候冠礼更别想了,不想给齐王可乘之机。可是太子执意前往皇宫。到了皇宫,卢尚书和大臣们正在恳请皇上为皇太子冠礼,此时有报皇太子到了,卢尚书作为太子老师,亲自迎接,称自己上奏是尽本分,皇太子不该来。

  有人报给皇帝,皇太子送给老师手炉,皇帝感慨到底是皇太子的老师,学生知道心疼,于是也让人送给上奏的大臣披衣,以示关怀。

  皇太子告诉老师君臣不能猜疑,否则就要生乱,这也是老师教过的。所以请求为他上奏的群臣马上离开,以免皇帝猜疑他有二心,众人离开。

  消息传到赵贵妃那里,感叹群臣竟然很听太子的话,说让离开就离开。群臣终于散去,皇帝不知道是该谢太子还是该更猜疑他,齐王萧定棠询问若是三郎太子加了冠,那么他就不能再呆他身边了。皇帝没有回答。

  太子请罪,罪名是有涉政的嫌疑,皇帝轻蔑一笑,让齐王给太子一件披衣,告诉他要是不穿就是对皇帝不满,要是穿了就是心不诚,怕天冷。太子没有得到皇帝的同意觐见,于是就一直跪在雪地里等候,还脱掉了披衣,表达诚意。东宫内侍都知王慎为他盖住了赤脚。

  齐王认为太子只想保全,不让老师放手一搏,很难冠礼。而齐王三年前就已经冠礼了,而且早就该封国了,但是皇帝就是不舍得他走。

  武德侯顾思林是太子的母亲的哥哥,他身披盔甲,准备进宫。撕掉了太子手里的请罪书,气愤地走进了宫殿,怒视皇帝片刻后叩请上奏,皇帝赶紧扶起想要下跪的他,讥讽他很久没来,以为他这次是为太子求情,解释处罚太子的原因是触碰了不该碰的事情。没想到顾思林表示有敌人大军压境,皇帝责怪镇守长洲的李明安没及时报告这个军情,下令夺去俸禄。皇帝让顾思林建议人选抵御敌军,顾思林毛遂自荐,皇帝高兴,长洲20万守军都是他的旧部,他调度最合适。可是顾思林有顾虑,担心有人议论说他一个外戚拥兵自重,有损皇帝名誉,皇帝认为保国最重要,让他放心。太子终于被允许从雪地抽身而去,并得以冠礼。内侍省都都知陈瑾其实故意不报军情,就是为了让顾思林主动请缨。

  川蜀路茶马监察御史陆英让擅长绘画的大女儿陆文昔把画作制成屏风,带屏风给卢尚书作为寿礼,他本人也在卢尚书的推荐下进京做御史中丞。陆文昔认为太子冠礼和顾思林出征有关系,被父亲呵斥要小心慎言。他感叹太子还没有画作上的仙鹤逍遥自在。

  太子的冠礼在即,尚服局内人吴氏为齐王扎上了玉带,两人十分亲密。齐王透露太子不孝,皇后死他不在身边,还报假军情,是为不忠。在举行冠礼的时候,让吴内人把揭露他不忠不孝的讨伐檄文扔下即可。尚服局尚服张氏偷听到这些话,她是太子母亲生前的侍奉,与太子也十分要好,非常忠诚太子,趁着为太子梳理头发的时候正想告诉太子,齐王到了,吓得他打碎了玉簪,没敢说出来。

鹤唳华亭第2集分集剧情介绍

  张内人阻止吴内人行动而牺牲 萧定权与齐王齐找同一证据

  齐王的母亲赵氏听说儿子密谋的诡计被张内人偷听,她知道张内人是先皇后身边的侍女,担心她会去告密,她的心腹姜尚宫提醒她作为一席尚宫,张内人绝对不会将自己的安危拱手相让的。

  冠礼大典按部就班地进行着,太子萧定权手里握着断簪,出门前他看到张内人神魂不定,一直想说些什么,总感觉会有事情发生,所以始终心里不踏实。

  丹阳门前,皇帝下诏书昭告天下,还亲自为萧定权赐予名号为“成”, 皇帝当着群臣的面要给萧定权加冕,正在此时,萧定权上奏皇帝,齐王要送他一份贺礼,齐王不由得心头一惊,因为他已经和吴内人预谋过,就在这个时候要扔下讨伐檄文,一旦吴内人将讨伐檄文扔下,他的计划就露馅了,没办法向皇帝交代。此时萧定权已经让张内人去抓作案人,却发现了张内人被人推下城墙。

  原来吴内人正准备将檄文扔下,但张内人发现并抓住了她,力图阻止她阴谋得逞,经过搏激烈斗,没想到吴内人却顺势将她推下城楼。这一突发事件让皇帝不得不中断了冠礼,萧定权派人立即去城楼上抓凶手,没想到吴内人却在半路被人救走。然后嘉义伯奉命前去尚宫局搜查嫌疑犯,一下撞开了吴内人藏身的门,眼看就要成功抓获吴内人,但是被姜尚宫出来制止。

  由于没有确凿证据证明有阴谋发生,皇帝勒令皇太子次日上朝向群臣请罪,萧定权表示不服,他力陈事实给皇帝,他十分确定丹阳门会有阴谋发生,他已经命人悄悄模仿了齐王的笔迹,将一封模仿的卷轴交给了张内人,相信张内人一定把东西藏起来了。

  嘉义伯四处寻找张内人所藏的卷轴,但是却毫无结果,当他突然听说张内人苏醒了,顿时觉得生起一线希望。张内人被几人抬到皇帝面前说明实情,此时她看见萧定权跪在皇帝面前有口难辩的样子,心里十分难过,虽然知道真相但是又不能说出真相,因为一旦说出的话,惹怒了齐王,为防止自己的阴谋露馅,到时候所有尚衣局的人都会被灭口,张内人不知道如何是好,此时萧定权将她扶起,问当时在城楼之上还有谁在场,张内人只得谎称只有自己走上城楼,并没有发现其他人。萧定权听后很是发愁,紧接着又追问卷轴的去向,张内人看着他着急的样子十分为难,经过再三考虑,只能咬舌自尽告终。

  萧定权眼看张内人命将休矣,再三恳求父亲宣御医抢救张内人性命,但是皇帝并没有理会,只是淡淡地说明自己不单是他的父王,还要顾全到大局,坚持让萧定权次日早朝向众位大臣请罪。

  当夜,萧定权告别皇帝走出宫殿,他告诉嘉义伯,他已经明白了卷轴所藏之处,然后赶紧带着嘉义伯前去母亲以前居住的旧址。

  吴内人参见姜尚宫,姜尚宫了解她从小在张内人身边长大,对张内人一定很熟悉,一定能想到张内人平时喜欢把东西所藏的地方,张内人承认知道地方,然后带着姜尚宫去取。就这样,两方人马同时行动,就看谁能抢先一步。

鹤唳华亭相关剧情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