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热播剧 > 鹤唳华亭电视剧

鹤唳华亭第19集分集剧情介绍

  齐王迫于太子压力释放陆文晋 陆文昔到刑部见爹险些被抓

  陆文昔被太子拒绝帮助救人后,独自在桥上哭泣,将手中的画作抛到河里,蹲坐在桥面。陈内人把嘉义伯安顿躺下休息,然后被太子嘱咐了一件事情。

  齐王妃让即将离开京都的齐王放心,她一定会尽责孝顺父母的,还会到封地去看望他,他们永远不分开。自从嫁到了这里,她就已经有了这样的觉悟,齐王被她的话语深深打动,但是齐王妃突然话锋一转,警告他如果和女人厮混就决不轻饶,掰着齐王的手疼得他直叫,此时突然有人来报,称有一个宫人求见齐王,并送来一个簪子,正好被齐王妃发现,打了齐王起来。

  原来求见的人正是陈内人,告诉齐王是受了主子的委托,让他告诉中书令,释放一个人。齐王进行了推脱。陈内人话里有话地说不要让外人知道,如果不办,齐王不管是否离开京都,她的主人都会让三司重开冠礼一案的,如果办好了,则齐王心里所想的那个人,一定会被当做重礼送给他,这个簪子就算是订金,齐王只好答应做到,正好被屏风后的齐王妃听到,斥责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齐王马上去找了中书令,中书令答应放了陆文晋,只是不明白太子为什么找他,齐王解释说如今能破局的只有皇上和中书令了,希望岳丈指使人尽快结案,省得夜长梦多,中书令答应在齐王出京之前办妥,让齐王安心走,齐王高兴就是神仙也救不了陆英了。

  萧定楷到桥头找陆文昔,陆文昔后悔不该去找太子,萧定楷为陆文昔披上披风,被陆文昔要求拿开,请求归还自己的爹爹、哥哥、弟弟,萧定楷劝说陆文昔先回家,陆文昔询问萧定楷是怎么找来的,还以为是太子让来的,此时太子在不远处听到这些话语,他很想前去,但是又没脸去。

  李明安见陆文昔一直没有回来,就决定去刑部找人,中书令却将陆文晋送了回来,陈内人向太子进行了汇报,太子说这样做很好。

  中书令向李明安解释过去有误会,其实兵权不是他俩的,而是天子的,都知道李明安带这些军队的目的,是为了堵顾思林,李明安这个刺史不好当。中书令说今天放了陆文晋,是皇上的意思,知道李明安不便出面,所以希望李明安不要谢错了人。

  嘉义伯一怒之下,把自己的官服给烧了,回忆过去自己曾经的威风很是心酸。然后去向皇上请罪,见太子也在一旁,他称自己行事轻浮,做事卤莽,皇上说要是他爹爹在的话,早就惩罚他了,让他看一下策论,原来是许昌平所书,此时有人来报,新科探花进见,太子一看,竟然是许昌平,皇上知道上次廷试只有他没有跟着太子闹事,如此特别不免让人生疑,难道就不怕太子生气,许昌平认为太子顾全大局,体恤下属,所以不惧,皇上夸奖他很会说话,果然没看错人。正缺一个笔头脑筋都快的承旨,让他试试,让他平时要与太子多切磋,让他马上拟订一个圣旨。

  张尚书和中书令交谈,说许昌平很合皇上的口味,后生可畏,以后在皇上身边的时间比皇子还多。中书令夸赞张尚书对陆英的死刑量刑适当,但张尚书认为自己难逃挟私报复之嫌,被中书令安慰说礼部尚书也做了供述。

  陆文昔到刑部要见爹爹,被拦在门外。张尚书正想抓她,听说后赶紧去看,却被五大王以神志不清的宫人拉走,但是张尚书坚持要看面目,因为惊动了皇上,要求查清。结果被太子解围,说认识此人,不必再看,直言就是陆英长女。

鹤唳华亭第20集剧情

  萧定权直言不讳地说出了陆文昔的名字,让人出乎意料。张陆正便要趁势捉拿,就在这时,萧定权神情自若地称在这里拿人非常不妥,应该过后将陆文昔押解到刑部。张陆正不便再强求什么,只好作罢。陆文昔被萧定楷窝在披风里,但眼睛里面充满了坚定的目光,她绝对不会丢下父亲和哥哥胆怯离开。萧定权转身离开,走过来了许昌平,请求他前往翰林院赏墨,被萧定权冷冷地回绝了。顾逢恩望着远去的背影,对着萧定权叹了口气,他非常不理解这个表弟的做法。

  萧定权回到府中,十分虔诚地取出陆文昔的画卷,画面上的山水十分宜人,令萧定权心驰神往。更加坚定了萧定权营救陆英的信心,他已经打定了主意,先请求皇上为自己赐婚,然后再做文章。当萧定权向皇上请求赐婚时,皇上斥责他太过大胆,太子辩解说是因为真的很爱一个人。皇上没有马上回复他的请求,而是称明日早朝再做打算。萧定权向父皇叩拜,承诺如果答应赐婚,自己一定会回报家国天下。

  陆英的死刑已经下达,次日或后日斩立决,一点回旋的余地也没有。圣旨下达到大狱中,陆文普含泪为父亲梳理头发,到这时候,他已经没有遗憾,因为陆文晋已经成功脱险,陆文昔虽下落不明,但至少没被抓起来,至少还是安全的。陆英泪流满面,他已经将死置之度外,只是感到对不起子女们,陆文普毫无遗憾地笑着劝慰父亲,两人将手紧紧握在一起,准备好了一同慷慨赴死。

  不久,陆英父子即被押送至刑场,张陆正冷眼相观,此时张绍筠匆匆忙忙地跑过来,十分诚恳地向陆文普道歉,后悔以前推他入水。张陆正见儿子竟然同情朝廷钦犯,把这个不争气的儿子给赶跑了。这时,人群一阵议论,原来是萧定权奉旨前来监斩,随着行刑的时间一点点靠近,萧定权的脸上逐渐沁出汗珠,他一直在盼着早朝的消息,可那边直到退朝都迟迟没有动静。萧定权只好先做出防范的措施,他让顾逢恩去人群里盯着,一旦陆文昔出现,一定要拦住她,不忍心让她亲眼看到父悲死的情景。

  果真,陆文昔一路奔跑,赶往刑场,几度跌倒,爬不起来。没想到李明安带来了好消息,陆英父子暂停行刑,被送回了刑部。陆文昔听后一下子瘫软了,原来这是萧定权牺牲自己的婚姻换来的,他要迎娶张陆正的女儿了。

  陆文昔高兴地跟随李明安回去,看见陆文晋安然无恙,不由地落了泪,问起父兄为何逃过一劫。李明安如实相告,太子即将与张陆正长女张念之大婚。陆文昔神情有些异样,但考虑到那晚萧定权对自己的冷漠,也就不再想什么了。

  入夜,赵贵妃、萧定权、萧定楷与皇上用膳,忽听萧定棠在外求见,赵贵妃向皇上苦苦求情。萧定权称是自己让萧定棠前来的。皇上让萧定权亲自去告诉萧定棠,明日一早便离开京都。萧定棠与萧定权站在廊下,萧定棠自嘲地笑着,自己让萧定权看尽了笑话。萧定权忧心表示,每个人的心中都有痛,不只是萧定棠一人。

  狱中,陆文普安慰爹爹说李明安一定会照顾好弟弟妹妹的,只是可惜没能最后见上一面。另一边,李明安已经做好打算,次日就带着陆家姐弟去长州。李明安与夫人闲聊,他猜测皇上将张陆正之女许配给太子,是因为对中书令的忍耐到了极限,将要对其动手了。他不明白的是太子的决定,恩师卢世瑜和陆英刚倒台,太子就马上联合他们的死敌。